第九章 离开山谷
轮回2019-12-24 10:503,259

  周易点了点头,对着那阴尸鬼王说道,“好了,说说你是怎么跑到我身体里面的。”

  阴尸鬼王战战巍巍的站起身来,开口道:“小的之前隐蔽在那玉剑之上,观的小主体魄强大,经脉宽广,乃是不遇之奇才,于是小的便生了夺舍之心。哪知小主神威盖世,就被小主制服了。”

  听到老鬼的马屁周易也是一阵的舒坦,“好了,你说那剑竟是你的藏身之处,哪那把剑原来是你的武器吗?”

  “是的主上,那玉剑正是小的生前的武器。”老鬼点了点头。

  “太好了,你给我讲讲这武器如何?”周易兴奋的说道,毕竟周易只知道这玉剑的锋利但是对于这玉剑的其他一无所知。

  “恩,这玉剑是小的求得数千年前的一位炼器大师所著,名为焚日。乃是金玉配合一些天地奇物所铸,非金非玉却又似金似玉。既有金之力有涵玉之华。”

  “嗯嗯,那它有什么功效?”周易听了老鬼的说法更是觉得这把叫焚日的剑确实不凡,安奈不住想要知道这剑的妙处所在。

  “至于功效,小人的这把玉剑堪堪入级,虽锋利无比,但对内力的增强效果只有三成。”

  “哦,原来也只是凡级武器啊!”周易不明其中要在,一听入级二字显得有些失望。

  老鬼却摇了摇头说道:“主上搞错了,小的说的堪堪入级,乃是神级下品。小主说的那凡级只是不入级的货色罢了。”

  周易一听顿时目瞪口呆。

  神级?这……这尼玛还真是捡到宝贝了啊!多少人求一把高级兵器而不得,周易倒好,随便跳了一趟悬崖就得到了这么个宝贝,真是羡煞旁人!

  “老鬼,你为什么会在这山谷之下,而这些尸骨又是如何产生的。”周易看了看自己身下的堆堆白骨,又问老鬼。

  “主上可知那纪元大战?”一听周易提起这个,老鬼的声音忽然有些**。

  “恩,听过。那是一场旷古烁今的战争,不光人族正邪两派就连妖族和神魔最后也被席卷到当中,经过数千年的恢复这才使得荒古大陆恢复到如今的样子。”周易缓缓说道,心中奇怪,难不成这些白骨是那纪元大战留下的不成?

  “确如主上所言,这荒古大陆的世纪大战就是在这儿展开的……”老鬼的声音变得唏嘘与沧桑。

  “你是说这山谷就是那决战的所在地?”周易听到了老鬼的说辞有些激动。

  “不是这个山谷,而是这整片森林都是,你在的这个山谷只是当时那人的一剑所致。”老鬼的言语里似乎还带在一股崇拜而又恐惧的复杂情感。

  “什么?这整条山谷只是一个人用一剑劈出来的?”周易长大了**,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需要多强的实力才能办到啊?

  “是啊,如若不是亲眼所见我也决计不会相信,可是事实如此,连我也不得不信。”

  老鬼不由感慨,又接着说道:“那一场战争持续了好几年,决战之时,可谓是天昏地暗,山摇地动。妖族的十二大天妖皇,人族的八大帝尊还有那神魔二族的帝王。而我等亦是犹如炮灰一般,不停的杀戮着。”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哪一方胜了?”周易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急忙的问道。

  “表面上看是人族胜了,并且将神魔驱逐出了这荒古大陆。但是其实人族也不算胜。人族的兵力主要考得是那些上层和顶级势力,而世纪大战确实将这些战力损耗一空,而我们的一般战力却远远不及那些妖兽与神魔二族。而就在那一战之后人族的领袖天羽尊者也不知所踪不知生死。”

  “那这道山谷就是天羽尊者的杰作吗?而你所说的帝尊又是什么一番境界?”周易忍不住的抛出了自己的疑问。

  “是的,没错,这山谷就是天羽尊者一剑所致。那一剑十二天妖皇的半数重伤,神魔二族的强者也有的受到波及,而那些小妖,角魔等更是死伤无数。至于帝尊,那是一个只能敬畏的等级,主上知道了也对现今的修行无益。”

  “嗯,我知道了。我还是踏踏实实到达后天境大成吧。”周易点点头认同了老鬼的说法,“诶,老鬼,你说我们怎么从这山谷出去啊。”

  “主上要去何地,属下所知,这山谷是将这大森分割成了两个部分,若是主上只是要往东域中部的城池而去,只需穿过这条山谷即可。”

  “太好了,老鬼,我正巧是要去那中部拜入我父亲曾经的宗门。”听闻老鬼的话周易不禁手舞足蹈起来。

  “主上若是要穿越这天堑,怕是也要小心,以往这山谷之中有一股天羽尊者的威**内,一般都生物不会靠近,但是不知为何,这百年来那浓郁的威压忽然减弱直到消散。虽说人妖两族有过协定二族都不得大肆越过这道天堑进入对方领域,但是有些灵智未开的小兽也会在这谷内觅食。”

  周易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遇到野兽也比去攀爬这万丈深渊要好,不若一个不小心自己岂不是粉身碎骨。

  “好了,出发。”周易看了看自己待了几天的地方,站起身来,迈步向着山谷的另一边走去。

  “老鬼,你是正道还是邪道宗门的?”周易一边警戒着四周一边和脑海里的老鬼交流着。“你叫阴尸鬼王怕是邪道的子弟吧!你还想要夺舍于我。这也是邪道做派吧。”

  脑海里的老鬼撇了撇嘴,“主上你说笑了。小的是那凌天宗的长老,后来确实叛逃出了师门,不过也不是像少主想的那样,正派就是好人而邪道都是坏人。”

  “是吗?可是我从小听闻的都是正道乃是人族领袖而邪道确实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周易不以为然的说出了自己的听闻。

  “正道之人确实道貌岸然,然而却满口的假话,虚伪至极,而邪道确实有些不忌世俗,故虽名声败坏,却未必就是坏人。”老鬼显然对那些正道之人十分不齿。

  周易也没有去争辩。只要自己遵从自己的本心,无论正邪,对待亲人温文尔雅,对待敌人冷血无情,这才是自己应该做的。正邪之争自己不够格也不想去管。

  “老鬼,你听说过长云宗吗?”周易不再与老鬼讨论正邪的问题,转而问起老鬼自己父亲宗门的情况。

  老鬼沉吟了半天,“不知。小的在这山谷里已经封闭了三千多年,世事变迁之中早已物是人非,你所言的宗门小的确实没有听说过。”

  “好吧,看来自能自己去打听这个宗门了。”周易默默的思索。

  “老鬼,我们还要多久才能走出山谷。这里荒芜人烟,我都快无聊死了。”作为一个才十五六岁的少年,长时间的独处,让他有点心烦。纵使是自己守墓的那几年,自己也还能看到一些村民和小厮。还有即使他自己没说过却让周易感受到过的父亲那爱溺的目光。

  似乎是感觉到了少年的忧伤,老鬼好一会儿才给出了答复,“小的也不知。这山谷成形后小的就兵解了。”

  “好吧。”周易有些无奈。

  “主上小心。”脑海里顿时传来老鬼的惊呼。

  就在此时,一头斑点花猫从岩壁上飞射而来……

  临危之下,周易爆发出了自己的潜力。慌忙之中快速地抽出了背上的焚日。

  “锵”焚日与猫爪发出了一声尖锐的碰撞声。

  “该死,这猫爪可真硬。”周易甩了甩自己有些发麻的手掌,开口骂骂咧咧的说道,并且死死的盯着那喉咙里发出低声咆哮的花猫,预防它再次扑上来。

  之前自己没有一把趁手的武器傍身,面对危险也都显得狼狈不堪,现在手上有了焚日,自己的底气也不由得足了起来。

  “哼,小爷我好几天都没有开荤了,看来你是故意来送菜的吧。”周易没有管那花猫是否听得懂只是自言自语的调侃着。

  周易说罢,也不等那花猫先攻而是抢了一个先手,直接挥着焚日向前跃去。

  将内力灌输到焚日之中,焚日光芒大甚,但是周易也没有学过什么高深的剑法只是一招基础剑式横劈,但是焚日上带着锋利的剑芒也让这一招看起来声势不凡。

  这一招结结实实的崭在了花猫的前腿上,但是只见这花猫尖声厉叫了一声,腿上却不见太重的伤势,堪堪只砍破了这花猫的皮肉。

  “这猫腿怎么这么硬,我这一剑就算挥到岩壁上也是一道深不可测的口子,这猫腿比石头还硬啊。”看着自己没有立功的一剑,周易有些傻眼。

  “主上有所不知,这花猫可不是一般都猫,这是金钱麝猫。身上的金钱状的斑纹会随着这金钱猫的修为增长而变多,身上的斑纹越多这花猫的防御也越强。不过小的这里有一套剑决,用来对付这只畜生足够了。”看到没有什么建树的周易,老鬼立即给出了答案。

  不时,周易就感觉自己的脑海里多了一些东西。细细地感悟了一番,这套剑决短短三式,名字也简单至极。分别叫,破式,御式和舍身式。基本上从名字上周易也大致的猜出了这些个招式的作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阙战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阙战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