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蛇蝎的心
桔槔2017-03-27 22:192,119

  “怎么可能呢!这些人肯定是瞎议论,德全哥那么好的人,帮了我那么大的忙,也帮了矿嫂那么大的忙,他怎么会从矿哥的死上捞油水,那也太畜生了。别人这么做或许我还信,说德全哥,肯定不可能,他是个好人。”在井下,石长生一边干这活儿,一边寻思,他认定了王德全是这个小煤窑上一等一的好人,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人的事。

  “德富,你上这边儿来挖,这边煤层松软,出活儿。”正寻思着呢,王德全叫他了,一起干活那么久了,石长生早就习惯了别人叫他德富,甚至有的时候不仔细回忆回忆,他自己都会忘记自己本来的名字叫石长生。

  “哎,谢谢哥,就你最照顾兄弟了。”石长生应着声,心里不禁又想,“看,德全哥人多好,好干的活儿都叫我过去,把我当亲兄弟一样疼。”一边想着,一边就拖着家伙事儿走过去了。

  “你先弄着,我上去抽袋烟。”王德全引着他到地方,把松软的煤层指给他,让他继续钻着,自己上去抽烟换气了。石长生就踏踏实实地在他指的地方继续钻煤。

  一袋烟的功夫过去,王德全果然回到了井下,他来到石长生身边,四下打量了一下,轻轻地往石长生的屁股上踹了一脚,道:“你个呆瓜,这么松软的煤层,你怎么钻的那么慢,老板知道不得骂咱弟兄们偷懒啊,动作大点,使劲儿钻。”一边说着,一边还比划着。

  “哎,好的哥,我大点动作。”石长生一边应着声,一边抱着钻机,加大了钻头触及的煤层范围。

  “哎,这才像话,像干活的样,像我兄弟。”王德全拍拍石长生的肩膀,慢慢地走去一边。

  “轰隆!”耳听得一声巨响,石长生熟悉这个声音,这是塌方的声音,而且离得他非常近,碎小的煤块,甚至都打在他的安全帽上,砰砰作响。

  “不好!”关掉钻机,石长生连忙转过头来看,只见王德全的半边身子,已经压在煤石下面,王德全不住地呻吟着,撇着嘴、咬着牙,嘴里断断续续蹦出来几个字儿:“兄弟,救我!”

  “快来人啊,我哥压底下啦,快救人啊,救救德全哥。”石长生不住地呼喊着,手脚也没有停下,四肢并用狠命地从王德全的身上往下拨拉碎煤石,心想着,早一点把他拉出来,就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他一边喊,一边往外扒人,然而,他自己扒拉了半天了,才发现不对劲,竟然没有一个人过来帮忙,他哭喊着四望,但见附近有不少人,有的仍然在视而不见一般地钻着煤,做自己的活儿,有的甚至停下了手中的活儿,拉着胯骨在那站着看,也不过来帮忙。

  “都别愣着啊,过来帮忙啊,救救德全哥!”他冲那群看着的人喊。

  “要救你救吧,那是你哥,不是我们的。再说了,如果救,我们也只救人,不救畜生。”那些看着的人,依旧看着,就是不过来帮忙往外挖人,话语里,透着一股杀人的冰冷。

  他们是在怨恨王德富吞了矿哥拿命换来的钱?石长生光顾着救人了,一时间没想到矿工弟兄们对王德全的怨恨。可是他也来不及细想了,没人帮忙,他也得赶紧把王德全从这堆煤下面挖出来,挖完了,恐怕他就没命了。

  王德全一边呻吟着挣扎,一边流着眼泪看到除了石长生,没有一个人过来往出挖他的景象,不禁地眼泪往下流的更多了,最后近似于奔流,还有嘶哑着喉咙,失声的嚎啕。

  皇天不负苦心人,王德全最终还是被石长生挖出来了,而且还有气,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人上来搭把手帮助石长生,只有他一个人手脚并用从王德全的身上往下刨,他的食指,刨挖得鲜血淋漓。

  他自己把王德全背上地面,自己跑到老板办公室,让老板赶紧打电话给医院,王德全被砸了。“怎么又被砸了啊,我怎么那么倒霉!”老板不仅嘟囔着。

  “你他娘废什么话,赶紧打电话给医院啊,救人要紧啊!”石长生见他还在嘟囔,性子不禁上来了,冲着老板就是一通咆哮,吓得老板屁也没多放半个,“好,好,我打,我马上打。”

  看着老板拿起话筒拨通了电话,石长生又赶紧返回王德全躺着的地方,背着他走到大院门口,等着救护车来。

  救护车来得倒是很快,王德全被及时地拉到了最近的医院,老板胆子还是很小的,之后又差人到医院送了一万块钱,给石长生带话,托他好好照顾王德全。

  所幸,没有伤到要害,也没有被埋住很长时间,王德全只是身上出现了几处骨折,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但是如果不是石长生拼命地把他挖出来,耽误个一时半刻,事情就难说了。

  “兄弟,只有你一个人救我啊,我的傻兄弟。”做完手术醒过来,王德全看着在病床前坐着打盹的石长生,不仅哭出声来。

  石长生被他的哭声吵醒了,说道:“你是我哥,我当然要救你。要是埋在下面的是我,哥你肯定也会救我的,不是吗?”

  “兄弟,你是真傻啊!我是要害你的啊,我就是个畜生啊,我的心,比蛇蝎都黑了啊!”王德全不禁又哭出声来。

  “哥,你发烧啊,说胡话呢吧,你怎么会害我呢。”石长生疑惑不解,以为王德全受了惊吓,在说胡话。

  “不,兄弟,今天我一定要跟你坦白清楚,要不,我这良心这辈子也难安啊。”

  “你要坦白啥呀哥,好好歇着啊,别胡思乱想了。”石长生又安慰他道。

  “你让我说啊,兄弟。你知道他们那群人为啥不救我吗?”王德全情绪很激动,问石长生。

  “因为他们……他们误会你吧,他们误会你吞了矿哥的抚恤金,只给了矿嫂一部分。”石长生试探着说道。

  “不,兄弟,不是误会啊,我确实吞了矿哥拿命换来的钱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