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燕归来6
猗兰霓裳2017-02-12 11:362,157

  快到12点,夏夕凉交代了手头的事,把小韩拉到僻静处。

  “小韩,我得去接依依,正常的话2点肯定回来了。”她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黄涵茵的身影。但是仍是不放心。

  “要是黄总来找我,你就说我刚刚去吃饭。”她反复交代:“反正帮我拖住啊。”

  “放心吧,夕凉姐,有啥情况我立刻给你打电话。”小韩点点头:“你快去吧。”

  夏夕凉从后门走出去,招手拦了辆的士直奔机场而去。

  此刻已是12点,夏夕凉打电话给婆婆,还在关机状态,再查航班动态,还好,由于北方天气原因,飞机稍稍晚点,还有15分钟降落。夏夕凉此刻无比感激这不准点的航班,与前天晚上满心抱怨翟凌霄不能及时回来的心态截然不同。

  她盘算着,估计到的时候,婆婆和依依刚好取完行李。

  还好一路顺畅,到了机场看大屏幕,航班已降落,可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婆婆和依依出来。

  夏夕凉一路紧握着早上买给女儿的发卡,期待着看到女儿的时候,给她一个惊喜。此刻,拨婆婆电话还是关机,但一波接一波的乘客走出来,夏夕凉凝神听着他们的口音,但凡有东北腔的,都希望从这一批人里看到翟依然小小的身影。

  眼看着快1点,还是不见人,夏夕凉心急,一早上没喝水口渴,此刻觉得嗓子冒烟嘴巴干涩。拦住一个操着东北口音的大哥,语气带了焦急:“这位大哥,请问是从大连飞来的不?”

  “不是,是从沈阳飞来的。”大哥答道。

  夏夕凉“哦”了一声,声音里多是失望。

  “好像刚刚另一边行李转盘是大连来的,但是基本都没人了。”大哥好心道。

  “啊!”夏夕凉仿佛看到一丝希望:“那有没有看到一个老人家带了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大哥歪头想一想:“老人家倒是有,但是小女孩……”他摇摇头:“没看到。”

  “谢谢大哥。”夏夕凉垂下头,到底跑哪儿去了呢?

  再次打电话,这次通了,她焦急的心放下一半,顺势朝出口看去,不由愣了。

  一个年龄较大,个头不高却稍胖,穿了红底大黑花外套,黑裤子的老人家,背了一个鼓囊囊的双肩包,又挎了一个拎包,拖了一个大行李箱,行李箱上还有个编织袋,仿佛搬家一般的阵势。而她手里还牵着一个孩子,朝夏夕凉走来。

  “妈妈。”小女孩特有的清脆童音响起,那孩子松开老人家的手朝她飞奔而来。

  夏夕凉看着那个穿了黑绿半旧横条纹棉T恤,土黄色长裤,蓝绿色运动鞋,外面一件皱巴巴军绿色条绒外套,一头还不如有些男孩子长的头发的,略略有些胖的小孩子,虽然五官确实是翟依然没错,但是……

  她记得,年前将翟依然送回老家时,明明是一个穿着粉色针织开衫,白色小裙子,带了蕾丝花边长袜子和迪士尼公主的粉色小皮鞋的身材匀称的小公主。尤其是翟依然的头发,一直是夏夕凉的骄傲,那可是她孕期忍着不舒服,硬是每天吃下的核桃、黑芝麻和坚果的功劳。所以翟依然出生时头发就非常好,又黑又浓。回老家前,夏夕凉最喜欢给翟依然梳各种复杂的辫子、发型,配上可爱精致的发卡、皮筋,一度是小区女宝宝中醒目的存在。

  现在……小公主变成了乡下小伙子,让她这个做妈的如何接受?

  “哐嘡”,手里的发饰套装掉在地上,仿佛夏夕凉沉甸甸的内心。

  见到女儿总是最开心的,哪怕女儿变成了假小子。

  “宝贝,妈妈抱!”夏夕凉朝女儿张开双臂,满面的欢喜与甜蜜,接受了如炮弹般“蹬蹬蹬”跑过来的,翟依然结结实实的拥抱。

  “想不想妈妈啊?”夏夕凉将女儿抱起来仔细看她,满眼的怜爱。

  翟依然的脸圆了,皮肤比之前黑一些,但是还是很娇嫩,虽然头发短了,可是显得眼睛又大又黑,一看就是个聪明的小家伙。胳膊上的分量也说明,她比比半年之前重多了。看来,在奶奶家,没少吃饭,被养的很结实。

  “亲妈妈一口。”夏夕凉逗翟依然,翟依然见到妈妈特别开心,”吧唧“在夏夕凉脸上亲了一下。

  夏夕凉简直乐开了花,又觉得这种感觉多一点会更幸福,于是一直逗着翟依然亲自己。

  翟依然亲了左边亲右边,亲了右边又亲左边,夏夕凉又让她狠狠亲自己,终于,小姑娘不愿意了,等夏夕凉再度要求她亲的时候,她把脸扭到了一边,指着不远处一个店铺招牌,炫耀般地说:”书、书、书。“

  夏夕凉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是一个书店,她惊讶于女儿竟然认字了,再看着翟依然肉嘟嘟的小脸,忍不住自己开始亲了又亲。

  亲了左边亲右边,亲了右边亲额头,反正就是亲不够,仿佛所有的思念与惦记,以及心底里的愧疚,都要从这亲吻上补回来。

  “别亲那么多,会流口水。”婆婆凌雅芳已走出来,手上大包小包,倒没介意媳妇儿不帮忙拿。

  “这么大了,没事。”夏夕凉抱着女儿又亲了亲,与婆婆并肩朝外走去。

  “妈,依依头发怎么剪了?”夏夕凉越看越觉得可惜。

  “这孩子怕热,又不喜欢洗头,每次哭的厉害,干脆剪了。”凌雅芳不觉得短头发怎么样了。

  “多可惜啊,小姑娘还是长头发好看啊。”夏夕凉可惜道。

  “头发嘛,有啥可惜的,很快就长长了。”凌雅芳别了夏夕凉一眼:“头发越剪发质越好。”

  “那是得剃光吧。”夏夕凉忍不住道。

  “是的,只是天冷剃光怕感冒。等天热了,就给她剃光。”凌雅芳点点头,赞同夏夕凉的说法。

  夏夕凉苦笑不得:“小女孩剃光了,多难看啊。”

  “小时候,不知道好不好看的。”凌雅芳不觉得这有什么好争的。

  第一回合,头发问题上,夏夕凉败下阵来。

继续阅读:第一章 燕归来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二胎驾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