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顺水推舟4
猗兰霓裳2019-11-12 16:202,169

  “那行,我收拾一下,你俩先吃。”凌雅芳此刻的笑容才是真正的源于真心。

  “好的。”夏夕凉舒了口气,用胳膊肘碰碰翟凌霄:“嗨,吃饭呀,别老盯着电视。”

  翟凌霄转头朝她笑一笑:“没事了?”

  “本来就没啥事呀。”夏夕凉夹起一个萝卜饺子吃了,嗯,萝卜馅也好吃的。

  吃完饭收拾走碗筷,凌雅芳拿了抹布擦桌子,夏夕凉见那边翟凌霄与翟依然两个人头挨着头玩手机,虽然想制止,又不想破坏这一刻的温馨气氛。于是走进厨房拧开水龙头打算洗碗。

  凌雅芳一转头看到,忙道:“你搁着就行,我擦完桌子来洗。”

  “没事,妈,一下就洗完了。”夏夕凉熟练地洗碗,笑一笑:“也没几个盘子。”

  凌雅芳拿着抹布在厨房门口站了站,好像想说什么,又顿了顿,还是转身把桌子擦干净。

  夏夕凉自顾自洗碗,其实盘子碗筷也不少,还有锅和翟依然的饭碗,水池有点低,她一直保持微微弯腰的姿态,难免觉得腰酸。她捶了两下,发现凌雅芳站在她不远处,拿了几个苹果和橙子。

  “腰有点酸?”凌雅芳笑一笑:“这个水池有点低啊,洗碗不得劲。”

  夏夕凉点点头:“是啊,这个设计不好,要是自己房子,我就重装一下。”她说完看着凌雅芳,突然想到前段时间婆婆说自己腰疼,当下也是顺口道:“妈,之前你说腰疼,最近怎么样?这个水池矮,要不找人搞一下?”

  “不用不用,这有啥,每天就一会儿。”说完凑到夏夕凉旁边,看起来是想洗手里的水果。

  这个灶台有2个水池,夏夕凉将龙头转去左边那个,自己在右边的池子里刷碗。

  她用余光看着自己身边低自己进一头的婆婆,她染过的头发下面露出了发根的花白,还有些怎么也盖不住的银丝,掺杂在有点褪色的短发里。她脸上的皱纹还算好,可是也呈出疲惫与老态,毕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此刻,早上婆婆的身影与眼前的重叠,夏夕凉又一次觉得婆婆是那么的弱小与无助,而自己,却是那个欺压老弱的坏人……

  “妈,今天早上我有点过激了,您别介意啊。”她挣扎了半天,声音小小的,几乎听不到,隐含了傀意。

  凌雅芳洗苹果的手一顿,心头涌上些委屈的酸与欣慰的甜,毕竟一开始自己的做法也欠妥,便也道:“其实我瞒着你那样,也不对。”她停了停,想抑住心底深处的激动,却还是在一种一吐为快的冲驱下,真心道:“我就是想着,要是你们能再有个孩子多好。当年依依也是突然来的,小时候老生病。之后我在老家,人家都说孕前要吃啥备啥,我就想,要是当年有依依前能准备准备,这孩子是不是会更好。这才……哎……”

  夏夕凉听着,心里也不是滋味,婆婆说的是实话,别的孩子半岁前基本都没病没事的,可翟依然在月子里就发烧送了次医院,可是吓坏人。之后,一两个月总有一次感冒咳嗽,说是气管不太好。这也是夏夕凉心底的隐痛与遗憾。

  如果真的再有一个,她肯定从备孕期就好好准备,绝不像当年,懵懂中怀孕,孕期又没有特别在意,也没怎么注意,生完之后,月子里事多又仗着年轻逞强,反而落下些月子病,比如头疼肩痛腰酸的,要是再有一次,一定好好养着,养好。

  这样想着,她的思路不由被凌雅芳带到了“再生一个”的频道上,再看一眼和翟凌霄一起玩,但仿佛翟凌霄更投入手机,只能意兴阑珊地拿着小汽车在地上划呀划的翟依然,翟凌霄之前关于“依依很孤单”的话又响在耳边。

  连带着工作中的一些委屈与不快,在这样的氛围下,夏夕凉心里酸了又酸,完全感情用事了。

  “妈你考虑的对,提前准备是好。”夏夕凉点点头。

  凌雅芳如聆仙音,当下继续道:“你看依依,一个人多没意思啊,我跟她玩不到一起,小区里差不多的孩子不多,有几个小男孩真是没礼貌的,我也不想依依跟他们玩。”

  夏夕凉想起上次那个在滑梯上推翟依然的小男孩,以及那不讲理的家长,赞同地点点头。她的翟依然,可是要做小淑女的,怎么能跟那样的臭小子一起玩呢?

  “我是觉得吧,独生子女真辛苦啊,至少要对四个老人一个孩子负责。都说独生子女娇惯,我倒是觉得不一定。从小都自己拿主意,大了不愿意跟父母说的,也没个人商量。你说朋友亲戚,毕竟不那么了解情况。所以啊,这才是自力更生。”

  夏夕凉“唔”了一声,凌雅芳说的不错,不过她家里特殊些,这个感觉倒弱一点。

  “我就想啊,要是依依有个弟弟或者妹妹的,趁她现在还小,两个人一起长大有个伴儿,将来大了有啥事也有个商量的人。等你们老了,孩子的压力也不至于那么重,有人分担一点。这多好啊。”凌雅芳循循善诱。

  夏夕凉又点了点头,这个感觉她知道,她家里有个不是亲哥哥的哥哥夏逸飞,大她6岁,是大伯的儿子。她四岁时,大伯和婶婶车祸去世,夏逸飞就在她家一起长大。自己的父母对夏逸飞视如己出这个表哥可谓“传说中的哥哥”,高大帅气脾气好,学神一般的存在,大学申请去美国,常青藤名校全额奖学金,毕业后在华尔街从事对冲基金,找的女朋友据说也是“女神般存在”。夏逸飞虽然不是亲生,但绝对是夏家爸妈的骄傲!

  所以夏夕凉小时候觉得自己有个哥哥很特别,读大学和毕业后,有什么事不愿意跟爸妈说的,就会跟哥哥说一说,有个商量的人,哥哥去了美国,联系虽少,但心底里是骄傲的,说起来有个这样的哥哥,也是自豪的。这份感觉,一般的独生子女确实感受不到。

  PS:有个哥哥,估计是每个女孩子心底的梦吧,尤其是一个全才型的哥哥。不过,有个弟弟,恐怕就不是每个女孩子心里的希望啦~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顺水推舟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二胎驾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