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周三惊魂记2
猗兰霓裳2019-11-12 14:572,184

  “我想了解一下费用。”夏夕凉微笑看着老师。心里想着,看这里的样子估计不会便宜,怎么也得150一节吧,150一节还是能接受,180也行,为了孩子,多点投资也是值得。

  “我们一般是一周一节,一节是一个半小时,360元,材料费等都包含了。”老师看了看日历:“因为已经开课2周了,春季班还剩30节课。您看要不要和暑假班一起报了?”

  夏夕凉听到360的瞬间,只觉得心脏抽紧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因为紧张,有点挂不住,但她还是努力保持眼神和笑容的平和。

  “现在和暑假班一起报,有92折的优惠。”老师拿过桌上一个计算器,啪啪啪按了几下,给夏夕凉看。

  “暑假班是18节,连着现在30节是48,节,再打92折,一共是15897。”她看夏夕凉神色平静,又近一步:“如果报3个学期,有85折优惠。这个是最划算的。”

  夏夕凉没说话,只是看着计算器上的数字。

  “不过您是新生,可以先报一个学期试试看。”老师没有强迫推荐。

  夏夕凉点点头:“新生不能给点优惠吗?”

  老师的笑容更深了:“如果是朋友介绍,可以给您和朋友赠送一节。”

  夏夕凉忙说:“我是朋友推荐的,谭曼丽。”

  “您稍等。”老师在电脑上操作了一番,微微皱眉:“谭曼丽?”

  “啊,那是妈妈的名字,孩子叫……”夏夕凉猛地想不起来谭曼丽家女儿的大名。

  “姓严,小名是颖儿。”夏夕凉不好意思笑笑:“突然想不起来了。”

  “哦,是颖儿啊。”旁边一个咨询老师凑过来:“就是早稻那个小公主。每次都穿公主裙来那个。妈妈特别漂亮。”

  这样一说,夏夕凉的咨询老师忙点头:“我知道我知道,严家颖。是我们的学生。”然后抬头,夏夕凉觉得她的笑容比之前多了几分热烈。

  “您是颖儿妈妈的朋友啊,她在我们这里一次就报了3个学期。”

  夏夕凉想,她就是一次报10年也报的起啊。但是只是点点头:“我们是好朋友。”

  老师凑近一点:“颖儿也是刚来,可以安排您孩子和她一个班。两个孩子一起,还能更好的适应呢。”

  夏夕凉“嗯”了一声。

  “这样吧,您可以先试试一学期,我给您申请个92折,再送您2节,您看呢?”老师看出夏夕凉对连报兴趣不大,也不再提。

  “送我2节,颖儿还有吗?”夏夕凉怕万一是把送颖儿的给她了,谭曼丽知道不高兴。虽然,她应该是不在意的。

  “有的有的,您放心。”老师忙道:“颖儿是新生,妈妈一次就报3个学期,也是对我们很认可,您是她朋友,我肯定给你们最大的优惠。”她不等夏夕凉答应,拿起电话拨通,跟那边仿佛一个经理申请了这个折扣和赠送,又在计算器上又按了按,给夏夕凉看:“您这样下来是9936。还送2节,其实优惠非常大了。”

  事已至此,夏夕凉觉得自己再说回去考虑考虑,已经十分不合适了。

  “您看,是选跟颖儿一样的时间还是?”咨询老师问。

  夏夕凉顶着心底要刷掉一万块的压力,努力认真去看时间表,但只觉得有点眼花。

  “颖儿是什么时间?”她的语气有一点微不可查的颤抖。

  “颖儿是每周六的早上。”老师微笑。

  “平时呢?周六一般都有安排。”夏夕凉解释道。

  “那您看看。”老师的态度一直非常好。

  周末2天空出来家人也可以出去玩,而且一上课一早上就没了,自己还想跟女儿好好培养感情呢。时间对于翟依然来说不是什么问题,反正每天也是在家,秋麦黄平时没有上午的课,夏夕凉研究了下,决定选在周三的下午四点半。他们每周三下午四点半开经营分析会,基本都要到七点,反正也陪不了,不如让翟依然上课。

  “就周三下午四点半吧。”夏夕凉定了。

  “好的,那您看是刷卡还是?不过我们这儿暂时不接受信用卡,还没装。”咨询老师道。

  “刷卡吧。”夏虽然感觉有点心虚,但她想起早上翟凌霄的“豪言壮语”,头皮硬着掏出银行卡,刷了这一笔“巨款”。

  “再送您一个围裙,这周就可以来上课了。要是中间请假,学期中补课就行。”老师提醒道:“但是不能延到下学期。”

  夏夕凉此刻心里觉得滴血,根本没注意她提醒了什么,拿着发票和赠品,点点头朝外走。

  “那您慢走。周三早点过来。”老师送夏夕凉到门口。

  “谢谢,再见。”夏夕凉抓紧了手里的包,快步离开。

  此时夜幕四合,看表,将近7点得赶紧回家,见着路边停了一排空的士,没多想上去了。

  待车开起来,灯红酒绿在眼前一闪而过,她想起这一天已是月底,马上要交房租水电物业。她稍稍算了算工资卡内的余额,过年前后花销了不少,为了翟依然来又支出了一大笔,而翟凌霄要到下个月中才会给她工资,好在还能指望一下去年奖金,应该是下个月发。那么,至少这半个月得谨慎点花了。

  她靠在座椅椅背上,觉得一颗心扑通扑通跳着,越来越快,越来越紧。也没注意车开了多久,到家付车费,竟要四十多元,她钱包里素来都是两百左右的配置,此刻付完,连一张红票子都没有了,觉得心里更虚了。

  这种虚,不是悄悄害了人怕被发现的那种心虚,惶惶只待被人指责。也不是撒了谎怕被人揭穿的那种心虚,惴惴只等被人嘲讽。而是已预见即将到来的拮据,祈求不要突然出现什么额外开支,寄望于有点飘渺的“承诺”与还附在半空没影儿的“奖金”。是建立在还未打下什么经济基础,却一味与土豪朋友“攀比”的良心的谴责与不安的那种心虚。

  PS:兴趣班的费用,每次刷卡,必然内心滴血啊!不知道各位妈妈们,有没有这样的感受。

继续阅读:第四章 周三惊魂记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二胎驾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