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周六惊魂记7
猗兰霓裳2019-11-12 16:042,070

  凌雅芳是被一个奇怪的声音吵醒的。咄咄咄,像是敲门,可家里有门铃。又像是楼上凿墙的声音。响了一会儿再没有了。

  她睁开眼,房间里暗暗的,房门开着有声音传来,似乎是电视上的动画片。她还有点困,一翻身,赫然发现身边的翟依然不见了,小被子胡乱堆在一边,翟依然的小袜子一只掩在被子下面,露出洗的发白的一个袜角。睡觉前脱下的黄绿条纹毛衣和褐色裤子扔在地上,玩具们倒是都不见了。

  她被惊醒,第一眼是看表,三点过5分,自己睡了快一个小时,缓过劲儿一点。可是,她心里一空,又一提,翟依然呢?

  “依依,依依。”她一边起身一边呼唤,却没有听到回音。

  凌雅芳这下慌了,她记得自己洗衣服前倒了垃圾,没有从里面反锁门,这孩子,不会跑出去了吧。

  于是更高一声唤着“依依,依依!”一面赶紧去客厅。

  电视开着,盆子里的衣服还在,地上却是一滩水。

  沙发上丢了几个小汽车,桌子上有翟依然乱画的白纸和铅笔,还有一包被打开的饼干,饼干屑撒了一桌子。

  她继续喊着“依依,依依”,把厕所、厨房、客厅、卧室和所有的柜子都打开找了一遍,却没有发现小小女孩的半点踪影。

  凌雅芳觉得腿都软了,呼吸也困难起来。她的心扑腾扑腾,几乎要蹦出胸腔。之前的眩晕感再次涌上,这次可不是因为累,而是紧张、害怕与不安。

  她想起那些可恶的人贩子,入室偷盗婴儿,当街抱走孩子,甚至冒充孩子的家人,硬生生从妈妈、奶奶手里强行抢夺走关乎一家一生幸福的那些可爱的宝贝们。

  她又想起在寒冷的大街上,那些穿着单薄,可怜的向路人乞讨的孩子,眼里都是委屈、迷茫与害怕。还有那些被残忍致残的孩子,缺了眼睛,丧失了语言,打断腿,或者故意致畸的人们,看着令人触目惊心,甚至不忍再看一眼。尤其是那些不能行走,只能靠一个拖车一边爬一边乞讨的可怜模样。那些四肢被扭曲成奇怪姿态,或者面目全非的恐怖人体……那些,都是从小被拐卖走的。多么可怜,一辈子全毁了,不仅仅是孩子,还有那些丢了孩子家庭。

  凌雅芳越想越怕,她可爱的小孙女,那么漂亮,那么活泼,那么聪明,如果被人偷走……

  她不敢想。

  怎么办,怎么办,她急的团团转,按理说小区虽然老,但物业还算尽心。但附近有个城中村,里面人员鱼龙混杂,听说还有吸毒的、混社会的、不务正业的……

  她抓起手机,拨打了夏夕凉的电话。

  “嘟……嘟……嘟……”

  “嘟……嘟……嘟……”

  “您好,您拨叫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夏夕凉不接。

  继续打。

  “嘟……嘟……嘟……”

  “嘟……嘟……嘟……”

  “您好,您拨叫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凌雅芳心里起了火儿,仿佛跟谁较劲一般,又连打了2个。

  “嘟……嘟……嘟……”

  “嘟……嘟……嘟……”

  “您好,您拨叫的号码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直接挂掉了。

  凌雅芳更加着急,但知道此刻不是生气的时候,她打给翟凌霄,情况更糟,直接是关机状态。

  凌雅芳不敢再耽误,此刻,从年轻时独自拉扯一个孩子长大的坚强、遭遇无数突发事件练就的冷静,以及在困难时期不畏辛劳的坚韧让她反而平静下来。

  她穿上外套拿好钥匙,准备先去保安室查监控,如果确实有人抱走了翟依然,就立刻报警。

  至于夏夕凉和翟凌霄,她的心里涌起一股无助感与怨恨来。但是,如果孩子真的丢了,那么最该被怨恨的,是自己。

  凌雅芳抹抹眼睛,关上门朝外走去。

  关上门,她习惯性反锁,这时,一张小纸片飘飘荡荡从门上落到地上。

  凌雅芳捡起来,黄色的便利贴上写着娟秀的小字。

  “您好,我是楼上5A的李女士,您的孩子被关在门外,敲门没人应,已经带回我家,如您见到,请上来接。”

  凌雅芳只觉得一颗心瞬间落回胸腔,仿佛年轻时,为了让尚是农村户口的翟凌霄上市里的学校,自己卖掉镇上的房子,投靠在三姐家,用了破釜沉舟的决心,跑了一趟又一趟,却因为户口问题,屡次被拒。几乎没有希望,也不知前路怎么走,回村里还能否有个容身之地,突然接到居委会的电话,告诉她特别照顾,给了上学的名额。

  又像翟凌霄小时候发高烧,大夏天,39度烧了三天,人都昏迷了,什么方法都用了,药石无效,她几乎要哭死在医院,觉得要是孩子也走了,自己也没什么活头,连敌敌畏都买好了。却在第四天清晨,孩子睁开眼,烧退了,那一刻,连盛夏的骄阳都显得可亲可爱起来。

  此刻,凌雅芳抑制住失而复得的喜悦心情,电梯都等不及,身姿轻盈仿佛28岁,从楼梯迅速的上到了五楼。

  “你好,李女士吧。我是3B的奶奶,我家依依是在你家吧。”凌雅芳敲门,一个中年女人打开里面门。

  “是的,是的。”那女人忙打开防盗门,将凌雅芳让进了房间:“我家儿子说有小妹妹在外面哭,我就出门看看。”

  “太感谢了!”凌雅芳一进门就看见和一个小哥哥坐在客厅沙发上笑嘻嘻玩耍的翟依然,激动得眼圈都红了。

  “我的依依啊,你怎么跑出来啦。”凌雅芳一个箭步上去抱住翟依然。

  “奶奶,哥哥,玩。”翟依然看到凌雅芳,欢乐地唤了声,又跟旁边的小哥哥玩起来。

继续阅读:第四章 周六惊魂记8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二胎驾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