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雨夜红玉
亦寒2017-03-24 18:053,099

  林珝从公司走出来时,天色已经变得昏暗,霓虹灯开始闪烁。他抬手轻轻揉了揉太阳穴,希望能减轻一些疲惫。一片枯黄的落叶悠悠然飘落在他的脚边,起风了,这个时节,早已入秋,天气渐凉。林珝感受到些许凉意,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加快了脚步。

  他的家离公司并不算远,走路的话也就大约三四十分钟,和他同住的是他的一个大学同学,叫郑远,人很好相处,长得人模狗样的,大学时喜欢他的女生还不少,性格开朗,但林珝一眼就能看透他逗比的本质。他们两个人平时打打闹闹的,相互调侃,相处还算融洽,而且他们上班的地点相距不远,平常都是两个人一起的,但是今天林珝加班,而郑远已经无情的抛弃他回家打游戏了。

  转眼间,秋风开始变得猛烈,道路两旁的树木摇晃的厉害,像被一股莫名的力撕扯着,半黄半绿的叶子不受控制的脱离发枯的枝条,落叶凌乱的在空中飞舞。漆黑的夜色中,没有星光的照耀,有的只是各色闪耀的霓虹灯照亮这条街道,人们都低着头行色匆匆,犹如匆忙赶路的黑色游魂。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不禁嗤笑出声,这世界上哪有什么游魂呢!风越吹越盛,强烈的风吹得他睁不开眼睛,落叶不时沾到他的头发衣服上,林珝郁闷的想,加班就加班,竟然还遇到这种鬼天气,中午还艳阳高照的,林珝拨掉头发上的落叶,真是破坏我帅气的形象。刚这么想,倾盆大雨就转瞬而至,这下彻底变成了落汤鸡,林珝很是郁闷。在半路上无论是回家还是回公司,都需要一段时间,无奈之下,林珝只好匆忙往路边的店里躲一会儿雨,想着郑远看到下雨,至少会送把伞来。

  刚才匆忙之中,林珝并没有注意到这是什么店,此时才发现这是一家古董店,里面装修得古香古色,古董架和店门都是暗黑的古木材质,颇有几分古韵,林珝感到奇怪的是,这家店里面点的是蜡烛,并没有电灯这种东西,更恰当地说是根本就没有电。所有的蜡烛都是白色的,且摆放的位置有些奇怪,构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给人一种古老的仪式感,但是他并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含义,也或许只是店主人喜欢而已。更奇怪的是蜡烛的光竟然是那种苍白的火焰,而不是那种昏黄的暖光,苍白的火焰照亮了这家古董店,火焰跳跃着,闪烁着,映在那些尘封的古物上,给人一种苍凉而阴冷的感觉。

  “年轻人,门口冷风凉,过来喝口热茶吧!”林珝正观察着这家店,忽然一个有些尖锐而冰冷的声音传来,话虽暖,但是声音却并不暖。他看了看门外秋雨和着落叶,不时闪电划过,丝毫没有停息的意思。既来之,则安之,林珝往里面走去。往里走几步,林珝发现这家店原来比他想象的要大一些,左转是柜台,声音就是从那儿传来的。

  古木色的柜台旁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一身黑衣,身形很瘦,他正在很专心地泡茶,并没有抬头。“坐吧,茶很快就好了。”声音依旧尖锐刺耳。

  林珝坐在他对面,看着他泡茶时娴熟的动作,问道:“老板,您对茶很有研究啊?”

  “茶同这古物一样也传了有上千年,多少有些了解。”老板说着把茶递给林珝。

  林珝接过茶杯的刹那,碰到老板的手,茶虽是热的,但他的手却冰冷异常,仿佛没有一丝温度。皮肤也苍白得可怕,与黑色的衣服更是对比鲜明,没有一丝血色,整个人没有活的气息。在林珝看到他的脸时,更是被吓了一跳,脸色苍白,棱角像是被刀削一样僵硬,鼻子像是一个几何体拼在上面,怪异至极,只有那一双转动的眼睛说明他不是僵尸。

  林珝虽然多少被老板的形貌吓到,但想来人不可貌相,也出于他的修养和礼貌,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

  林珝多少也知道茶也是要慢慢品的,他轻轻抿了一口,入口甘甜,带着茶特有的清香,淡青色的茶水从舌尖流转到喉咙,却忽然变得有些苦涩,回味起来甘甜中也隐藏着深深的苦涩。他皱了皱眉,这茶,有些奇怪……

  “听说茶大多是由甘到甜,就同这人生一样,这茶却是反着来的?”林珝轻轻地放下古瓷茶杯,问道。

  “人生从懵懂无知的童年快乐,到烦恼缠身,布满皱纹的脸庞,何来由苦到甜?”老板静静的看着他。

  林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老板说的有些道理。”

  老板淡淡的开口,意味深长地说:“其实这茶名为‘百生茶’,每个人都会品出不同的味道。”

  “百生茶?何为百生茶?”

  “人生百年,千生万世——是为百生。百世百苦啊!”老板苦笑一下,“但这茶于我,不过是白水罢了。”

  老板的苦笑使得他的表情更为狰狞,林珝却从中看出几分悲凉,莫名有些同情。他不在问下去了,怕问到老板的伤心事。

  茶早已品完,林珝静静地看着夜幕中的雨,狂暴的打在即将掉落的叶子上,一下又一下。

  “看来这雨没有要停的意思,年轻人,若你有兴趣,可以随意参观,不必客气。”

  “多谢老板。”

  林珝顺着古董架一个一个的看过去,他并不懂古董,但对这些沉默了千年的古物,有种莫名的敬意。人世沧海桑田,世界日新月异,只有它们保持了最初的模样,又在坚持些什么呢?

  古琴,酒觞,棋具……

  在走过一个转角的时候,林珝又忽的回转身来,他注意到了角落里一个布满灰尘的小物件。这里摆放的所有东西,都一尘不染,除了这个东西。那好像是一块玉,出于好奇,林珝伸手去拿,想要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在他手指触碰到的一刹那,一道耀眼的红光射出,林珝本能的闭上了眼睛躲避。那红光浓烈如血,似涟漪一般,由内向外,一圈一圈散发出来。在血色光芒的包围中林珝慢慢睁开眼睛,他看着光芒中心的那块玉,忽然一种遥远而熟悉的感觉漫上心头,心痛,无奈,可悲,可笑……

  逐渐的,红光淡了下来,只有淡淡的光晕围绕着它。林珝摸了摸眼角,竟然有泪……

  仿佛久别重逢,失而复得,他轻轻拿起那块玉,用衣袖将它上面的灰尘擦拭干净,古玉露出它本来的颜色——鲜红而沉重的血色。

  历经千年,古玉依然散发着温润的色泽,但触手而及,却是冰冷的寒意。古人云: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但这块古玉却隐藏着锋利的光芒。仔细看去,上面的花纹镂刻精致细腻,却看不出所画为何,但一笔一划皆用尽心思,费尽心血。

  只是这块血红色的古玉为何却被搁置在一个角落里,布满灰尘?林珝生出这样的疑问。林珝一转身,一张苍白古怪而锋利的脸映入眼帘,林珝冷不防吓了一跳,原来是古董店的老板。

  “刚才的红光是它发出的?”老板的声音辨不出是何感情。

  林珝以为自己闯了祸,老板在责备自己,连忙解释:“我只是碰它了一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出奇怪的光,我不是……”

  “古玉向来是有灵性的,既然如此,看来是你与这玉有缘。”老板打断了他的话,“若你喜欢,这玉,便送你了。”

  林珝听了这话有些惊讶,老板一句话就轻易将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连忙拒绝:“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能受的起,老板真会开玩笑。我只是进来躲一下雨而已,”说着林珝看了看窗外,雨竟然已经停了,只有檐上的雨滴滴答答的落下来,“雨已经停了,多谢老板的收留,现在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说完,林珝就向外走去,忽然,古董店的老板拦住了他:“年轻人,我说过了,玉是有灵性的,它既与你有缘,那便是你的,我留着也无用。”

  “我虽然对这玉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但是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说拿走就拿走。”

  “这样吧,不如用你身上的一样东西来交换,这样对双方都公平。”

  “什么东西?”林珝有些疑惑。

  “你兜里的那支笔怎么样?”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支笔?”这支笔是前些天林珝过生日时郑远送给他的,还是派克的,价值好几千,当时郑远差点心疼的吐血。

  老板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在等他同意。

  “好,我们交换。”林珝在心里默默地对郑远说了句:兄弟,对不起了。

  林珝接过红玉,向老板道了别,转身走进夜雨朦胧的街道上。而身后的那家古董店在夜色朦胧中倏忽不见……

继续阅读:第二章 :浴室魅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散王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