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改命大纲
沈子午2017-11-10 11:286,621

  看着眼前的这份快递,姜子兮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熟悉姜子兮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名副其实的花瓶,而花瓶是什么意思呢?从最简单的字面意思去理解,指的自然是那种长得非常好看,其他什么事情也做不好的女生,而姜子兮毫无疑问的,一定是那种花瓶中的战斗机。

  是的,姜子兮很漂亮,漂亮到了让任何女性生物都不会想跟她做朋友的那种程度。

  肤如凝脂,面如白玉,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美得惊心动魄又妖媚无比,这种妖媚体现在,虽然姜子兮只有158的标准萝莉身高,可是怎么看怎么都跟清纯可爱搭不上边。

  她就像是一个天生的狐狸精,光是站着就能让一些男人的眼光只黏在她身上,甩都甩不掉,抠都抠不下来。

  可是熟悉姜子兮的人也知道,这个人有多漂亮,就同样有多没用……

  这种没用体现在任何方面。

  比如她曾经去外面做服务员,最后不止一次地将餐盘倒在客人的身上,虽然最后绝大部分的男顾客都因为被美色所惑原谅了她,但是这还是不能阻止她被老板娘解雇的命运;又比如她跑去做了补习班老师,可是一天之内,那家补习班便接到了n多个女家长的投诉,因为男家长们都蹲在补习班里不想回家,所以这么一来,她当然又是不能避免掉被辞退的套路……

  诸如此类的事情发生地实在太多,已经不可胜数,姜子兮一度觉得自己应该是赚不到钱了,可是就在这时,她发现了一件自己也许可以做的事情。

  那就是,或许,她可以尝试性地去网上写稿子。

  在网络的世界中,没有人能看到她的样子,她也不会因为端茶送水而引起一些麻烦,这是多么理想的工作!

  姜子兮想通后,当下便决定要兢兢业业地成为一个酷炫狂拽吊炸天的网络写手。

  可是这件事情哪里那么容易。

  撇开网文的世界大神云集,小神遍地的状况不谈,姜子兮所写的那些故事实在是从头到尾都充斥着“玛德智障”这四个大字。

  凭良心讲,姜子兮的文笔并不差,好歹是曾经得过满分作文的学生,虽然不是什么大名鼎鼎的才女,可是基本写故事的能力还是有的,只是这些故事其中的情节真的是叫人不忍直视。

  在她的故事中男主角一直在装酷,女主角一直在装柔弱,女配角就是一直在装狠,男配角更是脑残地一直在装深情,真是怎么看怎么套路。

  所以姜子兮在网络上写出的文章根本就赚不到什么钱,甚至连点击率都是寥寥无几,毕竟这样“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尾”的故事实在没什么必要点进去去多看什么。

  姜子兮原本还怀抱着自己也许会越来越好的乐观想法,可后来这样的情况陆陆续续过了半年,她已经干脆地放弃了幻想,开始认真地思考起自己是不是打一开始就不应该开始写网文,可就在她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

  娇小的红色手机在电脑桌前嘹亮地唱着歌,屏幕上大大的“姨夫”两字,清楚地提醒着主人此时究竟是谁来电。

  仔细算起来,这个红色的小手机还是2年前她死缠烂打从爸爸那里要来的礼物呢。

  手机的造型就是落后的直板机子,跟现在年轻人用的苹果智能手机相比,她简直就是老人机般的存在,可是所幸这个小红机质量非常不错,被她好多次不小心摔在地上后还只是屏幕裂了几道纹路,这让她一度为小红机的顽强而感动地恨不得泪流满面。

  毕竟现在她真的挺穷,要是小红机坏了,她应该也就没有什么手机可以用了。

  她暗暗地在心中哀叹了一阵,而后伸手按下了手机键盘中的接听键,一道清雅的男声在下一刻如水般温柔地传入她的耳中:“子兮,你现在在忙吗?”

  “……没有呢。”姜子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姨夫谢辛是姜子兮心中最敬爱的存在,她当然很想自信满满地告诉姨夫自己此时正在忙碌地赚钱,可是……

  看着电脑屏幕上自己可怜兮兮的网文,她真的觉得自己没用透了,怎么还敢去撒谎。

  而电话那端的人自然没有听出她低落的情绪,谢辛轻轻笑了笑,而后温和了语气道:“姨夫现在要去医院,你要来吗?”

  答案是理所当然。

  最近因为心情低落,仔细算起来,她都已经好久没去医院了。姜子兮连忙点头道:“去的去的。”

  “好的。”谢辛像是轻声跟身边的人说了什么,下一刻,电话已经换了一个人接听,一道轻柔的女声缓缓传入了她的耳中:“小兮,我们现在大概还有十分钟就到你家来接你了。”

  姜子兮微微愣了愣。

  电话那头,这个柔和好听的女声自然是属于她的小姨苏可卿。

  她是姜子兮妈妈的亲妹妹,也是姜子兮见过最温柔漂亮的美人,自从妈妈去世后,她便一直照顾着自己,但是现在的情况可不能就这么让小姨来她家啊!

  姜子兮下意识地环顾了一下她的房间,有些头疼地捂了捂脑袋。

  其实,要说她的房间是垃圾场,那也是可以的。

  沙发上堆着的一个星期没洗的衣服,地板上三天前、两天前、一天前……额,还有今天吃完的泡面仿佛士兵般规矩地排列着,而她的电脑桌边,散乱的草稿纸,乱扔的水笔看上去犹如抢劫现场……这一幕要是被小姨看见,估计她应该会心疼地掉眼泪吧。

  Nonono!小姨可不能哭!

  姜子兮连忙对着电话大喊:“我马上就下去了,小姨,你可千万不要到我家来找我啊,你跟小姨夫在楼下等我就可以了!”

  语气中带着满满的着急。

  电话那头,苏可卿有些疑惑地看了坐在她身旁的谢辛一眼。

  刚刚姜子兮的呼喊声实在太大,所以即使没有开免提,谢辛也可以毫不费力地听见,只是面对妻子眼中“为什么子兮不想让我们去她家啊?”的疑惑,他也只能不解地摇摇头。

  没有得到答案的姜子兮还在不断地嘱咐着苏可卿千万不能去她家里,仿佛只要去了便会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谢辛好笑地勾了勾唇,虽然也有些奇怪,只是却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他冲苏可卿点了点头,示意她答应,而看见丈夫这样的动作,苏可卿虽然还是有些好奇,但还是柔声对电话答应下来:“好的,小姨不上来就是了。”

  姜子兮拿着手机立刻狠狠松了口气,笑呵呵地便挂了电话。

  危机解除后,接下来剩下的自然是快速收拾自己出门了。

  姜子兮冲到卫生间飞快地刷牙洗脸,等换完衣服时,时间正好过了十分钟,这个时候小姨和小姨夫一定已经到了楼下,她连忙拿了放在桌上的手机便准备开门向着楼下跑去,可是刚开了门,下一刻,一个拳头就已经突然地,毫无征兆地落在了她的脸上!

  时间在这一刻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调成了慢放模式。

  姜子兮清楚地看见一个拳头在她开门的那一瞬间突然向她袭来,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她亲眼看着那个拳状物夹带着风声向她的额头袭来,她想要躲闪,可是已经来不及……

  慢放在这时结束,痛意一瞬间又额头扩散开来,姜子兮捂着额头惊叫着后退了几步才勉强站定。

  对方的这一下是下足了力气,姜子兮甚至觉得自己的脑子此时“嗡嗡”地直响,她恼怒地瞪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而此时,那个站在门边,拿着一个包裹的男子,显然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一幕,于是在短暂的沉默后,他缓缓将方才攻击姜子兮的那只手放到唇边,而后轻轻咳了咳。

  这是化解尴尬的动作,可是姜子兮的怒火却不能随着这个动作被轻易化解!

  她愤怒地看着他道:“你是谁啊!打我干什么!”

  “误会。”男子微微默了默,薄唇轻抿后对她指了指手中的包裹,道:“你的快递。”

  姜子兮怔忪地看着他,隐隐作痛的脑子也在这个时候理清了此时的情况。

  方才的那个拳头,估计也不是这个小哥故意找事,看这个情形应该是他刚准备敲门时,姜子兮刚巧开了门,于是……一切就都在同一时间内这么好巧不巧地发生了。

  姜子兮深深吸了一口气,借此压下心中蒸腾而上的怒意,而恢复平常心后,姜子兮倒是看清了这个快递小哥的长相。

  之前因为一直在生气,她也没怎么去注意这个快递小哥的样子,现在这么仔细一看,还真的有些美不胜收。

  浓黑的短发映衬着小麦色的皮肤,深邃的脸部轮廓搭配着好看的眉眼,而他的上半身只穿着一件简单的t恤,这样的打扮虽然普通却可以隐隐瞧见衣服下起伏的肌肉线条,性感迷人地仿佛就像是时尚杂志上走下来,样貌出众的男模。

  这样的美色还真的是叫姜子兮万万没想到,现在快递公司水准竟然已经那么高,随便一个送货小哥都是超级大帅哥?

  姜子兮轻轻地咳了咳,看着这张脸便不自觉地放柔了语气道:“你下次小心点嘛。”她顿了顿,挪着小步子上去接过了包裹:“这次就算了,反正你也不是故……不对啊。”

  她眨了眨眼睛,抱着手里的快递后知后觉道:“这个包裹不是我的吧!我根本就没买过什么东西啊!”她一直都穷得要死,哪里有钱去网上买东西啊。

  而且,突然清醒过来的姜子兮上下翻着这个看上去不算大的包裹箱子……

  这上面竟然连个快递单都没有,那这个快递小哥是怎么送的货,怎么知道的她家地址,又凭什么说这个快递是她的?

  姜子兮拿着包裹抬起头来看着快递小哥,可没想到的是,对方根本连解释都没说一个就准备转身离开了,好像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根本就不重要一样。

  这样的态度好像有点不对吧!照理说快递没送好,快递员不是要背责任的吗?

  她小跑着追了几步,可奇怪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姜子兮明明和快递小哥相隔的距离并不遥远,但她却怎么也追不上对方,而这时,眼看着对方就要消失在了她的眼前,她连忙慌张地拿着包裹冲着他的背影喊:“喂!你的快递!”

  “不。”眉目俊美的快递小哥听到这句话没有停下脚步,而是边走边回过头来,一本正经地对着她道:“是你的快递。”

  姜子兮:“……”

  被冷的立刻不想再追了怎么破。

  这么一本正经地说这种话,是在逗她吗?

  然而这个问题已经不会再有答案了,因为……眼前那道挺拔的身影,这时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中。

  姜子兮怔忪地站在原地,半晌才满脸呆滞地看向拿在手中的快递,当下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真的是做梦都没想到会遇到这种强行塞快递的事情啊!那她现在怎么办呢?难道要把这个东西扔掉?

  姜子兮踌躇地看了看四周,下一刻,放在兜里的小红机又开始嘹亮地唱起了歌,她手忙脚乱地翻出手机,果不其然,手机屏幕上,“姨夫”两个字正在不断跳动着。

  刚刚一直在和那个奇怪的快递小哥扯犊子,她都快忘了小姨夫跟小姨已经在楼下等她的事情了!现在她要是再不下去,只怕他们都要走上来了!

  她连忙将手中这个莫名其妙的快递随手扔到了房间中,而后拉上了门飞快地向着楼下跑去,不过刚下楼,她便瞧见了那辆停在楼底的熟悉黑色轿车,而车子的一旁,司机大叔在看见她的当下便满脸微笑地拉开了车门,她一溜烟地跑了进去,刚在副驾驶座上坐定便连忙转身看向后座的小姨小姨夫,抱歉地打招呼道:“小姨,小姨夫好,不好意思啊,我刚刚有点事情迟到了!”

  这一切都怪那个莫名其妙的快递小哥!

  她暗暗地在心中补上了这么一句,而眉眼秀美的苏可卿看着她毫不介意地笑了笑,温柔道:“都是一家人,不用为这么点小事感觉不好意思。”话音刚落,坐在她身旁面容清俊的谢辛亦是对着她轻轻勾了勾唇。

  姜子兮微笑着重重点了点头,而看着他们,他的眼睛中也不自觉带上了温暖。

  不管多少次,在她看见眼前这对亲人的时候,她的脑子里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2年前,那充斥着满满黑暗与苦痛的一切。

  从小她就是一个被父母捧在手心中成长起来,无忧无虑,仿佛公主般的存在,可是就在17岁的那一年,她一帆风顺的生活随着父母的车祸而彻底破碎。

  他们是在一条偏僻的公路上出的车祸,出事后,元凶肇事逃逸,而因为那条路上的监控早已经损坏,所以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案情也根本无从查起。

  副驾驶座上重伤的妈妈隔天便因为突发病症而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主驾驶座上的爸爸则是通过抢救勉强捡回了一条性命,可是却也变成了毫无知觉的植物人,很大的几率可能要在医院永远地沉睡下去。

  这一切都仿佛是上天给她的重重一击,将姜子兮直接推入了人生中绝望的低谷,她明白,如果爸爸真的要永远躺在医院里,那么每天高昂的医药费是那时只有17岁的她根本无法承担地起的。

  可就在这时,小姨夫挺身而出解决了所有的费用,直到现在,爸爸的住院费用都是由姨夫承担支付的。

  姜子兮心中感激不尽,后来虽然小姨夫与小姨极力地表示会资助她继续读书,可是她却没办法继续厚脸皮“讨钱”生活下去。

  她想要尽早地赚钱。

  所以她放弃了去读大学的机会,出去外面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赚取钱财来尽量让自己可以独立,可以承担起爸爸的医疗费,可……自己是那么地没用

  从学校出来到现在都两年了,自己还是没赚到什么钱,反而还依旧拿着小姨每个月给自己的生活费。

  这样一来,自己当初的决定与理想便都成了笑话。

  姜子兮有些难过地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掩饰性地扭回脑袋看着前方道:“那我们现在出发吧。”

  “好。”谢辛轻轻点了点头,而接到指令的司机也在当下发动起了车子。

  黑色的轿车平缓地驶进了宽阔的街道中,四周的景物在玻璃窗中快速地倒退着,叫人目不暇接。

  医院距离她住的地方并不远,不过十几分钟便已经到达,而她之前一直忙着写稿子,不知不觉也已经三天没来医院看过爸爸了。

  姜子兮从车子上慢慢地走了下来,而走上三楼的住院病房后,她也见到了已经沉睡两年的父亲。

  可想而知,能生出姜子兮这样人设的女儿来,姜爸爸的外貌一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姜子兮还清楚地记得,在以前爸爸还健康无病的时候,每次学校开家长会时,爸爸总是所有家长中最显眼的那一个,就连已经结婚几十年,孩子都有两个的班主任看见他都忍不住脸红。

  毕竟这样斯文俊秀的人,谁能不喜欢呢?

  在姜子兮的记忆中,爸爸有着宛如雕刻般精致的脸部轮廓,俊美的五官与深邃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你几秒钟便会叫人克制不住地深深喜欢上这双眼睛的主人,所以爸爸总喜欢戴着一副金边眼镜,而小时候的姜子兮总喜欢摘了爸爸的眼睛,然后看他无奈而宠溺地瞧着她。

  只是现在,她再也没办法这样做了。

  这两年,他一直在医院沉睡着,没办法像以前那样陪着她到处去玩,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什么事情都保护着她,让她无忧无虑,而除了这个以外,躺在病床上的爸爸也憔悴枯槁了许多,以前恰到好处的脸颊轮廓此时也深深凹了进去。

  看上去便叫人揪心。

  姜子兮心疼地红了眼睛,亲自去卫生间打了热水来给爸爸擦了擦脸,擦了擦手,虽然这些事情护工平时都在做,可是姜子兮总觉得,也许她来做便会不一样,也许她给爸爸擦脸的时候,他便能像电视剧中演的那样,因为亲情的力量而突然醒过来。

  但这样的事情显然只能出现在电视剧中。

  姜子兮在病房中待了许久,直到窗外的天色都渐渐变色,她这才在小姨的宽慰下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病房。

  而等再次回到家时,时间已经从原来的下午两点变成了晚上六点,姜子兮委婉地拒绝了小姨夫的吃饭邀请后,自己从小卖部买了一盒海鲜口味的方便面回家。

  小姨每个月都会给她钱,而她虽然内心做不到腆着脸白拿钱,可是现实中,自己那么没用,根本赚不来钱,所以她总是只要很少很少,借此来减轻自己的愧疚感。而这个月小姨给的钱已经不多了,除开交网费的钱,她能吃的东西也只有方便面了。

  之前连续吃了半个月的老坛酸菜方便面,吃的她现在一想到那个味道就感觉整个人一股酸菜味,这次换种口味,应该还能再吃半个月吧。

  姜子兮长长地叹了口气,手中的钥匙也轻轻地旋开了家门。

  房间中依旧还是她早上离开时破破烂烂的景象,姜子兮烧好热水,泡上方便面后便坐在沙发地板上等着面熟,可就在这个空挡,她的眼风却瞧见了之前被她扔在地上的快递盒子。

  那个小盒子此时正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姜子兮总有种这个盒子在”勾引”自己的感觉,它像是一个衣着性感的大美女,不断地露着大腿引诱着她让去将它拆开。

  可是这个快递不是自己的啊,她要是拆开了……真的好吗?

  姜子兮有些手痒地握了握拳头,踌躇了一会后还是忍不住地拿着剪刀划开了快递盒子。

  反正这件事情也不是她的错,最后要是失主找上门来了,那要怪也只能怪快递小哥!

  姜子兮打定主意后,拆包裹的动作就更迅速了。可等真的拆开快递后,原本心中期待着盒子里会有的手机、珠宝之类的愿望彻底落空。

  小小的快递盒子中,竟然只是单薄地躺着几页纸?

  难道会是藏宝图?

  姜子兮有些奇怪地拿起纸张,清秀的字体立刻映入了她的眼帘,她有些好奇地看着上面的内容,越看,握着纸张的手便越发收紧,青筋毕现。

  她想错了,这个纸张上写着的不是藏宝图,也不是什么其他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女孩,从出生到死亡的整个过程!

继续阅读:第2章:你的书火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改命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