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你哭什么
沈子午2017-02-28 21:304,735

  姜子兮在这次的案情中真的是没能算到很多事情,而最让她没算到的就是董菲的父母。

  之前就知道这对夫妻非常地人中奇葩,可是叫人万万没想到的是,现在自己的女儿都已经死了,他们竟然还拦着警察不让他们查案子。

  这样的父母,也真的是活久见了!

  姜子兮崩溃地立刻将word上自己已经写好的新章节发到了平台上,而后将小法斗留在家里便带着董菲跑出了门,一路上皆是在心里模拟着等会遇上董菲的父母后自己怎么去讽刺他们,这样模拟来模拟去,她更是越想越生气,而等她满头大汗地跑到了警察局时,里面正好传来了一道温柔的女声,正在轻轻柔柔地说着话:“这位警察哥哥,死的是我的姐姐,是我父母的女儿,那么我们当然有权利决定你们要不要继续查案,而且我是她的妹妹,之前我姐姐就和我说过心情不好,不想继续活下去了之类的话,只是我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偷偷地找了一个地方,然后就这样……”她像是有些难过地顿了顿,而后才接着道:“我们不想让姐姐时候也不安宁,所以请你们体谅我们的心情。”

  董菲一听见这个声音脸色猛地一白,姜子兮则是立刻走进了房间中。

  只见此时警察办公室中,一对穿着时尚的中年夫妇正坐在硬木沙发上满脸不豫,而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身影此时正站在陆南川的身前,背对着她,声音甜美地说着刚刚姜子兮听见的那些话。

  这这个女孩子应该就是被她和《错生》这本书的读者,骂了千万遍的董若琳了。

  以往看一本书讨厌一个角色,往往都只能在内心千万遍地咬牙切齿却非常无奈地没办法去将这个角色从书中拖出来,而后狠狠地打上了一顿或者是骂上一顿,可是现在,这个问题在姜子兮的书中,已经可以完美地解决了。

  姜子兮只觉得光是看着董若琳的背影心中便燃烧起了一股讨厌的怒火,眼前更是不自觉地出现在了之前自己写在文章中的内容,而现在,此时此刻,她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对着陆南川演着令人作呕的戏码,颠倒着整件事情的黑白,而站在她身边的董菲更是在看见眼前的这道粉红色身影时便咬牙切齿地握紧了垂在身侧的两只手,如果不是没有实体,姜子兮怀疑恐怕董菲这时已经直接扑上去狠狠地给董若琳一巴掌了。

  可是董菲不能做的事情,姜子兮却可以帮她完成!

  姜子兮微微眯了眯眼,右手悄悄蓄上了力气,准备等等她二话不说,先鼓着劲直接走过去给董若琳来一巴掌热热身,可是还没等她走到董若琳的跟前,原本有些无奈正应付着董若琳的陆南川已经先一步看见了她。

  于是……

  “诶,姜小姐你来了?”陆南川看着她开心地说。

  姜子兮原本还准备偷偷偷袭的动作猛地一顿,随即便见随着陆南川的这句话,原本坐在一边的董父董母与董若琳已经转过头来直直地看着她,眼中带着微微的诧异与怔忪。

  这一下……自己已经不好出手了。

  姜子兮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心中原本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勇气一下子就仿佛被扎破的气球一般,迅速憋了下去,她看着陆南川有礼貌地点了点头道:“你好陆警官。”

  “这个小姑娘就是当时发现我女儿尸体的人?”董母首先站了起来,保养得宜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岁月留下的痕迹,只是那双看着姜子兮的眼睛却带着满满的刻薄与挑剔:“为什么要把她叫来,这个是我们董家的事情,这个小姑娘过来掺和什么?”

  姜子兮立刻对董母的印象从没好感降为了非常讨厌,而陆南川当然也知道这件事情自己做的不是很妥当,但是之前在董父董母找上他,要他终止一切调查的时候,自己的直觉就是拨出了姜子兮的号码,那是一种自己都说不出的鬼使神差,而现在,陆南川看着姜子兮被董父董母冷言冷语地刁难,他也后悔地不得了。

  可姜子兮却不能就这么回去了,她咬了咬唇对着董母道:“这位阿姨,我确实不是你们家的人,但是我却是董菲的男朋友的朋友啊,你女儿说董菲是自杀,这明显就没有证据,董菲这个情况明显就是被人害死的,现在警察查案子也是为了帮助你们的女儿沉冤得雪,于情于理你们都不应该阻止才对啊。”

  “你这个小丫头知道什么东西!要你来和我们说话?”董母却毫不客气地瞪着她道。

  姜子兮微微愣了愣,陆南川立刻站出来对着董母不悦道:“请你说话客气点。”

  “我怎么不客气了,倒是你,一个小警察跟我们扯了这么半天,我说不查就是不查!你听不懂吗?”董母气愤地说着,脸上的刻薄神色更是明显。

  陆南川耐着性子再次将之前已经说过了很多遍的话重复了一次:“这件事情我说了还在调查,而董菲明显就是被害,所以即使你们是受害者的父母也不能随意在这个时候终止我们的行动。”

  “你!”董母明显没想到自己的话竟然会被一个小警察这样驳回。

  气氛一时剑拔弩张,董母看着陆南川与姜子兮的眼神便仿佛淬了毒一般。

  “妈妈,你不要生气了。”董若琳在这时慢慢走到了董母身边,抱着她的手臂有些撒娇地摇了摇,小女儿姿态毕露地说:“生气了就不漂亮了。”说着还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董母有些好笑地摸了摸自家女儿的手,而董若琳这么简单的两句话显然已经将她的怒意彻底抚平了下来。

  姜子兮站在一边直直地看着这样的景象,下一刻却是将目光投向了站在她身边的董菲身上。

  这样的情境,董菲显然不是第一次遇见了。

  从十五岁被董父董母从乡下带回来,每天她都会看见这样母慈子孝的一幕,而相比较起来,她就像是一个外人,格格不入不说还没办法离开。

  董菲冷着脸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心中早已经没了应该有的喜悲或是哀怨,可姜子兮看着她这样平静的样子,却只是觉得更加心疼。

  其实最开始,董菲应该也是曾经渴望过亲生父母的关爱吧。

  只是这样一次次的渴望带来的却都是叫她心凉的结果,董若琳常年的欺负,父母一直以来的不关心,最后才将她变成了这样内向不喜欢笑的性格。

  可明明她笑起来是那样的好看。

  而现在董菲都已经死了,眼前这三个本应该是她最亲密的人却也丝毫的伤心,并且董父董母还帮着董若琳隐瞒着事情的真相。

  同样都是自己的女儿啊。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上止不住地难过,就像是被小刀在心上划开了一道小口子,说不出的生疼。

  生做他们的女儿,真的是挺可悲的。

  她缓缓地开口:“你们不叫警察查案,应该是担心真的查出一些什么东西吧。”她忍不住笑了笑,唇畔带着讽刺,可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她的这句话说的突然,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被董母之前的那句怒斥吓蒙了,根本没有料想到她会突然说话,并且说的还是这样的话。

  气氛一时凝固,下一瞬,姜子兮清清楚楚地看见董若琳的脸色首先一变,原本还挂着甜美微笑的脸庞蓦地一僵,可是这也只有很短的一点时间,下一刻,她已经飞快地恢复回了原本笑容娉婷的样子,看着姜子兮奇怪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但是你这句话说的可真是奇怪。”说完看着她又笑了笑,只是表情到底没办法像之前那般从容。

  这明显就是慌了。

  姜子兮更加步步紧逼:“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董若琳,你演了那么长时间的戏,就不累吗?”她慢慢走向她,眼中是叫人不能直视地凛冽:“你口口声声说着董菲是你的姐姐,可是你在心里真的把她当做过是你的姐姐?你没有一点证据,甚至还满脸微笑地说着董菲是自杀,而是不是自杀……”她拖长了尾音,一字一句道:“你不是应该最清楚吗?”

  “你!”董若琳显然已经支撑不下去微笑的面具,看着姜子兮气急地问:“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这么诬陷我!”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姜子兮慢慢压低了声音,附在她的耳边轻声地吐出了下半句话:“董菲正在看着你呢。”

  “啊——!”董若琳无法忍受地尖叫起来,而董母在这时已经踩着高跟鞋快步走过来狠狠地推开了姜子兮。

  姜子兮没想到董母会有这样突然的动作,立刻被推得一个踉跄,下一刻却已经被站在一边的陆南川小心搀扶住:“你没事吧?”陆南川有些着急地问。

  姜子兮抿着唇摇了摇头,眼睛依旧直直地看着眼前的这对母女,而在一边的董父这时也终于站了出来,看着姜子兮狠厉地眯了眯眼睛道:“我不知道你这个小姑娘是谁,但是没有事实根据的话可千万不要乱说,当心发生意外。”他冷冷地扬声道:“我说了我的女儿是自杀,根本没有查下去的必要就是没有查下去的必要,你这个警察既然那么固执,我也没什么需要多啰嗦的。”

  他安抚性地拍了拍董若琳的手背,看着陆南川道:“我直接跟你们上头的人说,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说完便直接牵着董若琳,带着董母大步离开。

  这,这是……

  姜子兮愣愣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反应过来后立刻向着他们追去,却终是没能赶上,只能站在警察局门边看着他们坐进轿车中,绝尘而去。

  她站在马路上只觉得心头竟然一片茫然,下一刻,一双手已经飞快地拉住了她,将她带回了人行横道上,小心地问:“姜小姐你没事吧?”

  是陆南川。

  姜子兮立刻摇了摇头,隐忍着心中的情绪看着陆南川抱歉道:“不好意思,我给你惹麻烦了。”

  刚刚董父离开前的那个样子明显就是上头有关系,要直接去找陆南川上头的人去解决事情,这样一来,刚刚帮着她的陆南川一定会被上司批评吧。

  她真的是一件事情都没做好,现在还害帮助她的警察要挨骂。

  她有些愧疚地低着头,陆南川却看着她这副难过的样子立刻手足无措地摇头说:“没事没事,这个事情不是什么大事的,姜小姐你千万不要自责。”况且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他红着脸看着姜子兮保证道:“姜小姐,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追查停下来的。”

  “我……”姜子兮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说,沉默了许久后,她的话还是没能接着说下去。

  陆南川是个好人,此时的话即使只是安慰,可是也是充满了善意。

  只是她却不能对这种安慰的话去多说些什么。

  这时,警局里有一位警察像是喊了一声陆南川,他有些懊恼地看了看姜子兮,像是有些不放心离开,姜子兮立刻看着抬头看着他道:“陆警官,你先去忙吧,我现在回家了。”说完便立刻向着他挥了挥手,一个人转头向着来路走去。

  陆南川有些踌躇地看着姜子兮慢慢离开的身影,这个时候的直觉告诉他应该快点追上去,只是……

  “南川,你在干什么呢?快点过来啊,有事!”着急的催促还在一旁继续。

  他懊恼地咬了咬牙,还是走进了警局中,而一边的姜子兮却没办法真的什么都不去想。

  董菲走在她的身边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现在的她,确实也真的不知道应该去说什么。

  董父董母明显就是知道董若琳对她做的事情,可是即使这样,他们还是选择了帮助董若琳,这样的亲情虽然她早已经认清,可是却还是忍不住觉得悲凉,而姜子兮现在的心情却丝毫不比董菲好上多少。

  在帮助董菲的这件事情上,她是真的放入了感情的。

  去写《错生》的时候,她便经常觉得自己就是故事中的董菲,无助被抛弃的董菲,她真的很想去帮助她,可是现在,所有的一切摆在她的面前都叫她真的觉得迷茫。

  郑炜的消失不见、董父的阻拦、还有接下来也会还会发生的困难都让她觉得迷茫与难过,她是个花瓶这个事情真的是没错,从小到大,她总是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她转头看了看站在她身边的董菲,越想越觉得难受,眼中也不由自主地泛上了热泪,她低着头想要快步走到一个角落,好让自己这副丢脸的样子不要被人看见,可是她刚低着头走了一步便撞上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于是眼泪也因为这一下而一下子掉了出来。

  姜子兮知道自己是撞到了人,于是她立刻半捂着眼睛闷闷地向着前面的人道歉:“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

  “韩徙。”董菲惊讶的声音却在这时响起。

  姜子兮猛地一愣,原本捂着眼睛的手也被一只手慢慢拿开,光明大片涌现,她轻轻眯了眯眼睛,眼中的泪落得更是急,可眼前这张永远都带着淡淡漫不经心的脸庞,不正是韩徙吗?

  “你……”她哑然地张了张唇,话语却被韩徙打断。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她有些无奈道:“你哭什么。”

继续阅读:第16章:多吃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改命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