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谁要害她
正月初九2017-02-15 02:021,330

  皇宫,御书房。

  一袭大红喜服的男子坐在案旁,案前单膝跪着一个黑衣人。

  “今夜洞房花烛,你可知要如何?”

  “主子你的意思是?”

  “引诱司南青辱了她的清白,后面的事情,司南青会替朕做完的。”

  “是!奴才这就去办!”

  彼时白非月已司南青是摄政王的人,主子是要……然在进宫途中,她大概万万想不到,腥风血雨会比她想象中得,来得更快,更猛!

  婚礼仪式在庆仪殿举行,白非月任由身旁的女官将自己的手递到一只白皙如玉的手跟前,那只骨骼分明的手轻轻握住她的,白非月的心一咯噔,手指不经意动了动,竟似青丝拂过对方的掌心,白非月感觉到对方的气息顿了顿,又牵着她往前走去。

  是御千寻!是他!

  她早该想到的,他怎么会让那个智障出来完成仪式。

  许是感受到了她的颤抖,御千寻以为她是慌张,唇上染上一抹笑,他轻声道:“皇后娘娘,本王御千寻暂代皇上领你行封后大典,皇上身子不适,不宜行这繁琐的礼仪,还请皇后娘娘您多担待。”

  白非月浑身上下都在轻颤,却不是害怕,而是振奋!仇恨在她身体每一处燃烧,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尚存,白非月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掀开盖头用力掐死身旁这个人!

  封后大典,接受过百官朝拜之后,白非月被带到了凤宁宫,这是她今后的住所。宫内红光辉映,喜气盈盈,床前挂着百子帐,铺上铺着百子被,床头悬挂大红缎绣龙凤双喜的床幔,连空气中都带了一丝甜腻的味道。

  伴随着夜幕的降临,四周一片安宁,白非月的心跳堪堪恢复平静,被红色盖头遮住的眼睛甚至看不到宫内此刻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连从府中带来的毕春与秋其都不知去了何处。

  鼻尖萦绕着熏炉中飘散开来的阵阵甜香,白非月的思绪渐渐有些飘散,连身体都有些莫名得发热。

  她用指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随即将盖头掀开,糟了!这香有问题!

  如若是从前的白非月不可能到了现在才发觉,可现在的她内力尽失,对于香味的判断也比以前迟钝了不止一点半点。

  她冲到桌前将熏炉打翻,将香熏狠狠踩烂,深吸一口气,她踉跄着步伐扑倒在门上,却发现门窗皆被锁死,根本出不去。

  怎么回事?谁要陷害她?御千寻?不可能,她现在出了事情对他没有一点好处。

  突然!一旁的窗被打开,一个黑色物体被扔了进来,白非月定睛一看,可不就是人吗,还是个男人!

  心思一转白非月便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有人想毁了她的清白!

  那人刚落地,便悠然转醒,他的眸子朦胧一片,脸上有着不正常的红潮,他眼睛一抬,一身大红喜服的白非月便很恰巧得落入了他的眼眸之中,他挣扎着起身,眸子陡然转深,犹如一只野兽一般,猛地朝她扑了过来!

  在他抬眸的瞬间白非月也已将他的容貌看得一清二楚——司南青,禁军都督。御千寻的人。

  白非月往旁边一闪,眼睛瞥向一旁的烛台,她迅速将蜡烛扯下,将烛台护在身前。

  “司南青!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司南青愣了一愣,似乎对于对方知道自己名字这件事情很是不解,可是下一秒,他便红了眼睛再次朝她冲了过来。

  白非月吸入的迷香不多,可这副身子太不争气,现如今她真的是一丝力气都使不出来,该死的!

  眼见着司南青将自己扑倒在地,白非月抓住被司南青撞到一边的烛台,抓住尖部的位置用力得朝司南青的心脏狠狠刺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驭兽妖后:废柴大小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驭兽妖后:废柴大小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