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宝玲珑丹
何翰2017-02-25 17:322,561

  赵敏柔神色颇为失望的说道:“当时千月长老推举我爹做掌门,吕掌门就一直有微词,如果不是因为千月长老有言在先,两派掌门必须全力辅佐我爹,恐怕吕掌门早就造反了”。

  “丫的,真是内忧外患啊,那师父就没什么办法吗?总不能坐以待毙等着他们登上掌门宝座吧”何少承语气极为不甘的说道。

  “不,事实上,爹一直都有准备着了,爹无时无刻不再寻找着炼制七宝玲珑丹的配方,可是,他们吃定了,爹是绝对炼制不出这种已经绝世的灵丹的”。赵敏柔轻叹口气,略微拂了拂秀发说道。

  “七宝玲珑丹是个什么东西?这跟让他们心悦诚服有什么联系吗?”何少承瞪大了眼,满心疑惑的问道,他实在是想不通,炼制一颗绝世灵丹,跟掌管天下帮,统领帮派有什么联系,想必这灵丹也一定有什么重要的用处,否则师父为什么费尽心思去炼制这种绝世灵丹呢。

  “七宝玲珑丹是一种由天地一百零八种灵兽的精血制成,如果服用下这种灵丹,我们这些修炼者体内的元力和罡气会突飞猛进的增长,若是资质聪慧的人,一年成功到达正罡境都不是什么问题,即便是资质平庸的,也能够顺利进入运罡境一重。这些灵兽的精血都还不是难事,可是精血使用的顺序以及正确的炼制方法,爹都还没找到。”

  “那这绝世灵丹炼制出来,究竟有什么用呢?”何少承略有明白的问道。

  “因为我们本派的狮魂拳每每修炼到第五层时,都会出现瓶颈,很多本门师兄弟都难以再突破五层,就连两派掌门和分派的其他执事,都再无一人突破,如果爹能够炼制出七宝玲珑丹,那么……”说到这,赵敏柔望着何少承,似乎在有意等着后者回答。

  何少承淡淡一笑,会意的接话说道:“那么就可以借助七宝玲珑丹的威力,成功突破狮魂拳五层,说不定运气好的还能到达运罡境,柔儿,我说的对吗?”

  赵敏柔点点头继续说道:“没错,的确是这样,如果爹能够顺利解决了这一难题,本派弟子绝对会拥护爹继续担任掌门,到时候,就算是两派掌门想要有所行动,都是痴心妄想”。

  何少承沉默了片刻,随即哑口说道:“如果,师父炼制不出这种灵丹,那两派掌门极有可能借着这次的事情逼着师父退位了?”。

  赵敏柔撅着小嘴,双眸中透出一丝失望,她想了想,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目前我知道的就这么多,还是费了好大心思从大师兄那儿才知道的,爹不许我过问帮内的事情”。

  何少承找了一处稍显干净的草地顺势坐了下去,随手拔起一根草咬在嘴中,何少承抿着嘴望着远处的白云怔怔出神,赵敏柔见状也不再说话,只是挨着何少承坐了下来,也学着何少承一般,一动不动的看着远方。惊雷豹有些无趣的低吼了两声,见没人搭理它,只得识趣的跑向不远处,站在一块地形略高的石块上,四处张望着,似在守护他二人一般。

  山风,微微袭来,撩起二人的头发,吹动两人的衣抉,偶尔几只小鸟互相追逐着从身旁掠过,那种两小无猜的画面,与这思崖山郁葱金黄的林叶花草相融合,时间也仿佛停在这一刻,没有了少年成长的烦恼,没有了你争我斗,赵敏柔的内心极其的希望这种温存的场景能够一直保持下去,这不正是自己孜孜渴望的生活吗?

  也不知过了多久,赵敏柔忽然想起来,赵松明还有事情交代自己要做,这才连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说道:“少承哥,我得先走了,今天是娘的生辰,爹让我去轩福斋买娘生前最爱吃的什锦糕,再不走我得挨骂了”。

  何少承站起身,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笑着说道:“抱歉,我差点耽误了你的正事,你赶紧去吧,顺便替我为师娘上柱香”。

  赵敏柔嫣然一笑,拎着食盒跨上惊雷豹的后背,回头说道:“少承哥,我先走了,等我晚上再来给你送饭”。

  说罢,赵敏柔骑着惊雷豹朝着山下疾奔而去,望着赵敏柔远去的身影,何少承百感交集,他自始自终都只字未提昨晚发生的一切,他心中有所顾虑,不想让师父和柔儿担心,他只想走一步算一步,见机行事,即便是发生什么祸事,也要自己承担,对于师父,他不想亏欠太多。

  整个下午何少承便在寒洞内配合天罡心法练习师父传授的拳法,期间何少承几经尝试想逼出体内罡气,可惜最终都以全身灼痛而失败。

  自从第一次修炼伊始,何少承就隐隐感觉到,体内似乎有一股不寻常的力量在作祟,每当自己运起元力吸收罡气的时候,这股力量被会从体内窜出来,瞬间化作一团炙热之气游走于体内,这种痛苦真比万箭穿心还要难过。唯有将罡气逼回体内,这种痛楚才会消失,而赵松明花了十年功夫遍寻高手,想要解除压制在何少承体内的莫名力量,但结果都是无望而归,迫于无奈,赵松明找到了这座千年寒洞,唯有这样,陆少承才可以在寒洞内勉强修炼,免遭伤害,而这诡异力量导致的结果,便是何少承一直停滞在行罡二重,再无增进。

  很快,夜幕的帷幔再次被星斗拉上,何少承走出洞外活动了一下身体,回想着赵敏柔说的话,神情有些茫然且不知所措。何少承并不是没有自己的打算,恰恰相反,这次得知两派有所行动,何少承就已经打算尝试修炼丁无鬼的法门,即便是丁无鬼另有所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万一丁无鬼的修炼方法能够突破自己目前的窘境,那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可这丁无鬼今天又迟迟不出现,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正当何少承以为丁无鬼不会再来的时候,那股熟悉而又阴森的声音再度传来:“乖徒儿,为师看你来了”。

  何少承寻声望去,果不其然,不远处,丁无鬼背着那把阴气森森的斧头,正站在那边朝他发笑,肩头那只丑陋的鬼脸血蝠依旧纹丝不动的站着,似乎就从来没换过位置。何少承一见到这张猥琐至极的脸,便一肚子气,当下没好气的答话道:“喂喂喂,别以为你收我徒弟了,就指望我喊你声师父,小爷我可是不承认你的”。

  丁无鬼也不生气,缓缓移动着矮胖的身躯走上前来,表情极为奇怪的看着陆少承,忽然咧嘴说道:“这我可不管,只要我丁爷要做的事情,是没有办不到的,这么晚山里也不点个火把,黑灯瞎火的怎么修炼”。

  说着,丁无鬼走到一颗松柏树下,捡起地上的一根手臂般粗的树枝,口中念动着咒语:“天地万物,灵气煞变,魑魅魍魉,听我号令,疾”。

  丁无鬼念完咒语,把这树枝丢向空中,随之逼出体内罡气,两指并拢向着树枝一指,那根树枝顷刻间被点燃,发出阵阵的噼啪声,丁无鬼又念几声法咒,那根树枝竟然毫无征兆的变作四根,从空中依次落下,顶端没入泥土之中,形成一个规则的正方形,圈划出一个偌大的范围,登时,这一带都被火光映照的清晰可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穹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穹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