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何翰2017-02-25 17:192,695

  何少承神情黯然的望向太极派的方向,随后摇了摇头,摸了摸咕咕作响的肚皮,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说道:“真饿啊,师父也太狠心了,这么晚了都还不见人上来给我送吃的”。

  何少承边说着边踱步朝着寒洞方向走去,如银的月光洒满了整座思崖山,满天繁星宛如璀璨的钻石嵌在苍穹,令人神往,何少承却无心欣赏这良辰美景,看来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了。

  **********

  翌日,天刚蒙蒙亮,何少承却被一阵阵饥饿感给逼醒了,何少承伸了个懒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起身胡乱就着寒洞的池水洗了把脸,便准备外出去找点吃的果腹。

  倏然间,不远处的山道上隐隐传来一阵草丛的窸窣声,何少承吃了一惊,连忙闪身躲到一块山石后面,屏息盯着那条山道,一动不动的看着那片草丛。不多久,只见一头三尾白豹从草丛缓缓走出,何少承不解的自言道:“是师父的惊雷吞焰豹,它怎么会出现在思崖山?难道,师父来了”。

  何少承眼睛一亮,霍地从山石后面走出来,正欲喊声师父,却只见惊雷吞焰豹身后,正跟着一个少女,手中挎着一个木盒,不是赵敏柔还会是谁。何少承心中一喜,连忙挥着手大声喊道:“柔儿,柔儿,我在这”。

  赵敏柔似乎心不在焉,闷头在想着什么,听到何少承高声喊她,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朗声应了一句:“少承哥,你等我一下,我马上来”。

  说完,赵敏柔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朝着山上飞奔而来,那惊雷吞焰豹寸步不离紧随左右。不消片刻,赵敏柔已经来到何少承身旁,爬山越谷对于修炼之人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赵敏柔除了秀发有些凌乱之外,并未有任何不适。惊雷吞焰豹则站在一旁,依旧是一副傲娇的神情,看都不看何少承一眼。

  赵敏柔打开了带来的木盒,一股诱人的饭菜香顿时扑鼻而来,赵敏柔微微一笑说道:“少承哥,饿了吧,快点趁热吃吧,都是你爱吃的”。

  何少承早已是饿的前胸贴后背,这会儿抓起一只肥大的猪蹄子,席地而坐狼吞虎咽的啃起来,边吃边问道:“柔儿,师父是不是准许我下山了?”

  赵敏柔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微微一笑,抚摸着惊雷豹的头顶说道:“少承哥,你先吃吧,等你吃完了,我再慢慢告诉你”。

  何少承憨憨一笑道:“柔儿,虽然平常都能吃到猪蹄,但是我觉得今天的猪蹄格外好吃,因为有你陪我,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少承哥,你就会贫嘴,拿柔儿寻开心……”赵敏柔脸颊浮起一丝红晕,连忙举起粉拳轻轻砸在何少承的胸前,看着何少承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由得笑着说道。

  赵敏柔望着眼前与自己相仿年纪的少年怔怔出神,心中却有一番道不出的滋味,打从自己记事起,不幸似乎就像一副狗皮膏药紧紧贴着他,修炼停滞不前不说,过段时间体内便会有一股炙热之气遍布他的全身,若不是师父无意之间发现了这个千年寒洞,每到何少承体内炙热发作之时,便来到这寒洞之中,利用洞内的寒气压制住,只怕他受的到苦还要多上百倍。

  何少承抹了抹满是油渍的嘴唇,看着赵敏柔奇怪的神情,不由得笑了笑,推了她一把,道:“喂,你在想什么呢?为什么你今天都魂不守舍的?”

  赵敏柔尴尬的回过头,说道:“哪……哪有,你别乱猜了”。

  何少承撇撇嘴,说道:“我已经吃好了,你不是说等我吃完再说嘛”。

  赵敏柔平了平情绪,看着何少承缓缓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听完之后,你先不要冲动,好吗?”

  听闻赵敏柔这么一说,何少承心中一紧,随后点点头,不再作声,从赵敏柔的口气中,再加上先前赵敏柔反常的举动,何少承早已猜出,多半不是什么好消息。

  赵敏柔站起身,抬头仰望天空,她欲言又止,清晨的思崖山显得格外宁静,赵敏柔仿佛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她无奈的说道:“昨天,你走之后,左右两派掌门联名其他分管执事逼迫我爹,要求取消你今年参加皇室内门弟子选拔大赛,同时……”。

  何少承面不动色,这样的结果他早已料到,整个太极派除了师父赵松明,师妹赵敏柔之外,几乎难寻到把自己当作本派人的,如果不是师父一直横加阻拦,恐怕那些个掌门执事早已把自己赶出太极派了,何少承淡淡一笑,说道:“柔儿,你一并说完吧,这样说到一半,反倒是让我心里不是滋味”。

  赵敏柔转过身,一双明眸中已经噙满泪水,她几乎失声喊道:“少承哥,你知道吗?他们威逼着我爹,要在你一个月禁足期满之后,将你赶出太极派,永远不许你再踏入太极派,如果我爹不同意,他们将会辞去掌门职务”。

  “什么!”何少承噌的站起身,满眼通红,他紧紧的攥紧拳头,牙齿咬的格格作响,他重重的喘着粗气,愤愤说道:“这帮人实在是欺人太甚,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们不用为难师父,我现在就去和师父说”。

  说罢,何少承便准备往山下跑去,赵敏柔一把拦住何少承,着急的说道:“少承哥,你现在千万不能去啊,他们现在就在等你主动说离开门内,你这会儿去,无异于自投罗网啊,到时候他们有更多的理由刁难我爹了,说你私自下山,到时候,你就更加百口莫辩了,他们等的就是这个结果啊”。

  何少承猛地甩开赵敏柔的手,声色俱厉的说道:“这样的日子,我真的受够了,我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是个眼中钉,与其每天暗地里针对我,要除掉我,倒不如我自己去说个清楚来的痛快”。

  何少承顿了顿,继续说道:“柔儿,别拦着我,今天我一定要把所有的事情说清楚,否则我就不是个男人了”。

  说完,何少承推开赵敏柔,迈着大步朝着山下跑去,大有一副英雄就义的壮举,赵敏柔暗道一声不妙,急忙一个纵身跃上惊雷豹的身背,着急的催道:“六儿,赶快去拦住他,别让他下山”。

  惊雷吞焰豹发出一声低吼,驮着赵敏柔如同闪电般的追了出去,瞬间已经跑出十米开外,惊雷豹的速度之快,真当是令人乍舌,很快便追到了正朝山下狂奔的何少承,赵敏柔赶忙逼出体内罡气,口中急念法咒,一道淡紫色罡气顿时化作一睹无形的墙,挡在了何少承面前的山道,何少承几经冲刺都未能突破这赌罡气化成的气墙。

  赵敏柔又一个漂亮的纵身,从惊雷豹身上跃下来,一把拉住何少承的手劝声说道:“少承哥,你先别着急,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你先等我把这个中缘由讲给你听,你再做决定好吗?你这样急冲冲跑下山去,也是于事无补啊”。

  何少承神情极为颓然,他讷讷的说道:“就算我知道这个中原因,我也还是改变不了什么啊!”

  赵敏柔念动口诀,紫色罡气瞬间凝聚一团,又重新回到她的体内,她轻叹口气的说道:“自从我娘天魁圣女去世之后,两派掌门就不如从前那般尽责,总是对爹管理的门内事务提出非议,爹说,两派掌门这几年一直在密谋计划,尤其以左派掌门吕阳为首欲准备推翻我爹,自己升任大掌门,掌管太极派”。

  “什么?”何少承瞪大了眼,他几乎不敢相信,这是自己亲耳听到的,这简直是大大超出自己意料之外了。

继续阅读:七宝玲珑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穹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