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与器官贩
诺咧2019-01-15 01:471,681

  2003年是诺列第二次上一年级的时候,那年的是至今为止诺列见识过最大的病毒灾害,非典英文名字叫SARS,是一种呼吸综合症。可能比诺列小一点的读者会不了解,那时候非典的传播速度,跟民众恐慌度都非常的高。刚开始的时候在学校,那些老师都会用醋加热弄出的酸气给教室里消毒,之后形式恶化,教育局让学校统一放假。各个村口都会有人把守不叫外村人进村,并且进村的都会查看体温,一有发烧立马隔离。

  学校放假后爸妈把诺列带到了西安这座城市,这是诺列第一次来西安,看到高楼就会数一数,看到底多少层。当时爸爸在一个公司里做经理,诺列跟姐姐妈妈去的时候坐的是卧铺车晚上11点走的,到那之后就凌晨三点,坐这趟车的一般都是去西安进货的,比如县城做服装,鞋子,饰品……之类的,三点到在车上睡到8点然后出去进货。诺列他们的车刚到车站,就看到爸爸在卧铺车外接他们。

  以前虽然来过一次西安但时候小,一年级的诺列第一次看到这城市的凌晨是那么寂静跟温馨。可能会有人说温馨这个词用的不到位,但他以后回忆的时候就是那种感觉。那时候的交通不堵加上又是凌晨路上基本没车,他们在车上聊着说着看着,爸爸问问妈妈,夸夸女儿,逗逗儿子,虽然累了一天但丝毫感觉不到劳累。这就是一种幸福。20分钟的路程就到了老爸租住的房子,那是在一个叫潘家庄的村子里。到房子稍微聊了会就都睡着了。大都市的清晨是有点喧嚣的,兴奋的诺列早早的起床他喜欢站在楼顶,伴随第一缕阳光的步伐他冲上了顶楼,上去之后他活生生的愣住了,然后诺列又跑回爸爸租的房子里大叫爸爸妈妈你们快上楼看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爸爸妈妈当时还没起床可能太久没见晚上聊了很久。听见儿子这么说爸爸妈妈同时睁开眼睛,互相一笑来了句这孩子迷了。当时的诺列搞不懂什么是方位的迷失,说来也怪今后长大的诺列不管去哪都不会犯方位颠倒的这个错误,只有在这栋民宅里会有。

  起床之后诺列跟着妈妈在村子里转了转,村子里也拉了警戒绳不让外面没有通行证的人随便进出。非典的形势当时闹得特别凶可谓人人惊恐,谈之色变。当时人们都不出去了所以一些东西就会兴起,诺列记得当时火了俩种东西一种是现在常见的方便面,因为出门次数的减少所以很多家里会备有方便面,还有一种就是板蓝根,提高免疫力。之后还听别人是还有醋,盐之类的东西也卖出了不少。那时候爸爸忙完了会带着他们逛逛大型超市那里买好多东西看着这个也好那个也好,买了好多东西,至少对于小时候来说好多。要不就到爸爸公司转转,成天在公司楼里跑来跑去。他们来了好多天之后家里有事让爸爸回去,爸爸回去来了之后告诉妈妈旁边村子出了个杀人狂,连杀好多人。

  这个事情诺列回到老家才听说,事情是这样的一个旁边村一个小女孩丢了,家人,亲戚,邻居都在帮忙找,找了两天都没找到。其中一个邻居叫老党,他就说是不是孩子跑到那迷路了回不来了,他就给小女孩的爸爸出主意叫去这找去那找。正当大家伙都在找的时候小女孩跑回了家,跑到家的小女孩已经说不出来话了,她缓了半天才说是老党把他关起来了,就关在他梨树地理的地窖里。老党的儿子当时在场,他没办法相信他爸能干出这事就跑去地里去看看有没有这么个地窖,到地里就看到了老党在地里,于是乎老党儿子觉得特丢人就把老党打了押送给邻居。邻居报了警,警察经过审问确实这事是老党所谓,以为当时老党就是恋童癖之类的,就问老党犯罪工具在哪。老党说在梨树底下。当天去取证的时候民警铁锹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找到犯罪工具,突然一个民警大叫快来看这是什么。大家窃喜还以为找到犯罪工具了呢,一个民警正在吃梨吃一半跑过去一看是一只死人的手,弄得他一下就吐了。听说挖出来7个或8个这下警方不敢挖了,大家也知道死4个人是大案10重大案件20个就是特大案件,弄不好公安局局长都能丢职位。挖出这么多人该有个交代吧,刑警队,检察院,法院同时给出结果是器官贩卖。老党判死刑,老党的上家得到这消息自杀,之后不了了之。听说老党刚进监狱就叫打断了两条腿,谁打的不得而知。行刑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一口气了,多行不义必自毙,民愤怒,狱者且有情,作奸犯科亦有度,天理不容,就算监狱里的犯人都难容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诺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