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冷血?
散华落离2017-02-16 18:011,664

  离淡笑着摇了摇头,走出了乐儿的保护圈。

  她这一举动让黑衣人傻了眼,这小女孩是被吓疯了吗?竟然自己跑出来送死!

  “谁派你们来的?”离冷冷的锁定中间的那个黑衣人,强烈的杀意自她的身体涌出,竟完全盖过了三个黑衣人的杀意。

  浓墨如绸的杀意让人遍体生寒,那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才能拥有的死神的气息。

  乐儿惊呆了,这强烈的杀意竟让她感到了害怕,最主要的是那杀意还不是冲着自己而来的……

  黑衣人竟不自觉的颤抖着身体,他们甚至能感觉到自己浑身的毛孔都在收缩;一个小女孩怎么会有如此的杀气?

  虽然胆寒,可毕竟他们也是训练有素的杀手,并没有回答离的问题;三人呈三角形向着离包抄而上。

  离面色一寒,俯下身子滑行而出,冲破了三人的包围圈;乐儿一看不妙,立马冲了上去对那带头的黑衣人攻击起来;她能看得出这个人在三人中最为厉害。

  虽然乐儿没有兵器,可是她那明显比黑衣人要高一层次的武功,让她并没有吃亏;反手朝着黑衣人的背脊一点,那黑衣人就立在那儿不动了。

  乐儿满意的回过头,却只见到剩下的两名黑衣人早已倒在了地上;那脖颈之间一道血痕正潺潺的向外流着鲜血,两个人的伤口如出一辙;乐儿惊讶的看着离,她正镇定自若的站在两人的尸体中擦着一把软剑,那冷冽的姿态甚至让她怀疑自己认错了人……

  “姨娘?……”离试探性的出口。

  乐儿回过神来,讪讪的笑了笑:“我没事。”

  离舒了一口气,刚才乐儿眼里的敬畏,她不是没有看到,好在乐儿还是像以前一样待她,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拿着软剑慢慢地朝着剩下的那个黑衣人走去,那把剑是她刚才从死去的黑衣人手上抢的;举剑放到了黑衣人的肩膀之上:“我最后再问一次,是谁派你们来的?”

  黑衣人冷汗都滴了下来,面前这个只有十岁的小女孩竟然让他感到了害怕:“我……我也不知道,是上头的命令,我们也只是照命令行事罢了。”

  离的面色一冷,果然,这个组织还真是严密;举剑一刀割向了他的喉咙,鲜红的血喷薄而出,却没有一滴落在离的身上。

  乐儿惊呆了,虽然知道她刚才杀了那两个人,可是毕竟没有亲眼看到;离那一脸的冷静之色,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到底是什么让一个十岁的孩子变得这么冷血?

  “姨娘,走吧!”离扔下那把软剑,淡淡地说道。

  乐儿点了点头,跟在了她的身后,却没有再开口说话。

  “姨娘,您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

  乐儿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离儿的问题。

  “如果,我不杀他,他回去也是死,甚至比现在死的还要痛苦;杀手的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离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了乐儿。

  她很在意乐儿的想法,毕竟现在的乐儿对她来说便是唯一的亲人。

  乐儿呆愣的看着她,离说得没错;可是自己却不是因为这个而烦闷,而是因为自己让小小的离忍受了太多而自责。

  抬手摸了摸离的额头,淡淡地笑了笑:“我们走吧!”

  离深吸了一口气,才把刚才杀人之后的负面情绪给压下了,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才拉住乐儿的胳膊,两个人手拉着手走了出去。

  刚才被支开的侍卫早就等在那里了,手上拿着一个水壶一脸的紧张;在看到离和乐儿走出来之后,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现在才回来,你想把本小姐渴死啊?”离又恢复了那跋扈的姿态,走上前去拿起水壶就咕噜咕噜的灌了一大口,她也确实是渴了。

  喝完水,便顺手递给了乐儿;让她也喝了一点儿。

  然后,才跟着这个侍卫,往子枭他们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的桃树越来越多,就连地上也被粉色的桃花花瓣所铺满。离就像是个小女孩一样,拉着乐儿便向着不远处的桃林跑去,侍卫赶忙跟了上去。

  离和乐儿跟着侍卫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子枭的所在地,无奈之下只得自己拉着乐儿在青云峰游玩了……

  当天晚上,施洛溪破天荒的站在了门口迎接他们,施花箬一脸喜悦的挽着子枭的手下了马车;今天她特意拉着子枭哥哥东绕西走避开了离,不知道玩得有多开心呢!

  施花箬一看,那个讨厌的贱种没有跟着他们回来不由得大喜,只是面上却还是客气地问了一句:“怎么离儿没有跟着你们一起回来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双面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双面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