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哼!别自作多情了
水清澜2018-04-03 16:254,205

  回到别墅时,夜已深更。

  他本来说什么也不想回到这里,但他怀里还躺着受伤的桑芷,她需要照顾。

  “少爷,这是——”女佣真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她还以为孤独又傲气的少爷仇视全世界,没想到还有亲近的女孩子,总算对得起老爷了。

  “这位小姐是要在这里住吗?等一下我收拾一下客房。”她一定会把小姐照顾得很好,少爷可能就这么一个朋友了。

  “不必,她睡我的房间。”

  “这……不太好吧……”不会已经发展到这地步了吧,人家好像还未成年。

  雷帝斯瞟了她一眼,就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你把干净的衣服拿来,然后帮她洗澡,记住!别碰她的伤口!”

  女佣的心放在肚子里了,开心地说:“好好好——我马上来……”

  雷帝斯的房间。

  充满冷色调的装潢,哪怕把所有的灯都亮着,还是觉得寒冷。

  桑芷舒服地趴在床边,享受着女佣为她吹头发的服务,这种事情都是她帮伊娜做的,却又很不舒服地忍受雷帝斯的目光,主要是趴着睡的动作不是很优雅,正常时候他看多久都没关系。

  “小姐的发质真好,平时肯定不怎么吹头发,一点都不干枯。而且有特别的香气,不像是洗发水的味道。”

  “我经常给姐姐调花露水,难免会沾到一点。”

  “这么厉害,能不能给我一瓶。”这个小姐好温和,她好喜欢,有她在家里什么时候都暖洋洋的,刚好抵消少爷的脾气。

  “没问题。”

  “够了!你出去。”真烦,再让她们聊下去恐怕要天亮。

  女佣低着头没趣地走了。

  桑芷觉得有些尴尬,毕竟只穿一件单薄的睡衣,她想把枕头搂起来挡一下,哪知道一动又扯到背后的伤口。

  “你就不能安分点吗?”雷帝斯把枕头塞给她。

  桑芷侧着脸对他弱弱地笑:“我睡觉的时候不喜欢有人看着。”

  雷帝斯迅速别过脸,说道:“哼!你以为我喜欢看吗?”

  她不久就昏睡过去,雷帝斯走进洗手间,脱下黑色的外套,解下上衣,镜子里的他肩膀上嵌了一颗子弹……

  桑芷在梦里似乎躺在一团棉花里,轻柔而舒适,就像她躺在羲皇的怀里一样。

  梦里还有漫天洒落的梅花,她眼睛被绑着,指尖夹着一根梅花针,听着花瓣落地的声音,却夹杂着金属的声音,她耳朵一动,手运劲,一枚银币钉在树干上。

  她解下绑布,看见远处羲皇满意的微笑。

  画面转到了初到“泰坦”的情景,羲皇告诉他们六个小孩,是“泰坦”新一代的成员。而她懵懵懂懂地问什么是泰坦,羲皇说:泰坦是神族的名称,他们就是神的使者,拥有神赐予的力量。她的父母也曾经是泰坦的成员。她又问那是什么力量,很厉害的吗?什么时候会有啊?羲皇笑着告诉她,等她长得大些就会有了。她一直觉得羲皇可能是骗她,不然她现在怎么还像普通人一样。

  情景又转到了四岁生日时,父母还在为她庆生,却被一声警戒打破,妈妈抱着她逃命,却被敌人枪杀,鲜血滴到她的脸上……

  枪声、血——

  “啊——”她在梦里尖叫,出了满头满身的虚汗,却无法醒来。

  “妈妈——”

  红色的荆棘缠遍她的身体,她挣扎着,却越缠越紧,把她拉进地狱,地狱的业火把她烧的浑身灼热,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被烧死的时候,一泉甘露把业火浇灭,她沉浸在一片汪洋中,冰冰凉凉很舒服。

  桑芷醒来之时,已是第二天的中午,雷帝斯在沙发上睡着,她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睡觉的时候都不曾把黑皮手套脱下来。

  她的床边放着一个完全解冻的冰袋,一条汗湿的毛巾。

  此刻敲门声响,雷帝斯警觉地睁开眼睛,桑芷真心疼他,连在自己家都得保持警惕。

  “谁?”

  “少爷是我,可以进来吗?”

  房门打开,女佣已经准备好洗漱的工具,桑芷又一次享受了公主式的服务。就在女佣喂她早饭的时候,雷帝斯也从洗手间出来。

  “不准吃!”他异常的反应吓了桑芷一跳。

  雷帝斯抢过她的调羹看了一眼,桑芷就猜到他打算自己先吃了一口,便笑着对他说:“你放心,有没有毒我比你清楚。”

  毒?女佣差点晕倒地上,原来少爷这么防着他们。

  桑芷安慰她道:“姐姐,我的烧退了,谢谢你照顾了我一个晚上。”

  女佣的表情满是疑惑:“我昨天没有……”

  雷帝斯瞬间打断她的话:“你可以出去了,把门关上!”

  “哦,好的……”女佣更加疑惑了。

  吃完了早饭,雷帝斯拎起一件羊毛披肩搭在她肩上,不由分说把她横抱起来。

  “啊?干什么啊?”

  “出去。”

  “我想在这里休息得了。”她还想好好休息一下,毕竟用多了麻药也是有副作用的。

  “我不会放你一个人在家里,现在我去哪儿你都得跟着。”

  “为什么?”她的表情很不好受。

  “不为什么!”雷帝斯看着她异常惨白的脸,语气就没那么强硬:“我不想解释,你爱怎么想随你……”

  桑芷就是根本不会发火的人,见他那般坚持很快就举白旗投降:“去就去吧,我知道你不信任家里的人,担心有人加害我是吧?”

  雷帝斯冷笑道:“哼!我怎么会担心你,别自作多情了!”

  桑芷还是第一次见他笑,可笑得真够可恨的!

  女佣准备了轮椅让桑芷尽量减少活动。

  桑芷以为雷帝斯会回总部,但他却带她去了医院换药,还准备到深切治疗部探望烈影,远远地看见治疗室门外已聚集了许多帮众,大家脸色沉重。

  想当然烈影的情况不会太好。

  “影哥真是太惨了,要是我有枪,肯定把黑龙那家伙杀了,真不明白狼王怎么会放过他。”

  “要我说根本就不该和黑龙那家伙交易,影哥就不会出事了。”

  “谁叫我们没枪械跟人家火拼,人家是有意赶绝我们。”

  “他们兄弟内讧,就拿我们当炮灰!”

  “嘘!别说了。”

  他们越说桑芷心里越难受,谁都听得出来他们在埋怨狼王,被手下质疑,最痛苦的莫过于雷帝斯。虽然她看不到雷帝斯的表情,但他没去探望烈影就推着她走了,心里肯定更难受。

  “我们去看场电影怎么样?”

  “没心情!”

  “去游乐园怎么样?”

  “你有完没完?”

  桑芷偷偷吐了下舌头,这男人可真难哄。

  “那我回家拿些衣服可以吗?你总不能让我天天穿睡衣出门吧。”不答话就当他默认了。

  碧蓝如洗的天空透着宁静,疏淡白云像被梳理过的羽毛,淡淡地漂浮着,树林中只有鸟兽的踪迹。

  雷帝斯从来没见过这种地方,这里就是一个世外桃源,任何人在这里都能得到平静,任何烦恼都可以摒弃在外。就算像现在这样扶着她修剪那些娇贵的花花草草,他也不会觉得无聊可笑。

  “这些杂草可真讨厌,几天都可以疯长成这样!”

  雷帝斯漠漠地道:“长得快又怎样,最后还不都被你拔光。”

  桑芷怎么就能听出他话中有话呢,天外飞来一句话:“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人有时连草都不如。”他口中兀自飘来一句。

  她脸上的表情充满玄机:“我现在是没本事帮你草船借箭,要是你愿意,我倒可以想办法借点东风。”

  “什么意思?”他如死灰般的心有复跳的感觉。

  “你……你……弄疼我了。”干嘛突然间抱她那么紧,吓死她了。

  他放开双手,傲气的外衣也掩饰不了他此刻的绝望:“不可能,连我都无能为力的事情你怎么可能办得到。”

  “你就相信我一次吧。”灵动的大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他。

  雷帝斯又一次避开她的目光:“你要什么条件?”

  桑芷想都没想就说:“笑一个。”

  “你休想!”

  三天后。

  临海而建的凯旋度假酒店。

  贵宾室的装潢处处透着不露痕迹的华贵。

  狼王的手下还以为走错地方了,居然选这个地方做交易地点,他们不得不怀疑现在私售枪支是不是合法化了。

  对方是个头发鬈曲的俄罗斯男子,看到桑芷的到来,就摘下墨镜,朝她伸出双臂:“芷小妹,哥哥很挂念你啊……”

  桑芷愕在当前:“你……认识我?”

  男子刚要碰到桑芷的身体时,突然觉得有股杀人的视线射来,便识趣地改包住她的手:“天啊,我是维克多啊,你不认得我啊,真伤心。”

  “是你帅得我都认不出来了……”桑芷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维克多简直想把她抱起来转几个圈:“芷小妹还是这么会讨人欢心。”

  那股视线越来越逼人,维克多索性搭着桑芷的肩膀,玩味地看着雷帝斯:“这就是你的朋友。嗯……狼这种生物是银先生最欣赏的了。你好,我叫维克多。”

  “幸会。”雷帝斯傲然却不失礼数,倒是不太友善把桑芷摁到沙发上:“你还有伤,好好给我坐着。”

  维克多也不想过多把时间浪费在口舌上,他打开一个银色保险箱推倒雷帝斯面前,数支不同款式的手枪和子弹整齐排列着,让苍狼众人大开眼界,有些枪的名字他们甚至都叫不出来。

  维克多随便挑了一支拿出来向雷帝斯展示:“这款是上季的热货“猎豹”,各性能比当今的“沙鹰”高出十倍,这款是……”他如数家珍地把新式武器向雷帝斯一一呈现。

  帮众们都兴奋得忘记置身何处。

  “这次的卖家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厉害?”

  “你没看到箱子上的标志,是欧洲的‘凯旋’。他们的货别说是黑道,都是各国军方梦寐以求的”

  “就是制造‘最强武器’的凯旋城,狼王居然能请得动他们……”

  雷帝斯眼中闪过一丝无法掩饰的激动:“这批货我要了,开个价。”

  “银先生已经交代了,这批货一分钱都不许收,芷小妹看上的人肯定不是泛泛之辈,这批货就当是见面礼。”维克多为两人的初识开了一瓶香槟,他举起酒杯到:“只要你不辜负芷小妹对你的期望,下次还有合作的机会!”

  在苍狼的众人去海边收货的时候,维克多和桑芷在观赏无敌海景的阳台上遥遥观望,维克多递给她一个木制的盒子。桑芷开心的笑道:“这是银给我的吗?”

  “打开看看。”维克多神秘地道。

  桑芷打开盒子后,眼前一亮,维克多笑说:“银先生最近刚好用狼的外形设计一批机械兽,听说狼王的专属武器是狼王钢爪,就顺便打造了一副,狼王若是喜欢,可以收下。”桑芷也见识过狼王钢爪,但银设计的比雷帝斯用的不知要强多少倍,她自作主张道:“喜欢喜欢,我就不客气了。”

  维克多望着因桑芷微笑更加温煦的侧脸,长发轻飘,他见过美女无数,就是没有一个有她那一身绝俗气质,感觉就是和凡尘中人不一样。

  他仍不出发出感叹:“难怪别人都叫你小仙女,真是个惹人怜爱的美人啊。”

  桑芷长这么大,还没听过别人赞过她美人,还被一个成熟男人称赞,她脸上有微微的红晕:“你就别笑话我了。”

  维克多却蛮认真地说:“要是你到十八岁还没有男朋友,记得要考虑我哦!”

  这句话竟让桑芷过了很久很久才回答他。

  “我应该不会那么凄惨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