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我就是个普通学生
水清澜2018-04-03 16:263,214

  冷峰过境,大地被雨水洗刷了一片,空气中弥漫一股泥泞的气息。一向怕冷的桑芷在校服外添了件白色羊毛开衫。

  “哈啾——”桑芷揉了下鼻子,总觉得有人在背后诅咒她。

  桑芷回到教室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座位又围了一群女生,大家已经忘了那个带保镖来学校的豪门公子,因为他的桌位还是空的。

  但重要的是她们对青妮的惊险遭遇更感兴趣。

  “你们居然能毫发无损地逃走,真是奇迹啊……”一位女生已经把自己代入到当时的情景,反复体会惊心动魄的感觉。

  “我们就这里跳一下,那里闪一下好不容易才避开那些水果刀啊,铁棍的。”青妮觉得说还不过瘾,必需加上肢体动作。

  桑芷忍不住偷偷笑了,青妮可是全程捂眼睛加尖叫,她怎么就能编得那么精彩呢。

  “小芷,周末过得怎样?那天的场面是不是吓得你又睡不着了。”

  “嗯……应该是很不安。”

  “那青妮说得是真的咯!你们真的遇到黑社会了?”

  桑芷马上竖起食指,眼睛扫视着四周:“嘘……你们小声点,当心让老师听见。”其实她更害怕后桌那个恶魔般的人物听到。

  “班花”扭着蛇一般的腰肢走过来,手背掩唇发出耻笑声:“一群没见过大场面的家伙,不就是打群架吗,我见多了,我男朋友看见我被别人骚扰都会把对方揍一顿。”

  看见大家露出怀疑的目光,她又补充说:“他的身手可好了,打架的样子比电影里的男主角都帅!”

  “原来你喜欢这种男的?”青妮充满鄙夷地说。

  “班花”却十分自豪:“怎么啦?现在街上那么乱,看个电影都会碰到坏人,那些柔弱的书呆子怎么保护我啊?”

  桑芷真替“牙膏男”抹了把泪,他还不知道心上人根本就有男朋友的事实吧。

  身后传来一股比冷空气更透骨凉的气息,大家的目光绕到桑芷的背后,不约而同地止住声音作鸟兽散。

  又是这股令她不安的煞气。

  她端端正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指梳理额边的头发把脸庞多遮一点。希望是她多心了,那么混乱的场面,还下着雨,雷帝斯怎么可能看到她,就算看到也认不出来,就算认出来也不可能放在心上。

  雷帝斯一到学校就留意她的一举一动,就这么安静地坐在位置上,亮泽的长发笼着双肩,白衣如雪衬得她像没有气息的幽灵,怎么没有大肆宣扬他是黑道中人的身份,她可真够沉得住气。

  下午的体育课极不受重视,老师一般都安排自由活动。班里几个活泼的男生在体育馆打篮球,不愿意出汗的女生坐在观众席上聊天,有些同学甚至跑出校园也没有人管。

  桑芷捧着植物图册坐在观众席上,她的心思都沉浸在摄影师捕捉的精美图片上。她的母亲生前就是一位植物学专家,已经培养出许多新品种植物,她模糊的记忆中,家里的大庭院就有许多奇葩异卉,最深刻的就是那棵金光闪闪的桑叶树,养出来的金蚕能吐出金丝,已应用在纺织业,并且衍生出世界知名品牌“金缕衣”。

  她的心飘得太远太深,以至于体育馆里所有人都被驱赶出去时她也毫不知觉。

  “你到底是谁?”雷帝斯站在她身后冷沉地问。

  她的结结实实吓了一跳,立刻站起来,转过身怀抱书本,警戒地退后几步,如月清皓的脸顿时煞白。

  “我……我……我就是桑芷啊,你的同学。”

  雷帝斯踏前一步,紧紧逼视她:“少给我装蒜!说!是不是老狐狸派你来监视我?”

  “吓?”桑芷被他的话说到云里雾里,肯定他是误会了,“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人都去哪儿了?下课了吗?那我也得走了。”

  她急急地要走出体育馆。

  笃笃——

  寒光在她眼前闪过,也定住她的步伐,两枚梅花针钉在离她脸半厘米的地方,针身大部分都没入墙内,好可怕的劲力。

  雷帝斯夹着另外两枚梅花针在她眼前晃动:“这个你应该懂了吧。”

  “这个……”一滴冷汗挂在她的脸庞,她心虚地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你敢说这东西不是你的?”

  “我……不是啦……”

  雷帝斯看她眼神游移不定的样子,心里更是肯定自己的猜想。他后退了一步,把针朝她的脸门射去。

  “不不不……”桑芷用手挡住了脸,这么近的距离她是决计躲不开的,“是……是我的……”

  雷帝斯的手根本没有运劲,他有些嫉恨地道:“没想到老狐狸的手下也不全是废物。”

  桑芷拼命摆手解释:“你误会了,我不是你们黑道中人,那晚我只是刚好路过,你们刀剑不长眼差点伤到我,我才不得不出手的。”

  “一个学生这么晚会在街上游荡吗?你可真不会撒谎!”

  “午夜场电影就是那个时候散场啊!你不信?票根还在我这里……”她打开挎包翻找,越急就越手忙脚乱,找半天都找不到。

  “够了!”雷帝斯心底的疑团已经清扫,老狐狸的手下可不会那么聪明找这种借口。

  桑芷急得满头大汗,他要怎样才能相信呢?

  体育馆的门却在这时打开,桑芷顿时松了口气,不管进来的是谁,都是她的救星。

  “宝贝,想不到你这么大胆,敢在这种地方干那种事,说!你跟多少男的这里做过?”霸道又猥琐的声音荡在空旷的体育馆中。

  “讨厌,人家只有你一个,这里方便嘛。等一下人家还要上课呢?”这种嗲声真熟悉,桑芷听出来这是“班花”的声音。

  “呵呵,够刺激,我喜欢……”

  “班花”挽着一个高年级的男生进来,她的媚态已及得上那些风尘女子了。她以为体育馆没有人在,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桑芷和雷帝斯。

  “怎么是你?”她的目光在两个人身上,闪过一丝又妒又恨的情绪,但她很快又不服输地靠在那个男生身上,“这个是我的男朋友,他是飞鹰帮老大的儿子,飞鹰帮你肯定不知道,那可是真正的黑社会,怎么样?我没骗你们吧。”

  那男生一看就知道是最俗的不良少年,头发染得乱七八糟就以为潇洒,戴个耳环就以为与众不同,校服就跟没穿一样没扣半颗扣子,他望着桑芷的眼神一下就暴露了他无耻下流的恶劣本质。

  “看来这个地方真的很‘方便’,怎么?你们这么快就完事了?”他忽然放开“班花“,绕着桑芷转了一眼,嘴里发出惊艳的感叹,有些埋怨地对‘班花’说:“你怎么不说还有这样一位同学,长得真水灵,就是年纪小了点,不过肯定越长越漂亮。”

  老大的儿子望了一眼雷帝斯,再盯着桑芷看,失望地道:“可惜不是处女了,不过没关系,刚才够瘾了吗?要不要哥哥陪你玩玩……”

  桑芷满脸通红,正想着怎么脱身,雷帝斯却已走到她身旁,冷冷地瞪着老大的儿子说道:“你再说一遍?”

  老大的儿子不怕死地反问:“你又是谁?”他顿了一会儿,霍然发现了什么,嗤笑道:“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三年前那个有钱公子哥,当年被我们勒索还反抗,结果被打得学都不敢上了,现在你瞪什么瞪?嫌打得少是不?”老大的儿子抡起拳头作势要挥过来。

  桑芷的眼睛睁得铜铃般大,这人说的怎么可能是真的?她感觉到身旁的杀气越来越让她窒息,她赶在他爆发前,双手推了一把老大的儿子,嗔道:“你走开——”这一推看似并没有使很大力气,老大的儿子却莫名其妙地被推倒地上。

  桑芷没等他爬起来,扯住雷帝斯的手臂往外跑,雷帝斯竟然没有抗拒,她用跑的,他只是走快几步就赶得上她。见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才甩开她的手。

  她以为他要回去找人家算账,立刻挡在他身前:“不……你不能在学校杀人……”

  “那种人死一万次都不够,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学校里死了人会很麻烦的……”

  “还说你不是监视我!”

  她现在真是千言万语都解释不清楚:“这……不是啦……你……你就看在我为你熬夜做作业的份上,就听我这一次吧。”

  雷帝斯嗤之以鼻:“你可以不做。”

  “这……这样子好不好?这种人怎么值得你亲自出手呢,我帮你教训他,我一定叫他以后不能欺负人,你就高抬贵手,好吧……”这种狠话她还是第一次说,轻轻软软的声线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雷帝斯没再生气,只是不解地看着她那双清灵大眼睛,就像澄澈的神仙水毫无杂质,似乎能让枯槁的世界充满生机。凭她的身手在哪里都可以横行霸道,为什么甘愿在平凡的世界任人言语攻击。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就是个普通学生。”她一直都当自己是个普通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