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你乖乖待在家里
水清澜2017-02-16 18:023,574

  校园上空聚集了浓密的乌云,黑压压一片,不断翻滚膨胀。

  “好像要下雨了……”青妮最讨厌这多雨的季节。

  “我觉得天气不错。”桑芷趴在栏杆上,一手拿着手机做她一向觉得最无聊的事情——自拍。

  “难道来例假会导致思觉失调?”青妮小声地自言自语,不管桑芷是不是思觉失调,起码她恢复了以前生气勃勃的样子。

  桑芷今天看什么都觉得美好,没想到雷帝斯会乖乖坐在教室里陪她上课,虽然一直坐在自己位置上漠漠地不发一言,但看她眼神都带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柔情,如同现在她在手机里偷偷看到的样子。

  后进班远远传来了起哄的声音,并且向着这里不断逼近,所有的人都在教室里探出头来,“牙膏男”抱着书包逃跑,他妈妈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喊:“志男,你不能拿家里的钱,那是给你奶奶做手术的……”

  “牙膏男”一路横冲直撞,桑芷伸出手拦住他,可他好没有停下的意思,直直撞开桑芷的手,桑芷的手机摔在地上,“牙膏男”愣了一下,本也想过道歉,可妈妈快要追上来,他拔腿又要跑,却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

  没有人知道雷帝斯什么时候出现在哪里,貌似前一秒他还在教室里,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把桑芷的手机捡起来。

  或许是被雷帝斯冷傲的气质震慑,“牙膏男”怔怔跑不动了。

  妈妈走上前要枪他的书包,“牙膏男”死死抱住,两人拉扯间书包掉在地上,几叠纸钞掉在地上。

  “哇——”大家发出惊叹,普通学生大多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牙膏男”慌忙把钱塞到书包里,捉起书包又准备跑人,桑芷探出一手伸到他一侧,想掰过他的身体,“牙膏男”躲开,另一边又被挡住,他想使劲撞开那只手,桑芷勾住他书包上的带子,步法游移,他既没撞上,力道也收不住,自己摔倒地上。

  桑芷把书包还给他母亲,“牙膏男”爬到栏杆上,作势要跳楼的样子,威胁着说:“你不把钱给我,我就跳下去!”

  “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你奶奶等着这钱救命呢!”他母亲绝望地道。

  “我也等着救命,你想她死还是我死?”

  青妮看不过眼,骂道:“你这逆子,有种你就跳下去!”

  “我这就跳!”“牙膏男”放开一只手。

  咚——

  他妈妈跪在地上,流泪道:“你别跳,你要什么妈妈都给你……呜呜呜……”

  “牙膏男”这才爬下栏杆,抢过书包,还要骂一句:“早给我不就没事了,还不走,嫌我不够丢人是不是,再不走我就跳楼了。”

  “我走,我这就走……”妈妈跌跌撞撞地离开了,“牙膏男”背着书包也跑得无影无踪。

  青妮举起拳头对着“牙膏男”离去的方向,怒不可遏:“真想把他海扁一顿。”

  “什么时候才不用看这些人间惨剧啊,我心脏快受不了了。”桑芷无力地趴在栏杆上,想着要真给他加入帮派,他母亲也不知要伤心到什么时候。

  雨淅淅沥沥下着,飘洒在树叶,绿草上,校园像笼罩在雨雾中。

  桑芷在树下穿梭,举起手机对着天空:“惨了,连这里都没有信号,不是坏了吧……”

  “我给你买部新的可以了吧!”雷帝斯跟在身后不耐烦地道,从刚才到现在她的心思就一直放在手机上,她关心的事情可真多,想到这些他的心情就极差。

  “这是限量版,买不回来的。”这可是银给她私人定制的手机,世上不会有第二部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他闷闷地道。

  桑芷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愉快,转头望向他,莞尔一笑:“我知道这世上最了不起的是你,可以了吧?”

  哼!真够假的。雷帝斯才不会陪她疯,自己靠在树上休息更好。

  “咦,什么声音?”不远处是植物园,桑芷最熟悉不过了,这个时候不可能还有人在。她准备上前查看,雷帝斯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边,搂着她肩膀往回走。

  “怎么啦?”他怎么话没说一句就要她走了呢。

  “够时间上课了。”

  什么?她没听错吧,没上过课的人居然跟她说这句话,太古怪了。

  “你听不到声音吗?植物园那边,可能有动物吃种子,我得去看看。”她转身往植物园方向。

  雷帝斯索性把她横抱起来:“少废话,让你回去就回去。”

  “难不成你知道是什么声音?”

  雷帝斯定了一下,漆黑的瞳仁透出一丝诡异:“你真想知道?”

  桑芷好奇地点点头。

  雷帝斯把她放下来,双手把她抵在树干上。

  “怎么回事?”桑芷看他的样子就像还在回味昨晚的滋味,脸上红得发烫,虽然昨晚仅止于咬了脖子和肩膀,但也算是肌肤之亲,她这个未经人事的小女孩还是会害羞的。雷帝斯脱下手套,抚摸她的脖子,昨晚印在上面的记号还未完全消失,他低下头再把记号印得更深刻些。

  “呀——”她呼喊出声,雷帝斯及时封住她的唇,就像花儿与露水想贴,那般滋润和温柔,他不想用狂暴的方法占有她,他动真格的时候,哪怕一个吻她都会窒息,她还太小,根本禁不住他的侵犯。

  他以为一个轻吻就能控制对她的渴望,却太高估自己的定力,尤其远处原来云雨巫山的吟哦声,简直在摧毁他的意志。

  他赶快离开她花瓣似甜嫩的双唇,一拳打在树干上,咒骂道:“该死的!”

  桑芷呆住了,怎么回事,怎么前后反差那么大,她好好的初吻啊……

  植物园里的声音越来越激烈,连说话的内容都听得清楚。

  “太好了……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好志男……现在我才发现……我最爱的人是你……”

  “可……可是我怎么没进去就……”

  “别放在心上,第一次都这样,来多几次就好了。好志男,那些钱我帮你给学长吧,顺便帮你说几句好话……”

  “好……好……我什么都听你的……”

  不一会儿,“牙膏男”走了出来拉上裤链,见到他们立即低着头跑了,衣衫不整的“班花”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看着这场景,桑芷的脸像火烧一般滚烫,哪怕她没有经验,但还是有常识的。她捂着脸,赶快回到教室里。

  傍晚,漂浮的霞云,在树林中投下暗花般影子。

  戴着袖套,穿着围裙的桑芷在院子里浇花,还要对它们打招呼。

  “小丁香怎么垂头丧气没有精神,紫罗兰,是不是你欺负她?”

  这些花草当然不会回答话,但桑芷仿佛都能看穿它们的思想,难怪每次回家,这些植物都无风自曳,好像跟她打招呼一样。

  屋子里,雷帝斯站在窗边,夕阳映照着他的脸,刚毅而冷峻,黑眸好像一汪沉寂的深潭,当看到她的背影时,深潭便被乱石激起了水花,没想到他这一生也会有人能够打破他心里筑起的高墙。他以前不明白每次行动之前,手下都想回家看一下亲人,他还觉得万分可笑,有了牵挂怎么能奋力一搏,如今才明白,其实是要了结这份牵挂。

  手里的电话响起。

  “狼王,有消息说飞鹰帮的老大躲在海滨浴场,我们都准备好了,今晚就行动吗?”

  “对,我马上过去。”

  雷帝斯穿上外套,慢慢走到桑芷身边。

  “你这不是浪费口舌,它们怎么知道你说什么。”

  “当然知道啦,植物也是有灵魂的。”她本来笑容开怀,可看到他穿戴整齐的样子,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又要出去了?”

  “没错。”

  “去哪?”

  雷帝斯沉声道:“不要问了,你乖乖待在家里,哪儿也不许去。”

  “什么时候回来?”他要做的事谁也阻止不了,她才提不出带她一起去的要求,以她的本事,能自保就不错了,怎么能成为他的负累。

  雷帝斯静默了一会。

  “不知道,你不必等我回来,自己先睡吧。”然后就离开她身边。

  “雷帝斯——”桑芷喊了他一下,他只站在原地,没有回头,“我一定会等你回来!”

  他的身体震了一下,别过头想看她一眼,却还是忍住,闷声走了。

  桑芷的眼泪也在这一刻滴到花瓣上。以前她每天都很开心,这段时间掉的眼泪比这几年都要多。

  她想起伊娜说的那句话,真想被前辈说我们是‘泰坦’组织最窝囊的一代吗?

  对!她不可以让大家蒙羞,赶快擦干眼泪振作起来。

  她回到房间里,打开电脑视频,点开美女头像。

  “伊娜姐,飞鹰帮的势力还没瓦解吗?”

  “妹妹,你什么时候关心起帮派了?”

  “我……有个朋友最近和他们起了点冲突。”

  “那你的朋友有难了。”

  “什么?”桑芷花容失色,“伊娜姐你别吓我!”

  “胆小鬼!别以为我不在就不知道你的事,你连银都找上了还能瞒得过我吗?真是的,那小子何德何能让你这么帮他。”

  “我……”桑芷惭愧地低下了头,“你是不是不喜欢他?”

  伊娜瞪了她一眼:“关我什么事?你喜欢什么人我都没有意见,除非他对你不好,我才会要他的命!”

  桑芷感动地快流出眼泪,哽咽道:“他真得会有危险吗?”

  伊娜浅浅叹了口气:“看他自己造化,最近飞鹰帮新进一大批军火,他们好像要釜底抽薪、拼死一搏了,这都不是什么,问题是最近一些国际级的杀手也赶去凑热闹。”

  “杀手?你们还能监视杀手。”

  “这些危险人物我们都得关注,希望她不是针对你朋友。”

  桑芷觉得天都要塌了。

  她低声说了一句话,伊娜根本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桑芷鼓起勇气说了一遍:“能不能把杀手的资料发给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