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是谁那么狠心
水清澜2018-04-03 16:263,164

  桑芷一个人在家里,桌子上摆了他喜欢吃的饭菜,她坐在饭桌前,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坐在门前的阶梯,坐在院子的秋千上,这些地方都被她反复坐着。

  直到饭菜凉了,直到月亮爬上树梢。

  用保鲜纸把菜都放进冰箱里,回到房间蒙头大睡,一天就这么过去……

  第二天,她干脆不做饭,在院子里照顾花花草草,把采集到的曼陀罗花舂成汁,重新装进梅花针里,然后到房间里查资料,一天又这么过去……

  第三天,她连家都没有回,一直流连街上,经过许多黑街、码头和一些经常发生帮派械斗的地方,她害怕听见枪声,听到警车、救护车鸣笛,一直到了天亮……

  学校的饭堂外。

  “小芷,你的脸色很差,又吃得那么少,是不是不舒服啊?”

  “没事,来例假而已……”

  “是吗?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不舒服啊?”

  青妮不太相信地望着她,桑芷最近变了很多,以前的她温顺诚挚,现在好像有好多心事,还经常说些一听就知道有所隐瞒的谎话,难道进入叛逆期了?

  几个人像刮了一阵风似地在她们眼前经过。

  “学长,请你……请你收我做小弟吧……我想……想加入飞鹰帮!”“牙膏男”不泄气地死命跟着老大的儿子。

  学长快要被烦死了,牙膏男”饿得手脚发软怎么会有力气,被他这一推就倒在地上

  “就你这怂样也想混黑道?”

  “牙膏男”带着崇拜又固执的眼神,跪在了地上:“学长,求你……求你……”他还痴心妄想着只要跟着这位老大,就能经常看到“班花”,或许哪一天她回心转意,又会喜欢上他了。

  学长抬起脚打算把他踩扁的,可转念一想,有更好的主意,他把“牙膏男”提起来,装作客气地拍他身上的灰:“看你这么有诚意,我倒可以破例一次,不过我们帮会有规矩,入会要收帮费的。”

  “帮费……帮费?那要多少钱?”“牙膏男”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学长伸出五根手指。

  “五百?”

  学长摇了摇头。

  “五千?”

  “是五万!”

  “牙膏男”差点晕倒:“我……我没那么多钱……”

  “没钱?”学长冷笑,“没钱怎么混黑道?滚!别再让我看到你,见一次打一次!”

  “牙膏男”才不肯放弃,一副豁出去的表情:“我……我……我会想办法筹给你……”

  学长露出邪恶的笑意,拍着他的脸道:“是你求我的,我可没逼你。有钱了就找我,哈哈哈……”学长领着他的跟班消失在转弯处。

  桑芷在此刻冲上前去就给了“牙膏男”一拳,愤怒地道:“你以为混黑道就很有型是不是,你以为整天打打杀杀就很过瘾是不是,有没有想过你妈妈会睡不着、吃不下,门口都一点动静都会惊醒,就怕看到你浑身浴血的回来。”

  青妮吓傻了,她从没见过一向与人为善这么冲动,居然还打人了,她甚至忘了要上前拉住她。

  “牙膏男”更加愕然,仔细看才知道打人者是上次帮他的女生,他该生的气都生不起来,尤其她那番话绝没有恶意,只是他不愿意接受而已。

  “不……不用你管!”“牙膏男”灰头土脸地跑掉。

  青妮赶紧上前安抚桑芷,却更惊讶地道:“小芷……你怎么哭了?”

  夜凉如水。

  雷帝斯以最快的速度穿过树阵,活了这么多年,他是第一次有挂念,第一次这么迫不及待回家。

  院子里的的花在清风吹拂下,拢起花瓣,像是朦朦胧胧睡着了,依然散发着淡淡的芬芳。屋子的灯依然亮着,他心里有说不出的安心。

  回到屋里,客厅的电视在播午夜节目,桑芷躺在沙发上,穿着单薄的睡衣,一如外面朦胧睡着的花瓣,散发着一种似花非花,似蜜非蜜的淡香。

  雷帝斯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见她秀眉凝锁,不甚安稳的样子,忍不住想抚平她的眉心,就在黑皮手套的冰凉透进她的雪肤里,桑芷受了惊吓般霍地睁开眼睛。见到他的样子,不顾一切地将他抱紧。

  她的柔软声音在他耳边传入狠狠地敲击他的心脏。

  “你回来,告诉我不是做梦,你确实是回来了……”

  “我……你放开我!”雷帝斯根本不相信自己会为她的话而心疼,他想推开她,但臂膀像灌了铅似得动弹不得。

  桑芷抱得更加用力:“不放……我一放开,你肯定又消失了。”

  从未被人如此贴近的他心里矛盾挣扎,右手的关节发紧成爪状,移到她的脖子后,他再一收紧,她纤细的颈骨就会立即碎裂,她肯定就会放开他,可他为什么要颤抖,为什么会迟迟下不了毒手。他听到寒冰融化的声音,听到坚石碎裂的声音,听到心脏恢复跳动的声音。

  “小芷……”他发出心里面潜藏已久的呼喊,卸下狼一般的利爪,深深把她拥进怀里,“我回来了。”

  桑芷准备一大推教训他的话统统都忘记了,她挣开他的怀抱,扶着他的双臂上下左右查看。

  “你干什么?”

  “你有没有受伤?”她最害怕这种事情。

  雷帝斯受了侮辱一样,大声叫着:“笑话,我怎么可能受伤!”

  桑芷本来见他中气十足,总算放下心头大石,然而握住他双手的时候,心口就像被雷击中,嘶喊出声:“你……你还说没有受伤,你的手指,手指去哪里了?”

  雷帝斯从未在任何人面前脱下的黑皮手套,如今在她面前豪不犹豫脱了下来:“你看清楚,这是旧伤。”

  宽厚的右手掌缺了一根小指,伤口早已愈合,此刻有珍珠般的眼泪一颗颗滴在上面。

  他从背后搂着她坐在沙发上,她要用双手才能把他残缺的右手握起来。

  “是谁那么狠心,一定很痛,痛死了……”

  “早就不痛了。三年前我被绑架,是那些绑匪切下来的。”每当回忆那段惨事,他的心都像刀割一般的痛。

  桑芷忍不住把他的手捏得更紧,在他怀里缩成一团,他所讲的对她来说是一个恐怖残忍的故事。

  “你的家人肯定要疯了……”

  雷帝斯冷笑了一下:“根本没有人在乎,在我父亲的眼里,我的命可不值十亿。”

  桑芷觉得周围如冬天般寒冷,不相信地道:“不会的,不会有这么狠心的父亲,或许那时候有什么困难。”

  “困难?”雷帝斯道出残忍的事实,“雷氏的资金不下千亿,十亿还不够他包养一个情妇,我亲耳听到他和绑匪说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

  “他们……他们后来是不是把你放了?”她天真的以为。

  “那些人本来要把我手脚打断卖给人贩子,是一个杀手把我买了下来,要把我训练成一个杀手。”

  “但你现在回来了,还好那杀手不是坏人。”

  “是他没再回来,估计是任务失手,被杀了。”雷帝斯漠漠地道,那是第一个肯教他本事的人,桑芷是第二个。

  桑芷侧着头柔声说:“你看,连你师傅也有失手的时候,你自己就更加不能大意。”

  雷帝斯哼哼地叫:“你可真烦!”但也只有她会这么烦他了。

  桑芷不会在意他的假生气,继续替他伤感:“这几年你一定很难过。”

  “我在地下擂台收复了许多帮派,创立的苍狼,但比起国际级的黑帮“雷霆”,依然相差很远。

  桑芷转过头看着他:“你这是要报复?”

  雷帝斯抵着她的额头,没有正面回答,眼里却露出嗜杀的凶光:“要不是让“雷霆”的堂口老大认出来,老头子又怎么知道我还活着,现在的他肯定寝食难安。”

  桑芷低声说道:“原来你是为了报复,我真不该让银给你提供军火,我……我竟然成了父子相残的帮凶。”

  “小芷,没有你我也会想其他的办法,谁都没办法阻止我。”

  “是我的错,我更不该传你奇门遁甲,应该把你困在这里,乖乖留在我身边,啊——”

  雷帝斯突然一口咬在她脖子上,却没有用力,只是像磨牙般厮咬,发出低低的威吓:“还想把我困住,我先把你吃了,然后把所有的树都砍光!”

  “你——”桑芷满脸通红,挣扎道:“好痒,快放开我……”

  雷帝斯不止于脖子上,解下她的领扣,露出一侧雪白的纤肩,桑芷花容失色,喊道:“不要……你这只色狼?”

  “色狼?”雷帝斯没想到有人敢这么称呼他,更加不肯罢休,把她翻身压在沙发上,“本来还想等你长大些再吃,不过现在我得先尝尝味道。”

  “不要……呀……好痒……”

  外面的花草树木听到两人的声音,都掩面不好意思再看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