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别认出是我
水清澜2018-04-03 16:252,893

  第二天回到学校,桑芷看见“牙膏男”的母亲刚在后进班里清洁完,想和儿子说几句话却被他轰出教室,“牙膏男”还面红耳赤地对母亲发难:“我说了在学校你不能叫我,你聋了吗?”

  母亲含着泪说:“我……我只是想告诉你,早餐放在你的课桌上,你记得要吃啊。”

  “谁要你多事了?叫你给我钱自己买,你就是不答应,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我是想你多睡会儿……”

  母亲委屈得眼圈都红了。

  “哭哭哭,就知道哭,就是你哭得我成绩这么差的!”“牙膏男”越说越过分。

  桑芷觉得奇怪了,“牙膏男”骂人的时候居然不结巴,而她又实在不想这些话污染了耳朵,快步走回自己的教室,可几节课下来,她的心情还是很糟。

  “小芷怎么了?很少见你不高兴啊!”青妮眼中的桑芷特别温顺和蔼,讨人喜欢的,不会像其他尖子生老觉得自己高高在上,能让她不高兴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差劲。

  桑芷闷闷地说:“我觉得学校不应该设什么尖子班、后进班,后进班的同学会觉得自己被放弃了,难免要自暴自弃。”

  这话一出,青妮更加愤概:“这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的!有些人尽管再努力学习也拿不到好成绩。”她又用拇指指了指桑芷身后那张空桌子。“有些人作业不做,课也不上不还能在尖子班吗?”

  桑芷立刻按下她的手:“小声点,别让校长听见了。”

  “怎么会那么巧,校长一年都不来一次。”

  桑芷几乎贴着她耳朵说话:“不只是校长,还有一些我们看不见的人……”

  青妮觉得她的话很可笑:“哈哈……你真以为他是鬼啊!”

  “嘘……”桑芷竖起了手指,“你仔细听我说。”

  青妮点了点头,不再插话,只因从未见过桑芷的表情如此认真。

  “这世界有黑有白,而他就是跟我们不同世界的人。”桑芷说了句很玄的话。

  青妮的脑子快速运转,她想了很久都没反应过来,桑芷加上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青妮立即明白,瞪大眼睛道:“你说他是黑……”

  桑芷疾快地捂住她的嘴,青妮拼命点头才放了下来。

  “天啊……我只在电影里看过这种人,没想到就在我们身边啊……”

  “敬而远之,敬而远之……”桑芷对着后面的桌子像念经超度一样。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桑芷在青妮家里做完作业再一起去电影院。她们还是第一次看午夜场的电影,周围的都是情侣,散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

  青妮还沉浸在电影情节里不能自拔:“要是这世界上真有吸血鬼和狼人就好了。”

  桑芷捂住嘴嘻嘻笑道:“你是女主角就更好了。”

  “那是那是……”青妮挽着她的手臂高兴得跳起,就像桑芷说的成真了一样。

  “好了,很晚了,回家再做女主角吧,我送你。”桑芷想也没想地说出口。

  青妮怪怪地说:“你送我?哈哈,我还比你大两岁,当然我送你回去。”

  “这不是大小问题,我能保护你。”想起伊娜告诫她的话,她就不放心让青妮走夜路。

  青妮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开玩笑,桑芷这种娇弱得风吹就倒了,怎么保护她?桑芷就知道她固执,没等她同意就自己已经走在前面了。

  “唉……不是——你等等我。”青妮不明白她胆子怎么就大了起来。

  夜空飘着细雨,像绣花针一样洒落地面。

  青妮想加快脚步回去,桑芷却停下脚步,她的脸色都变了。

  “怎么了?”青妮不明白她怎么不走了,催促道,“这条街晚上很乱,我们还是快走吧。”

  过了拐弯很快就到了,青妮是这么想的,然而刚跨出街口,就要被一个大汉迎面撞上,幸好桑芷及时把她拉回来。大汉后面还跟了一群人,个个手执刀斧,敞开衣裳,露出胸口上的飞鹰刺青。青妮吓了脸都青了,抱着桑芷颤抖地叫:“天呀……是黑社会……”

  雨夜,这大街上又上演了一场激烈的帮派械斗,她们置身其中,左右都是奋力砍杀的青年,随时都可能殃及池鱼,青妮捂着眼睛不敢看血肉横飞的场面,桑芷拉着她想逃,可她一时也找不到虚空的地方。这两派人马表面看实力悬殊,鹰纹身的人多势众,一波接着一波,另一派人虽少,实际个个都是以一敌百的精英,一时间难分输赢。

  这就苦了桑芷,她得带着青妮慢慢钻空子,青妮拼命尖叫弄得她心烦意乱。鹰纹身的人几乎都朝一个方向进攻,但都被同一个人撂倒。

  他置身在黑暗中宛如战神阿瑞斯的化身,一对闪耀金属亮泽的狼王钢爪锋利无匹,一旦碰上就会骨肉分家。一见血光,他的眼神就像一只掠食野兽般残酷和兴奋。

  桑芷一看他那似曾相识的容貌,心脏被不知名的东西狠撞了一下——是雷帝斯。

  她立即把脸别开——千万别认出是她。

  刀剑果然无眼,不知哪里挥过来的水果刀就要砍在青妮头上,桑芷顾不了许多,一手捏住持刀人的手腕,反拧关节,持刀男痛得松了手,这一出手不得了,周围的鹰纹身还以为她们是一伙的,转身就对她们一顿乱砍。

  人群把她们冲到离他不远的地方,雷帝斯终于看到她的正脸,雨水把长发凌乱地黏在一张苍白的脸上,面对杀戮场面她的眼里却是紧张多于害怕,羸弱得不堪一击的娇躯躲开攻击时既惊险又狼狈。

  也就是此时此刻,桑芷闯入他的生命中,雷帝斯的心绪也被她打乱,当十个纹身男举起刀同时看向她时,雷帝斯都一度以为她是死定了。

  一片银光穿过雨幕。

  十个纹身男同时倒在地上。

  桑芷趁着人倒地后开出的一条血路,急急忙忙地逃跑了……

  雷帝斯的黑眸闪过一丝从未有过的激动,他想立刻冲上前把她拦下来,可飞鹰帮的人负隅顽抗,让他错失机会。

  苍狼总部。

  外面的手下都沉浸在胜利的狂喜中,唯有雷帝斯一个人关在办公室里,他坐在桌子上,手里握着毛巾,他维持这个姿势已经很久,房间安静得很,只有水珠沿着发梢滴到地上。消耗不少精力的他应该合眼休息,可他现在的心情比打架时还兴奋。

  那个雨夜中的娇弱身影,她的每个动作像不断回放的电影,在他脑海中播放。

  狼王手下第一战将——烈影此刻敲门进来,他手上捧着的东西终于把狼王拉回到现实。

  “狼王,这是从那十个人的腿上取下来的。”他手上的托盘铺垫了一块白毛巾,十根一寸长的细小钢针整齐排列,针尾有一朵透明水晶打造的梅花,烈影问道,“属下愚昧,不知道这是什么暗器?”

  雷帝斯拿起一根针,熟练地拧下水晶梅花闻了一下,肯定地道:“五毒梅花针,针里有曼陀罗花液。”

  烈影愣了一下,是毒针,难怪几个大汉中了一针就倒地不起,但又毒不致死,只是麻痹不能活动。

  “可我完全没听过,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暗器。

  “是东方一种很古老的暗器。”他不情愿地回答,这世上真没几个人能说出他想听的话,什么事都要他教一遍。

  “真厉害!”烈影无意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口。

  他冷冷瞥了烈影一眼,这么点能耐就能让他赞叹,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查到了什么?”

  “就是个普通学生,有的资料被限制了权限,我们试着破解,结果中了木马,现在所有电脑都瘫痪了。”烈影泄气地低下了头,准备又挨狼王的一顿骂。

  “真是一群废物!”看来他对手下还不够严厉,是时候要想些办法逼得他们变强,“让他们到练功房,今天就让他们都见识一下梅花针的厉害。”

  已狼王的身手就算他们一起上也不是对手,只有当人肉沙包的份,烈影头皮开始发麻,这精力旺盛的狼王不知又要把他们折磨成什么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