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想要个室友
水清澜2018-04-03 16:263,189

  每个城市都有许多无人管辖的黑暗地带。

  一到夜晚就像黑暗大门被打开就群魔乱舞,让众生沉沦。

  安份良民都不会到这些地方走动,因为不知什么时候会上演帮派械斗,抢夺地盘,恶意伤人的事件。

  夜,月黑风高。

  高速公路旁的一座废弃仓库,四周的墙壁都是涂鸦族的作品,很久前就变成地下格斗场。

  “少爷……少爷……”几个黑色西装的男子挡住正要走进仓库的少年,“少爷……你不该来这种地方,跟我们回去吧……”

  “不该来?这三年我天天来这种地方!”他大手一挥把几个高大魁梧的西装男甩在一旁,径直走向格斗擂台。

  擂台下几个叫嚣起哄的不良少年一见他进来便兴奋得犹如看见天神。

  “是狼王——狼王来了!”

  他们对着擂台上的男人说:“飞鹰帮的,看见我们老大还不跪地求饶。

  台上的飞鹰帮老大刚拿下今晚的擂主,正打算大肆庆祝一番,却被几个年轻人打断,气得额上青根爆起。

  “狼王?就是这个还穿校服的臭小子?”飞鹰帮老大怎么都不相信传说战无不胜的狼王居然还是个学生,“小子,你还是回去念书吧,哈哈哈!”

  少年身手敏捷如狼,一跃便上了擂台。

  五官如刀刻般刚烈,即使穿着校服也难掩钢铁般结实的体魄,浑身散发令人窒息的煞气,仿佛蓄势待发的猛兽,一旦被他盯上猎物势必尸骨无存。

  “怎么办?少爷不会有危险吧……”西装保镖面面相觑,只能打电话让布朗赶来。

  “狼王”雷帝斯掰动长年戴着黑皮手套的双手,眼神尽是轻蔑,语气尽是狂傲:“你就是飞鹰帮的老大?交出所有地盘,我或许会饶你一命。”

  “臭小子,让爷爷我来教你怎么做老大——”飞鹰帮老大冲过去朝他面门一记飞拳,然而他还没近身就被雷帝斯一脚踢飞了出去。

  伴着几声骨裂声音,飞鹰帮老大摔到擂台下,像死鱼般挺了几下就晕过去,估计肋骨都断了好几根。

  “狼王好样的。”

  呼声越来越高,越来越多,台下的人眼中跳跃着无限崇拜和狂热的火焰。

  雷帝斯跳下了擂台,西装男隔着密集的人头寻找。

  其中一个脸色越发青白:“糟了,少爷又失踪了……”

  夜黑得更浓。

  回到御景园的别墅,雷帝斯无视坐在客厅等了他一晚的布朗,走到酒柜前倒了一杯威士忌。斗殴、黑帮、酗酒……一系列不应该出现在学生身上的字眼,今晚他都做尽。

  布朗走到他身边,并没有大声训斥,也没有要拿下他的酒杯,反而特别客气地道:“听说少爷今晚单枪匹马挑了飞鹰帮的总部,果真了不得。”

  雷帝斯顿觉虚伪可笑:“你以为我还是三年前的雷帝斯?”

  “当然不是,你现在可是道上闻风丧胆的狼王大人,已经有雷公当年的风范。”

  “别拿那只老狐狸和我相提并论!”

  琥珀色的酒杯映着一双狠厉的黑眸,狼王——他最讨厌听见虚伪和奉承的声音来喊这个称呼,没有人知道这三年来他经历了什么,付出了多少才换来的今天,他要的是真正的臣服,真正的尊敬。

  他的态度最是让布朗头痛:“我只是想提醒少爷,雷氏是黑道世家,少爷想争夺地盘大可不必亲自动手,要是有所损伤,雷公要怪罪我了!”

  “老狐狸会怕我受伤?笑话!”他紧握着右手,眼神中有股莫名的愤恨,三年前他就看清那只老狐狸的嘴脸,只要有损他的利益,就算亲生儿子的命也不会在乎。

  他按下隐藏在黑皮手套下的机关,一副被鲜血染成紫色的钢爪扣在手腕上,再以烈酒擦拭。

  布朗还想辩解什么,雷帝斯已经不耐烦下了逐客令:“我现在毫发无损,你是时候回去伺候那只老狐狸了!”他指着门外几个黑西装,特别加重了语气,“记得带走你的狗!”别再想说为他安全着想这些冠冕堂皇的话,都是老狐狸要监视他的借口。

  “只要少爷每天都去上学,我保证你不会再看见他们。”

  “你还跟我谈条件?”雷帝斯的脸色阴沉,如果眼神可以化刀,布朗现在会是千疮百孔。

  “少爷不要忘了,这是您要的条件,难道回到原来的学校念书,只是您离开本家的借口?”布朗当然知道他时时刻刻都想脱离雷公的掌控,在他回到本家的时候就知道了,当时没有父子重逢的喜悦,只有一股深埋许久的怨怒。

  雷帝斯一点都没否认,反而嘲弄道:“那又怎样?”

  布朗有些无奈地摇头:“少爷还是少跟雷公作对,对你和‘苍狼’都没什么好处。”他很明白雷帝斯就算对自己的一切都不在乎,也不会不管他一手创立的帮派,他那么聪明,肯定知道以卵击石的下场。

  雷帝斯对他的话充耳不闻,继续用烈酒擦拭狼王钢爪。布朗也不期待雷帝斯的态度有一丝丝改善,向门外的黑西装交代一些事情,他就订明天最早的机票回去。

  同一个夜空,西郊的树林深处,一栋房子的三楼还亮着灯,桑芷在电脑前预约明晚电影票的位置还顺便看一下影评。电脑旁放着几个相架,桑芷不经意看到它们时,都会露出幸福的微笑。

  这大片林子属于私人拥有地,许多年都保持原始天然的模样。

  然而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地方却暗藏伏羲八卦阵,外人误入必定会迷路,但只要通晓阵法,很快便可找到林子深处的独立屋。

  她已在这里生活了十二个年头。

  记得她刚来到的时候,天才微微亮,门前的草地上有两个男孩枕着一只雪白的动物睡着了,很想早起却敌不过瞌睡虫侵袭。草地上还有一个戴着厚厚眼镜的男孩,手里捧着游戏机玩得不亦乐乎,看他的样子肯定是能玩上几天几夜不睡觉都可以。秋千上坐着比她大几岁的女孩捧着镜子梳头,她是习惯了每天早起花上几个小时把自己打扮漂亮。而坐在门前阶梯的孩子安静得像个石像,身穿白色连帽护衣,隐藏了自己的模样。

  如果说带她回来的羲皇大人是大天使,这群孩子必定就是小天使。

  白色小动物最是灵敏,率先抬起头来,发出低低的吼叫。

  “来了?”

  孩子们被唤醒,他们揉醒睡眸,定定看了看桑芷,露出各异的表情。

  是个女孩子,很好——

  女孩子特别胆小,不好——

  她应该不会抢我的PSP,还好——

  还没有我漂亮,幸好——

  ……

  有他们的陪伴,她的童年一点都不寂寞。

  现在他们都已经长大,分散在世界各地,也不能淡化他们的情谊。

  通信的系统打开,电脑里的跳出一个美女视频图像:“妹妹,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觉?”

  桑芷双手撑着脸颊,挤出可怜的样子:“我怕黑,睡不着……”

  “真没用,这么大个人还怕黑。”美人儿鄙视地说,“你真想被前辈说我们是‘泰坦’组织最窝囊的一代吗?”

  “我真觉得自己不适合做‘泰坦’的成员。”桑芷嘀咕着,没有自信地低下了头。

  美人儿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嗔怒地吼:“你给我抬起头,你可是继承两个‘泰然’前辈能力的人,你不适合谁适合!再说一句没出息的话我立即坐火箭回去凑你一顿!”

  桑芷立即抬起头,脖子挺得直直的,说话却还是没有底气:“伊娜姐,你还是回来揍我好了,起码晚上还有个人陪我……”

  “桑芷——”伊娜抡起拳头,怒气差点把屏幕都逼爆。

  她的脸色立马变了:“是是是,是我不好,我不该害怕,家里安全得很,一般人都找不到这里,除非是鬼了……”一讲到那个字眼,她又紧张兮兮地四周张望。

  伊娜真是败给她,知道她的胆小是天生的,怎么骂都改不了,又想到留她一个人在家确实可怜,无奈叹道:“算了……我允许你找个室友,男的女的都行,但要聪明点的,你也不希望他天天在自个家迷路让你找半天吧!”

  桑芷立即笑脸盈盈:“太好了……”

  “别高兴太早,我要跟你说的是晚上出门要小心点,你那边最近不太平!”

  刚才还骂人家胆小,现在还不是担心人家,桑芷心里装载满满的幸福,有家人的感觉真好。

  “我会小心的,伊娜姐的情报肯定准确!”

  伊娜没好气地道:“真是的。你老是让人生不起气来,不像那几个臭小子天生欠骂。”

  他们都是大忙人,伊娜问了几句话便下了线,桑芷真想和她说多一些,哪怕她骂人也让人觉得窝心。不过今晚她得好好休息,替雷帝斯多做得那份作业让她花了不少精力。

  夜空之下,胆小的她还是得彻夜亮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