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新飞鹰的成员
水清澜2017-02-16 18:033,375

  试考完了,怪事也发生了,桑芷只想一个人静一静,必要时她还得回灵修境找羲皇。今晚她收拾了行李,准备回自己的家。

  青妮却拉着她的手,诚挚邀请:“小芷,既然考试已经完毕,我们是不是该轻松轻松?”

  “你想怎么轻松?去游乐园?”

  青妮觉得她真是未开化:“你当我们还是小学生吗?看你都落伍成这样,我今晚一定带你去见识见识。”

  篱下坊间。

  一条充满集创意和休闲的清酒吧街,以六十年代的建筑作背景,有着岁月斑驳痕迹的水泥墙壁上攀爬着牵牛花或者紫藤一系列的植物,昏暗的灯光下,有特殊的复古韵味。

  这里专门迎合青少年需要的颓废和落寞情调,吸引了许多学生光顾。

  桑芷倒是很喜欢这样的地方,青妮似乎经常来,和大家都很熟络的样子。

  每一家酒吧都很别致,桑芷坐在高凳子上,享受那一杯“蓝色梦幻”。酒吧的小院子里搭了一个秋千,一个穿着水蓝色裙子的女生落寞地坐在那里,清澈的眼睛暗藏淡淡的忧伤,周围的绿草和花朵似乎都为了忧伤而生。

  桑芷问青妮:“那是谁啊?”

  “不知道,那个秋千称为失恋人士的专座,不要奇怪那个人为什么会伤心。”

  “好像是我们学校的。”

  “你要跟她抢座位吗?”

  “怎么会呢?”

  “我看你的表情也跟她差不过嘛!”

  哪怕桑芷再怎么隐藏,居然也躲不过她的火眼金睛。

  一个很斯文戴眼镜的男生注意这个女生很久了,他坐在那女生的对面,只点了一杯清水,他抬起眼镜望着女生道:“要奶茶还是咖啡?”

  “咖啡,谢谢!”

  女生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钞票给了男生,男生取出一袋速溶咖啡倒进清水里,搅拌好递给女生。女生把咖啡一饮而尽,舒舒服服地倒在秋千上,忧伤的表情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淡淡的笑意。

  桑芷想了很久都不明白,她对青妮说道:“我先走了,你继续玩,记得别太晚。”

  她在清吧门外呆呆地看着这女生很久,远处飘来了一股烧鱿鱼的香气。

  这里有很多小吃档口,烧鱿鱼是最常见的一种,只是这个鱿鱼小贩生意真的冷清,差点就在烧烤架上睡着了。

  他远远看见桑芷,就吆喝道:“烧鱿鱼咯,十元三串!”

  桑芷见鱿鱼小贩很脸熟,走上前看清处,被油烟熏得红红的油腻腻的一张脸,她第一眼真的认不出来:“陶……?”

  陶警官喝得更加大声:“十元三串,小姐要多少?”

  桑芷有些似懂非懂的道:“今天没带钱,明天再来吧。”

  第二天早上,桑芷就到了警察厅。

  这世上还是有正义感的警察的。

  “我以为你们放弃追查呢。”

  陶探长对桑芷有些刮目相看:“你也看出来那里有问题?”

  “我是刚好到那里玩,又刚好看到那一幕。总觉得那杯咖啡怪怪的。”桑芷的脑海堆满了疑团。

  “奶茶五百,咖啡六百,能不奇怪吗?”

  “是毒品!”

  陶探长点点头:“我们怀疑有批新型的毒品进入市场,而且对方看准了年轻学生的市场,交易地点和方式都相当文雅。”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探长望着桑芷的长相,深长地说了一句:“本来像派些便衣接触一下毒贩,了解一下内幕,可是又找不到合适的人,现在看你正合适,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们的忙。”

  “这个……要怎么帮?我怕自己会露馅。”桑芷可没这个信心,她一向不会撒谎。

  “不怕,照我说的就行了。”

  夜朦胧。

  月也朦胧。

  清吧播放一首伤感的音乐,女歌手略带沙哑的声线吟唱一段因失忆而失恋的往事,听着的人都感受到她的悲伤。桑芷穿着一件公主品牌的连衣裙,坐在青藤缠绕的秋千上,周围的一切全然忘记,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点了一杯又一杯的饮料,但每一杯只喝一点,没有一杯可以消解她的忧愁。

  每一晚都这样,直到几天后。

  “小姐,我可以坐下吗?”眼镜斯文男真的出现了。

  桑芷点点头,表情依然淡漠而哀伤。

  “看得出来你很痛苦,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

  “没人能帮我……”说着说着,眼泪居然掉了下来,陶探长还以为她演得逼真,谁知道她的心里真得很痛苦。

  “这个或许可以帮到你。”斯文男递了一杯奶茶给她,桑芷端起来闻了一下,说道,“这是奶茶,但我不喜欢,我怕胖。”

  “那这个呢?”又递给她一杯咖啡,桑芷抿了一口却吐了出来,“怎么这么苦?服务员,帮我那一包糖过来!”

  服务员把她的杯子收拾了一下,不经意间就把“咖啡”换掉。

  桑芷把调换后的咖啡喝了一口,然后靠在秋千上,抬头望着朦胧的夜,朦胧的月,眼睛渐渐变得没有焦距,只看见一幕幕开心的往事。

  “下次有需要再来……”斯文男并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应该是特别小心的人。

  桑芷尽管没有中毒,心却已经沉醉在此刻的夜空下,仿佛是他瞳孔的颜色,记着他的眼神,不善温柔,却很认真。

  陶探长把两杯饮品带回警局化验,确定里面含能致欣快,致人成瘾的药。

  桑芷看了分析报告,心想着看成分确实和海洛因有些相似,雅妍胃里的毒品或许就是这类型的。

  陶探长感激地说:“接下来我们主要就追踪那名男子,争取揪出幕后的大毒枭。”

  桑芷独自漫步在校园林中,她已许久没再见雷帝斯了,在这么下去,只怕连仅剩的回忆都没有了,她相信只要经常看见他出现过的场景,那些记忆才不会容易忘记。

  背后传来踩碎叶子的声响,她猛地转过身。

  新飞鹰的成员!

  她急急后退几步,背后有股更强的杀气。

  她被包围了。

  祁志男掰得双手的关节咔咔响,桑芷向着看起来最弱的一个人挥动拳头,那个人自然不是桑芷的对手,一拳过来闪都闪不开,露出空隙让桑芷逃跑。

  桑芷跑到植物园,这里花草密集,是天然的藏身屏障。

  她藏身于一棵丁香后面,这时看见丁康提着水壶进来,他哪棵花都不浇,偏偏要浇桑芷眼前这棵,看到她的出现很是诧异。

  新飞鹰的人也追了过来。

  “老师?看见桑芷了吗?”

  丁康望了望旁边的桑芷,只见她竖起手指祈求他保密。便对那帮人摇摇头说:“没有。”继续给丁香花浇水。

  新飞鹰当然没起疑心,忿忿地走了。

  桑芷站起来拍拍胸口:“幸好……幸好……谢谢你了,老师。”

  丁康见她头发上还沾着丁香花的叶子,轻轻地帮她拿掉,桑芷勉强一笑,丁康的心震了一下。

  真得像极了……

  桑芷在他失神的眼睛前摆摆手,唤了他一声:“老师?”

  “不好意思,我觉得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

  “是吗?”桑芷也突然觉得他有种难言的亲切感,追问道,“老师以前是圣罗兰的教授,可能认识我的父亲吧……”

  “你父亲?”丁康的笑容变得僵硬。

  “对啊,他也是圣罗兰的教授,也是生化专业的……”

  “我一时还想不起来,看起来你对你的父亲很崇拜。”

  桑芷自豪地道:“那当然,在我心里他是一个大英雄。”

  “大英雄?”丁康回味着这个名词,也狠狠笑着这句话,“真是伟大的英雄……”

  他是大英雄,那他又是什么?

  桑芷看着那株盛开的丁香,感叹道:“这花可照顾得真好……”

  丁康望着她侧脸在丁香的衬托下更加神似,温和的目光瞬间变得凌寒——

  花瓣上露珠闪烁荧光,桑芷惊恐的脸映在露珠上。

  灵眸大眼缓缓地闭上,晕倒在他的怀中。

  丁康看着手上染血的麻醉针,有丝心疼地抚着桑芷的脸颊:“好好睡一觉,睡醒了,你就是属于我的了……”

  苍狼总部。

  雷帝斯斜靠在办公沙发上,手里握着一杯伏特加,他现在需要烈酒麻醉自己,可他越喝脑海中的景象越加清晰,现在连看着透明的酒色都能映出那女子却生生的模样。

  脸上的伤是愈合了,心上的伤还在淌血。

  他恨她为什么不主动找他,只要她承认冲动,只要跟从前一样的关心他,他就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这世上能打他却不还手的人,只有她而已。

  敲门声响,齐藤押着一个满身刺青的大汉跪在地上。

  “狼王,就是这个人在我们的场子散货。”

  刺青大汉只看雷帝斯一眼,心底油然生出了恐惧,说话变得不利索。

  “这……这……以前我们的货,都是在……在这里散的……”

  齐藤狠狠地踢了他:“以前是以前,现在是苍狼的地盘,不需要你们的货!”

  “可这……这些货是雷二少吩咐散的……啊——”

  雷帝斯一脚踩碎他的手掌,眼里淌着杀人的恨意。

  “把他的手脚都打断!扔回那家伙的地盘!”他单手就把刺青大汉提起来,恶魔的声音挤满整个空间,“告诉雷帝安!他的东西再敢出现在我的地盘,我会把他的头拧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