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我再也不管你了
水清澜2017-02-16 18:023,246

  露天的海滨浴场,因为有天然海水资源,是政要富商最喜欢的度假胜地之一,这里装潢豪华,墙壁和池底嵌满玛瑙水晶珍珠,宛如海底的龙宫,还有妙龄少女穿着比基尼泳衣替客人端茶递水,致力给客人极尽奢华的享受。

  飞鹰帮老大梁飞正在浴场里被几个美貌女子围绕伺候着。

  自从被狼王打断几根骨头入院后,他就不敢露脸,一出院就躲在这里,远程遥控那些手下对付苍狼一群人。

  这里是他最后的领地,虽然藏有足够的军火和人马,但他心里清楚,狼王一路攻城略地战无不胜,他已经有两手准备,随时准备逃亡,但在跑路前他得好好享受一番。

  “梁爷,您的电话……”女子递给他一部手机。

  梁飞神色紧张地问:“什么事?”

  电话那边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老大……我,我们的军械库被炸了!”

  “什么?那兔崽子动作也太快了吧,你们给我挡住,谁能砍下他的脑袋,我分他一半……不,是三分之二!三分之二地盘!”

  梁飞挂了电话,围上毛巾就急急忙忙往后门方向跑,哼!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赶快拨通另一个电话:“喂,雷大少爷,我现在投靠您来了,不不不……您不能这么说,您别忘了,当年那件事我功劳最大,我还有当年的证据呢,您也不想让媒体知道,当年那件事真正的主谋是谁吧……”

  海上升明月。

  浴场的墙角顶端,一个女子包裹在黑色的大衣下,如水藻般的卷发在迎风飘扬,月光折射进她幽蓝色的瞳仁里,映出苍狼和飞鹰帮的混战场面,用手机摄下这一幕,并发送出去。她的神情淡然,眼底还有着些许不易察觉的森冷。

  当看到人群中那个挥动银色钢爪,浑身散发骇人力量的狼王,她嘴角一扯,似笑非笑,转眼间消失在夜空中。

  苍狼以压倒性的气势毫无意外地把飞鹰帮打得抱头鼠窜。

  雷帝斯踩着其中一人的背脊,冷冷地道:“梁飞呢?”

  “老大……在……在里面。”飞鹰帮被雷帝斯一脚踩得晕过去。

  苍狼众人追截逃兵,雷帝斯独自一人走进浴场,浴场已经空无一人,他如一只饿极了的猛兽搜寻猎物,毎踏出一步都带着惊悚的声音。

  里面一个最大的浴池,昏黄暧昧的灯色下荡漾粼粼波光,水中似乎传出一种女子低吟浅唱的声音。

  雷帝斯站在池边一会儿,盯着水底下看,剑眉微蹙。

  突然池中央有个人头渐渐伸出水面,水藻般的卷发散在水中,瓷白的肌肤,精美绝伦的五官教人无法移开目光。雷帝斯一眨眼,人头就消失不见,水面依然平静,难道刚才的是错觉,他觉得无比诡异,靠近池边蹲下身查看水底。

  水下果然有张女子的脸面对着他,她的嘴角有淡淡的笑意,似爱似怨,不禁让人想起童话中的美人鱼看到心爱的王子要和另一个女人结婚时的那种悲哀。

  幽蓝色的瞳仁泛起旋涡,只要看着她的眼睛都会心甘情愿被吸进去,雷帝斯想把她捞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动弹不得。

  水中的人鱼跃出半个身躯,吻着雷帝斯凉如薄冰的双唇,一手勾住他的脖子,把他拉到水里。

  她把雷帝斯紧紧抱住,深深吻着,雷帝斯却毫无知觉,两人一直沉到水底,直到他窒息,直到他闭上眼睛……

  忽然一个黑影如箭般插如水中,一脚把她踹开,黑影闪过,雷帝斯已在她眼前消失,她的眼瞬间转凛,立即浮上水面。

  只见一个黑衣女子扶着雷帝斯旁坐地上,一掌击在他的腹部,他喷出几口水,渐渐有了气息。黑衣女子转头望着她,原来只是个小女孩,就像她十五、六岁时候的样子,眼神很凶很恨,却无法叫人害怕。

  她在水中射出一把刀,却被黑衣女子避开,女子指着她道:“你不是人鱼杀手吗?我下水跟你打。”

  她觉得太可笑了,在水里她可是无敌的,单是她的水中摄魂术就不知把多少人弄得窒息而死,而且在水中所有枪支都作废,所有武功的威力都大减,谁都比不上她在水中灵活。

  黑衣女子正是桑芷,她跃下水后,人鱼杀手就好笑地围着她转,桑芷却不受她的影响把自己的眼睛蒙了起来,这样人鱼杀手的摄魂术就使不出来。

  可人鱼杀手的身手也是一流的,桑芷没有视觉,但其他的感觉便加倍的敏感,她站在原地格挡,从水流力量和方向就知道她要攻击哪里,人鱼杀手一直都靠近不了她。

  人鱼杀手亮出薄刀,已不可能的速度刺向她,桑芷双手在水中画出一个圆,形成一个圆形的盾。

  杀手刀刺不中,还被她双手折曲手臂,她的力量不大,却如抽丝般不绝不尽,她的步履不快,却如猫般轻腻。

  人鱼杀手以为自己对水够了解,她的一生在水中追求速度和力量。而黑衣女子刚好相反,她打得特慢特柔,而且只要人鱼杀手一使劲,她便能巧妙地把劲力转移到水中,激起非常大的水花。

  不知什么时候,桑芷手中多了一条金色细绳,而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体被缠了一圈,桑芷的绳时而软如蛇,时而像绷紧的弦,以缠丝般的手法缠在她身上。最后一式破顶把她顶出水面落到地板上。

  人鱼杀手本想挣断绳子,却被一只利爪顶住咽喉。

  狼王钢爪泛着银色亮泽,雷帝斯的眼神有种前所未见的狠厉和杀意,一手抹去她在他唇上残留的痕迹,恨不得把她大卸十八块。

  “梁飞在哪?”

  桑芷趴在池边,摘下蒙眼的布说:“她是哑巴。”

  人鱼杀手嘴边流出了紫色的鲜血。

  桑芷吓了一跳,爬出水池跑到她身边:“你中毒了?”

  服毒自杀!这是每个杀手失败后的结局。

  桑芷抓起她的手腕,雷帝斯漠然地道:“没用的,你解不了这种毒。”

  人鱼杀手只是不解地望着她,带着祈求的眼神。

  桑芷竟有些内疚:“我从小就蒙着眼睛练武,。”人鱼杀手握着绳子,很漂亮的绳子。桑芷又说:“这是金蚕丝绳。”杀手用力抓住她的手,又问,你是谁。

  “我是……”桑芷在她手背上画了一个记号。人鱼杀手带着欣然的微笑闭上眼睛,原来是你们,难怪。

  他和桑芷从浴场里出来,手下对他报告:“梁飞已经上船逃了……”以此同时,海面上传来一声巨响,火光冲天。

  梁飞的船被炸。

  雷帝斯一声不吭,转身便走,

  桑芷跟在身后不敢出声,从他的背影就能清晰感觉到一股拒人千里的气息袭来。刚才的打斗惊险已经到达她心理承载的顶峰,现在她也需要时间平复一下心情。

  谁知走着走着,他却突然停下来,桑芷差点撞上了他。

  “不是叫你待着家里,为什么不听话?”

  冷得可怕的声音传到她的耳边。

  桑芷连忙解释:“幸好我来得及时,不然……”

  “我不需要你多管闲事!”他的话就像一盆冷水把她从头淋到脚。

  “我只不过……”

  雷帝斯狠狠打断她:“你只不过想逞英雄,那是你的事,我还没沦落到需要女人救的地步!”手下怔怔地望着他,他的话也太过分了……

  “我想逞英雄?原来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子的。”像被一把刀插在心上,很痛。她这辈子最不想当的就是英雄,她比任何人都希望平静生活。

  “你走吧,别再跟着我!”

  心不止被到插,还被狠狠地碾压。她哭不出来,也说不出话,只能默默地流眼泪。

  “怎么还像块木头一样?难道要你跪下来感激你,你才肯罢休?”

  桑芷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就算没有父母,也是被众人疼爱着长大的,既不会骂人,也不会反驳,遇到危险她只想躲得远远地,要豁出性命救人都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勇气,现在还得被人责怪,她受不了,真受不了……

  “好……我再也不管你,以后你是生是死都与我没关系……”她再也不管他了,伊娜说的对,他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迟早都得分开,是她自作主张打扰他的世界,是她自己惹来的伤心。

  她拔腿回到家里,望着桌面上摆放的伙伴的照片,她猛地打开窗户,对着漆黑的夜空呼喊——

  不知哭了多久,她累得倒在床上,再也流不出眼泪。

  她拿着手机拨通了电话。

  “校长,我要请假……”

  异国的天空,晴空万里。

  一个偏僻的山村,蔓山遍野的罂粟花如妖艳的舞娘扭动娇躯,教人看过一眼,彻底臣服于它的魅惑,心就无法自己地沉沦了。

  几间简陋的制毒工厂和离它们不远处的欧式别墅形成强烈的对比。

  别墅里,一群男女在毒害中沉沦,有些疯狂乱舞,有些甚至脱衣露体,几个赤条条的身躯旁若无人地交合在一起。这里到底是人间的乐土还是地狱,他们都已经分不清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