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怪事连连
水清澜2017-02-16 18:023,717

  夜如凝墨。

  雷帝斯今晚特地早点回来,房子的灯还是通亮。

  但气氛实在寂静得可怕,他悄悄打开桑芷的房门,昏黄的灯微亮,没有一切生物的声音,只有风吹得窗帘“啪啦,啪啦”响。

  桑芷背对着房门,蜷缩在被子里,她甚至把自己的头都蒙起来,不听也不看这个世界。

  她就不怕闷死吗?

  雷帝斯把她的被子扯开,她却蜷缩得更厉害,用枕头继续蒙着耳朵。

  “还在生气?”她不像会生气这么久的人,但今天早上他确实对她说了她不想听的话。

  “桑、芷!”他很少连名带姓叫她,除了他也在生气的时候。

  桑芷蒙起来的声音十分模糊:“你走吧,别管我!”

  雷帝斯扶着她的纤肩,她的身体立刻发抖,隐隐透出了抗拒,只是轻轻一碰而已,她对他从来都没有这种抵抗。

  “你这是干什么?我就碰不得你了,这世上除了我还有谁能做你的丈夫,你说!”他想起今早她的话就满腔气愤。

  桑芷透出更加反感的讯息,把肩膀一缩脱离他的狼爪。

  雷帝斯粗暴地把她翻过来压在身下,手指扣住抓紧她的头发,用蹂躏的方式掠夺她的唇,她的舌。

  “不要——”她扭着头想避开。

  “说你只要我,只想我,说!”雷帝斯心里还有一丝不忍,只要她把今天的话收回,他就即刻放开她。

  “不要——你走开——别碰我!”

  雷帝斯心口裂开了一道伤,痛得他发狂,对着她的唇咬下去,直到咬出血来。

  疼痛、心惊。

  景象像是回到了雅妍死前的那一幕,她似乎难听到那些恶心的笑声,那些恶心的脸凑了过来,她把手摸到床头柜那堆梅花针,用力划去……

  鲜血、一滴滴落在洁白的睡衣上,像盛开的梅花。

  他的身体僵住了。

  桑芷望着雷帝斯脸上那道划痕,深深惊呆了,针掉到了地板上。

  她的针不仅刮伤他的脸,更刮伤他的心。

  “没想到……你也会对我使暗器……”桑芷听到他心碎的声音,整个人恍然醒来。她想起来看看他的伤口,却被他扔回床上。

  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

  “对不起……”桑芷在阳台上望着他疾快地消失林中,失去了所有力量,她跪落到地上,无助的声音回荡在孤寂的夜空中,“对不起……”

  桑芷决定在青妮家住几天,她已经没办法一个人呆在那间房子。

  青妮的妈妈一向很喜欢桑芷。

  “小芷,你就应该多住几天,让伯母煲点好汤把你养胖一点。”

  “谢谢伯母,因为准备考试,又要打扰你了。”

  她以前就经常用这个理由来青妮家蹭饭吃,青妮妈妈觉得她没人照顾十分可怜。

  青妮妈妈就像以前照顾她的萝阿姨一样,跟她说话的语气充满了心疼,后来和银一起走后,她还伤感了很久。

  温暖的家是没有恐惧和害怕的。

  青妮的房间最特别是角落那台缝纫机和一地奇形怪状的衣服,跟时下许多年轻人一样痴迷于cosplay,桑芷却对这种潮流无法理解。

  她在看书,青妮却把音响开得很大,跳起舞来。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喜欢听这么劲爆的音乐?”她重复了三次青妮才听得见。

  “现在都听这个,你落伍了!”

  桑芷苦笑了一下,说实话,她真得不是很喜欢。

  青妮妈妈是在受不了女儿的噪音,就赶了她们去商场,看着青妮在百货公司狂放血的样子,桑芷怀疑她是故意的。

  “小芷,你看,这裙子很仙很适合你啊!”

  “确实挺好看的。”

  她忽然转过头去,一脸惊疑。

  “怎么啦?”

  “没什么,可能是眼花了。”她怎么觉得透过橱窗的玻璃好像看到祁志男的身影,可转头又想,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怎么样,进去试一下嘛……”她推着桑芷往更衣室。

  白色荷花袖的连衣短裙,穿在桑芷身上显得既梦幻又可爱。

  “小姐,这裙子就像给你量身定做一样!”售货员开始她的舌灿莲花。

  桑芷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妮妮,你觉得怎样?”没听见青妮回答,她转身到处张望。

  “我朋友呢?”

  售货员说:“刚刚出去了,好像看见熟人……”桑芷走到门外,没看见青妮的身影,却看见了地上的手机。

  这不是青妮的吗?不好。

  她把一叠钞票塞在售货员手里:“不用找了。”

  售货员对着她的背影喊道:“诶,小姐,不用这么多!”

  桑芷到处寻找青妮,急得不知该怎么办,这时候青妮的电话响了。

  “你朋友在我手上!”

  “祁志男?你想干什么?青妮哪里得罪你了?”

  “是你,快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祁志男的声音变得很奇怪。

  “你疯了!我说了什么都不知道,你可别伤害青妮!”

  “哼!你的事情我都知道,别告诉我你不认识苍狼的老大!”

  一听那个字眼,桑芷急得眼圈都红了,她忍着哭声道:“不……不关他们的事,你在哪里?我当面跟你说清楚。”

  “不行,我不想见你!只能在电话里说。”电话那端忽然中断了。

  桑芷迅速把自己的电话掏出来拨了一窜号码:“幻一,帮我追踪一个号码。”她简单说了几个字。电话屏幕立即传来了一副地图,以及一个亮点的位置。

  天台水箱。

  那个号码又拨来了,桑芷只想尽量拖延时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真得和苍狼没有关系,你别这样子好不好……”

  她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天台,果然在水箱旁看到晕倒地上的青妮,以及旁边站着的祁志男,祁志男一身黑色长风衣,脸上带了个遮脸的帽子,只露出一双眼睛。

  桑芷已经用最快的身法靠近他,但仍然被他发现,他更快速地跑到天台边上,桑芷以为他又要用跳楼威胁她。

  “等等,你冷静一点,相信我的话,我真的没骗你!”

  祁志男伫立风中,风衣被吹得猎猎作响,他头也没回,只说一句:“你和他们都一样,都看不起我,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话一说完,他栽下楼去。

  桑芷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前扯住他,可风依旧在吹,路上依然车水马龙,什么都没有发生,他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怪事开始有,就会陆续而来。

  桑芷拍醒了青妮,问她发生什么事。

  青妮一脸疲惫:“我突然觉得很困,就睡着了,我怎么会睡在这里呢?”

  桑芷没办法解释,只能安慰她说:“可能你梦游了。”

  怪事二。

  课堂休息时间。

  桑芷和青妮一起到走廊打水喝,顺便看一下考试排名。

  大家为什么都围着不肯走呢?青妮也忍不住好奇,挤到最前面,桑芷却待在远远处悠哉喝茶。

  青妮大声念道:“第一名,桑芷。第二名、祁志男?”

  桑芷被水呛进气管,猛地咳嗽。

  “他不是从未跌出过后三名,怎么可能变成前三?”青妮觉得不可思议,其实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纷纷落井。

  “肯定是作弊的!”

  “不然就是鬼上身!”

  桑芷回到教室,就听见其他人讨论:“祁志男被教导主任叫道办公室了,听说要重新考一遍,这次没得抵赖了。”

  上了几节课后,班主任走了进来,热情地对全班同学说:“各位尖子生,又有一个同学进去我们的大家庭了,大家鼓掌欢迎祁志男同学。”

  一个背梁挺得笔直的人走了进来。

  全班的女生都惊呆了。

  “他是祁志男?怎么可能?他不是满脸痘痘的吗?”现在的祁志男脸上一点瑕疵都没有。

  “原来他皮肤好的时候,还是个花样美男啊!”

  “他是怎么啦?怎么完全变了一个人?”

  桑芷被空气呛到,咳得脸都通红。

  祁志男的目光锐利,带着挑战的味道望着全班同学,尤其是桑芷。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桑芷看到祁志男妈妈在窗边探头探脑,她打开窗问:“阿姨,是不是找祁志男?”

  他妈妈笑了:“不是不是,我就是偷偷看他一眼。”

  桑芷还没见过他母亲笑得这般开心,忍不住问:“阿姨,祁志男变了好多哦!”

  “对啊!他的脸突然好了,说话也不结巴,昨天还拿了好多好多钱回家。”祁志男妈妈夸张地比划,“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的钱,问他哪里来的,他说中了大奖,对了,我们准备搬新房子,家里的鸡拿去卖了,这几个鸡蛋送给你,谢谢你经常帮我的忙。”

  “不客气……”桑芷笑得很勉强,鸡蛋也很沉重。

  怪事三。

  桑芷借花献佛把鸡蛋送给青妮妈妈,今天午饭就加了番茄炒蛋这道菜。

  饭堂门口,几个不良学生围堵了祁志男,飞鹰帮老大被炸死后,老大的儿子也退学了,留下几个手下继续在校园横行霸道。

  “哟哟,这小白脸是谁啊?真的是那个牙膏男吗?有钱整容了,不如借点给我让我也整整!”

  祁志男身体站得笔直,目不斜视,不卑不亢。

  不良学生见他不回答,各自使了个颜色,打算一起围上去抢。

  一记飞拳。其中一个被打得粘在树杆,过了几秒才滑了下来,其他不良学生眼珠子都快掉出来,跪在地上求饶:“老大,老大,我们不敢了!”

  “你们叫谁老大?”祁志男有丝得意。

  “你你你,请你做我们的新老大,我们都听你的。”

  祁志男抚了一下下巴:“既然这样我们得有个新名字!”

  不良少年摇着尾巴道:“不如叫新飞鹰,你觉得怎么样,老大?”

  “新飞鹰……嗯、不错,我们就叫新飞鹰!”祁志男气焰很盛,带领一班新收的手下扬长而去。

  桑芷感觉自己快窒息了,他的出拳速度及力度也只有雷帝斯才及得上,而且还不是用了十足的劲,不然那不良学生早就残废。

  青妮拉着她的衣角,声音有些发抖:“小芷,这真的是祁志男吗?以前我们是不是都被他骗了。”

  “没事的,我们少惹他就是了。”就怕她不惹他,他也会找她的麻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