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不准你碰我
水清澜2018-04-03 16:233,366

  明月、繁星都在深夜会合。

  雷帝斯还是很晚才回家,出了那种事,他要更加小心地看着地盘,以为回来之后桑芷已经睡了,可奇怪的是整个房子的灯都亮得通明。

  地球的资源够紧张了,还这般浪费。

  手还没碰到门,却轰地被打开,迎面撞上了跑出来的桑芷。

  桑芷被撞得七荤八素,还以为自己撞墙了,但看清楚是雷帝斯后,她立即紧抱着他。

  雷帝斯有点迷惑,但也不可能推开她,把颤抖的她抱得更紧。

  “怎么今天这么热情?”

  桑芷把脸埋在他胸膛,手拼命指着身后,吓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有……有鬼!”

  雷帝斯无言看天,他是不是该感谢那只鬼?

  “是你错觉吧,我什么都看不见。”

  “有……有……在我房间里。”

  “你今天是不是看过什么?”平时都没见过她这么害怕。

  “雅妍……雅妍的尸体,她一定是来找我了,怪我不给她找凶手。”

  “叫你不要查你不听,现在自作自受了吧!”雷帝斯嘴里狠狠地教训她,手里却紧紧把她抱住,心里暗怪自己怎么不早些回家,她也不至于吓成这样。

  雷帝斯走到她房间里,桑芷躲在他身后。

  “哪里?”

  “窗帘后面?”桑芷闭着眼睛不敢再看。

  雷帝斯打开窗帘,什么都没有,大概只是风吹得窗帘飘动让她错觉,他把窗户关上,说:“什么都没有,没事了。”

  他准备走回自己的房间,桑芷却像八爪鱼一样抱着他的腰不让他走。

  “等一下,我还是怕……”今晚她肯定睡不着了。

  “小芷……”雷帝斯把她的手掰开,转身把她横抱起来,眼里的黑潭泛着深深的旋涡,“你要跟我一起睡吗?”

  红霞爬上她的双颊,怎么问得这么直接。

  “我……能不能睡你的房间,你睡床,我睡沙发,保证不给你添麻烦!”她思想才没那么开放呢。

  “不成!”雷帝斯脸都沉了下来。

  桑芷笑得很高兴:“就知道你不舍得,那不好意思了,又让你睡沙发。”

  雷帝斯的脸更加阴沉:“为什么不能一起睡,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桑芷的笑容变得僵硬:“呃……我是怕,我会忍不住把你吃了!”

  雷帝斯笑了,虽然只是轻轻扯了下嘴,但肯定是笑的,只是笑得特别诡异,笑得桑芷心惊肉跳。

  他把她放在床上,拿着衣服进了洗手间。

  桑芷立即把被子像三文鱼一样把自己卷起来,这样子够安全了吧,虽然有点透不过气,但总比失身好啊。

  雷帝斯洗完澡就看着她这么可笑的睡相,他把她房间的被子也拿过来,一并盖在她身上,自己赤着上身躺在她身侧。

  到了半夜,桑芷觉得热到不行了,下意识把被子都踢掉,还觉得不够散热,把领口的扣子扯掉,一下子凉快了很多,甚至还有越来越凉的感觉,扣子似乎都解开了。

  是谁把她吻得快窒息了,还以为是梦境,她低低喊出:“雷帝斯……雷帝斯……”

  雷帝斯这才知道她也会做旖旎的春梦,还拼命喊他的名字,这样的她睡在他身边,当真是最大的引诱。

  他顺应她的梦回答她:“是我。”

  她温柔地笑了笑:“雷帝斯……不准咬我……”

  他轻柔地抚摸她的身体,尽量不把她弄醒,但冰肌玉骨怎么舍得止于手指的触感,他想要的更多,想她身上印有他的记号,他的气息,能让任何人都嗅得出,这是属于狼王的猎物,谁都别想染指。

  他的手指比她的肌肤粗糙太多,所经之处都能感觉到她的酥痒和颤抖,只能用唇替代手,当到达敏感的樱蕾时,他控制不住自己狠狠咬下一口。她疼痛地叫出声来。

  “雷帝斯……别咬……”

  “不咬了……安心睡吧……”他低声哄着,她听到他的声音,真得没醒过来。

  雷帝斯望着她泛着粉色的雪肤,扭头冲到洗手间,用冷水冲掉高涨的欲火……

  第二天,桑芷醒来后,第一眼就看到雷帝斯背对着她还在睡梦中,单看他宽阔的背影都觉得心安。

  当她掀开了被子后,眼前的景象让她惊呆了。

  衣裳半褪,皮肤布满红色的印子,她身手抓了抓,不是过敏啊,一点都不痒,但左边的那个连自己都很少碰的地方居然不是以前的淡粉色,上面还有深深的齿印,深的像是破了皮要滴出血来。

  她整个人都傻了,但傻掉的同时依然感到一股灼热的视线射来。

  她慢慢抬起头,发现雷帝斯和她看的是同一个地方,他一副相当满意自己作品的表情,还加以描述:“真的出血了?”

  “啊——”她想把衣服严严实实拉起来,雷帝斯迅猛地扑过来把她压在身下。

  “你……你别乱来啊!”桑芷犹豫要不要踢开他。

  雷帝斯再次把她衣服拉开,把伤口暴露眼前,他伸出手指抚擦着。

  “疼——”她就像被电触了一下,所有神经都绷紧。

  雷帝斯满意看着那地方因他的逗弄而发生的变化,把她的衣服掩起来:“还好,没咬坏。”

  “真的是你咬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桑芷感觉自己太高估雷帝斯的忍耐力了,居然趁她睡着侵犯她,她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引狼入室。

  雷帝斯感觉她快哭得样子,心中有股难以解释的情绪。

  “小芷,相爱的两人做这种事是很平常。”

  桑芷本来没那么生气,听他讲得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忍不住又来气了。

  “这种事结了婚才能做!”

  “就算结了婚,对不爱的人我也不会做这种事情。”雷帝斯的眼睛看向他处,似乎刻意回避着什么。

  桑芷的闷气堵在了喉咙不能呼吸:“你……你是不是就打算和不爱的人结婚,你也看不起我对不对?”

  “我不是这个意思!以后的事谁也不知道,我也不会给你任何承诺!”他才不会为了得到她,保证这个保证那个,感觉的就像交易一样,真是讨厌之极。

  桑芷只是个小女孩,还对爱情抱有美好幻想的年纪,眼里只看到父母当年的恩爱,她不知道世上有多少貌合神离的夫妻,什么叫婚外情,什么叫出轨。

  雷帝斯的话对她来说是多么残忍,感觉只想来一段风花雪月的爱情,什么责任都不负。

  桑芷的双臂紧紧环抱自己,不可以让最后的尊严都失去了,她拼命地压抑不让自己掉眼泪:“以后不准你碰我,我的身体只能给我的丈夫!”然后拔腿跑回自己的房间。

  雷帝斯想把她抓回来,但门已经紧紧锁上,他一拳捶在门上。

  “该死的!”现代的女人还有几个会有她这样的想法。

  他还想骂什么?骂她保守,骂她贞洁,还是骂她不把心和身体乖乖交给他?可是他统统都骂不出来。

  他们都没有错,只是在灵魂的契合重要还是一纸婚书重要的问题上,观念没办法统一而已。

  今日放学后,桑芷履行她的诺言,带祁志男看雅妍最后一面。

  他们在停尸房外等候,桑芷借上洗手间的理由给伊娜打了电话,这可能也是她见雅妍最后一面,手上的墨镜也只剩这一次机会。这副墨镜不是普通墨镜,只要在戴着它望着死人的眼睛,就能看到死者生前最后看到的景象。

  “伊娜姐,这个真的有用吗?”

  “对啊,以前它的主人是很有名的墨镜神探,就靠着死前三分钟景象侦破许多大案。”

  “可听说东西很可怕,像身临其境,自己被杀一样。”

  “没错,所以那个神探最后自杀死。”

  “啊?那你还让我看。”

  “我肯定支持你看,让你知道这世界有多么黑暗的一面。而且这东西后果有两种,要不就精神错乱,要不就超脱生死,无畏无惧。这可是锻炼你胆量的速成法,比看恐怖片都有效!”

  “你——唉,算了。”

  桑芷出来后,刚好轮到他们。

  今天的祁志男比昨天收拾得干净多了,可脸上还是死气沉沉的,当从冰柜里拉出尸体后,他才哭了出来。

  “雅妍……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我要杀了那些畜生!”

  桑芷很想告诉他不关苍狼的事,别再自讨苦吃找他们麻烦了。但她不说没证据的话。

  终于鼓起勇气,戴上墨镜。

  就像无声的立体电影在眼前呈现,即使在零下几度的冷库中,她看得额头都冒出了汗。

  啊——

  她想疯了似得拼命摇头,双手在挥舞,呼喊尖叫:“别过来——放开我——啊——”

  祁志男吓呆了,却马上醒悟,这世上是有人能和死人对话的,他抓住桑芷的手,大声叫她:“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快告诉我——”

  桑芷看见他抓住自己的手,一霎那以为还在立体影像成了真,猛地挥开,冲出了停尸间。祁志男追上挡住她去路。

  “是不是雅妍身上有什么透露出来,我就知道警察没看仔细,你那么聪明,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没有……没有……我只能告诉你,和酒吧里的人毫无关系,你别再找他们麻烦。”

  “你怎么知道无关,那和谁有关?”

  “别再问我了,忘记她,自己好好生活下去。”

  “你——你别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