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班花之死
水清澜2017-02-17 09:493,722

  小布朗在崖下担忧得快生出了白发。看见他们的身影,眼泪就不听话地流出来,他指着自己带来的一群人:“快,快接应我三哥。”

  看到桑芷时,小布朗拍了一下额头:“原来高人找你找得不是灵芝,是桑芷,不愧是高人,做事都有玄机。”

  小布朗在他上去之后也做了不少事情,他真找了直升机和医生,现在直接就能把桑芷送到最近的医院救治。

  病房外。

  小布朗一直在生闷气,现在多了桑芷一个,他就成了外人了,真伤心。连医生都不好意思打扰里面那两个人,他还没见过雷帝斯这么在乎一个人,他们就算不说话,望着对方的眼神都叫他妒忌。

  不可以,再这么下去他连个外人都当不成了,他捂住手冲进病房,正瞧见雷帝斯亲吻桑芷的额头,看得他心都燥了,想转身出去,又不肯罢休,还是冲到两人身边,大声嚷道:“三哥,三哥,我的手肯定得废了,这么久都没感觉,高人那根针太歹毒了。”

  雷帝斯今日心情好,没把他轰出去,只是不冷不热都说:“你不会找医生吗?找我有什么用!”

  小布朗哪想找医生,就是听他说一句关心的话,怎么那么难。

  桑芷却奇道:“不可能啊,那种麻药最多就维持半小时。”

  小布朗狠狠瞪着他,好像在说:不用你讲我也清楚,真多事。桑芷伸了伸舌头,对雷帝斯说:“我这里没什么事,你还是陪他看一下医生吧。”

  “不去!这么大的人还要人陪吗?”

  怎么待遇差那么多,他正想哭,手机却在这个时候想,他就用那只“没感觉”的手很灵活地接电话。

  “有这种事?知道了。我们会尽快回去。”

  挂了电话,他很不乐意地和桑芷说道:“你觉得怎么样?能不能坐长途飞机?”

  “出什么事了?”雷帝斯问。

  “是苍狼和你们学校,都出事了。”

  下了飞机后,三个人马不停蹄赶往盛世酒吧。

  有华丽外观的盛世酒吧已被警方设障围起,他们到达酒吧时,被警方拦在外面。桑芷对拦人的警察说:“我要见陶探长。”

  一个穿便衣的警察跑出来,看见她不可置信地道:“你就是桑芷?怎么这么小,上头怎么又派个学生协助我?”上头还要他尽力协助她呢,不是开玩笑吧。

  桑芷谦虚地道:“我就是桑芷,我会尽力协助警方破案的。”

  这还差不多!陶探长看着她身边两个人,尤其是中间的男生,隐隐透出一股危险气息,不像是善类。

  “这两位是……”

  “助手。我们可以进去了吗?”桑芷着急地道。

  陶探长挥了挥手,警察让出路来。

  里面的服务生被警方录口供,雷帝斯背着警察问其中一个不像服务生的人:“谁是负责人。”

  “是齐藤。”

  “谁是齐藤?”桑芷问小布朗。

  小布朗扶了扶眼镜,低声说:“和烈影一样,狼王的第二战将。”

  桑芷问陶探长:“尸体在哪里发现?”

  “在后巷。”

  他们跟着陶探长来到后巷,尸体已被移走,剩下法证在取标本。只听见旁边的女警在讨论。

  “真是禽兽,连中学生都不放过……”

  “哼!这种事情只有黑社会做得出来。”

  桑芷把小布朗拉到一旁:“怎么回事?未成年人不准进酒吧的,你们不知道吗?”

  “姑奶奶,现在有假证这个东西,我们又不是警察,难道个个都验明正身吗?”小布朗本来要打电话让父亲来摆平这件事,偏偏这个桑芷又多事要自己查。

  “但这种事在酒吧后巷发生,整个过程看场的人都不知道吗?很难让人相信跟你们没关系。”

  小布朗受不了地叫喊:“你会不会查案的,分明就是嫁祸,而且这种事……”他压低声音,“狼王是明令禁止的。”

  “警察又不知道你们的规矩。”

  小布朗挥了挥手道:“都说不要那么麻烦了,让我爸来什么都搞得定!”

  “你们还不是用钱推掉责任,现在死的人是我同学,我可不能这么算了!”

  小布朗不以为然:“这是涉及未成年保护,警方不会公开查的,有时候甚至可能涉及一些官二代、富二代犯案,给些钱安慰家属就可以定为悬案不了了之。”

  桑芷用疑惑的眼神看他:“小布朗,你比我大不了多少,怎么这么了解这些案件。”

  “这种事情在雷家大少的地盘是司空见惯的。”

  “雷帝斯的哥哥?”

  小布朗不想多说,挥挥手道:“不想讨论那家伙,你打算怎么办?”

  桑芷沉思地道:“其实我也不懂得查案,错过了取证的黄金时候,只能在警方查到的东西里分析了。”“泰坦”组织的不成文规定就是,自己生活地方的安全问题要自己解决,以前这些有伙伴们担当,现在只能很不幸地落在她一个人头上。

  当天晚上,桑芷又和伊娜进行视频通话。

  “妹妹,虽然查这些案件不在我们职责范围,但为了让你适应适应,只能从简单的开始练习了。”

  “伊娜姐,我……怕自己做不来,我不太敢接触死人。”

  伊娜不忍心地道:“也难怪,从小到大你看见老鼠都会害怕,一下子肯定很难适应,但这个是锻炼你最快的办法,姐姐很想等你上大学的时候,就可以像我们一样接任务。”

  以雷帝斯的脾气,怎么会让她做那些危险的事。

  “姐,羲皇是不是骗我的呢?我根本就没有什么特殊能力,就算辛辛苦苦练功也只练得一般,我想连神都认为我是不够格做‘泰坦’组织的成员。”

  伊娜似乎知道她的顾虑,积极劝导:“你一定够格的,相信我,总有一天你会像你的父母一样厉害。当然,如果因为私人理由,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他不支持你做自己喜欢的事,那个男人也不配拥有你。”

  桑芷心虚地道:“没……没这么严重吧……”

  “爱一个人不是囚禁,而是给她足够的自由。”

  她细细回味这句话,今晚注定又是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雷帝斯和小布朗要处理齐藤的事情,有警方的陪同,雷帝斯才允许桑芷一个人去查案。

  桑芷最希望听到尸检报告,所以解剖时她和陶警官都在法医鉴定门外等候。

  “小芷同学,你今天怎么拿着副墨镜坐立不安的呢?”

  “不好意思叔叔,说实在我有点紧张。”

  “没关系的,叔叔第一次查案也这样,以后就习惯了。”

  陶探长对她的印象很好,上头以前派给他的少年男女,大多都恃着自己高智商一副傲慢的表情,哪像这位小妹妹捧着学习的态度礼貌待人。

  女法医请他们进去,看了一眼桑芷,不好意思地道:“还没成年吧,你还不适合查这宗案件,可能会对你以后的生活有影响。”

  桑芷听得莫名其妙:“不会那么严重,我也看过不少侦探书,里面也有很多特别凶残的杀人狂,我也没怕过。”反正不是真的,当然不怕。

  “嗯,既然你坚持,那好吧。”女法医清了清嗓子,看着报告念道:“死者金雅妍,十七岁,四肢有不同程度的伤痕,应该是被捆绑后挣扎所至,死因是下体严重撕裂出血过多致死,也就是说死者受过严重暴力的性侵犯。”

  “有多严重?”陶探长问。

  “应该是轮暴。”

  “真是一群畜生!”

  女法医看到桑芷吓得脸都苍白,忍不住说道:“小妹妹,我就说你不适合查这种案件。”

  桑芷努力地让自己觉得实在听小说,她问道:“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接下来是不是能提取体液的DNA,对比一下就可以破案了吧。”

  女法医眼睛一亮,笑说:“哇,现在的年轻人知识真丰富,既然你都想到了,强暴的人肯定也想到,尤其是惯犯,反侦察能力很强的,那女孩从里到外都被清洗干净了,一点残留都没有。”

  “那不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桑芷天真地问。

  陶探长虽然觉得这次上头派得人大不如前了,但他一点都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安慰她道:“小妹妹,接下来的事交给警察叔叔吧,你呢可以回去安心念书,放心吧,我保证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了。”

  “我想……我想看她一眼……”

  陶探长觉得也合情理,猜想她们可能是感情不错的同学,看一眼无可厚非。

  桑芷不敢进去,只能隔着玻璃看,“班花”雅妍的身体已经被盖上白布,只是露出个头颅,双眼依旧睁大,那就那种惊恐的死不瞑目的眼神。

  桑芷看了一眼就扭过头去,她深吸了口气。

  “这……怎么不像是她。”

  女法医想起了什么:“哦,死者生前整过容,应该在激烈碰撞中走了样,所以看起来有点奇怪,你还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现场是不是第一案发地点。”

  陶探长答道:“不是,现场没有衣服,没有挣扎痕迹,血迹也不多。”

  桑芷有些激动:“那是不是盛世酒吧的嫌疑就解除了?”

  “杀人可能无关,但也涉嫌售酒给未成年人和贩卖毒品。”

  “毒品?”

  “对的,死者胃里还有海洛因。”女法医补充。

  桑芷没有信心再查下去了,那个女孩真的是她的同学吗?怎么看起来如此陌生,到底美丽的外表下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警察厅门口,天上突然下起了毛毛细雨,过往的行人怕等一下会迎来暴雨,都用跑得躲雨,桑芷倒是希望雨下得大些,可以洗刷世间的一切罪恶。

  另一个门口,齐藤被众人簇拥下走了出来,不远处几个撑伞的男人也迎了上来。

  “老大!他们有没有对你怎样?”

  “怎么会呢?我可是清白的。”

  桑芷看见布朗在警司的陪同下也走了出来。小布朗真得把他父亲也请来了。警司的嘴脸就跟那天校长的差不多。

  “布朗先生,我们也就是循例调查一下。”

  “现在查清楚了吗?”

  “当然,盛世酒吧是合法正当经营的,一切都是误会,误会……”

  “下次查清楚了再抓人,不然我一定会追究你们带给我的损失。”布朗先生说话还是这么咄咄逼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恶少的异能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