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赌约
和一2017-03-03 09:252,999

  大明宫,紫宸殿,李隆基把玩着盘龙玉佩,眯眼看着方圆道:“如此说来,刺客另有他人?”

  方圆正色道:“陛下明鉴,小民确实不是刺客。”

  话说方圆被禁军包围后,拿出盘龙玉佩,要面见天子,禁军将领看着玉佩不凡,不敢随意处置,便拿着盘龙玉佩进宫求见,如此方圆和肖洒二人便被带到了皇宫。

  面圣之后,李隆基喝退左右,只留下高力士、方圆、肖洒。

  方圆省去偷窥李隆基房事的恶行,将自己说成了想来皇宫面圣求官,刚翻上宫墙就被龙气震地功力尽失的倒霉蛋,然后将禁军追杀,以及此后种种一一道出。

  如此才有了上面的对话。

  李隆基沉声不语,目光在方圆与盘龙玉佩间闪动,良久才和颜悦色地道:“巫先生最近可好?”

  方圆悬着的心终于放下。看来师父没有骗我,皇帝的确是欠师父一个大人情不假,保住性命应该不难了,只是可惜了这个人情,师父可是希望我入朝为官的。

  “回禀陛下,家师已经坐化,临走前特命小民来长安城入世修行。”

  李隆基惊呼道:“什么?巫先生如此大能竟然坐化了?这不应该啊!十几年前巫先生还生龙活虎,这,怎会如此?”

  方圆被带入紫宸殿后,李隆基一直古井不波,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

  这是李隆基第一次失态,可见巫延在李隆基心中分量不轻。

  方圆眼中闪过一丝痛苦,怅然答道:“天人五衰,无可奈何。”

  李隆基惋惜:“可惜了,没想到朕和巫先生只有一面之缘。方圆,既然巫先生给了你盘龙玉佩,你想让朕怎么还这个人情?”

  方圆思量一番,道:“小民本是遵师命来长安城求官的,奈何莫名其妙成了刺客。小民想请陛下恩准,让小民调查此案,好证明自身清白。”

  李隆基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也好,国有国法,单凭你一家之言,朕也无法向天下人交代,若你能查破此案,证明清白,朕便依着你的本意,赐你一官半职。”

  方圆心中一喜,入朝为官不仅是巫延的旨意,也是他心中向往,荣华富贵对儿时尝尽艰辛的他,一直有着深深的诱惑。

  “陛下,此话当真?”方圆希翼地看着李隆基。

  李隆基瞪着眼睛,道:“朕乃天子,自然一言九鼎!倒是你小子敢和朕如此说话,胆子也太大了吧!”

  方圆笑道:“大唐男儿要是胆子不大,怎替陛下镇守万里山河?”他不由得想起了儿时在凉州城里看到的铁血劲旅!

  方圆这话说到了李隆基心坎里!大唐江山几经动荡,是他奋发图强励精图治,才将大唐带回正轨,甚至繁盛远超祖上!而这些壮举自然少不了一腔热血的大唐男儿!

  李隆基大笑着走到方圆身边,使劲地拍了拍方圆肩膀,道:“好!答得好!少年豪情!锐气万里!大唐男儿胆子当然要大!如此方能使我大唐威震四海!开疆扩土!”

  李隆基顿了顿,看向肖洒道:“你叫肖洒吧,既然你和方圆是兄弟,这几日就跟着方圆吧。”

  肖洒哪想得到李隆基会和他说话,一时间受宠若惊,要知道他可是犯了欺上瞒下的大罪!

  只见肖洒张大嘴巴,激动地看着李隆基,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李隆基被肖洒的傻样逗得直乐,笑道:“肖将士不用紧张,朕有那么可怕吗?”

  肖洒感觉自己在做梦,方圆居然凭着一枚玉佩,带着他走进了皇宫,站在了当今天子面前,而且天子对方圆还如此和善!这怎么可能?方圆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他师父究竟是何人?

  作为大唐子民,皇帝在肖洒心中有着沉甸甸的分量。天地君亲师,皇帝排在了天地之后亲师之前!从进入皇宫那一刻起,肖洒整个人都变得拘谨起来,心中满是敬畏!

  当真正站到李隆基面前时,肖洒已经六神无主,整个人陷入了呆滞当中。

  面对李隆基再一次的问话,肖洒还是张大嘴巴,说不出一个字来。

  方圆看到自家兄弟如此丢人,自觉脸上无光,恨铁不成钢地使劲朝肖洒脑袋上打了一巴掌,低声骂道:“肖洒,陛下又不吃人,你怕个什么!”

  方圆这一巴掌还真管用,肖洒浑身一个激灵,连忙躬身说道:“小人失态,请陛下恕罪!小人谨遵陛下圣命!”

  李隆基看看恭恭敬敬的肖洒,再看看收发自如的方圆,眼中分别闪过一丝自得和一丝欣赏。

  “呵呵,无妨,无妨。你为朕戍守京师,看朕几眼,朕还能怪你不成?”

  高力士笑着插嘴:“肖将士今日举动,倒是和奴才刚进宫时一样。”

  ——————

  早朝,大明宫,宣政殿,李隆基高坐龙椅,方圆、肖洒站在大殿前方,在他们身后则是队列有序的大唐群臣。

  与群臣探讨完案情后,李隆基简单地将方圆被冤的事说了一遍,便下令道:“方圆听令,朕赐你天子佩剑,以便行走各大官署,彻查皇宫失窃一案。望你尽心尽力,早日破案,好洗脱嫌疑!”

  李公公身死只是案件之一,当晚中书门下还丢失了两份奏折。一份来自京兆之地,一份则来自幽州。

  “小民谢过陛下!”方圆恭敬地接过宝剑,心中不免有些欣喜。

  谁知这时群臣中却传来一道质疑之声,只见一位身穿绯色朝服年轻武官不屑道:“陛下,捉拿皇宫刺客乃是大案!又岂是一介市井莽夫能破得了的!何况此人嫌疑最大,让他破案,岂不是贼喊捉贼?”

  方圆脸色一沉,这话说得诛心!

  李隆基脸色一变,沉声道:“崔宜你是说朕眼光不好吗?”

  崔宜,大唐望族崔家的嫡系公子,南衙十六卫年轻将领,官职五品,且有家族铺路,算得上前途无量。崔宜这人本事一般却极其狂傲,士族观念极重,最是看不上寒门子弟。

  崔宜答道:“臣不敢,只是臣怕陛下受贼人蒙蔽。况且所谓赏罚分明,这方圆若能破案,臣自然无话可说,可是若是破不了案,又当如何?大唐总不能由得一介市井莽夫胡闹吧。”

  李隆基脸色再变。崔宜虽忤逆,可是理由也算说得过去,只是他欠巫延人情,却也不想过于为难方圆。况且他这般所为,也是想将方圆收为己用,要知道巫延可是能战退妖龙的大能!

  崔宜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方圆也不得不表态了。

  巫门传自上古洪荒,讲究的是率性而为,善恶随心,故而巫门弟子有大奸之人,亦有有德圣贤,而巫门弟子不论正邪,皆有一颗高傲的心!

  只见方圆高声说道:“陛下,小民愿立军令状,十日之内若是破不了此案,任凭处置!只是我想问这位大人,若是我破了此案,又当如何?”

  不等李隆基问话,崔宜立刻不屑地说道:“如此,本官官职你拿去便是!可你要破不了案,就要提头问斩!”

  李隆基眼中闪过一道杀机,大唐官职是天子授予,崔宜私自和人赌约官职,你当这官职是你家的不成?

  方圆冷笑道:“在下官职自然有陛下赏赐,就不劳大人费心了。只是在下初来乍到,囊中羞涩,在下破了此案,大人给我万两黄金即可!至于破不了案嘛,若是陛下不杀我,那在下也愿立下生死状,大人可自己来取我的项上人头,只是你若没那本事取走,可就怪不得在下了。这赌约不知大人敢接否?”

  崔宜心高气傲,哪受得了方圆这个贱民激将,立刻答道:“有何不敢!”

  李隆基别有深意地看了方圆一眼。胆识过人,头脑精明,是个可造之材。而且方圆乃巫延之徒,崔宜哪能取得了方圆人头。他倒想看看方圆究竟学了巫延几成本事,可有能耐在十日内破案。

  方圆此举,在群臣眼中无疑是冒失冲动之极。

  如此大案,岂是那么好破的?对方能潜入大唐皇宫偷盗杀人,且事后了无痕迹,定然是做好了万全之策。这等大案前两日若没有线索,就是悬案无疑,十日破案,幼稚之极!

  方圆或许冲动,但绝不幼稚。

  方圆之所以敢打这个赌,是因为在李隆基和大臣探讨案情时,他掌握一条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线索!

  这才是方圆敢于打赌的关键。

继续阅读:第五章 验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龙雀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