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推演
和一2017-02-28 17:512,809

  大明宫紫宸殿里,灯火通明。方圆和肖洒进来时,就看到李隆基和一众当朝大官分主次而坐。大殿中无一人说话,气氛颇是凝重。

  方圆正要请安,却被李隆基制止,只好依着李隆基的眼神静坐一旁。

  方圆整个人云里雾里,皇帝连夜招他进宫,可是到了这里为何一句不说?看众人一脸沉重,难道有什么大事发生?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就在方圆等到不耐烦时,高力士领着三个身穿道袍之人走了进来。

  只见,其中一道人头戴斗笠,面容藏于白纱之后,看其体型居然是一女子。另外两人乃是中年面相,脸庞四方,眉宇间自带一份自信,一样得道高人的形象。

  不同于朝臣们的跪拜,三位道人只是对着李隆基躬身一拜,就挺直了腰杆。

  三人举止有失礼数,可却不见李隆基有丝毫不悦,想来彼此已认识多时。

  方圆自三人进门起,就屏住了呼吸!

  那头戴斗笠的道姑还好,虽然给人一种空灵之感,可是并无威压,相反这空灵之感让方圆心生亲近之意。

  另外两位中年道人才是方圆忌惮的存在。这二人气息隐晦,寻常人觉察不出异样,只觉得和煦照人,可方圆却从这二人身上感到阵阵危险。

  方圆的心砰砰乱跳,这是除了师父巫延之外,他第一次见到能给他带来危险之感的修士。

  这说明这二人的修为已经到了方圆不可抗衡的境界。

  这种修为上的绝对碾压,是震撼心灵的,亦如蝼蚁仰望大鹏一般,无力之感充斥着方圆的感思,让他不得不对两个道人充满防备,这是每个生灵面对危险的本能选择。

  这时李隆基抬手示意三人入座,等三人坐定后,才沉声道:“人都齐了,朕就再说一遍一个时辰前传来的密报吧。”

  说道此处李隆基居然忍不住站起身来:“辽东之地,大唐所有暗探牺牲,对手不知何人。联系李公公死相怪异,朕怀疑对方很可能是韦后或者太平公主余孽。”

  李隆基说道此处,在坐众人皆是一惊。

  大唐前些年几经动荡,武后夺权,易帜为周,后虽无奈将大权重交李氏,可是又有韦后乱政,太平之乱。

  武后乃是天纵娇女,虽夺权却于大唐无大害,而韦皇后与太平公主可是将大唐搅得鸡犬不宁。市井中,韦皇后、太平公主与邪魔勾结的传言,却不是空穴来风,在坐众人皆是有所耳闻亦或亲眼所见。

  太平余党,无法无天,更是有妖道邪魔混杂其中,当年长安之乱多大数人亲身经历,其中厉害皆是心知肚明。

  几个大唐豪族出身的官员下意识地看向三位道人,太平余党的辛密,他们却是比别人知道的多。

  方圆眼中射出两道精光,太平公主之乱他是听过。

  儿时在凉州城时,过路的商贩讲过各种太平公主祸乱大唐的谣言。而师父亦是说过,龙门得皇室扶持,魔门不忿倾力作乱,只是后来龙门魔门决战于昆仑之巅,二者高手死伤殆尽……难道说眼前这三位道人就是龙门之人,辽东之事是魔门所为?

  只见李隆基继续说道:“当然太平余孽,朕只是猜测,当下重中之重乃是找到皇宫丢失的奏折!状告寿王的奏折也就算了,另一份自幽州来的奏折,是大唐暗探拿性命换来的,绝不容有失!”

  听到这里方圆心中豁然开朗,原来如此。想来是寿王得知有人状告他,指使李公公去偷盗奏折,却好巧不巧地碰见了同样偷盗的刺客,如此才会被杀吧?而自己恰好夜闯皇宫,被误认成了刺客,这样就能解释,千面幻君为何要追杀他了。

  只是若是刺客来自辽东,那案子就复杂了。

  心思至此,方圆抬头望去,正好看见李隆基对着三位道人说道:“辽东奏折关系重大,满朝文武皆毫无头绪,朕需要三位帮忙了。”

  看着李隆基眼中一闪而过的无奈,方圆突然有点可怜这个一国之君。大唐威震四海,谁又能想到大唐天子居然需要亲口请人帮忙?

  三位道人连忙站起,为首的瘦高道人恳切道:“陛下言重了。吾等亦是大唐子民,为国出力乃是分内之事。”

  ——————

  中书门下,头戴斗笠的道姑站于李公公生死之地,纤白的双手置于胸前上下相合,掩面的白纱随着寒风微微荡漾。

  道姑身后,那两个中年道人左右而立,隐约间将道姑四周护起。

  三人对面不远处李隆基打头,群臣依次而立,统统目不转睛地看着道姑。

  道姑要推演李公公身死之因,这等仙家手段谁不侧目?

  方圆和肖洒站在最右边,不同于一脸好奇的肖洒,方圆的注意力大半都放在那两位道人身上。

  突然那为首的瘦高道人似有感应,举目看向方圆。方圆心中一突,连忙将自以为最无害的笑容挂在脸上,对着道人点头示意。道人看到方圆笑脸,同样点头示意,却是不似想象中的不近人情。

  方圆心中暗骂自己下贱,下一刻便将目光投向道姑。

  道姑已经开始推演,只见其合着的双手左右拉开,七个泛着空灵之气的玉钱依次凌空而立。

  玉钱发着月光,透亮无比。

  道姑捏了几个法诀,右手向下虚按。

  只见玉钱如落叶般缓缓落下。

  眼见玉钱离地还有一寸左右,众人皆以为玉钱就要落地,谁知这时七个玉钱如无头苍蝇一般胡乱跳动,却是迟迟不肯落地。

  众人心头升起一阵寒意,黑夜寒风,又在李公公身死之地,玉钱跳得如此邪乎,是为何?

  这时,道姑清喝一声“定!”玉钱才停止跳动,飘落在地。

  这一声清喝,仙灵悦耳,威严之中不失轻灵。依着声音推测,这道姑怕是个年轻女子不假。只是此刻所有人都盯着玉钱,却是无人注意到道姑的真音。

  玉钱落地,道姑盯着卦象微微摇头,随后纤手向上虚引,七个玉钱凌空飞回手掌。

  “陛下,贫道无能,算不出凶手。”道姑声音传来,只是这声音中证朴实与刚才的那声清喝截然不同。

  方圆微微皱眉,天赋敏感如他,自然发现这不是道姑真音。只是谁人都有秘密,方圆自不会揭穿。

  “夜……嗯,不知道长为何算不出?”李隆基失口说出一个“夜”字,显然知道道姑身份。

  道姑声音再次传来:“皇宫重地,天子居所,邪魔消散,因果不存。”

  众人听得云里雾里,皆是不懂道姑所言,只有李隆基和方圆微微点头。

  大唐昌盛,九龙祖脉汇聚于长安,而九龙聚首之处便是大唐皇宫。龙脉生龙气,龙气生灵气。灵气是天下仙魔鬼怪的修炼之源。而龙气则是天下最刚烈之气,乃是一切仙魔鬼怪的克星。普天之下只有九州天子得天地所衷,可身具龙气,除此之外,一切生灵不可身具龙气,非但如此,但凡超脱了凡俗范畴的人妖鬼怪皆受龙气所制。

  推演卜算依据的是因果命数,李公公身死时留下的因果,早已被龙气冲刷得一干二净,道姑能算出结果才是怪事。

  方圆知道这些乃是巫延所讲,而李隆基作为大唐帝王,自有他的渠道得知。

  事关重大,李隆基自是不想放弃,他不甘心问道:“不知道长可还有办法?”

  道姑沉默片刻,道:“贫道别无仙家办法。”

  李隆基叹息一声,愁眉不展,心中还是惦记奏折上所书文字。

  天子与凡人无二,越是有不知道的秘密,心中越是不安,尤其是这个秘密从自己手边滑过,让敌人不择手段,更是让李隆基心中不安。

  方圆听出了道姑话里的玄机,打趣道:“道姑姐姐,欺君之罪可是要杀头的。别无仙家手段,也就是说除了仙家手段,还其他有手段了。”

继续阅读:第七章 搜魂索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龙雀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