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装神弄鬼
和一2017-03-03 22:572,772

  方圆向禁军讨来一截枯柳枝,装模作样地站在李公公身死之地,跳起了儿时在凉州城见过的安魂舞。

  方圆右手高高举起,舞着枯柳枝在空中画圆,左手不伦不类地作揖于嘴前,嘴里含糊不清地默念着自己也不知是何意的咒语。

  方圆双腿弯曲,如一只大马猴般围着李公公身死之地来回跳跃。

  此情此景看似荒唐,可是在场众人却全都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

  大唐神鬼之说盛行。方圆虽如大马猴一般乱跳,可是深更半夜,又在李公公身死之地,加之方圆所说的三尸神索魂大法又是连李隆基请来的客卿都不知晓的神功。看到方圆乱跳,在场众人只觉得森森寒意袭来,哪会怀疑方圆是在戏弄大家。

  方圆跳着跳着,突然心血来潮地大喝一声:“三尸听令,速速归来!尔等收住煞气,若是胆敢冲撞陛下,定要尔等尝尽无间炼狱!若是尔等非要饮魂吞魄,只要尔等招出凶手去向,这满朝文武任由尔等挑选。事关大唐社稷,诸位大人忠君爱国,绝不会吝啬性命,尔等只管吃喝便是!挑上谁算谁倒霉!”

  方圆这声大喝,喝得群臣变色。不要看这些人平时吆五喝六,威严不凡,面对神鬼之事时却都是一副熊样。

  方圆从眼逢中偷看了一眼众人表现,心中顿时一阵暗喜。叫尔等满口仁义,光说不练,刚才不是说方爷爷为了一己之私不顾大唐社稷吗?现在方爷爷看看你们为了大唐社稷会如何?

  又跳了三圈,方圆突然停止动作,有模有样地朝着空无一人的前方抱拳一礼。

  “李公公冤屈,尔等三尸妄念想必最不甘心,且为吾指出真凶去向,吾好替尔等报仇雪恨!”

  方圆说罢,做侧耳倾听之状,好似那里真的有人对他诉说一般。

  方圆之所以敢如此做,也不是无的放矢,而是因为他掌握的那条秘密线索。

  和崔毅打赌之前,李隆基曾在朝堂上说到,案发当晚自己听到了一声惨叫,这时有大臣提出可能是猫叫,而李隆基笃定绝不是猫叫,宫中无人养猫。

  宫中无人养猫?可方圆当晚偷窥李隆基欢好时,可是亲眼看见一只黑猫,不仅如此,方圆还踢了黑猫一脚。

  事出反常必有妖,黑猫的出现太过蹊跷。而后来大理寺验尸时,李公公脸上的抓痕,也恰符合猫爪所为。这让方圆对黑猫作案一事越发怀疑。

  若不是黑猫身上没有妖气,普通黑猫作案太过匪夷所思,方圆已将黑猫作案一事公布于众了。

  可事到如今,为了保住李公公魂魄,方圆只好将黑猫作案一事,借三尸神索魄大法坐实了。

  “尔等可确定是黑猫所为?”

  “好!尔等可知黑猫去向?”

  “西南方?可确定?”

  “好!可知黑猫如何离开皇宫?”

  “嗯,不知?尔等再好好想想!”

  “既然如此,吾回禀了陛下,尔等且等着吃喝便是!”

  方圆自说自话,活灵活现地演绎了一段人鬼沟通的画面,看得群臣遍体生寒。

  这时天公作美,恰有一道寒风吹过,寒风打着枯枝微微作响,为此情此景平添了几分阴森。

  好巧不巧,这时一个文官的官帽被寒风吹飞,文官一声打着颤的惊呼,让众人脸色大变。而此时恰逢方圆自说自话到“尔等且等着吃喝便是!”那文官一张脸变得难看之极!

  方圆自然听到了文官的惊呼之声,一眼瞟去,一则恶趣爬上心头。这文官刚才可没少指责方圆自私。

  只见方圆一本正经地对着李隆基道:“陛下,小民已问清凶手乃是一只黑猫,行凶后往西南方跑去。”

  方圆边说边指,恰是他那晚遇见黑猫的方向。

  李隆基眼睛一亮,方圆所指方向恰是他那晚临幸妃子的宫殿方位,联系那声惨叫,一切顺理成章,看来方圆确实有些手段,不愧是巫延之徒。

  李隆基点头道:“那日朕恰在那边听到猫叫之声,如此看来凶手是黑猫无疑。”

  也不知李隆基若是知道,方圆之所以知道黑猫惨叫之地,不是因为什么三尸神索魄大法,而是因为偷窥其欢好,会是何感想?

  闲话不提,李隆基的肯定让三位道士大吃一惊!

  方才方圆所为明明无半点法力波动,他们心中已将方圆当做了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哪曾想方圆居然能找出真凶?

  两位中年道人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骇之色。九龙祖脉复苏,上古传承纷纷再现,这两人却是不敢再将方圆当做江湖骗子看待。

  道姑藏在面纱后的双眸也满是不解。三尸神,乃是人身之妄念、贪念,道家自古有斩三尸而成圣的传说,三尸神不是普通仙道修士能操控的!方圆真有这等本事不成?

  没有人注意到三个道士的吃惊的样子。李隆基一心都在黑猫身上,而群臣则满是担惊受怕,方圆那句“饮魂吞魄”在他们心中有着沉甸甸的分量。

  前面说到方圆恶趣上心头,此时此刻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些刚才骂他自私的大唐朝臣。

  只见方圆一脸为难地对李隆基说道:“陛下,居然凶手已经确定!还请陛下恩准,让三尸随意饮魂吞魄,莫要让小民做连鬼都骗的小人。”

  方圆此话一出,群臣皆是怒目而视,那眼神恨不得将方圆生吞活剥。

  李隆基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方圆这是明目张胆地打击报复啊。

  李隆基盯着方圆的眼睛,沉声问道:“方圆,这三尸非要饮魂吞魄?”

  方圆认真地看了李隆基一眼道:“陛下,三尸同样是李公公魂魄之属,虽不影响其转世投胎,可是贪念、妄念亦为人之本性,若是不为他们补足魂力,李公公来世只能做个无欲无求的大好人了。凡尘不易,人心险恶,小民不愿李公公做个烂好人。”

  李隆基瞪了方圆一眼,开门见山道:“可还有其他办法?”

  方圆见好就收:“办法是有,就是说出来会得罪人。”

  “但说无妨!只要不伤人性命,朕为你撑腰!”

  李林甫是方才率先发难之人,方圆可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人,既然机会到来,方圆怎会放过李林甫!

  方圆满是难色地指着李林甫道:“陛下,小民感知李公公三尸对这位大人怨念极深,若是取其一碗热血,让三尸痛饮之,可让三尸平怒,重归阴间!”

  李隆基眉头一挑,深深地看了方圆一眼,转头看向李林甫。

  李隆基正要开口,李林甫已经抢先说道:“陛下,臣与李公公一直相处甚欢,却不知他哪来的怨念。不过若是臣的一碗热血能让李公公三尸平怒,臣心甘情愿!”

  李隆基点头赞道:“哥奴仁厚,朕心甚慰!”

  李林甫微微一笑:“陛下厚爱!哥奴一碗热血不值一提。”

  李隆基连道三声好,显然对李林甫的表现满意之极!

  眼看李林甫对一碗热血毫不在意,且借机博得李隆基赞赏,方圆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虽然李林甫化解的巧妙,可是方圆依旧放了他一碗热血。方圆的性格有点睚眦必报的意思,恩要报,仇也要报!他才不会因为李林甫几句豪言就忘了李林甫此前给他挖的坑。

  装模作样地将李林甫的鲜血置于李公公身死之地,方圆掌中巫力调动,将鲜血渐渐加热消散,直到碗中空无一物。

  此间事了,黑猫顺理成章地成为铁证,方圆借机立下功劳,算是圆满收场。只是方圆没有注意到李林甫充满杀机的目光,以及群臣似怜悯似幸灾乐祸的眼神。

  李林甫,这位在唐玄宗手里担任宰相十九年的权臣,在今夜与方圆正式结下梁子!

继续阅读:第九章 龙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龙雀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