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卜算
和一2017-03-15 23:412,563

  黑影闹出的动静太大,以至于方圆没有觉察到李隆基的到来。

  李隆基一声令下,还不等方圆反应过来,龙门道人已然将十来团黑影斩灭!

  “李隆基你个无耻小儿!大唐终将不保!”黑影消散,只留下响彻天空的咒骂。

  场面有点尴尬,看着李隆基寒霜一样的面孔,众人只得低头装傻,谁也不会敢触这个眉头。

  “查!彻查到底!一应党羽斩杀殆尽!”

  天子盛怒!

  过了许久,方圆才苦笑道:“陛下,影子被灭,线索少了一个。”

  方圆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好不容易找到玄通铜镜,好不容易查到这里,如今黑影到手,还没有盘问,就这样灭了,换做谁谁都不高兴。

  李隆基怎会不明白方圆的话外之音,狠狠地瞪了方圆一眼,才解释道:“朕年轻时见过这等邪术,除非捉住主体,否则他们不会屈服的。”

  瘦道人点头道:“陛下所言极是,控影术幻化分身极易,那点分身的确不放在对方眼里。灭与不灭皆是一样,何况贼子大胆,理当灭之!”

  方圆也是气糊涂了。黑影被斩成数百块,每一块都能再成一人,这十来团黑影与三百多块黑影相比,实在是不值一提,想来对方定不会在乎。

  想到这里方圆连忙嬉笑道:“陛下见多识广,小民佩服。”

  “朕当然见多识广,还用你说。”李隆基白了一眼方圆。

  天子难得幽默,众人自然符合地挂起笑脸,就连龙门道人也不例外。

  如此,黑影谩骂后的尴尬一扫而空。

  ——————

  太子府大殿,李隆基正坐高堂,太子坐在下手,往后则是刚刚赶来的朝臣。

  方圆左右打量着这对大唐最尊贵的父子,自从李隆基来后,太子便一直处在忐忑不安中。

  方圆心中不免有些感慨,帝王之家,最忌以下犯上。铜镜和影子在太子府出现,就算李隆基再信任太子,太子也难免落个失察之罪,况且还有诸多皇子对太子之位虎视眈眈。

  过了许久,等到太子额头布满汗珠时,李隆基才沉着脸道:“太子你给朕一个解释吧。是要造反,还是要叛国?”

  这话说的重了。

  太子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高呼:“父皇!儿臣一片孝心天地可鉴!贼子如何混入太子府,儿臣实在不知!还请父皇明察!”

  太子一跪,太子府众人同时齐刷刷下跪。

  太子高呼完的一瞬间,现场出奇的寂静,针落可闻!

  而满朝文武只有张九龄一人发声,声援太子。

  李隆基盯着跪伏在地的太子,眼神有些许波动,他心中也不相信自己的孩儿会勾结妖邪祸乱大唐。

  瘦高道人有点古道热肠的意思,眼见太子无法解释赃物乱贼,开口道:“陛下,控影术虽是旁门左道,可功法擅长隐秘,可谓是无孔不入,防不胜防,贼子混入太子府想来和太子无关。”

  李隆基阴沉的脸庞松动不少,问道:“如此说来太子无罪?”

  瘦高道人答道:“贫道以为太子无罪,太子奴仆受控影术控制,也是身不由己。”

  太子抬头看向道人,眼中一片感激。

  方圆扫过李隆基、道人、太子三人,心中思量一番,同样开口道:“陛下,小民也以为此事与太子无关。小民在皇宫感知的铜镜时,铜镜应该还不再太子府,只是小民修为底下,却是说不上具体位置。”

  铜镜是刚刚到的太子府,这是方圆一个人知道的秘密。此地离他巫力感知的地点有些偏差,方向是对的,可是距离差了许多,铜镜一开始的地点比这里远了不少。只是巫力片刻消失,方圆也无法把握具体位置。

  李隆基堪堪露出一丝微笑:“既然有道长和方圆作保,那太子就起来吧。”

  “儿臣谢父皇!”太子如蒙大赦。

  冲着太子投去一个安抚的眼色,李隆基又忍不住皱起眉头。黑猫、玄通铜镜、蛮夷幻术、控影术,案件越查越是超出凡俗范畴,加之奏折来自辽东之地,大唐密探全灭,这层层迷雾之下,到底隐藏着什么?

  高力士看着李隆基皱起的眉头,心中忍不住叹息,陛下这几日皱眉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普通黑猫作案,是方圆的推测,虽然借自己编造的三尸索魂大法说于众人听,可是推测毕竟是推测,如今两面铜镜皆在,方圆想借机让道姑推演一番,好看看他的推测是否属实。

  方圆将两面铜镜递于道姑手中,道:“还请道姑姐姐推演一番,看看作案的黑猫是否是猫妖,以便堵上诸位大人的嘴。若是可能,还请道姑姐姐推演一番铜镜主人是谁。”

  道姑接过铜镜,冲着方圆哼了一声,看到李隆基点头同意后,才开始施为推演。

  大殿正中央,道姑手持铜镜而立,闭目凝神,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要知道推演卜算在仙道修士眼中亦是充满神秘。

  突然,道姑双手齐胸,向外缓缓拉开,铜镜凌空悬浮。

  道姑白皙的玉手,蜻蜓点水般在两个铜镜上连拍七下,突然双手自两面铜镜上虚抓一把,紧接着双手虚合一处。

  道姑口中默念几句咒语,双手急速打开,一声清脆的“现”字铿锵有力地发出!

  在众人震惊的眼光中,一道黑猫虚影凭空出现。

  这黑猫是时下长安城人见人爱的波斯猫,通体黑毛,额头有三道白毛,比一般的波斯猫大了一倍有余,黑猫凌空走了两步后,化为虚无!

  推演卜算是窥视过去未来,施法者会因事件大小承受天地反噬。

  黑猫之案牵扯不小,黑猫虚影消失的同时,道姑突然脚下一个踉跄。

  方圆情急之下伸手搀扶,只是他刚刚将道姑扶稳,谁知却换来道姑饱含愤怒的一声“放手!”

  方圆一句不识好歹差点脱口而出,猛然感到手背传来一阵柔软之感。

  方圆定睛一看,面皮骤然一红。

  他手心抓着道姑手臂搀扶,手背正紧贴着道姑胸脯。

  好像抓到烫手山芋一般,方圆连忙将甩开手,歉意地看向道姑。

  面对道姑含怒的目光,方圆不知所措地扣扣脑袋,尴尬道:“事发突然,小子也是好心,道姑姐姐莫要生气!”

  方圆惊慌失措的样子,让道姑气消了不少。道姑深吸一口气,强装淡定道:“无妨。”

  看着方圆的举动,众人心中揣测,方圆定然是个不经人事的雏。而事实也是如此,说起来这还是方圆第一次摸到女子胸脯。

  众人都盯着道姑与方圆,没人注意到李隆基看向方圆手掌时,眼中一闪而过的羡慕。

  一段插曲过后,道姑不急不缓地对着李隆基说道:“陛下,铜镜上确有黑猫气息残留。黑猫是普通猫类,否则以贫道修为无法凝聚黑猫身影。铜镜是无主之物,无需推演,至于控影术之人,对方已有防备,以贫道修为却是推演不了。”

  凶手居然真的是普通黑猫,这让群臣一阵尴尬,他们之前可是对方圆提出的普通黑猫作案喷之以鼻,如今却是被当场打脸了。

  而方圆嘴角已然上扬!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南衙十六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龙雀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