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烟柱
万里龙城2017-02-09 08:012,668

  这样一来,问题似乎就变得严重许多了。

  因为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孤岛上,竟然还有另外一群伤人甚至是杀人的疯子,我们对这群人的构成完全是未知数,他们的男女比例、年龄、总数、人种一无所知。

  我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这帮家伙找不到我们现在的藏身处了,否则就凭着我们这一男三女是万万敌不过他们的,毕竟海边二十多个人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们就更不在话下了。

  这样一来,问题就又回到了原点上,我们不仅要尽快筑造一个牢固的营地,还要尽可能地团结到其他的幸存者。而且后者要更重要一些,毕竟只有人数多了,构造营地的效率才能更高,否则光靠我们这几个人,还不知道要造到猴年马月呢……

  我们四个人就这样坐在石台子上讨论到了天黑,夏然说现在陈梦雨的病既然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那她们两个也就没有必要总是待在岩洞里躲着了,她俩也可以为寻找其他幸存者出一份力。

  我一开始的时候还不太同意,但夏然说让她们留在岩洞里也不见得有多么安全,万一在我外出的时候她们遭到袭击的话,没有我的庇护,他们一样会出事,我这才点头同意了下来,不过我告诉她们几个在和我外出“探险”的时候,大家必须时刻待在一起才行。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晨,我们在简单吃了些东西之后,便将岩洞入口隐蔽好,然后我便带着三个姑娘跳下了小石山。

  这算的上是我们第一次的四人集体外出行动了,我叫她们三人一人拿了一根树干矛,我自己则拿着一把短柄斧,并且我再一次嘱咐她们遇到野兽的话千万不要惊慌,一定要第一时间上树,并且尽量聚合在一起。

  我们今天的任务目标很简单,就是在扩大我们这小石山周围搜索半径的同时,再看看有没有其他幸存者的踪影,当然,顺道儿我们还会采摘一些野果。

  之前我们在那小山峰上登高俯瞰的时候,就已经把我们小石山周围的地形看了个大概,再加上我之前也在附近走过一圈了,所以我现在对我们小石山周边的环境还是比较熟悉的,基本上无论我处在周边哪个位置,都能准确辨认出我们岩洞所在的方向,因此迷路的事情是无须担心的。

  这次的搜查半径比我之前独自一人的时候要扩大了一倍还多,虽然依旧没有找到任何其他人的踪影,不过我们却把那条溪流的详细流径摸清楚了。

  这条溪流的跨度很广,貌似是从我们这小岛的最北端一直朝南延伸了出去,在我们的小石山位置处形成了一个口袋状的圆弧区域,而且这溪流在朝南行进的途中还分岔了好几股,分别流向了不同的方向。不过再往后我们就没有探查了,因为如果继续追查下去,就意味着要跨越大片的陌生区域,这在我们没有做好万全准备的情况下是绝对不能贸然去做的。

  探查溪流的途中,我们又看到了数量和种类都颇多的鱼类资源,后来周琪琪提议我们再去一趟海边,一方面是看看海边有没有什么能吃的“海鲜”,二来也是再一次确认我们的SOS标记有没有吸引到救援队的到来。

  我们很快就到了海边,先是去了我和陈梦雨最先登陆的地点。

  这次我们发现了一个新的可以食用的东西,那就是海龟蛋。

  现在是六月份,正是这些海龟产卵的时间。

  海龟产卵通常都会在夜间或者是拂晓阶段进行,周琪琪这个吃货似乎对这些东西还是很了解的,她到了海边之后直接就在沙滩上开始四处找寻起来。

  我正要质问她发什么羊癫疯,就看到周琪琪突然蹲下身子开始在沙滩上刨起坑来,没过多久,她就捧着几个黄白色的海龟蛋出来了。

  当然,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周琪琪给我讲了之后才明白这是海龟蛋,她说这种蛋要比鸡蛋好吃,而且营养价值也高,听了这话之后,我们另外几个人也一齐在沙滩上搜寻起来,很快就找到了更多的“蛋坑”。

  这样看来,在这岛上还真的是不用担心食物问题了,我们面临的安全问题似乎要严重得多。

  收集完海龟蛋之后,我们这才朝着SOS标志处行了过去,还是和上次离开的时候一样,甚至连我搭在上边的海藻都没人动过,我不由得有些失望,后来我索性在石头上刻了一行字:

  幸存者请在海边点火升起浓烟,我们看到之后会第一时间前来汇合。

  我才刻下最后一个字,接着便有两件事情同时发生了。

  第一件是从我们头顶飞过去了一架直升机,第二件则是从遥远的天边真的出现了一股浓浓的烟柱。

  当然,还是直升机对我们的诱惑力更大一些。

  那三个姑娘完全不顾自己会不会走光,纷纷将上衣脱下来朝着空中拼命挥舞着,然而这直升机貌似压根儿就没准备停留的意思,只是从我们头顶一掠而过,朝着北边飞走了。

  ……

  靠。

  我们几个都被这大喜大落给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了,这该死的直升机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出现呢。

  最后还是夏然把我们唤回到了现实之中:“走吧!我们去浓烟那边看看情况!”

  这浓烟的位置我还没法准确定位,只能看出个大致的方向,但是距离却没法估算,因为烟柱在空中是没有参照物的。

  我把装海龟蛋的袋子背在背上,拿着短柄斧一马当先朝着林子里猛扎了进去,另外仨姑娘也紧跟着我追了上来。

  好在她们几个的体力其实都挺不错的,周琪琪不用说,她压根儿就是个女汉子。夏然本来就是半个公众人物,经常会参加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对这种“奔波”的生活早就习惯了。最让我欣慰的还是陈梦雨了,现在我确定她的病是的确彻底好了,她也重新焕发出了在学校网球场上的那种不让须眉的神采,拿着树干矛健步如飞地行在丛林当中,完全没有一丝大病初愈的样子。

  不过话说回来,她们如果没有这种良好的身体素质,恐怕也就不会活到现在了,最起码邮轮失事那一关就过不去。

  现在看来,我反而是个最大的幸运儿了……如果不是我的身体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些变化,我是肯定会死在海里的。

  胡思乱想之中,我们距离那烟雾又近了几分,不过还远远没有到达目的地,跑着跑着我发现从这里直线去浓烟的地方,正好可以经过我们的岩洞,便顺道儿把海龟蛋藏到了洞里,这才继续朝着浓烟跑去。

  这股烟柱实在是太浓密了,我似乎完全不用担心它消失的问题,到了后来,竟然在这烟柱周围又多了几道细一些的小烟柱。

  我们一共在林子里快步行进了足有二十多分钟,接着……

  那烟柱就不见了。

  靠……

  烟柱不见了,就意味着我们现在只能凭着记忆前去找寻了,我得确定是什么东西着火了。

  然而走了没几步,我就感觉有些转向了,我急忙叫另外三个姑娘都停住脚步,我先是透过树冠上方的太阳辨认了一下现在的方向,接着便开始在身旁的树干上用石块做记号,否则的话我们连回去都成问题,毕竟我们现在所探的区域已经远远超出了我所熟知的小石山周围。

  然而我才刚做完第一个标记,就突然听到身后的林子深处传出了“嗖”的一声。

继续阅读:第18章 中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