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救新娘
血晶2019-10-13 02:253,249

  大婶的脸色一阵惨白,身体有些颤抖。

  我看着她的脸色,深吸了口气,道:“大婶,那位新娘……是您的家人吗?”

  这话一出,大婶再也忍不住了,噗通一声就跪在了我们面前,抽咽道:“救救我女儿吧!”

  我赶紧把这位大婶扶起来,仔细询问了一下才知道原因。

  这寨子叫果汝寨,果汝在苗语里指的是森林,意思就是“森林里的苗寨”或者是“大山里的苗寨”。

  果汝寨以前也是一座有相当规模的苗寨,活人祭祀的传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但至少也有百十来年了。果汝寨虽然在大山里,但除了每十年一次的活人祭祀,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困难。虽然贫穷却依然安定。

  但这二三十来年里,随着果汝寨的人和外界的接触,受到一些先进思想影响,渐渐开始开始怀疑祖上祭祀的做法。

  终于,在二十年前一位族长废除了祭祀传统。但或许是因为这样而惊怒了山神,这二十年里苗寨遇到各种不顺,打猎的族人被山猫咬死,种田遇上泥石流,以往风调雨顺的寨子,更是常年被各种天灾侵袭。

  这么二十年下来,这果汝寨算是废了,寨子里的人越来越少,一直到现在就剩下这么几十户人家了。

  为了恢复苗寨的繁荣,今年大家决定恢复祭祀传统。而挑选的人选,则是由未成年的姑娘抽签决定,大婶的女儿就非常不幸地抽中了这下下签。

  我脸色阴沉,勝亦峰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这哪里是什么山神,分明是妖物作怪!

  如果这妖物真像大婶说的,已经有百十来年的历史,那么它的法力应该相当强,我可没有太大的把握对付。

  但是,难道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女孩儿被拖进山里吃掉?

  “大婶,您别急。我先问下,您知道那山神在什么地方吗?”我问道。

  大婶迟疑道:“听说是在二十里外的树林,但我没去过。”

  我和勝亦峰相视一眼,看来得赶快了。刚才听大婶讲故事已经用了不少时间,那两只尸鬼抬着一个人行动不会快,但我们摸黑进山也不会比它们快多少。

  “大婶,你在家里等我们,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今天傍晚前就能回来。”我说道。

  大婶咬了咬牙:“我跟你们一起去!”

  我看了看勝亦峰,勝亦峰轻轻点了点头。

  “好,但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我说道。

  大婶道:“你别看我就一个女人家,但家里男人死了后我也经常一个人出去打猎,而且多个人多个帮手。何况……那是我女儿。”

  我们三人没敢从寨子口出去,虽然祭祀的人已经散了,但谁知道有没有人蹲着不睡觉在边上看着。一旦被人发现,我们的敌人就不止是尸鬼和妖怪那么简单了。

  从房子屋后绕过去有一条小路,可以直接到二十里外的树林,只不过相比那些寻常还有些人走的山道,这里要难走很多,加上才下了大雨,地里泥泞不堪,走起来更艰难。

  好在我从小是在山里长大,走山路也还算熟悉,勝亦峰不知道什么来路,但行动速度也没受什么影响,至于那位端着猎枪大婶就更不用说了,在山里打猎时不时就会遇上暴雨,对她而言这根本没什么难度。

  二十里地不可不近,山路就更远。

  我们大概半夜三点左右出发,到达的时候已经临近上午八点,天都已经全亮了。

  勝亦峰在最前面探路,忽然就见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我们悄悄靠了过去,就见前面不远处的斜坡下,那两只尸鬼扛着那女孩儿正往一个山洞走去。他们扛着的女孩儿已经没了动静,不知道是累了还是出了什么事。

  一旁的大婶端着枪,手紧了又紧。

  “不能等,尽量在它们把女孩儿弄进山洞之前动手。”我低声说道。

  勝亦峰点了点头,拧着刀就摸了下去。不得不说,勝亦峰的胆子真是大得吓人。换了一般人看见尸鬼这种东西,恐怕腿都吓软了,他却一点都不害怕。

  我心头一边纳闷,一边寻思着等这里结束了,一定要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来路,一个寻常的安保公司的人,可没胆子和实力跟这种鬼怪叫板。

  大婶端着枪,趴在草丛里瞄着那两只尸鬼。相信勝亦峰只要动手,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开枪。我也没有耽搁,灌了口巨力符水,捏着一张雷符一个糯米包就紧跟着勝亦峰从斜坡下去了。

  这里我和勝亦峰刚到两只尸鬼左右,它们就好像发下了什么,一下就停了下来,低吼着朝着四周张望着。

  “动手!”勝亦峰大喝了一声,拧着刀就冲了上去。

  两只尸鬼抬着那女孩儿,还没来得急放手,后面那一只就被勝亦峰一刀把脑袋砍掉了。我跟在后面看着,咽了口唾沫。

  每次看到勝亦峰出手我就觉得有些心惊胆跳,他这砍脑袋的技术绝对不是用木头桩子练的。我虽然没研究过人体构造,但也知道脖子这里是有一根脊椎顶上去的。要一刀连肉带骨头一起砍断,光凭手劲是很困难的,特别是在没有蓄力直接出刀的情况下。

  这一只尸鬼一死,另一支低吼一声,把那女孩儿往旁边一扔就朝勝亦峰扑了过去。我这才注意到,它虽然有着人的外形,但嘴里却是锋利的獠牙,手上还有着五六厘米长的爪子,看那爪子绿油油的样子,被弄到一下铁定中毒。

  “小心!”我叫了一声。

  勝亦峰一阵嘿笑,连头都没回,一记鞭腿就甩在那尸鬼的腰上。尸鬼嗷嗷叫着就飞了出去。

  我看着,眼皮一跳……等这里完了,一定要问勝亦峰的来路!

  只不过,这一下虽然踹得重,但也只是把那尸鬼踢飞,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尸鬼在地方翻滚了两圈,爬起来就又扑了过来。

  勝亦峰拧着砍刀就冲了上去,刀刃直接就劈在了尸鬼的手臂上。我就听见一声脆响,感觉就好像刀砍在了石头上。这一次并没有像开始那样一刀砍断,看来脖子是尸鬼的弱点,勝亦峰开始那一刀也是误打误撞砍中了。

  他们在边上打着,勝亦峰的刀无数次落在尸鬼身上,但都没有任何效果。那尸鬼也很贼,每次勝亦峰瞄着它脖子。它也不闪不避,只是低着下巴把脖子护住,然后就用爪子往勝亦峰身上招呼。几次下来,尸鬼没受什么伤,勝亦峰倒是好几次险些被尸鬼抓着了。

  我在边上看着,根本就插不上手,那尸鬼动作灵活的很,上蹿下跳跟猴子一样,这看得我就浑身冷汗。我决定来救那女孩儿的刑法还是太冒失了,要不是勝亦峰碰巧先干掉了一只,面对两只尸鬼我们绝对没有胜算。

  转头看了看斜坡上的草丛,大婶朝着我皱眉摇了摇手。

  我这才反应过来,她手里的是那种自制的猎枪,里面装的是铁沙子。一枪下来尸鬼能不能打死不知道,但跟尸鬼近身肉搏的勝亦峰多半得变蜂窝煤。

  这里正想着,忽然就听勝亦峰大叫了声:“把那晚的东西给我点!”

  我愣了下:“什么东西?”

  “在院子里对付怪时,你给我喝的东西!”勝亦峰已经被逼得有些急了。

  我呆了下,那天我给了他什么?想了半天,我脑子里灵光一闪,大叫道:“童子尿?!”

  勝亦峰没回答,我也反应过来了,拍了拍自己脑门,估摸着勝亦峰现在也是满脑袋黑线。

  赶紧把包里的巨力符水掏出来扔了过去。

  “你接着了!”我叫了声。

  勝亦峰一个翻身,就把落在地上的巨力符水抓了起来,逮着瓶子就灌了两口。

  这里符水下肚,勝亦峰就一阵低喝,拧着刀又冲了上去。一刀看下去,直接就把那尸鬼的一只手给剁了下来。

  三下五除二,那尸鬼就被他砍成了几块。不过不得不说,勝亦峰这时候也表现出了某种很极端的恶趣味。那尸鬼的弱点是脖子,只要一刀斩断头,就能当场毙命。但勝亦峰愣是把它大卸八块了,这才给了它痛快的一刀。

  “这东西还真好使,下次早点给我。”勝亦峰把那半瓶符水扔还给了我。

  我收进包里,正色道:“这个可不能多喝。虽然能短时间增强力量,但这也和兴奋剂差不多。喝多了后会效果差,而且对身体符合很大。”

  要知道,人体可是有极限的。这巨力符水大致就等于是把人体潜能激发出来,在短时间内爆发。我还记得上次在杀人坡喝了符水后,我连着几天都浑身乏力。

  说来也奇怪,几天前勝亦峰才喝了这符水的,现在竟然跟没事儿人一样。也不知道是天赋异禀呢,还是什么原因。

  我们没敢耽搁,赶紧跑到了那女孩儿旁边。斜坡上的大娘见尸鬼死了,也赶紧跑了下来。

  我蹲在边上,抬手掀开了盖头。

  这轰盖头刚一掀起,我就是一惊。

  因为那女孩儿正睁大了眼,死死盯着我。她脸色灰白,嘴唇血红,一对眸子闪烁着阴毒光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