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魔窟
血晶2019-10-13 02:253,245

  “你今天一定会死……”女孩儿嫣红的嘴唇缓缓开合,那沙哑的声音就像针一样扎进我鼓膜里。

  我被吓了一跳,身子还没来得急后退,那女孩儿就抬起手朝我脖子抓来。她的指甲显出一种诡异的鲜红色,不知怎么的,我就觉得一旦被抓着,那就死定了。

  就在这时候,我就觉得后领口一紧,好像被人猛地抓住,一下就扔了出去。

  抬眼一看,正是勝亦峰。此刻,他正死命按着那女孩儿的双手。

  “这怎么回事?”勝亦峰一边用力按住女孩儿,一边大声问道。

  “我女儿怎么了?”那位大婶也跑了过来,看着死命挣扎低吼的女儿,焦急地问道。她站在一旁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赶紧走上去看了看,这女孩儿印堂有黑云笼罩,双眼虽然明亮,但感觉瞳孔并没有聚焦,就好像是被什么控制了一样。

  难道是被上身了?

  我心头一动,赶紧从包里摸出了一张驱邪符贴在了她额头上。

  这符箓一沾到她额头,就听女孩儿发出一阵惨叫,她的身体越发挣扎起来。

  “把她按住,别让她跑了!”我大叫道。

  那大婶估计是看自己女儿这样,也已经慌了神。一听我的话,赶紧趴下来,把女孩儿的双腿死死按住。

  “小师傅,现在怎么办?”大婶焦急道。

  我皱眉想了想,被鬼上身后怎么驱邪,这个张瞎子并没有教过我。或者说,或许是因为太过基础,连他那几本书上都没提到过。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驱邪符把这女孩儿先控制住。

  看效果还是有的,但就是不知道能撑多久。我现在都还记得,当时张瞎子用一只手臂的代价封住鬼王,但哪怕是那样,也不过是持续了一分钟不到就让鬼王挣脱了。

  看来,要彻底解决,还得去找正主!

  我从包里摸出红绳:“先把她绑起来。”

  我们三个七手八脚花了半天时间才把她捆到一旁的树上,女孩儿依然是冷眼盯着我,看得我心头有些发毛。

  “大婶,您就在这里看着她,千万别让什么野兽过来把她伤着了。”我对大婶说道。

  大婶点了点头:“您放心吧,这是我自家闺女,我一定会看好的。”

  我看了看勝亦峰:“我要进洞里去。就算这个女孩儿没被上身,今天这事之后,洞里的正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可以一走了之,但果汝寨的人就要倒霉了。”

  原以为勝亦峰会吐槽半天,我这里都已经准备了大段说辞,要说服他跟我进洞。谁知道,他只是看了看我,就点头道:“好,我跟你进去。”

  这金牌打手都点头了,我自然没有什么好再耽搁的了。收好东西背上背包,再检查了下电筒和随身物品,这就朝着前面的山洞就走去。

  山洞里黑漆漆的,强光手电也只能照出五六米的距离,再前面就什么都看不见。感觉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魔窟,黑暗中不知道潜藏着什么东西。

  除了这一个主要的通道外,周围的石壁上还有无数裂缝,就好像随时有什么东西会从里面钻出来一样。

  我眯缝起右眼,视野再次陷入一片灰白。在左眼阴眼的视野里,周围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阴气。和以往碰到的那些无头鬼什么的不同,这里的阴气很淡,相信如果不是我这特殊的阴眼,哪怕是张瞎子用罗盘也绝对探察不出来。

  忽然,我就觉得那些若有若无的阴气微微一颤,然后我就觉得肩头被人用力地推了一下。

  “小心!”勝亦峰低喝了一声。

  就见一只尸鬼竟然从我旁边的石缝中爬了出来,对着我刚才站的位置就挥了一爪子。不过也紧紧是挥了一爪子而已,勝亦峰的砍刀在它身子探出一半的时候,就直接砍掉了它的脑袋。

  我看得浑身冷汗直流,刚才如果没有勝亦峰推我,那一下十有八九是要落在我脑袋上了。一旦被那绿油油的爪子抓中,我都不敢想象会有什么后果。

  经过这一下,我也不敢大意了。勝亦峰被换到了前面探路,我跟在后面,一手捏着糯米包,一手捏着雷符,小心地跟着。

  山洞里非常黑,而且崎岖蔓延,我算了下时间,从我们进洞到现在,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但还是没见着到底。那尸鬼出现了一只后,就没有再出现过。也不知道是潜伏起来了,还是一共就那么三只。

  随着越来越深入,周围的寒气越来越盛,感觉就好像置身在冰箱里。

  我赶紧摸出一张辟邪符贴在心口,看了看勝亦峰,他好像没什么反应。不过我也不敢耽搁,递了张过去。

  “这是什么?”勝亦峰撇嘴看了看。

  “辟邪符,防止阴邪入体的。”我解释道,“贴在胸口就好。”

  勝亦峰点了点头,塞进衣服里贴身贴上。

  又走了一小会儿,忽然发现在前面居然隐隐有光芒闪烁。

  勝亦峰回头看了我一眼,他脸上写满了惊异之色。我也是满心迷惑,鬼怪之类的东西可不用点灯的。

  “过去看看再说。”我低声说了一句。

  我们两人悄悄地靠了进去,当走到这隧道尽头的时候,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镇住了。

  这是一个空旷的洞穴,里面的墙上和地上铺满了各种宝石。而在这空旷洞穴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水池。

  水池里是纯黑色的池水,上面冒着泡翻滚着,白气腾腾,就像被烧开了一样。

  勝亦峰弯腰见了一块石头起来看了看:“是萤石,不是钻石。”说完,他随手就扔到了边上。

  我走到了池边,皱着眉头看着这一池黑水。虽然池水看上去纯黑色,但并没有什么异味。不过虽然很好奇,但我可不敢把手伸进池子里,天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这池子应该是关键。”我看了眼勝亦峰。

  勝亦峰点了点头:“这方面你是行家,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我一阵苦笑,就我这半吊子算什么行家?不过现在都走到了这一步,也没有退缩的余地。

  就算今天我和勝亦峰安全的退出去了,之后再一走了之,被劫了新娘的邪灵一定会去找果汝寨的麻烦,那时候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倒霉。如果只是倒霉就算了,估计这邪灵恼羞成怒多半会大开杀戒,那我们这救人不成反倒成造孽了。

  “我做法试试。”

  张瞎子那本讲风水的书里记录了许多阵法,一类是常见的超渡、开光、祭灶之类法事用的,还有一类就是专门用来对付邪灵的。

  这几天我看了不少,也正好可以用一下。

  从背包里摸出香炉,放在池子前面。又取了九根黑狗牙给勝亦峰,让他均匀的插在池子周围。黑狗牙插好,我又取了红绳,挨着给它们缠上,把这池子围在正中。

  这是所谓的锁魂,和厉鬼索魂不同,这个是锁住的意思,就是要将这池子里的东西给定在这里。

  之后,才在那香炉上焚香三柱,朝着香炉三拜之后,便开始念诵往生咒,这是所谓的超渡。

  我并不知道这里的到底是邪灵还是山精,现在这也只是尝试着做了。

  如果误打误撞对方真是邪灵,而且它也愿意听我的话。那么它顺着这焚香就能脱离“锁魂”阵法,顺利去投胎。如果它不愿意,那么接下来可就精彩了……

  当然,这都是对方是邪灵的基础上。如果是山精所化,那么我这一番也就是媚眼抛给瞎子看,白给。

  不过,照它能上那苗家女孩儿身的意思来看,这十有八九都是邪灵了。

  我微闭着眼,往生咒一遍一遍的念诵着,一旁的勝亦峰提着砍刀警戒四周。

  当我的往生咒念到第五遍的时候,池水终于有了变化。

  就见原本翻滚的池水现在更是沸腾了起来,里面的黑色池水不断翻腾,甚至有不少溅出了池外。

  溅出的黑水刚一落地,地面就发出吱吱响声,紧接着就是一道白烟升腾而起。我看着眼皮微跳,回想刚才自己还差点伸手进去,就觉得浑身冷汗。

  以这么强烈的腐蚀性来看,我的手伸进去的一瞬间就得变成白骨。

  就见那黑水不断往池子外溅起,但无论它们怎么沸腾,一旦靠近那黑狗呀和红绳组成的阵法,就会落下来,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把它们给阻挡住一样。

  我和勝亦峰远远地站在一旁,勝亦峰冷眼看着那黑水池,我则一手握住糯米包,一手捏着一张雷咒。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握着糯米包的手已经湿了,手心全是冷汗。

  我不知道这黑水池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但看它被黑狗牙的阵法捆住,应该是邪灵无异。但是,我并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级别的,甚至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本事。

  唯一可知的就是,它在这里至少有上百年。

  忽然,就见那沸腾的池水一下平静了。只是一瞬间,别说是飞溅的池水,甚至连一丝涟漪都没有。

  就在我一愣的时候,就见那黑池水中,一个白衣女人从其中缓缓升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