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保镖和他的妹妹……
血晶2019-10-13 02:254,320

  “发什么呆?”勝亦峰拍了下我肩膀。

  我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勝亦峰冷酷的脸庞,不知怎么的,就觉得说不出的可爱。

  “没什么,就是忽然想到件高兴的事。”我看着勝亦峰笑道。

  勝亦峰神色有些诡异,上下打量我半晌:“不是被吓疯了吧?”

  我失笑道:“你才疯了呢!本少爷正常得很!”

  说着我看了看四周,就见大批的持枪武警已经涌入现场,把那些和莫薇一起的人通通抓了起来。和我一起被绑在高台上的人也救下来两个,另外三个虽然也弄了下来,不过看那残缺的身体,只怕是没救了。

  不过,我到处看了半天,也没看到莫薇的影子。

  “你怎么会在这儿?”勝亦峰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把被拐来这里的事情说了一遍,说着脸有些发烫。不得不说,那还真有些鬼迷心窍了。按说在这种陌生的地方,一个漂亮姑娘忽然来跟我搭讪,我怎么都该有些戒心的,但那时候却莫名其妙的就跟了上去。现在想想,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呢?你不是陪着林苒她们吗,怎么到这里来了?还有这些警察,是怎么回事?”我看了看勝亦峰,到现在我还是迷糊着。

  勝亦峰嘿笑着拍了拍我肩膀:“你小子运气不错。”

  听勝亦峰说了半天,我才明白怎么回事。

  两天前,我和他们分开后,林苒她们几个的家人很快就到了。之后勝亦峰就接受委托,继续追查这件事情。勝亦峰跟着林家提供的线索,这一路就追了过来,之后就发现了莫薇一伙人和那件事情有关联。

  当然,他也没有蠢到一个人就上来。先是联系了当地警方,然后配合武警在今晚进行抓捕行动。没想到的是,抓捕过程中,居然意外发现了我,这才即使把我救了下来。

  说实话,勝亦峰要是晚来那么一两分钟,我恐怕真得被烧死了。

  “勝哥,谢谢你。”我说道。

  勝亦峰一笑,道:“这有什么好谢的。说起来,你到底要去什么地方?怎么跑这儿来了?”

  我把自己要找婆婆以前住的苗寨的事情说了一遍,这才接着道:“我本来是想到这里打听一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的,但刚到这里就被他们抓起来了。”

  勝亦峰皱眉想了想,道:“这一带我倒是挺熟的,你婆婆住那个苗寨有什么特别的标志没有?或者说,你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东西没?”

  我仔细想了半天,道:“好像有一个大的平坝子,中间立着很高的柱子,像是图腾之类的。”

  勝亦峰没好气地看了我一眼:“苗寨里大部分都有平坝子,中间大部分也都立了图腾,这可不算什么特别的。”

  我一阵哭笑不得,但我记忆中好像就只有这么一点东西。忽然,脑海里莫名的就回想起那晚和鬼媳妇成婚的一幕。

  “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地方好像到处都有类似于麒麟的神兽图案。不光是一些纹刻,连房子四角都雕刻着那种东西!”

  “麒麟?”勝亦峰一怔,“苗寨里可很少有人祭麒麟图腾的……让我想想。”

  我满怀期待地看着勝亦峰,就指望着他能想到什么线索了。不过半天过去,勝亦峰皱着眉头摇了摇头:“真没见过。”

  我就觉得心重重地沉了下去。不过勝亦峰倒是一阵嘿笑:“这么失望干什么?我没见过可是好事。”

  我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这算什么好事?”

  勝亦峰道:“黔东南地区,无论是山区还是城市,我基本上都走遍了,几乎所有的苗寨都去过。既然我没见过,那就只能是深山里的苗寨了。换句话说,这范围反而缩小了。”

  我惊喜道:“勝哥,你能不能帮我在地图上标注一下?!”

  “这当然没问题,不过……你一个人进深山苗寨?”勝亦峰上下打量了我半天,才砸吧了砸吧嘴,“就你这身板,能成?”

  我有些哭笑不得:“我这身板儿咋啦?不是自夸,从小到大虽说没得过什么市级体育奖项,但好歹也是多项校记录保持者。”

  这话还真没吹牛,短跑、跳高什么的,我还真的蛮不错的。当然,我们学校并不以体育见长,跟一些名校肯定没法比。

  勝亦峰一阵嘿笑,轻蔑看了我一眼:“还校记录保持者?我问你,你跑的过山猫不?弄得住黑瞎子不?给你把柴刀,你能砍破山猪皮不?”

  听着这话,我就觉得自己脸有些黑。这别说我了,全国散打冠军也不成吧?!

  勝亦峰看我脸色有些难看,这才苦口婆心地道:“兄弟,这大山里可危险啦,豺狼虎豹之类的真没绝种,你这么去就是找死!不说别的,就说这次吧,要不是我追查着过来了,你现在都被烧成灰了!”

  这倒是实话,我无奈看着他:“那怎么办?”

  勝亦峰嘿嘿一笑,道:“要不你雇佣我吧,我给你当保镖,陪你进苗寨。”

  这话一出,我立刻翻了翻白眼。感情这前面说了这么多,就是给自己找生意啊!

  “你到底是干嘛的啊?”我皱着眉头看着他。这勝亦峰来路神神秘秘的,说是警察吧又不像,说是私人侦探吧,总感觉又有点不对,而且也没谁会雇佣私家侦探对付会做法的妖人吧?

  勝亦峰从兜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我,上面写着“亦峰安保”四个大字……

  我就觉得有些崩溃,现在想起来,他来酒店找我们的时候,不就是受林苒老爸雇佣保护林苒的吗!

  “勝大哥,我就想问下,你这亦峰安保有几个人啊?怎么什么事儿都是你亲力亲为来着?”

  说老实话,勝亦峰的外貌看起来相当不错,身材修长,表情冷酷,加上脸上那一道刀疤,真有种说不出的魅力。给人的感觉,就真的像是那种江湖中的侠客、杀手一样。

  但是,看着这名片,再看勝亦峰那满脸猥琐样,真的是让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套句流行语就是“真是哔了狗了”!

  勝亦峰嘿笑道:“什么几个人啊,现在就我一个呢。小本生意,也养不了人。”

  我翻了翻白眼,把名片扔还给了他:“算了吧,我就一穷学生,哪里雇得起您啊!”

  勝亦峰道:“怎么会呢,你只要肯,有大把的人给你出钱呢!”

  我愣了下:“我又没什么有钱人朋友,谁肯给我出这冤枉钱?”

  勝亦峰搓了搓手,嘿笑道:“你这么说,就是想着要雇用我,只是没钱,对吧?”

  我无奈摊了摊手,道:“算是吧。”

  “那就好办了!”勝亦峰拍了拍手,立刻掏出了手机拨了出去,“喂,潘老板吗。是这样的……”

  他躲到边上,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我竖着耳朵听了半天,也没太听清楚。不过,只是一会儿,就听他说道:“好,行!”然后一转头,“左源,叫你接电话!”

  我愣了下,心头一阵嘀咕,这谁啊?怎么还叫我接电话?

  电话刚贴到耳朵上,里面就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喂喂!左源,是左源吗?!你没事吧?!”

  我赶紧把电话挪开了点,等了下才又拿回耳边,疑惑道:“李璐?”

  “对对对,是我!潘琳和林苒也都在!”李璐惊喜地叫道,“听勝亦峰说你出了点事,没什么吧?”

  “没事了,谢谢你的关心啊。”我笑道。

  李璐呵呵一笑:“我关心?你美吧,我才不关心呢!倒是别人挺关心你的!”

  我一阵哭笑不得,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这话。这时候边上好像有人把电话接了过去,隐约就听见李璐说什么别抢什么的。

  “喂,左源吗,我是潘琳。”

  我愣了下,印象中一般到了这时候,她们应该会推林苒来接。

  “潘琳啊,你好。”我说道。

  “勝亦峰说你要去苗寨?是要进深山吗?有危险吗?”潘琳的生意响起。

  “差不多吧,不过肯定没他说的那么危险。”我笑道。

  潘琳道:“嗯,那就让勝亦峰跟着你吧,也正好有个伴。钱方面你不用担心……你可别误会,这纯粹是作为朋友想帮一下忙。可别又生气啦……”

  “嗯……谢谢。”

  潘琳又嘱咐了两句让我小心,这才挂了电话。

  “怎么样,这不就妥了?”勝亦峰朝我挤眉弄眼说道。

  我把电话还给了他,有些疑惑道:“我看你的身手,要价应该不低吧?潘琳家到底是干什么的,很有钱吗?”

  勝亦峰嘿笑道:“这你就不用管了。总之,以她家的财力,雇我保你个十年八年的,估计都不用上账本记录下。说起来,你暑假是两个月吧?咱们这一路进去就当旅游得了,两个月时间也差不多能把苗寨逛个遍。”

  我没好气地道:“你就美吧。咱们如果明天找到,那明晚就回家;后天找到,后晚就回家。你可别指望着能捡便宜,我还得回去看高考成绩的。”

  这里和勝亦峰聊了没多久,就有警察过来了。一个俏丽的女警跟一个老警员,看样子和勝亦峰也认识,彼此点头打了个招呼。

  “小朋友,有没有受伤?”老警察看着我笑道。

  我撇了撇嘴:“还好,这才五成熟。”

  一旁那俏丽的女警嘴角微微有些抽动,见我看她,她的俏脸又板了起来。

  老警察也是一阵失笑,道:“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问题不大。”他转头看了眼那女警,“小柳,你给这位小朋友做下笔录。”

  那被叫做小柳的女警应了声,就捧着个笔记本走了过来,她冷着脸看了看勝亦峰:“闲杂人等回避一下。”

  勝亦峰朝我挤了挤眉毛,一副兄弟你自求多福的模样,转身就走开了。

  我上下打量着这女警,看上去二十来岁,借着周围的火光能看出来,画了点淡妆,看上去眉清目秀的。当然,她也有着苗疆女子独有的白皙柔嫩的皮肤。

  “姓名。”女警冷着脸冷着声问道。

  “左源。”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现在都还只披着一件毯子,“那个……大姐啊……”

  “谁是你大姐?!”女警冷冷地瞪了我一眼,“年龄!”

  “十八……”我老老实实地说道。偷偷看了看这女警,我心头就是一阵嘀咕。怎么说我也是受害者啊,而且跟这女警又不认识,她怎么一副很针对我的模样?

  “家庭住址?”

  “重庆市清水县……”

  女警冷着脸问了半天,也无非是什么时候被抓的,为什么被抓,莫薇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之类的。

  昨晚笔录,她一和笔记本,连个招呼都欠奉,转身就走。

  我心头就纳闷了,这女警怎么回事儿?就这对待受害者的态度,我要拍个视频发网上,立马儿让你出名。

  想着,忽然觉得有点不对。

  我呸……是被解救者,不是受害者!

  见女警走了,勝亦峰靠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走吧,我先给你找件衣服。”

  我点了点头:“先把我的包找着,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

  “放心吧,我刚才过去看了,都在那边的。一会儿登记一下就可以拿走。”勝亦峰说道。

  听了这话,我算是舒了口气。我这全身上下,除了胸前的枯骨吊坠外,最重要的就是包里的三本书。那不仅仅是写有各种道法符箓,也是张瞎子真正留给我的东西……

  “对了,那女警你认识吗?”我忽然想到刚才的事情。

  勝亦峰面色古怪地看了看我,然后揉了揉鼻子:“算认识吧,怎么了?”

  “她怎么对我那态度?”我悻悻地道,“还好我脾气好,不然真给她拍个照发网上去。”

  “别这么小气,男人大气点!”勝亦峰轻咳了声,嘀咕道,“何况她又不是针对你……”

  我愣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看着他:“难道她是针对你?!你们什么关系?你不会是……”

  “胡说八道!”勝亦峰瞪了我一眼,半晌才叹了口气,“她是我妹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