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山间苗寨
血晶2019-10-13 02:253,310

  勝亦峰叼着烟,双手揣在兜里。他冷酷的脸颊看起来有些黯然,冷凝的双眸看起来带着沧桑,任谁看了都会心头一颤,觉得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如果不是刚才看了那张“亦峰安保”的名片,我也就差点信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既然是你妹妹,怎么对你这态度?还‘爱屋及乌’到我身上?”我疑惑问道。

  勝亦峰无奈叹了口气:“都是些家事,也怪不得她。”

  见勝亦峰不愿说,我也不好追问。

  跟着他走到不远处树林旁,就看这里堆了不少东西,有的一看就是用来做什么法术的法器,还有一些则是钱夹背包之类的,也不知道是那些受害者的,还是莫薇他们那些人的。

  勝亦峰在里面翻了下,就把我的包拧了出来。旁边有负责做登记的警察,按说这种东西应该先送回警局登记后才能还我,不过勝亦峰的人脉确实厉害,在边上嘀咕了几句,这东西就直接还我了。

  不过还是不能走,跟着武警下了山,我才看到山下公路上停了十多辆警车,看样子是非常重视这次行动。

  “那帮人是一个邪教组织的成员。”勝亦峰说道,“林苒他老爸就是追查这个邪教惹上了麻烦。”

  这事在山上他大概跟我提了下,我也没太大兴趣,不过也算是知道事情的经过了。或许唯一比较庆幸的就是,对方似乎并不知道我们干掉了那个召唤无头鬼的妖人。不然我恐怕也等不到被绑在火柱上,直接就得被开膛破肚祭天了。

  跟着警车到了警察局,又做了一份笔录,还有什么身份登记之类的,这才把我放出来。

  折腾了一晚上,天已经蒙蒙亮了,跟着勝亦峰找了家路边小摊,吃了一晚热面。这才去找了间小旅馆美美地睡了一觉。

  这几天可把我折腾的够呛,昨晚更是经历了一场可怕的变故。躺在旅馆床上,捏着胸口的吊坠,回想起那铁锤落下的一幕,哪怕现在,我依然是浑身冷汗。忍不住用力地捏了捏吊坠,想要确定它依然在我身边。

  不知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想。

  在我的梦里,我看到了她。

  她的容貌依然绝美,一身苗装将她身材衬托得婀娜窈窕。只是,她脸上没有了哀怨的神情,反而显得有些疑惑,有些迷茫。

  那对明亮的大眼睛,有些好奇地打量着我:“你……是谁?”

  这一瞬间,我惊慌失措:“箜,你忘了我了吗?我是左源啊,我是你的小丈夫左源啊!”

  “左源?丈夫?”她秀眉轻轻皱起,似乎在努力想着什么。

  强烈的不安笼罩在我心头,我大叫道:“我们不是约好了吗?!百年之后你来锁我的魂,然后我们永生永世在一起!”

  她皱着眉头看着我,良久才轻轻摇头:“我……好像不认识你……”

  话音落下,她的身形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箜,你不要走!你不要走!”我大叫着冲向黑暗,想要拉住她。但是伸手抓去,那里只有一片虚无……

  我猛地坐了起来,背心已经被冷汗浸湿。脸颊上湿漉漉的,泪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沾满了脸庞。

  “怎么了,做恶梦了?”

  一旁,勝亦峰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我。

  我抬手擦了擦脸,把眼泪擦拭干净,朝着他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嗯,噩梦……只是做了个噩梦……”

  在这旅馆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开始出发,往山区行进。其实按勝亦峰的想法,我们还应该多休息几天。毕竟我在那个莫薇手里呆了三天,虽然没怎么被折磨,但是三天潮湿环境的生活,加上滴米未尽,也已经让我的身体负荷到了极限。

  但是,我无论如何都不肯多呆。

  因为那个梦,让我始终无法释怀。我想了无数的办法想要把鬼媳妇从吊坠里叫出来,但无论怎么做,吊坠始终安静如往昔。如果不是薛晓婉很确定的告诉我鬼媳妇还有一缕残魂留下,如果不是那晚那人脸虫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拧成两段,我甚至都不知道鬼媳妇是否还在……

  我忘了她整整十年,这十年里她一直跟着我,一直看着我,却无法触碰。但是,当我记起她,回想起那段感情的时候,她却忽然离开。

  我只能看着她,在梦境里,永远触碰不到……

  就如同两条平行线,彼此对望,却永没有相交的一天。

  那种感觉让我觉得心脏好像都被捏紧,那沉重的压力让我呼吸都为之停滞。

  但是我明白,我终有一天会把她找回来。

  因为,她是我的鬼媳妇,这一辈子,下一辈,生生世世都逃不掉。

  和勝亦峰走了三天,这才终于进入了山区。

  刚一进山,天空中就下起了暴雨,就好像是给我们下马威一样。

  “现在怎么办,顶着雨继续赶路吗?”我大声问着。

  暴雨的雨点砸在树叶上,噼里啪啦的,就算大声叫喊,也只能隐约听到声音。

  勝亦峰雨衣下的脸已经被雨水彻底淋湿,他眯缝着眼看了看前面无路的小山,大声道:“不行,太危险了!现在必须找地方避雨,否者一旦遇到山洪或者泥石流之类的,那就死定了。我记得以前听说过,这附近好像有一个寨子,我们顺着山势找一下。”

  我点了点头,示意听到。

  大雨倾盆,地上已经一片泥泞,一脚踩下去要陷进泥里一大半,然后还站不稳,稍不留神就会滑到。

  一路上好几次都全靠勝亦峰把我拽着,否则我指不定就摔倒被雨水冲进山沟里了。深山的山沟是非常恐怖的,一旦落下去,方向不明,就连搜救队都很难找到。

  我家就住在山里,虽然不是这样的大山,但这种道理我还是懂的。

  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我们终于发现远处有一个山坳,里面隐约可以看见一些民房。不敢耽搁,我和勝亦峰赶紧走了过去。

  到了近处,就见这是一个小型的寨子,大概有二十来户人家。大部分房屋都是依山而建,外面还有农舍鸡圈之类的。

  我们随意找了一家,勝亦峰就上去敲门:“有人在吗?我们是登山的,遇到暴雨了,想在您这儿避一下雨!有人在吗?”

  敲了半天门,里面没有反应。

  我和勝亦峰相视一眼,心头都是一阵疑惑。这家门口还有鸡圈,里面还有两只母鸡在咯咯叫着,这证明这里是住着人的。而且现在外面下着暴雨,一般情况下这里的人也不会出去。

  连着敲了几家的门,里面都没人回应。有的明显还亮着灯,但就是没回应,也不开门。

  我们沿着寨子走了一圈,忽然就发现一家门口有个大婶,看样子是出来弄什么东西的,她一看见我们,赶紧就往屋里躲。

  我和勝亦峰赶紧就追了上去。

  “大婶,我们就是想避一下雨,雨停了就走!”勝亦峰敲着门大声说道。

  敲了半天门,里面终于传了声音出来:“你们走吧,我们这里不欢迎外人。”

  “大婶,您看外面这雨这么大,我们也走不了啊!真的,我们不是坏人,等雨停了,我们马上就走!”我也赶紧大声说道。

  等了半天,房门终于打开了一条缝。里面那个大婶上下打量了我们半晌,这才无奈道:“进来吧。”

  我和勝亦峰赶紧钻了进去。

  脱掉雨衣,我才发现我和勝亦峰浑身上下已经被淋湿完了,就没有一个干的地方。这虽然是夏天,但这山里温度本来就比外面低,加上被雨水淋了半天,我也早被冷得打哆嗦。

  那大婶倒是蛮好,给我们烧了热水,让我们先洗一洗,驱下风寒。等我们洗澡出来,她又给准备了一些吃的。

  我们自然是一边连声感谢,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不得不说,大婶的手艺相当不错,我和勝亦峰都吃得大呼过瘾。

  大婶犹豫了半天,这才叹了口气:“这过路雨下不了多久,你们吃完就赶紧走吧。”

  我一愣,看了看外面的天。天空已经暗了下来,现在都晚上八点多钟了,出去就是一抹黑,什么都看不见。

  “大婶,如果您真不想我们在这屋里,给我们一间柴房也好啊,现在这天我们出去也没地方住啊。”我低声下气地求道。

  大婶看着我们两个,半晌才又叹了口气:“我这是为你们好……”

  “大婶,这寨子里到底怎么了?我们敲了很多家的们,就您给我们开门了。”我皱眉问道。

  说实话,我现在都还是满心疑惑。我来黔东南也有几天了,见过不少苗寨的人。虽说有一些也会打着幌子骗游客什么的,但本质上苗寨的人还是非常淳朴的。特别是像这种山里的寨子,因为没怎么受到各种物质的冲击,大部分都还保持着热情好客的风俗。

  大婶显得相当犹豫,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算了,今晚你们就住下吧。不过,晚上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别出去,那都不管你们的事。一定要记住!”

  我和勝亦峰相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虽然答应了,但我心里却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总觉得这苗寨里,好像有莫名的不安气息在回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