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千蛊之王
血晶2019-10-13 02:253,506

  我就觉得自己头皮一瞬间有些发麻,这肉呼呼的白虫子就是心蛊?!我可不会忘记张瞎子被种了心蛊后是什么样子。

  以他的本事,都被这心蛊死死控制了十年,到最后还死在了杀人坡。我相信,如果不是因为我,张瞎子绝不会去招惹那千年鬼王,哪怕他捏着茅山宗镇山神咒“御九天神引召东方轰天震门雷帝符”也不会。因为变数太大,危险太高,而且那鬼王说白了就是被封印在九阴之地里,只要别人不撞上去,他也做不了什么怪来。

  现在,这位苗族大祭司竟然要我吃这东西?!

  我看着面前这位年轻的苗族大祭司,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女孩儿看着我犹豫的神情,淡淡一笑:“吃了,你才有机会救你的鬼媳妇。如果不吃,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听了这话,我咬了咬牙,二话不说拿起那心蛊就塞进了嘴里。也不敢品尝什么味道,闭着眼就给它吞了下去。那冰凉肉肉的东西滑过喉咙落到肚子里,我就觉得说不出的恶心,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顺着嗓子眼往肠子里爬一样。

  看着我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女孩儿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以为心蛊,是什么人想吃就能吃到的吗?这心蛊是我苗疆千蛊之王,平常人想见一次都难,更别说吃了。”女孩儿慢悠悠地道。

  我一阵苦笑,这东西吃也吃了,接下来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现在怎么办?我要不要立什么毒誓?”我砸吧着嘴问道。

  女孩儿古怪地看着我:“你是花妮祂的孙子,她什么都没教过你吗?”

  我摇了摇头:“如果不是鬼媳妇的事情,我都不知道婆婆是还会下蛊这些。”

  女孩儿轻轻点了点头:“这么说来,花妮祂倒也算遵守约定。”

  我有些奇怪,婆婆当年离开东阿寨的时候,难道还跟寨子里有什么约定吗?

  不过很明显,女孩儿没有细谈的意思,她缓缓道:“吃的心蛊和被种下的心蛊是不同的。这心蛊是千蛊之王,让你吃下去,是为了让你能在短时间内练好蛊术。阿婆给我的吩咐里,可没说要给你下蛊。”

  我顿时一呆,这才想起来,从头到尾这位年轻的大祭司确实没说过要给我下蛊什么的。而且,既然她能当上东阿寨大祭司,那本事肯定相当不小。如果真要对我下蛊,也不用递到我面前给我看见了,恐怕还没进这门,我就已经着道了。

  苗疆蛊术的神奇莫测,那在江湖上可是早有传闻的了。

  女孩儿接着说道:“一般人要想练习蛊术,就必须从小开始浸泡特殊的药物,这种浸泡要坚持十年以上,每天不断。这样长时间浸泡后,他们身上就会有一种……按你们山外的人的说法,就是抗体,能够对付大部分的蛊毒。然后,这时候才会开始用自己精血养蛊,这是为了培养蛊虫对自己的依赖。而且,因为蛊毒变化莫测,有可能前几天抗体还有效,隔一两天蛊虫毒性变化了,抗体就失效了,所以每天还必须让蛊虫撕咬自己的血肉,让自己的身体能不断抵抗蛊毒的威胁。”

  我听着一阵头皮发麻,我以前听说过蛊虫要用养蛊人的血肉饲养,但也仅仅是这样而已,其他的可都一概不知。现在知道这居然还要让蛊虫要养蛊人的身体,我就觉得有些浑身发毛。

  “那我现在……”我迟疑道。

  “你不用了。因为你已经吃了我们苗疆最宝贵的心蛊,以后几乎所有的蛊毒都对你无效。”女孩儿微笑道。

  我一惊,这才明白刚刚那条胖胖的白虫子是多么珍贵。

  “那你的意思是,我以后就对蛊毒免疫了?”我惊讶道。

  女孩儿淡淡道:“也不能说全都免疫,但大部分蛊毒对你都不会有效果。蛊指的就是虫子,不过是通过特殊办法培养的,会听从主人只会的虫子。那心蛊是千蛊之王,它不会容许在它生存的地方有别的蛊存在。所以,现在大部分蛊毒对你都不会有效果。”

  我听着,就觉得脸皮都绷紧了:“你的意思是,我吃了那心蛊后,它并不是被我消化了,而是寄生在了我体内?!”

  女孩儿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要不你以为是怎么了?”

  我这真是哭都哭不出来,这么大一条虫子,从此后就在我身体里安家了……

  “好了,今天你先休息下,明天我正式开始教你蛊术。”女孩儿说完转身就朝那侧门走去。

  “喂,那个,你叫什么名字?”我赶紧叫道。

  女孩儿听了,转过身来,明亮的眼睛看着我:“我叫丽雅。”说着,她朝着我露出一个戏谑笑容,“对了,如果按照辈分算的话,你可以叫我表姐。”

  “表……表姐?!”我呆呆地看着这个叫丽雅的女孩儿,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了侧门的阴影中。

  出了屋子,勝亦峰还等在外面,那个苗族姑娘也在边上,好像是在看着勝亦峰。

  一见我出来,勝亦峰就赶紧走了上来,一边上下打量我,一边低声问道:“没事吧?”

  “没事。”我摇了摇头,目光就投向那个苗族姑娘,“现在我们去哪儿?”

  苗族姑娘冷冷看了我一眼:“跟我来。”

  跟着这苗族姑娘我们就朝大房子左面走去,大概走了有半小时,这才到了一间小木屋前。

  “今天起你们就住在这里,我每天会给你们送饭过来。”苗族姑娘冷声道,“还有,如果没有必要,你们最好不要去寨子里。我不可能每天都守着你们,也不能保证我们的族人每次都能克制对你们的仇恨!”

  话音落下,她转身就走,好像多呆一秒钟都是折磨。

  勝亦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转头看着我:“你婆婆没对这东阿寨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我怎么觉得他们恨不得吃了你一样?”

  我一阵苦笑:“我怎么知道,现在我都还是满脑袋的问好呢。话说,我可能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你怎么说?是留下来陪我,还是自己回去?”

  勝亦峰一阵嘿笑:“这有什么好问的?当然是留下来陪你,这地儿这么危险,我走了,指不定你今晚就被人分尸了。再说了……潘琳那边不也给我记着账嘛。”

  我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感情他还算着潘琳那边的费用呢。

  第二天一早,那苗族姑娘就送来了早饭,在边上等我吃完,就带着我往寨子里去。勝亦峰被留了下来,不过看他也是一副乐得轻松的模样。

  一路跟着这苗族姑娘,我心头就琢磨着,看样子这一个月都要在这里过了,总不能每天对着这么个杀气腾腾的冷美人吧?

  “那个……我说大姐,你叫什么名字啊?”我赔笑着问道。

  苗族姑娘转头冷冷看了我一眼:“谁是你大姐?不要乱叫!”

  “那我怎么称呼你?总不能一直喂喂喂的叫吧?”我说道。

  苗族姑娘这次连头都懒得回来,只是冷声道:“随便你怎么叫,总之不要叫我大姐,我也不是你什么大姐。”

  我笑了笑:“阿猫……阿狗……阿……你要干嘛……”

  苗族姑娘冷着脸就转过了头来,朝着我就走了两步,吓得我赶紧后退。

  “珺瑶,我叫珺瑶!再乱叫,我扣了你的眼珠子!”她狠狠瞪了着我说道。

  说完,她扭头就往前走,我在后面跟着嘟囔道:“早说嘛,凶我一个病人干嘛。”

  珺瑶在前面就像没听见我的抱怨一样,理都没理我一下。

  跟着她一路走过去,让我有些奇怪的是,这次并没有去那东阿寨的坝子,而是直接往后山走。

  “珺瑶姐,我们这是去哪儿?”

  这周围林木茂盛,很有一种大山的感觉。不过这路却有些不平,看上去并不像经常有人走的样子。周围时不时传来一两声清脆的鸟叫,但却没什么悦耳的感觉,反而让整个林子显得有些森然。

  我心头有些战战兢兢的,打量着前面的珺瑶,心想她不会是想找个地儿把我给做了埋了吧?虽然这珺瑶是个年轻女孩儿,但我可不敢小瞧她。

  “问这么多干什么,赶快走!”珺瑶不耐烦地道。

  跟着她走了半个小时,这才终于停了下来。在前面出现的是一排平房,和平常见到的苗寨建筑有明显的区别,这些房子看起来虽然也都是木质结构,但感觉要朴实很多,没有苗寨房屋那种花俏的感觉。

  正想问珺瑶,就见她朝着前方行了一礼。顺着她行礼的方向看去,就见丽雅正缓步走来。

  丽雅朝她点了点头,然后说了句苗语。珺瑶也用苗语争辩了几句,但最终丽雅摇了摇头,珺瑶恨恨地瞪了我一眼,这才缓步离去。

  “那个……表姐,你和她说什么呢?”我搔了搔头问道。

  丽雅的脸色顿时很古怪,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你叫我什么?”

  我干笑道:“你不是说按辈分算我表姐吗?我自然是这么叫了。”

  丽雅失笑摇头:“跟我来。”

  她领着我走到了一间房门前,停了下来。

  “把门打开。”她朝着房门扬了下下巴。

  我愣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轻轻推了下房门,门没锁。我带着几分好奇,推开了房门。但就在推开这门的一刹那,我就觉得背后被人狠狠推了一把,身体不由自主就冲了进去。

  然后,房门砰的一下就关上了。

  “喂,你干什么?!”我拍着房门大声叫道。

  外面没有声音。

  我拉了下门,已经被从外面反锁上了。我有些无奈,还没转头,忽然就听见背后传来“嗡嗡”的响声。

  这声音让我心头一颤,隐约已经猜到了什么。猛然转头,当看清那些东西的时候,我就觉得浑身寒毛都倒立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