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磨人的妖精
血晶2019-11-26 10:293,258

  我咽了口唾沫,心头隐隐也能猜到,这些坛子里恐怕养的就是蛊虫了。

  珺瑶走了过去,从架子上随便取了一个下来。她一手抱着坛子,一手按着坛子盖。

  “把你的阳蛊放进去。”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我摸了摸胸口的挂坠,那甲壳虫现在就在枯骨吊坠上住着了。我现在随时都在担心,它会不会一时兴起就给一口咬下去。

  在我心里,这枯骨吊坠可比这破虫子宝贵一百万倍。

  “你知道蛊是怎么练的吗?”珺瑶问道。

  我想了想,民间关于蛊的传说倒是不少,也不知道真实性。

  “我听说是把许多虫子放在一个坛子里,然后让它们互相吞噬,最后活下来的就是蛊了。”我老老实实把自己听说的说了遍,毕竟,在我面前这位看上去二十左右的大姐姐,很有可能就是玩蛊的专家。

  “可以这么说,但最关键的地方却不是。”珺瑶顿了顿,接着道,“这要从蛊毒开始说起。所谓的养蛊,其实就是养虫子。”

  我点了点头,这话丽雅也跟我说过。

  “最大的不同是,我们养的蛊是从蛊虫原虫来的。而蛊虫原虫,是千百年来祖先一直培养着的,这和一般的虫子有很大区别。寻常的虫子吃了别的虫子,最多就是长个头。但蛊不同,它们在吃了别的虫子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别的蛊虫的能力。”

  俊雅缓缓说道:“简单的说,例如你的那只甲壳虫吃了一条蜈蚣,那么它就会携带一定那只蜈蚣的毒素。然后它又吃了一只蝎子,它的毒素就会变成蝎子和蜈蚣的混毒。所以有一种说法叫蛊毒无解,就是因为这种混毒是非常难对付的。”

  我听着就咽了口唾沫,这么看来这蛊毒真的有些恐怖了。

  混毒这种东西,放在武侠小说里,基本上就是最高级别的毒药了。什么鹤顶红、断肠草之类的,比起混毒来就是小儿科。

  没想到这么一只小虫子竟能有这样的效果。那万一……万一它吞噬了一只携带有伊波拉病毒的虫子……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光是想着,就已经让人不寒而栗。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这蛊虫一不小心伤到了我不想伤的人,那该怎么办?”我开口问道。

  珺瑶一向冰冷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了一抹傲然笑容:“这就是我们养蛊人的和别的下毒者不同的了。因为我们一直和蛊生活在一起,并且不断让蛊虫咬我们的血肉为食,所以在我们的血液中,天然就有对蛊毒的解药。换句话说,如果你的蛊虫咬了你认为不该咬的人,那你只需要用自己的血给他解毒就可以了。”

  我一边听,一边点头。不过这转头一想,就觉得有些不对了。

  那以后我要是动用蛊虫去咬人,那人家还不得拧着刀子追杀我?那时候,我估摸着就跟唐僧差不多了……

  想着,我把吊坠摸了出来,伸出两根手指,小心地把那甲壳虫捏了起来。说老实话,看着这小小的虫子,我深怕自己一个不慎就把它捏死。

  但入手的感觉倒是有了些变化,那天我摸着它的时候,就觉得软软的,但今天捏着,似乎觉得硬了许多。

  “那现在就把它扔那坛子里?”我好奇地看着珺瑶。

  珺瑶点了点头:“没错。”

  我犹豫了下:“那万一它打不过里面的虫子,被别的咬死了怎么办?”

  这话一出,我就清晰的看到珺瑶的脸颊微微抽动,脸色有些发青。

  她一把就把我手里的甲壳虫夺了过去:“我不想跟你说话了!”

  说完,抬手打开盖子,就把甲壳虫扔了进去。在这之后,她并没有立刻把坛子盖给关上,反倒是抱着走到我面前。

  我探头看了看,就见这不大的坛子里装满了虫子,有我认识的蝎子、蜈蚣、蟾蜍之类的,还有很多我不认识的,长得奇形怪状五彩斑斓,一看就是有剧毒的虫子。我那只小甲壳虫一扔进去,立刻就被淹没了。

  “它真不会被这些虫子吃掉?”我怀疑道。

  珺瑶没好气地道:“蛊虫原虫本就是这些毒物的克星,如果连这些一般的毒物都能轻易把它吃掉,那也只能证明你这个饲主无能!”

  我心头一阵嘀咕,这玩意儿跟着我才一天,我连它姓什名谁都不知道,怎么能跟我拉上关系?

  珺瑶没有多说什么,就把那坛子扔我怀里。

  “每隔半个小时往里面第一滴中指的血,记住是中指!持续到所有虫子被吃掉,只剩下你的阳蛊为止。中间不可间断!还有,期间不得离开这房间。”

  我瞪大了眼:“你在跟我开玩笑吧?这一罐虫子少说也有二三十只,我那甲壳虫米粒儿大小,要把这坛子的虫子吃光,那还不等到猴年马月?!”

  珺瑶看来被我气到了,也不理我,摔门就走了出去。

  我一看这情况,也没有办法。何况,我对这蛊术的修炼还真有些好奇。毕竟外面对蛊术的各种神奇传闻,可比什么画符抓鬼要神奇多了。

  抱着这坛子我就随意坐在墙边,珺瑶说不能离开这屋子,可能也有什么原因的。反正我现在也是闲人一个,等着就等着呗。

  坛子里很热闹,原本还勉强保持着和平的虫群,在我那只甲壳虫进去后,立刻就炸了锅。整个虫群不断翻腾,时不时还发出一阵吱嘎吱嘎的声音,听得人牙齿发软。

  我把手机拿出来,这才发现这早就没电了。原本还带着些备用电池什么的,但这几天我昏迷过去,好像也没人给我充电。

  随手把手机扔在边上,我就心头算着时间来,估摸着差不多半小时了,就咬破中指给第一滴鲜血进去。

  这鲜血一进去,我立刻就见这坛子里冒出一股淡淡的青烟,伴随着的,还有一种脂肪烧焦的味道。

  整坛子的虫子都沸腾了,我那小甲壳虫也冒了个泡,探出了个脑袋,就像在对我示意一样,不过立刻就被虫群淹没。

  里面的蝎子、蟾蜍等毒物也开始互相撕咬起来,看上去蛮激烈的。

  只不过,这东西看久了也没很么兴趣。我就抱着坛子坐在门口,算好差不多半小时,就往里面滴一滴中指的鲜血。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个磨人的活儿,半小时咬一次手指的疼痛就不说了,光是这无聊的时间里,好几次都让我差点睡着。好在心头总琢磨着这事情,勉强支起了精神。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就见丽雅和珺瑶两人来了。

  珺瑶拧着个大篮子,我觉得应该是吃的,只不过这篮子也太大了点。丽雅倒是空着手,走路间那长裙轻轻摆动,真有些仪态万千的感觉。

  “你抱着这坛子干什么?”丽雅看我把坛子抱着坐在门口,她满脸惊奇地看着我。

  我愣了下:“每半个小时往里面第一滴中指鲜血,我怕自己忘了。”

  丽雅愣了一下,道:“那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傻傻地看了看丽雅,又看了看珺瑶:“不是说不能离开这房间吗?”

  丽雅满脸愕然,转头看了一眼珺瑶。我就见珺瑶向来冰冷的脸蛋竟然有些发红。

  看到这一幕,我立刻就明白是被珺瑶给耍了。

  我就心说,这白净净的小姑娘怎么老喜欢耍我呢?我到底是哪里招惹她了吗?!

  不过转念一想,这应该还是我婆婆当年的事,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但能让整个东阿寨都记恨她,想来动静不小。

  丽雅失笑摇头,缓步走进了屋子来。

  珺瑶跟在后面,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也赶紧跟了进去。

  丽雅伸了伸手,珺瑶赶紧恭敬地把那个篮子放在地上,从里面取出一根银针递了过去。我偷偷瞧了一眼,别说,这里面真的还有吃的,几个馒头和一叠咸菜,虽然简单,但还真有!

  想着,我也懒得管她们俩了,伸手就抓了个馒头起来。

  丽雅看了我一眼,失笑摇头也不管我。我倒是对她现在要干什么蛮感兴趣的。就见她取了一个坛子下来,然后小心地扎破手指,往里面滴了一滴。

  我仔细看了看,果然是中指!

  然后,她挨着那些架子一个接一个的把鲜血滴了进去。但没几下,中指就不流血了。这时候,就见她拿起银针又扎了下。

  看着,我就恨得牙痒痒,她这第二下分明是扎的食指!

  我瞪了珺瑶一眼,她也毫不示弱对我投以挑衅的目光,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样。

  说实话,这几天看惯了她冰冷的模样,现在见她这样子,我还真生不起气来。

  只能在心里暗暗说道,好男不跟女斗,算了!

  丽雅把这间屋子里的坛子全都弄完,才舒了口气。

  “跟我来。”她对我说了一声。

  我愣了下:“去哪儿?”

  “一会儿就知道。”丽雅淡淡地道。

  我扬了扬手里的坛子:“这个怎么办?”

  “带上。”丽雅忽然回头,朝着我露出一个和她大祭司身份完全不符的俏皮笑脸,“半个小时一滴中指指尖血,千万别忘了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