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再进山
血晶2019-11-26 13:313,825

  我抱着坛子跟在丽雅后面,珺瑶拧着篮子走在我旁边,一路上她冷着个脸,时不时偏过头来瞪我一眼。

  我看了就奇了个怪了!心说,这不是你捉弄我吗?现在被戳破了,还能怪在我头上?我没找你麻烦就算是给面子了!

  当然,这话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其实我也好几次仔细留意珺瑶,每次恨得牙痒痒的时候,就会发现这女孩儿也不过二十岁左右,而且眉清目秀清新漂亮,这要放在大山外面,就是一冷美人,任谁都很难真正对她发起火来。

  而且这么多天接触下来,我也发现,她虽然说话脸色冷冰冰的,但骨子里还是有那种苗家女特有的温柔。就像给我擦药的时候,虽然冷着脸一脸厌恶,但下手却温柔的很,生怕把我弄疼了。

  一路没有经过苗寨,直接从山里的小道回到了丽雅的住处,就是山顶那座大房子。丽雅虽然年纪不大,也就和珺瑶一样二十岁左右,但却是东阿寨大祭司(也被外人称作大巫)。身份尊贵地位崇高,在东阿寨里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所以,她的住处也是整个东阿寨最好的,同时,这里除了是她住宿的地方外,也是平时苗族传统节日祭祀的地方。但平时,这里很少人来,没有人敢没事打搅大祭司的清净。

  到了那间打屋子里,丽雅示意我坐下。我也不客气,抱着那坛子就坐在边上的椅子上。珺瑶站在丽雅旁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撇了撇嘴,一脸不在乎的表情。

  这么多天下来,我还不知道你吗?

  “手好得怎么样了?”丽雅开口问道。

  我活了下左右,从果汝寨出来,这左手的伤就以相当的速度在恢复,不得不说,勝亦峰给的药真的是非常灵,也不知道他在哪儿搞的方子,可比一般医院的药疗效好多了。这十多天下来,左手除了还有些轻微的疼痛,平时几乎感觉不到什么。

  当然,真要用力的话还是不行,估计还要休养一段日子。

  “好的差不多了,不过还不太能用力。”我说道。

  丽雅微微点头:“那就好。接下来的事情,也不需要多大的劲,稍微动下手就可以。”

  我看着她奇道:“你要我做什么?”

  丽雅缓缓道:“你现在也知道养蛊需要什么了吧?”她目光落在我怀里的坛子上。

  “需要一只蛊虫原虫,还要各种毒物,然后……”我想了想,迟疑着看着丽雅,“应该不止这些吧?是不是还需要一些什么药物之类的?”

  丽雅微笑道:“没错。所以,你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自己上山采药,找寻各种毒物来给炼制你的阳蛊。”

  我呆呆地看着丽雅,半天才道:“还要自己上山采药抓虫子?”

  丽雅失笑道:“你该不会以为所有东西都是别人给你准备好,然后你只要每天往坛子里滴几滴血就够了吧?”

  我微微点头,认可丽雅的说法。这说来也是,哪有什么东西都让别人准备好,然后自己坐享其成的。

  “但是,虫子还好说,照着蝎子、蜈蚣还有那些五彩斑斓的抓就好了。不过,要什么药我可不知道。而且就算知道了,我也不认识啊。”我苦笑道。

  丽雅道:“这个不难,我也不会让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上山采药。接下来的十天,珺瑶会跟着你。”

  这话一出,一旁的珺瑶就脸色微变,赶紧道:“大祭司……”

  丽雅轻轻摆了摆手,珺瑶立刻就低着头站到了边上。虽然满脸的不乐意,但却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这一刻,我才算第一次见到了丽雅这个东阿寨大祭司的权威。

  “事不宜迟,就从今天开始。”丽雅淡淡地道。

  “是,谨遵大祭司吩咐。”珺瑶轻声道。

  丽雅把我赶出了房间,之后在里面交代了珺瑶一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我才见珺瑶从屋里出来。此刻,她的脸色冰冷到了极点。我估摸着这要往她脸上泼点水,就得刮下一层冰来。

  “喂喂喂,珺瑶大姐,这可不能怪我,我也是受害者啊!您就别生气了,我以后有什么不懂,还指望您这位养蛊高手多教导呢。”我赶紧迎上去赔笑道。

  开玩笑,现在不把马匹拍顺溜了,一会儿进了深山,指不定她一个不乐意就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

  在这种深山里,只要稍微进树林深一点,一旦迷路了再想原路返回,那基本上就是说笑。如果一不小心再走动下,离开了当时的位置,那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了,搜救队都找不着你。

  和勝亦峰这一路走过来,如果不是他,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现在,我已经是打心底对这大山充满了敬畏。

  珺瑶寒着脸盯着我,对我说的话根本就不理会:“现在起,你最好一步不离的跟着我!”

  我赶紧点头:“是是是,那是肯定的!”

  她没有直接领我进山,而是先带着我去了我昏迷时住的小楼。我就见她进到卧室,熟练的从床底拖出一个箱子,然后从里面摸了一些竹筒、绷带,还有药锄之类的东西出来。

  我有些好奇,再次打量了一下周围,这里看上去还是很素雅的模样。

  “珺瑶姐,我都忘了问了,这里以前是谁住的?”

  珺瑶冷冷看了我一眼:“这是我家。”

  我顿时张大了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怪不得这么熟悉,原来……

  这小楼我没怎么走动过。但是好像还有其他的房间,只不过……我看着那床,心头忽然有些古怪的念头,这里该不会就是珺瑶姐的卧室吧?

  当然,这也就我心里嘀咕,我可不敢去问珺瑶。想来,以她对我的厌恶程度,能让我住她这里,估计都已经到了极限了,要是再有什么撩拨她的话,指不定都不用进山了,她现在就得给我点蛊毒弄死我。

  “要进山几天,你要不要准备点什么?”珺瑶看着我冷声问道。

  我想了想,现在这情况,准备什么恐怕都不如带上一个勝亦峰。

  “能不能叫上勝亦峰?”我试探着问道。

  果然不出我所料,珺瑶冷声回答:“不能!”

  我撇了撇嘴,笑道:“那我回去拿几件衣服就好。”

  “快去快回,我就在这里等你。”珺瑶冷声说道。

  我离开这小楼赶紧就往后山跑,我和勝亦峰住的地方就在那里。刚一走近小木屋,就见小木屋外勝亦峰赤裸着上身,正在拧着军刀练习刀法。

  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勝亦峰的锻炼。而且我有些奇怪,如果只看相貌,勝亦峰或许更像那种拿着手枪的杀手,绝不像那种传统的,会练习刀法的人。

  “怎么去了这么多天?”勝亦峰看到我,笑着迎了过来,上下打量了我半天,“怎么忽然觉得你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我摸了摸脸颊,心说那蛊虫好像也没咬我脸啊,怎么会不一样?

  也没时间跟他细说,直接把这几天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

  勝亦峰惊讶地看着我:“那个大祭司给了你阳蛊?”

  听了这话,我倒是有些纳闷了:“怎么了,阳蛊有什么不对的吗?”

  这时我才想起来,那天丽雅给我吃了心蛊的事儿一直没跟勝亦峰说呢,这就赶紧把那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勝亦峰看着我,满脸的羡慕:“啧啧啧,这可是大手笔啊!”

  我听得云里雾里的,皱眉道:“什么意思啊?你倒是给我说明白啊!”

  勝亦峰解释道:“我对黔东南地区很熟,在这一代活动就难免要和苗族人打交道。我就这么跟你说吧,现在会蛊毒的苗人,大概只占了整个苗族人口的千分之一,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这种与世隔绝的寨子里。但哪怕是在这样的人里,阴蛊阳蛊都是传说中的玩意儿……倒是没想到东阿寨居然还有……”

  我呆呆地看了勝亦峰半晌:“不会吧?”

  勝亦峰看着我,一副你丫不知好歹的模样。

  “心蛊是千蛊之王,用这东西做阴蛊,那说你是百毒不侵都是轻的了,我估摸着你以后连生病都难。而那阳蛊,可是和养蛊人心念相同的统帅!它能控制的可不是一两条蛊虫,而是蛊虫大军!如果练好了,心念一动死个千儿八百人,那就是一眨眼的事儿……”

  说着,勝亦峰忽然神色古怪地看着我:“要不……你就呆在这东阿寨吧。你这样的人出去……太危险了!”

  “放屁!”我白了勝亦峰一眼,也没时间跟他多废话。

  珺瑶还在小楼那边等着,如果是平时我倒是不在乎迟到不迟到的。但这可赶着要进山,如果让她等烦了,指不定在山里怎么收拾我。

  赶紧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就马上朝珺瑶住的小楼奔去。

  刚到那小楼前,就见珺瑶已经等着在门口了,看她满脸不愉的样子,看来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珺瑶姐,我来了,让你久等啦!”我满脸堆笑地走了过去。

  就见她拧着一个大背包就出来了埋在她背上还背着一个竹篮子,外面用牛皮抱着,看不见里面装的什么。

  “把这个背上。”

  她把手里拧着的背包塞在我怀里。我接了下,蛮沉的。

  “这是什么?”我奇道。

  珺瑶冷声道:“叫你背着就背着,别多问!”

  我暗暗吐了吐舌头,也不敢多问了。但从这包裹里隐隐传出来的香味,我大概能猜到,这里面装的应该是吃的。

  离开寨子,我们直接就朝东面走去。

  这一路上她也不跟我说话,就让我抱着那坛子。

  说起来,丽雅也跟我说了,只需要每天往这坛子里滴一滴血就好,主要是为了刺激阳蛊,让它凶性大发,并且能适应我的味道。

  至于其他的什么半小时一次啦,什么不能离开屋子啦……基本上都是珺瑶整我的。

  足足走了大半天,太阳已经渐渐落下,道路有些看不清的时候,带路的珺瑶才停下脚步,把背上的竹篓放了下来。

  “今天就到这里。”珺瑶冷声说道。

  我点了点头,把背上的背包也卸下。这一路我可累得够呛,不够也只能咬牙撑着。珺瑶那竹篓里我不知道装的什么,但她在前面带路的时候,我就听到那竹篓的背带时不时嘎吱嘎吱的响,就知道里面的东西绝对不会比我的轻。

  连她一个女孩子都没叫受不了呢,我怎么能叫唤?

  现在终于卸下背包,我就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轻了。

  正准备坐下,就见珺瑶从竹篓里取出了几个小瓶子,还有一些绳子之类的东西。

  “怎么,想休息了?”珺瑶看着我冷冷一笑,“今晚的事情还多着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