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阳蛊
血晶2019-10-13 02:253,527

  我脑袋昏昏沉沉的,眼皮好像压着千斤重担,完全睁不开。身上到处都火辣辣的,疼得我低声呻吟着。

  隐约间,我觉得好像有人轻轻抚摸着我的额头。

  那手很冰凉,但却很温柔。有种让我非常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回到了童年,那每次在我生病的时候,会在我一旁陪着着我,轻轻抚摸我额头,柔声伴我进入梦乡的感觉。

  你是谁?

  我很想睁开眼看看,但是沉重的眼皮让我完全无法睁开双眼。

  轻柔的歌声在我耳边响起,很轻柔,但却一个字也听不懂。歌声的曲调让我非常熟悉,隐约记得我曾无数次听到过。

  但是,是谁?

  是谁在我旁边……

  当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我看了看四周,这是一间素雅的房间,周围的墙是绿竹修建,在窗户那里还挂着一个小巧漂亮的风铃,微风拂过,风铃就叮当作响。

  低头看了看身上,我就觉得哭笑不得。我现在就像个木乃伊一样,脖子以下都被白布缠着,而且身子软绵绵的的,动都动不了。不过,好在知觉还是有的,也不知道是脱力还是怎么了。

  在我床旁的桌子上,几个小物件安静地躺在那里,有我的枯骨吊坠,还有一个小竹筒,也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

  “醒了就起来换药。”

  我正看着那小竹筒奇怪,旁边就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这我都不用看,只听声音就知道是谁。

  “珺瑶姐好。”

  “谁是你姐?跟你说别乱叫!”

  珺瑶冷着脸走到床旁,把手里端着的水盆放在边上,然后就把我扶着坐了起来。

  我尴尬一笑,习惯性的想抬手搔一搔头,却发现我现在浑身乏力,连坐起来都要靠珺瑶扶着我才行。

  “我身体到底怎么回事?”我疑惑道。

  珺瑶冷声道:“死不了。”话音落下,我就发现她忽然凑头到我身边。

  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见她从我肩头扯下了一截布条。然后,我就觉得自己像被解开的粽子一样,随着她手的旋转,身上的布条开始滑落。

  先是颈部……我看到了自己的脖子;然后是胸口,我看到了自己不算发达但却结实的胸肌……

  我心头隐隐升起一种不太妙的感觉。

  她刚才说换药?!

  “喂喂喂,珺瑶姐!换药这种事情,我身体恢复一点自己来就行,你别……别……别拉!”

  珺瑶根本不理会我,几下就把我身上的布条给扯了干净。我就觉得自己的脸像火烧一样发烫,我都不敢抬头去看珺瑶的脸。

  “也不知道一个大男人怕什么!”珺瑶冷哼了声。

  然后就把那盆子里的毛巾拧了一把水,开始给我擦拭身体。从脸到脖子,从脖子到胸口,从胸口到腹部,从腹部……

  我趁她拧毛巾的时候偷偷看了一眼,这才发现珺瑶姐的脸也是一片通红。

  看着,我才舒了口气,看来害羞的不止我一个……

  在珺瑶姐给我擦拭身体的时候,我也注意了一下,我身上的伤口现在都已经结疤了,看上去似乎问题不大。

  珺瑶姐给我把身上擦了一遍,然后就把床旁柜子上那竹筒拿了起来。我好奇地看着,刚才醒来的时候,我就在奇怪这里面装的什么。

  就见她把盖子拧开,从里面弄出一些透明的,好像是什么胶一样的东西,开始给往我身上涂抹。她动作很小心很温柔,绝没有平时看上去那么冷冰冰的。相反的,我甚至能感觉到她柔软指尖在我身上划过的轻微触感。

  房间里一片寂静,静到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珺瑶姐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我就觉得她往我身上涂抹的手指有些微微颤抖。

  那种感觉很细微,如果不是我现在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到了她那柔嫩的手掌上,或许我根本没法发现。

  但越是这样的集中精神,我越发的感觉到那柔嫩的小手在我身上滑过时,那暖暖的柔柔的感觉……

  “呸,下流!”珺瑶姐忽然轻啐了一口。

  我红着脸不敢接话,作为一个心理和生理都正常的男生,有些事情绝不是我想控制就能控制的。

  给我涂完药,她又从一旁拿出一卷干净的绷带给我全身缠上,这才抱着我小心的让我躺在了床上。

  我抬头看了一眼,就见珺瑶姐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这种事情看起来简单,但真做起来可是相当累人的。她给我全身换药,这可足足花了一个小时左右。

  “谢谢你,珺瑶姐。”我衷心感谢道。

  珺瑶姐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她寒着脸冷声道:“是大祭司吩咐我的,你去谢大祭司就好。”

  话音落下,她端起盆子转身就走出了房门。

  我躺在床上,有些百无聊赖的感觉。现在我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软绵绵的,连动弹都动弹不得。但偏偏好像是已经睡了很久,现在整个人都清醒的很,完全睡不着。

  正不知道做什么,忽然就听见一阵轻微的“嗡嗡”声。

  我惊异地左右看了看,这就发现,从窗户那里,一只小虫子飞了进来,直接落到了搁在桌子上的枯骨吊坠上。

  仔细看去,我就发现这虫子居然就是那第一只钻进我身体里的蛊虫。现在,这蛊虫的身体竟然神奇的长出来了,我可清晰的记得,它被心蛊吐出来的时候,整个身子都被咬掉了一半。

  我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但想来时间不会太长。

  只是,这蛊虫是怎么从那房间里溜出来的呢?

  我可没有单纯到以为那房间是不设防的,那小木屋四处都漏着风,甚至连屋顶都有破洞。但别看这样,周围一定有严密的防御措施,能够避免这些蛊虫逃逸。否则,如果这些蛊虫能随便出去,那这整个东阿寨怕是早就乱套了。

  “这只蛊虫是我放出来的,看起来它好像愿意跟着你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我抬头看去,就见房门口,丽雅掀开门帘走了进来。

  她依然是一身长裙,看上去花纹和苗家服饰很像,但这长裙看上去却显得非常庄重。

  “我昏迷了几天?那到底怎么回事?”我皱眉问道。

  到现在为止,我都还没弄明白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说是让我挑选阳蛊,但最后弄了个差点被啃了骨头的下场……

  丽雅微微一笑就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不用着急,我们时间很多,可以慢慢聊。”

  我点了点头:“我昏迷了多久?”

  “两天。”丽雅比出两根手指头,“从珺瑶把你从蛊屋里背出来到现在,整整两天。”

  “那个挑阳蛊是怎么回事?”我皱眉问道。

  丽雅静静地看着我,半晌才叹了口气,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这个说起来,我也很意外。要知道,东阿寨里学过蛊术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偏偏就你一个弄出那么大动静。”

  我无奈道:“这还不是因为你什么都不说,就叫我选,我怎么知道该怎么选?”

  丽雅叹了口气,一对大眼睛可怜的看着我。说老实话,虽然她满脸同情的表情,但我却分明看到她眼中带着笑意。

  “你说一般人见到这么多蛊虫,最直接的反应只怕是被吓到一动不动,然后坐等那些蛊虫来挑选。但你呢,你居然主动去挑衅蛊虫……”丽雅说着又叹了口气,“我该说你是胆大呢,还是脑子单纯呢?”

  我愣了一下,回想当时的情形,我确实是莫名其妙脑子有些短路,居然伸手去摸了蛊虫。只不过,丽雅这话里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等蛊虫挑选?”我愣愣地看着她。

  “当然是等蛊虫挑选!”丽雅没好气地道,“难道还能等你去挑选它们不成?蛊是有自己意志的,如果不是它们认定的主人,它们绝不会成为你的阳蛊。你要知道,阴蛊和阳蛊和一般养蛊人所带的蛊虫可是全然不同的!这是会陪着你一辈子的蛊虫。”

  我转头看了看那趴在枯骨吊坠上一动不动的甲壳虫,这东西要陪我一辈子的?

  说句老实话,虽然明知道这是一只蛊虫,但看着那小小的模样,我总觉得这一脚上去就得踩死……这么脆弱的小东西,它能陪我一辈子?

  不知怎么的,就在我心头升起这个念头的时候,那甲壳虫忽然扇动翅膀飞了起来,在我眼前盘旋转圈,最后还落到我鼻子上,凭空扇着翅膀。

  这弄得我一阵痒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那甲壳虫就展翅飞了起来,又落到了枯骨吊坠上。

  我惊奇地看了看那甲壳虫,又把目光投向丽雅。

  丽雅微微一笑:“阴蛊和阳蛊都是和你心灵相通的,不过,现在你和它的感应还很弱,等以后你用精血喂食一段时间,它就能完全明白你的意思,可以帮你做许多事情。”

  听丽雅说着,我就觉得这也太神奇了。

  以前没见着蛊虫的时候,我脑海里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印象,只是单纯的觉得很神奇罢了。但见到这蛊虫后,就觉得这也不过是一般的虫子而已。

  但现在听丽雅这么说,我又觉得很不可思议。

  这不过是条虫子,它凭什么可以和我心意相通?

  这虫子这么脆弱,按说寿命最多不过一两年,怎么跟我一辈子?

  还有就是,这些什么心意相通的,有什么科学依据?

  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傻逼……至今为止我所接触的事情,早就无法用科学来解释了。

  “阳蛊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些养蛊人下蛊,就是下的阳蛊吗?”我疑惑问道。

  丽雅轻声道:“是,也不是。”

  “什么意思?”

  “阳蛊是统帅蛊虫的将军,它会帮你执行各种命令。例如……”丽雅看着我,眼中划过一抹明亮的色彩,“……我要你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