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校花很主动
血晶2019-10-13 02:253,337

  我又惊又喜,喜的是这巨力符还真管用!惊的是,这不会真打死人吧?

  不过,想是这么想,但手下可不敢留情,对面是拿着匕首上来的,我只要挨一下就够呛。一脚踹飞左边一个,朝着右边那个又是一拳。

  这力量倒是够大了,但好汉架不住人多。就在我背后,一个混子一刀就捅在了我腰上。

  我就觉得后腰一麻,瞬间就感到一股热流从从腰上涌了出来。我立刻就知道,自己挂彩了。但也不知道是因为被捅了一刀伤口发麻,还是因为巨力符的效果,这一刀居然不怎么疼。

  正准备回头还手,就见那混子好像被汽车碾了一样,人一下子就飞了出去。

  我一愣神,就听到鬼媳妇焦急的声音:“你……你没事吧。都怪我,都怪我!”

  这话音落下,就觉得一双柔柔的小手按在了我的伤口上。

  听到鬼媳妇的声音,我就觉得心头一定。朝着边上的几个混子就扑了过去。也不知道他们是被我吓着了,还是因为真捅了人有些慌,这没费什么功夫就把他们全放倒在地。

  看了看周围,除了我以外就没一个站着的了。那些躺在地上的混子看我的眼神,就像见了鬼一样。

  “妈的,下次再来,老子弄死你们!”我狠狠地撂下一句。

  走过去把包子身上的绳子解开,包子一下就扑了过来。

  “源哥儿你没事吧?走,快去医院!”包子急的都快哭出声来了。

  我摸了摸后腰,抬手一看全是血。这正想笑着跟包子开个玩笑,忽然就觉得天旋地转。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里了。看了看周围,房间里人蛮多的。病床前坐着爸妈,旁边张道士也拄着拐杖坐着,在张道士身边是包子父子俩。转头看去,居然还有几个熟人,李沐、薛晓婉,还有一些学生会的人。最让我意外的是,在那些学生会的人中间,居然站着学校的训导主任。

  一间不大的病房被挤得满满的。

  “源哥儿,你醒啦!”包子叫着就扑了上来,一把搂住我的脑袋。

  我被他摇得有些难受,心说你又不是薛晓婉,也不是我鬼媳妇,换成她俩这么搂我还差不多。

  好在还是爸妈心疼我。

  “包子,源哥儿这刚醒,让他休息下吧。”我妈走了过来,把包子拉到了边上。

  聊了一下我才知道,原来我一昏倒,包子就急坏了,也管不得这事儿能不能传出去,一边给医院打了电话,一边报了警。

  很快的警察和救护车就到了,把我送到了医院,包子和那些混混则被弄去了公安局。

  几个被我打倒的混混都伤的蛮重的,就没一个有好筋骨,最倒霉的就是被鬼媳妇扔出去那个,断了六根肋骨。

  这原本会被定性为斗殴事件,但意外的是,那几个混子里居然有个是通缉犯,现在还挂在网上追逃呢。加上学校也不知什么原因出了把力,我居然很神奇的就变成了帮助警方抓捕逃犯的英勇少年了。

  教导主任临走前还非常温和的叮嘱我好好养伤,说什么处分的事情不用挂在心上。还说这事学校已经通报了市里,争取给我记个奖章什么的。

  看那意思不止会私下给我把处分解决掉,好像还有什么别的好处。学生一旦获得什么省级奖项,接下来最大的好处就是高考加分了。

  不巧的是,咱们这里虽然是郊区,但也挂着直辖市的边儿,也算是运气了。

  当然,运气好的还不止这一点。按照老妈的说法就是,那一刀刚好避过了内脏,没伤着要害。不然,我恐怕也等不着救护车了。

  老妈说着就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我听着也是一阵后怕。

  过了一会儿,房间里的人就走得差不多了。爸妈是希望我多休息,学校方面的人则是要回学校上课。就剩下一个张瞎子,一动不动地坐在墙角。

  “本事没学多少就学着和人打架,没死算你运气。”一直没开口的张瞎子忽然冷声说道。

  我翻了翻白眼,嘟囔道:“这还不是因为没人教嘛!”

  张瞎子一阵嘿嘿冷笑:“没人教?没人教就会巨力符了?我还真是捡到宝贝了,收了个天赋异禀能自学成才的徒弟。”

  一听这话,我就知道张瞎子“看”出来了。

  他拄着拐杖站了起来,到了床边,从兜里摸出一本书扔在我身上。

  “好好看看,下次别再出去丢人现眼!”

  “喂喂喂,什么叫丢人现眼?我可是把那几个混子狠揍了一顿!”

  张瞎子没理我,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病房门。

  我把那书打开一看,好家伙,居然是手抄本!里面的字还全是毛笔写的!看着书的书页蛮新的,难不成是张瞎子写的?

  不过,除了画符外我也没见过张瞎子写东西,也分辨不出这是不是他的字迹。

  书里面的东西倒是让我蛮欣喜的,这是一本讲怎么画符的书。在后面还跟着各种符箓的画法,草草翻了几下,居然还有巨力符在里面。

  随手把书压在枕头下,我就把吊坠摸了出来。

  这来医院后一直被人看着,我还没时间和鬼媳妇聊下呢。

  轻轻揉了揉那吊坠,没反应。我想了想,嬉笑着凑到嘴边,对着吊坠哈了口气。吊坠依然没反应……

  看来鬼媳妇还在内疚,都不肯出来见我。

  一个人躺在床上有些无聊,那画符的书倒是在,但我就觉得脑袋有些晕,也没心思看。看来失血过多的后遗症还在,估摸着还要过两天。

  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晚上六点左右,我被包子叫醒了,他是来给我送饭的。据说从公安局回去后,他被他老爸狠狠揍了一顿,之后就被安排了给我送饭的任务。

  当然,以我对包子的了解,这事儿其实不用他老爸吩咐。七八点钟的时候,爸妈也来了,三人陪着我聊了半天,直到快十点,我才把他们赶走。

  又不是快挂了,不过是失血过多而已,也用不着他们一直陪着。

  迷迷糊糊躺在床上,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就听见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我睁开眼,就见一个女人站在我病床前。外面天已经黑了,病房里的灯光也很昏暗。这床前莫名出现个女人,可是把我吓得够呛,但还没叫出声来,那人就伸手捂住了我的嘴。

  “别叫,别叫!”

  借着微弱的灯光,我总算是看清了面前的人。

  “薛晓婉?!”我瞪大了眼看着她。

  薛晓婉捂着我嘴的手有些烫,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热还是什么原因。她脸有些发红,见我回过神来,她了才收回手。

  “你怎么来了?”

  我下意识问了句,但立刻发现好像没抓着重点。

  薛晓婉坐到了床边,轻声道:“白天人多,我没好找你说话。”

  我点了点头,哦了一声。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这大晚上的她忽然出现在我病床前,总不会是要跟我讨论高考题目吧?

  薛晓婉好像也在想着什么,坐在床边沉默了半晌,这才抬头对我一笑:“喝点水吧,你失血过多,多喝点水好。”

  说着,她就拧起边上的水瓶,就着被子一旁的玻璃杯给我倒了杯。

  我瞄了一眼,玻璃杯好像有些脏。不过,这校花亲自在边上端茶送水的,总不能不给面子吧。接过杯子,我勉强喝了一口。

  “多喝点。”薛晓婉看着我笑道。

  我有些奇怪,总觉得她似乎有哪儿不对劲。但这种感觉很模糊,也说不上来为什么。

  见我把一杯子水灌下肚子,薛晓婉才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其实……我想找你帮我点忙。”薛晓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愣了下:“什么事你直说就是,咱们同学一场,只要不是什么太为难的事,我都会帮你。”

  薛晓婉轻咬着嘴唇,犹豫了良久,才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道:“只要你肯帮我,我……”

  她话还没说完,我就有些尴尬地挥手打断了她。

  不得不说,这输液输了一整天,刚才还没觉得怎样,现在一杯水下肚,我就觉得有些憋不住了。

  “那个……我想上厕所来着。”我看着薛晓婉尴尬一笑。

  薛晓婉愣了一下,好像还想说什么,我这里可已经憋不住了。翻身下床就往厕所走去。

  好在这病房算是医院最好的一间,平时都是给厂里领导用,有独立的卫生间,否则就得到每层楼的最两头去才有厕所。

  我也管不了屋里是不是有个女孩儿,关上厕所门就放开了水龙头。

  这种舒爽的感觉……

  “咔擦!”

  忽然,我就听身后的厕所门一声轻响。随之,一个火热的身体就贴到了我的后背上。

  不会吧?!

  “别回头!”身后传来一个略带着几分急促和慌乱的声音。

  “你……这是干嘛?”我听着自己的声音都觉得有些发抖。

  身后的薛晓婉没有回答,只是又朝我身上靠了下。那柔软玲珑的身体紧靠着我的后背上,火热急促的呼吸拍打着我的脖子。

  那正在放水的小伙伴立刻就罢工,昂首挺胸抬起了头来。

  我脑门一阵冷汗,紧接着,就感觉两只柔嫩的小手从我腰旁饶缠了过来,直奔小伙伴的位置就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