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我和鬼媳妇有个约会
血晶2019-10-13 02:254,186

  张瞎子抬手举起符咒就要朝着鬼王那边扔过去。

  但就在这时候,一直在旁边低声默念咒语的薛晓婉猛地冲到了鬼王前面,挡在了张瞎子和他之间。

  “明心师叔,手下留情!”薛晓婉大叫道。

  张瞎子举着的神符顿时停在了半空中。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张瞎子厉声喝道。

  我在边上惊讶地看着张瞎子,就见他满脸怒容,连身体都微微发抖。我这还是第一次见他发这么大火,哪怕当初要我跟着他学道法的时候,最多也只是急切,绝没有这样的愤怒。

  薛晓婉脸色苍白,但依然仰着头大声道:“明心师叔,我灵宝一脉……不,我们正一道已经没落至此,现在正需要利用鬼王之力重振正一道威势!如果能……”

  “混帐!”张瞎子厉声喝骂着,“千年鬼王之力岂是我们能借的了?你给我让开,我要灭了这鬼王!”

  “师叔!”薛晓婉脸上挂满泪珠。

  我在旁边看着,薛晓婉的样子确实有些可怜。现在回想起来,恐怕当初在医院里也是她对那饮水动了手脚,可能也是想利用我来达到这目的。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让她改变了想法。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为了那什么灵宝派,薛晓婉也真的是豁出去了。

  我正想说两句,忽然就发现薛晓婉身后的鬼王有点不对。他身上的红雾正以极快的速度消散着。

  “小心!”我大叫道。

  就在这一瞬间,就见两道黑雾从薛晓婉身后猛地飞出,直扑张瞎子而来。

  我就像本能一样,朝着张瞎子就扑了过去。虽然我和张瞎子近在咫尺,但那黑雾的速度却快到了极点。我身体刚一动,黑雾就已经缠在了张瞎子的身上。

  张瞎子的脸瞬间变得惨白,没有意思血色。他依然保持着手举神符,满脸怒容的样子。但身体,却慢慢的倒了下去。

  这一刻,我就觉得心在滴血一样。

  “师傅!”

  我狂吼着扑了上去,死死把张瞎子搂在怀里。但是,他的身体已经冰凉,连一丝温度都感觉不到。

  怎么可能?一直冷冰冰,阴阳怪气的张瞎子,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在我的认知里,或许在许多年后我死了,他都会依然保持这副模样活下去。

  我甚至连一声师傅都还没来得急叫,一直冷冰冰的张瞎子怎么会就这么死了?!

  “哈哈哈哈,死瞎子,本王说了要杀了你!”鬼王的狂笑声响起。

  我抬起头,看着在薛晓婉身后渐渐恢复的鬼王。他抬手就把心口的桃木剑扯了出来,随手折断扔在了边上。

  薛晓婉也已经被吓傻了,就呆呆地站在了那里。

  “等本王拿回了自己的肉身,再来享用你这女人。”鬼王看着薛晓婉一阵邪笑。

  怎么办?

  我脑子里一片混乱,恐慌混杂着愤怒的情绪让我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如果我死了,接下来会怎样?我身边的人又会怎样?

  薛晓婉,鬼媳妇……

  就在这时鬼王朝着我一招手,我就感到左眼一阵剧痛,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把我的眼珠子抠出来。

  鲜血从我的左眼中流出,沿着脸颊流到嘴里,咸咸的,暖暖的。

  在这同时,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脑子里凭空出现,不断冲击着我的意识,好像要将我整个人都占据。

  夺舍!

  一个让我恐惧的名词出现在了脑海里。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我脑海中一片混乱,除了无边恐惧就是对这个世界的依恋。

  我的视线渐渐模糊,隐约见只能看到一个身影朝着鬼王冲了过去。我不知道那是谁,唯一能感到的就是内心中无比的恐慌。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还有那个身影。

  不,你不能过去!

  焦急的情绪快让我的心都炸裂。

  而就在此刻,一件小小的东西印入了我的眼帘。那是在张瞎子残存的手中,紧紧握着的,一张小小的黄色符箓……‘御九天神引召东方轰天震门雷帝符’!

  我就觉得自己脑子里一阵轰响,甚至没有考虑到我是否能够运用这神符。只是在第一时间里,朝着神符就扑了过去。

  也许是我的动作惊动了鬼王,让他感觉到了危险;也许是他已经等不急,想要第一时间完成夺舍。我隐隐看见,他朝着我飞速靠近。

  就在这一瞬间,我抓住了神符,连想都没想就朝着他拍了过去。刺目的白光陡然闪烁,在下一秒,我的视野彻底陷入了黑暗。

  隐约中,我好像看到了鬼媳妇的脸。她脸上带着泪水,眼神凄婉。

  你,不要忘了我……

  不会,我怎么会忘了你呢?

  鬼媳妇的身影渐渐没入无边黑暗中,好像要永远的离开我……

  不,你别走,别走!

  我一声大叫,猛地坐了起来。

  茫然看着四周,就见周围都是人。

  “源哥儿,你终于醒了,吓死妈妈了!”老妈哭着就扑了上来,一把把我搂在怀里。

  我茫然地看着左右,薛晓婉、老爸老妈、老薛、包子两父子,还有几个医生……

  “你昨晚煤气中毒,如果不是薛晓婉同学及时把你送到医院,你恐怕已经……”一个医生在边上微笑着说着。

  但我脑袋里一片混乱,根本听不进去他在说什么。我总觉得,这房间里好像少了什么。

  对,少了一个人,一个永远坐在角落里,冷着脸一言不发的人。

  “张……我……我师傅呢?”我声音颤抖着。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内心的动摇,那一幕幕依然清晰的印在我脑海里。

  我只希望,那一切都只是一个梦,一个恶梦!

  医生叹了口气,爸妈脸色也很复杂,看着我不知道如何开口。

  “他死了。”薛晓婉走到了边上,轻声说道。

  我看着薛晓婉那黯然的脸,强笑道:“你在开玩笑,那死瞎子怎么会死?他的命比茅坑里的石头还硬,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死了?”

  薛晓婉眼眶通红,轻咬着嘴唇:“他死了,当场就死了。”

  “你他妈骗我!”我朝着薛晓婉怒吼着,伸手抓着一旁的杯子就砸了过去。

  不偏不倚,正摔在薛晓婉的额头上,鲜血沿着她额头就流了下来。

  “左源,你干什么?你疯了?!”老爸咆哮着走了过来。

  “叔叔阿姨,没什么,不关左源的事。都怪我……都怪我……”

  薛晓婉开始还强笑着,但说着说着就哭了,蹲在地上,捂着脸痛哭失声。

  我颓然地躺倒在病床上,强烈地无力感充斥了我的身体。

  “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想静静。”我无力地说道。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终于无声地离开了病房。

  房间里气氛很压抑,只有薛晓婉低声的抽咽声。

  “你为什么不走?”我看着薛晓婉缓缓道,“难道你觉得我会原谅你?”

  薛晓婉站了起来,伸手抹着脸颊上的泪水,道:“没有,哪怕你现在要杀了我,我都不会怪你。只是,有些话我一定要跟你说。”

  我沉默了片刻:“说吧。”

  “那千年鬼王的速度极快,从一开始攻击明心师叔那一下,你就应该能看出来。你之所以能顺利杀掉那千年鬼王,是因为有人挡住了他。”薛晓婉缓缓说道。

  我心头一颤,抬起头看着薛晓婉:“你的意思是……”

  薛晓婉轻轻点头:“是你鬼媳妇冲了上去,挡了那千年鬼王一下。”

  听到话,我心头隐隐升起一股不安。

  “但是,也因为要拦住鬼王,所以在你拍出神咒的时候,她没有办法撤退。所以……”

  我身体一阵颤抖,把胸口的吊坠取出,握在手里轻轻抚摸着。我多希望这时候她能给我一个回应,无论是生气的冰寒,还是关切的灼热,哪怕一丝都好……

  但是,枯骨吊坠无声无息,只是静静地躺在我手里。

  “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我能感觉到,她并没有魂飞魄散。”

  在这一瞬间薛晓婉的声音就如同天籁一般!

  “什么,你是说,我鬼媳妇还在?!”我惊喜地看着她。

  薛晓婉轻咬着嘴唇,道:“‘御九天神引召东方轰天震门雷帝符’是茅山宗顶级神咒,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在那一击中没有彻底魂飞魄散。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她确实有一缕残魂留了下来。”

  我握着胸前的吊坠,手有些颤抖。

  她就在里面……

  我重重地吐出一口气,看着薛晓婉道:有什么办法能救她?”

  薛晓婉轻轻摇头:“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况我也是第一次听说。但是,她这千年来一直被封印在苗寨里,如果真有什么救她的办法,恐怕只有去苗寨找。毕竟,没有人比她们更了解你的鬼媳妇。”

  我点了点头。

  良久,薛晓婉才缓缓道:“我要跟你说的就是这些,接下来要杀要剐,任凭你决定了。”

  我沉默着,要说我心里不恨薛晓婉,那恐怕谁都不会相信。如果没有她,我们昨夜不会上杀人坡,如果没有她,师傅已经在第一时间拍出了神咒。

  但是,难道我真能要她偿命吗?

  “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我没有抬头,只是低声说道。

  房间里脚步声响起,薛晓婉默默地离开了病房。

  ……

  张瞎子的葬礼是在这之后的第四天,也是高考后的第二天。他没有什么亲人,只有我这一个徒弟,我要给他披麻戴孝。

  厂里的人从县城里请了道士来做法事,张瞎子生前没有什么照片,只能从别人葬礼他做法事时拍的一些照片里选了一张,几番剪切后做了遗像。

  葬礼的时候来的人很多,张瞎子在厂里呆了几十年,算起来恐怕每家有什么红白之事都请过他。谈不上有什么朋友,但所有人都认识他。

  跪在他遗体旁接受亲友哀悼,捧着他的遗像走了仙桥。我的心空荡荡的,说不上是难受还是什么的。

  下葬是在这之后第三天,按我们这里的风俗,头七过了就要入土了。

  清晨,下着蒙蒙的小雨,厂里派了辆卡车来帮忙。

  陪着灵柩到了火葬场,看着他被推进那火炉里。他的脸还是冷冰冰的,看上去有些阴沉。我觉得有些好笑,也不知道像他这么冷冰冰的人,放在炉子里会不会直接让炉子熄火?

  但终究还是烧着了,变成一堆骨灰,装在一个小盒子里。

  我看着这盒子,心头琢磨着,这盒子可比那道观小多了,也不知道他住不住得惯?如果住不惯,会不会半夜来找我,埋怨我这做徒弟的不给他安排点好住处。

  但是让我有些心安又有些失望的是,当晚我睡得很香,连一个梦都没有做。张瞎子终究还是走了,没有带走任何东西……

  当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天后,但那时我已经不在厂里,而是在数百里之外的苗寨。

  因为,我和鬼媳妇有个约会……

  我希望自己能像王子唤醒公主一样,亲吻着她嫣红的嘴唇把她叫醒。

  她睁开眼看着我,脸上带着几分嗔怪,几分羞涩。然后红着脸跟我说:“早知君如此好色无德,就该让你随它去了!”

  然后我会嬉皮笑脸地说:“你是我媳妇,亲你怎么算好色呢?”

  然后,她会红着脸白我一眼,或者是举着拳头敲我几下。当然,不会很用力,因为她是我的媳妇,她舍不得打疼我。

  自然,我不是什么王子。

  但在我心中,她永远是无可替代的公主……

  所以,我要叫醒她,让她百年之后锁我的魂,哪怕是不得超生,也要永生永世纠缠在一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