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密室石棺
血晶2019-10-13 02:253,458

  苗蛊?尸人?

  我愣了下,苗蛊我当然知道,张瞎子中的心蛊就是苗蛊的一种,算是苗疆特有的一种下毒或者说下咒的手段。但这尸人又是个什么玩意儿?

  “尸人是什么?”我不解地问道。

  勝亦峰缓缓道:“据说是用一种特殊的苗蛊种在尸体上,经过一些特殊的办法加工后,尸体就会变成尸人,可以执行下蛊人的各种命令。尸人力大无穷,而且没有任何感觉,要除掉他们,就只能砍下他们的脑袋。我这也是第一次遇到。”

  “这样啊……”我点了点头,但是,我心里面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很不对劲。

  苗蛊……

  如果下手的是苗族巫师,那么无头鬼又是怎么回事?我虽然对苗蛊了解不多,但也很少听说苗族里有御鬼的法术。

  鬼媳妇在苗寨里呆了上千年,也不过是被封印在那里,如果他们有这么厉害的法术,为什么不御使鬼媳妇?鬼媳妇的强大毋庸置疑,连那千年鬼王都忌惮她三分,如果苗族真有御鬼的想法,那即使当时能力不足,也完全可以花点时间研究一门法术对付媳妇。但是千年过去了,他们甚至连御使鬼媳妇的想法都没有!

  看着地上那怪物,我总觉得一股莫名的危机感袭上心头。

  “让开!”我猛地把勝亦峰推到边上,自己也赶紧退开几步。

  勝亦峰皱着眉头,不解地看着我。我紧张地盯着地上的怪物,总觉得不对劲。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那股危机感总是挥之不去。

  忽然,我发现了问题。

  没错,是阴气!

  这怪物如果是苗蛊炼化的,那绝不会有这么重的阴气!而且,对方在明知我能对付无头鬼的情况下,还把那东西派来。其原因并不是希望无头鬼能干掉我们,而是给这尸人打掩护。

  但这尸人虽然力大无穷,很有可能身上还有尸毒。但是,我们也不是傻子,还是会跑的。那么,对方到底指望这尸人能做什么?!

  见我脸色部队,一旁的林苒也走了过来:“左源,怎么了?”

  “别过来……”我话还没说完,忽然就见那怪物的身体一阵剧烈抽搐。

  然后就听轰一声响,怪物的尸体直接爆炸了。紧接着,就从他的肚子里,无数的细小虫子铺天盖地的飞了出来。

  看着那些虫子我就头皮发麻,而那些虫子根本没有停顿,朝着我这个方向就飞了过来!

  它们的目标是我?

  我微微一愣神,不过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不对,它们的目标是我身后的林苒!

  但是,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虫子,我根本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苒被其中几只蛰了几下。

  虫子就像一道黑风,从我们身旁呼啸而过。而林苒的身体,也随着那黑风倒在了地上。

  “林苒!”我低叫一声,把林苒即将摔倒的身体抱住。

  就见她脸色苍白,双眼紧闭,呼吸也急促无比。

  勝亦峰也快步走了过来:“林苒怎么样?!”他皱着眉头,寒着脸看着。

  我脑子飞快转动着,怎么办?我现在甚至不知道林苒到底是中毒了,还是中邪了。

  忽然,我心头一动,赶紧从背包里把张瞎子那本记录各种风水的书拿了出来。这里面除了一些风水学外,还记录了不少邪派法术。有的是张瞎子以前对付过的,有的是他知道或者听说过的。

  “虫子……虫子……”我迅速地泛着书页。终于,在这书中间的地方,一页简单的介绍印入我的眼里。

  魂虫,持以秘法由腐尸炼化,乃苗疆蛊毒和道家拘魂术结合变异而来。被魂虫袭击者,一个时辰内魂魄离体化为血煞,生死两难,不得超生!

  看到最后那八个字,我就觉得心头一阵怒火直冲而起。无论林苒家里和对方有什么仇怨,但林苒只不过是个天真的小姑娘,对方竟然有这样的手段来对付她,这简直是毫无人性!

  我赶紧接着往下看,就见张瞎子写到:余生平未遇此术,仅听说尔。料其既乃苗蛊与道法结合,其破解之法早不能以常态而定。若要尝试破解,可毁其香坛,灭其术士,以期其效。

  毁其香坛,灭其术士……

  我看着眼皮微微一跳,这前面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毁了对方做法的香坛。而后面一句……这难不成是要杀人?

  勝亦峰在我边上,神情凝重地跟着我一起看着。

  “有没有办法找到他们?”他冷声问道。

  我看了他一眼,就见他寒着脸,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我皱眉沉吟了下,抬手把右眼捂住,左眼凝神看着刚才那些魂虫消失的方向。果然就见一道若有若无的淡淡阴气,沿着那个方向过去。

  “林苒到底怎么了?!”李璐和潘琳也跑了过来,焦急地看着躺在我怀里的林苒。

  我皱眉想了想,忽然想起包里的定魂符,刚才对付无头鬼的时候没用上。现在也不知道对林苒有没有用。这东西的效果是定住魂魄,如果那尸虫是要拘魂的话,说不定这东西真能缓解一下。

  我掏出定魂符贴在林苒的心口,嘱咐道:“你们可以打电话叫医生,但切记不可以移动林苒,一定要等我回来!”说完,我赶紧招呼勝亦峰一起好魂虫消失的方向追去。

  林苒那种情况不知道能支持多久,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时间绝不会太长,越早解决,就越有可能救下她。

  出了酒店,外面还是一片漆黑,现在也才凌晨三四点的样子。凝神看着周围,隐约看见一道淡淡的阴气残留在空中。

  “这边!”我带着勝亦峰就追了过去。

  一路上走街串巷,我早就已经找不着方向了,唯一可以辨识的,就只有半空中几近消散的那一缕阴气。

  终于,那阴气进入了一片平房,消失在了一家院子里。这是一家农家院子,面积不小,外面是两米多高的土墙,透过围墙大门的缝隙,可以看到里面的房屋。

  “确定是这里?”勝亦峰低声问道。

  我点了点头:“那些魂虫就进了这院子。”

  勝亦峰点了点头,悄悄从门缝朝里面看了眼,低声道:“从后面进去。”

  跟着他沿着墙角往边上走,一直绕到了屋后。就见他咬着军刀,轻轻一跳双手就勾住了围墙上面,然后也没见怎么用力,就像狸猫一样悄无声息的爬了上去。

  我看得目瞪口呆,这种流畅灵巧的动作,我基本上就只在警匪片里看到过。而且多半还不是警察,是匪徒……

  “看什么,快上来!”勝亦峰低叫道。

  我这才注意到他朝我伸着手,我赶紧抓住。只不过,还没等我用力,他就直接把我给拽了上去。

  趴在墙上,我们尽量伏低身子。院子里的房间黑漆漆的,看不到里面到底有什么。只不过,光是趴在这墙头,我就觉得身上一阵恶寒。

  我眯缝着右眼看了看,就见整个院子里一股浓密到极点的阴气在翻滚着。

  说来这倒是一件奇事,按说用柳叶沾了牛眼泪抹眼后,也是能见鬼的,但那样却看不到阴气。我不知道别人的阴阳眼是怎样,但我左眼这纯粹的阴眼,却能清晰的看到这种东西。

  “里面阴气很重,他们做法的法坛应该就在里面。”我低声说道。

  勝亦峰冷冷一笑:“我管他什么法坛,老子这辈子还没被人这么搞过!在我眼皮子底伤了我要保护的人,怎么也要让他尝尝厉害。”

  他说话的时候杀气腾腾的,我在边上就觉得脖子有些发凉。我不知道这个勝亦峰到底什么来路,不过看样子也是个狠角色。

  在墙上等了一会儿,院子里还是没有动静。我看了看勝亦峰就见他也在看我,我们俩都很清楚,决不能拖太久。林苒被魂虫蛰了,现在命在旦夕,一定要赶快解决。

  悄悄的跳下墙,借着夜色就朝那屋子走去。

  屋子里依然静悄悄的,到了门口,勝亦峰看了我一眼,我摸出一张驱邪符,朝他点了点头。

  他猛地一抬脚,直接把那大门踹开。

  房间里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声响。我拿出手机,打开上面的电筒。光线刚一照上去,我就觉得浑身寒毛倒立。

  就在这房间的正中央,一口巨大的石棺停放着。

  在石棺上贴满了符纸,这石棺在这黑暗的房间里,在手机惨白的光线下,看起来格外森然恐怖。

  这是什么东西?

  我拿着手机小心地走过去,照着那棺材上的符箓看着。这上面大部分符箓我都不认识,隐约认识的几个都是用来封印的。

  难道这石棺里有什么东西?

  我正想着,忽然就听勝亦峰叫了声。

  “不好!”

  我还没转头,就听身后响起一阵巨响“轰”!那被勝亦峰踹开的房门一下子就关了过去。

  “我操!”勝亦峰叫骂着,用军刀用力撬着房门。但房门始终紧闭着,好像有人在外面把它锁上了。

  勝亦峰见军刀敲不开,干脆抬脚就踹。这一脚下去,我就见他差点把自己给踢翻了。

  “有人有石头把门堵上了,踹不开。”勝亦峰咬牙道。

  我抬头看了看四周,这是那种最老式的农家民房。为了透光,窗户都开在高墙上,离地面至少三米左右。

  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从那里爬出去。

  正想招呼勝亦峰来搭人梯,忽然就听见一声闷响。

  “咚……咚、咚……”

  我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上,赶紧转身把手机的电筒照了过去,就见那口石棺的盖子,正不断往上跳着。

  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