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怪物
血晶2019-10-13 02:253,299

  “咚咚咚”的声音越来越急,那棺材开始剧烈震动,感觉里面的东西随时有可能破棺而出。

  “不能让他出来!”我大叫了一声。

  勝亦峰立刻冲了上去,死死按住棺材盖子。只不过,里面的东西力量极大,每一次敲击棺材盖,勝亦峰的身体都会跟着棺材盖子上下震动。

  我赶紧把背包扔在地上,从里面摸出符纸和朱砂笔等。来这里以前我虽然也考虑过有可能会遇到无头鬼之类凶险的东西,但绝没有想过会跟一个装有莫名玩意儿的棺材关在同一个房间。

  取出红绳,直接将那瓶童子尿淋了半瓶在上面,站起身就奔到棺材边上,用红绳把棺材捆了一圈。

  稍微想了下,马上又掏出张瞎子给的那本符箓的书来。虽说是临阵磨枪,但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这书我已经翻得烂熟,很快就找到了一页。

  子午定魂符,用作封镇凶邪,多为古墓、石棺、风水凶地等险恶之地使用。其为套符共分为四张,子午两张,阴阳两张。

  我看着,头有些大。现在这种时候画一张符都不见得来得急,要画四张简直就有些丧心病狂了。而且,这四张符我还从来没画过。

  提起笔赶紧开始画,只不过这越忙越错,第一笔下去就画错了。不敢耽搁,赶紧继续。

  “好了没有?我快压不住了!”勝亦峰大声道。

  我额头直冒冷汗,这手上的笔就越发的不听话。正准备再次尝试,就听勝亦峰那里一声闷哼,人就被弹开了。紧接着,就是一阵巨响。捆住石棺的红绳全被崩断,那厚重的棺材盖子更是直接被掀开,砸到一旁的土墙上。

  我背脊一阵发凉,紧紧地盯着那石棺里。

  然后,就见一只毛茸茸的爪子从里面伸了出来,一下子拍到石棺棺缘上。随着那爪子的伸出,就见一个一米六七的人影站了起来。

  这“人”浑身绿毛,一对眼睛猩红色,脸上的肌肉已经腐烂,整个脸上都是那种肉腐烂到一定程度后,才会出现的绿色粘稠液体。

  它看着我和勝亦峰低吼了声,朝着我就扑了过来。我就觉得心脏一阵狂跳,连四肢都因为恐惧有些不听使唤。

  但就在这时候,边上勝亦峰怒吼一声,朝着那怪物就冲了过去。

  我就觉得眼前一花,好像是一道白光闪过,他手里的军刀直接就斩在了那怪物的脖子上。

  但是,让我目瞪口呆的是,那锋利的军刀一刀下去,怪物竟然只是微微一个踉跄,别说是把头斩掉了,看那意思好像是连伤都没有。

  不过,这一下也激怒了那怪物,它掉转头,咆哮着朝勝亦峰扑了过去。

  “先出去!”勝亦峰一边挥着刀后退,一边朝我厉声喝道。

  我这才注意到,刚才那飞起的棺材盖子已经把墙上砸了个大窟窿。我犹豫着看了眼勝亦峰,他虽然被那怪物追得满屋跑,但看起来还勉强能支撑。我现在也没法做什么别的事情,赶紧拧着背包跑出屋外。

  怪物发现了我的举动,朝着我就追了过来。这东西看上去像绿毛僵尸一样,但行动速度极快。我就觉得自己的速度跟它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眼看着它就冲到了我背后,伸出那满是绿毛的爪子就朝我脑袋上拍了过来。

  我就听到一声厉喝,勝亦峰竟然以更快的速度冲到了我和它中间,手里的军刀朝着那爪子就挡了过去。爪子停在了半空,勝亦峰也是一个踉跄,差点被直接打倒在地。

  可想而知,这一下如果落在我脑袋上,估计直接就给开瓢了。

  “你他妈快想点办法!我挡不了它多久!”勝亦峰厉声叫道。

  我也有些傻眼了,这怪物根本就是刀枪不入,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只是呆了一下,我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拧着包小跑两步到了边上,掏出黄纸提笔就画。这一次,画的可不是那什么子午定魂咒了,我也算是想明白了,在这种危急情况下,以我的能力根本画不出来!

  倒不如来点最实际的,最熟悉的。短短几秒钟内,一张巨力符出现在了我的笔下。掏出火机赶紧烧成灰。

  这时候我有些傻眼了,哪儿有水啊?

  忽然我的眼睛就瞄到了那半瓶童子尿……

  “勝大哥,把这个喝下去!”我把装了巨力符的矿泉水瓶扔了过去。

  勝亦峰一个翻滚躲开那怪物,反手就把地上的矿泉水瓶子捡了起来。

  “什么东西?”他大叫了声。

  “巨力符水,喝了能让你力大无穷!”我赶紧回道。

  勝亦峰都不带犹豫,咬开瓶盖就赶紧灌了两口。

  “我呸!”

  他咧着嘴朝地上吐了两口唾沫,看样子是被那味儿给呛着了。不过他也没说什么,拧着刀就又上去了。

  我紧张地看着,虽然我对自己画的巨力符很有信心,但也有些担心效果不好,毕竟这怪物看上去有些诡异,刀枪不入这种玄乎的东西都弄出来了……

  让我松了一口气的是,勝亦峰一刀下去,刀刃直接就砍进了那怪物的肉里。虽然伤口不深,但总归是有效果了。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觉得后脑勺一阵剧痛,就好像被什么硬东西狠狠砸了一下。

  我的眼前一黑,身体朝着前面就扑了下去。

  怎么回事?

  我脑袋里一片模糊,正准备起身,就觉得脑袋上又挨了一下,一股热流沿着我的脖子就往衣服里流。

  紧咬着牙,朝前扑了两步,摔倒的一瞬间我转过了身。

  就见一个枯瘦的老头,正满脸狠辣地看着我,在他手上,还捧着一块石头。他一声低吼,朝着我就扑了过来,骑在我肚子上,举起石头就要往我脸上砸。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手护着脸,一手朝着他肋骨就打去。

  老头吃痛,石头脱手落了下来,但我也感觉那一下用尽了力气,现在浑身乏力,根本起不了身。

  “臭小子,让你坏我的好事!”老头低吼着,两眼冒着凶光,抬手就卡住了我的脖子。

  我呼吸一滞,脸上都开始有种充血的感觉。

  这老头看上去有六十来岁,身材也很消瘦,但手上力气却大得吓人。任凭我怎么用力,都没法把他从身上甩下去。

  我眼前渐渐发黑,意识都开始模糊。

  但就在这时候,我就听见坐在我肚子上的老头忽然发出一声惨叫。这惨叫声只持续了一下,然后就像被斩掉头的鸭叫一样,戛然而止。

  我咬着牙,用尽全力把他推开,大口喘息着。

  这时候才看到,勝亦峰已经走到了边上。

  “没事吧?”勝亦峰伸手把我拉了起来。

  我大口喘息着,空气进入肺里,那种刺激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咳嗽起来。

  “没事。”我半天,才抬眼看了看勝亦峰。

  就见他身上衣服破破烂烂的,手里的军刀都断掉了。在远处,那绿毛怪物躺在地上,看手脚和脑袋被胡乱甩在一边……

  样子有点惨,看起来被勝亦峰给肢解了。

  至于那老头,他胸口冒着血,刚才他应该是被勝亦峰从背后刺了一刀。

  “这是什么玩意儿?”勝亦峰忽然拧了个矿泉水瓶子出来递到我面前。

  我看着愣了下,半天才有些尴尬道:“这不是符水吗……”

  “你的尿?”勝亦峰面色不善地盯着我。

  我有些心虚,赔笑道:“那不是没办法吗……话说,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勝亦峰狠狠地吐了口唾沫:“就他妈童子鸡骚味才这么重!”

  我翻了翻那老头的身上,找出了一个像口哨一样的东西。我倒是很想试试看有什么用处,不过看着那黑乎乎脏兮兮的样子,最终还是没敢往嘴里放。

  “这好像是苗疆巫师用来控制蛊虫的,我以前见过。”勝亦峰说道。

  我点了点头,这恐怕就是控制那些魂虫的口哨了。这么看来,这老头应该就是背后的术士。

  只是稍微检查了下老头的尸体,我和勝亦峰就又朝屋里走去。

  我们出来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林苒那边已经相当危险。虽然张瞎子那书上写着一个时辰魂魄离体,但他也说了,这魂虫连他都没见过,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猜测。

  现在最紧要的是找到那个做法的香坛,把那玩意儿毁了才行。

  进了屋,勝亦峰拿着手机在前面照着路。我有些忐忑地跟在后面,不断地闭上右眼看向四周。

  虽然那老头死了,但刚才已经出了个怪物了,难保这屋里是不是还有什么古怪。

  好在,一直走到内屋,也没有别的什么恐怖东西跳出来。

  内屋是一间密闭的房间,一个神龛在最里面靠墙的位置。神龛上点着烛火,前面的桌子上摆着一个头发和一页黄纸。在边上还有个小罐子,盖着盖子,上面还贴着符箓,也不知道是什么用的。

  那黄纸上写着生辰八字,看起来应该是林苒的。

  这时我也才想明白,那魂虫之所以不咬我和李璐她们,应该是没有生辰八字,所以达不到拘魂的效果吧。

  “现在怎么办?”勝亦峰在周围检查而来一圈,来到我身边问道。

  我咬了咬牙:“砸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