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人吃人
血晶2019-10-13 02:253,287

  在灵棚旁边凌乱的堆着一些花圈,看上面的落款应该都是村里的人送来的。灵棚里还放着挽乐,老远就能听到。

  “是灵棚?”被我扶着的张瞎子问了句。

  说来,到了东安村,张瞎子就没那闭着眼睛走路的神通了,刚下车就让我扶着,一路上走得极慢。

  “嗯,好像是。”我回道。

  我们两人就朝那灵棚走了过去,刚走到近前,我就见一个戴孝的中年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见到我和张瞎子也是一愣:“你们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其实,参加葬礼的时候,人是蛮多的。隐约记得婆婆过世的时候,来的许多人我都不认识。只不过因为地方小,哪怕是不认识的人也都见过。

  这东安村比我们那厂子还小,大家彼此之间更熟,因此见到我和张瞎子的时候才出声询问着。

  “是李书记叫我们来的。”张瞎子说道。

  “李书记?”那人看了我和张瞎子半晌,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你是向阳村的张道士?”

  张瞎子点了点头:“对。李书记说这边出了点事儿,让我过来看看。”

  和这人聊了下我们才知道,这中年男人叫李长贵,死的是他的舅舅。说起到底怎么回事,李长贵叹了口气。

  “这要从半年前说起。”

  这几年国家建设重心逐步往农村转移,各种交通以及建设以城市为中心向周边郊区农村辐射。

  东安村和我们厂子所在的马南县算是近郊,因此五年前就从市区往这边在修建高速公路。这路已经修了三年,而且工程还蛮顺利,因此预计两年之内就能竣工。

  从这条高速路开始修建的那天起,马南县的房价就开始飞涨,几乎是每天一个价。现在那边的一套房子的价格已经是天价了,像我爸妈这种工薪阶层看了都只能摇头。

  但哪怕是这样,房子依然是供不应求。

  也正是这个时候,东安村出现在了开发商的视野里。而这些开发商看中的地方,正是东安村北面的一块地皮,那个地方风景不错,做成度假区能吸引大量的人群。

  这件事其实东安村的人也是蛮心动的,这度假区修好不仅能创收,还能提供不少就业机会。而且那个地方原本也就是块坟地,没什么经济价值。

  但也正是因为是坟地,所以双方就补偿金的问题一直没谈拢。直到两个月前,开发商那边终于决定追加投入,这事儿才算是谈了下来。

  迁出来的尸体也有很妥善的安排。李栋书记上任后,第一见事情就是墓葬的改革,在东安村北修了一座公墓。只不过农村一直习惯土葬,所以那公墓很少使用。这次这些迁出来的尸骨都会火化掉,然后在公墓安葬。

  没有什么暴力拆迁,也没有什么交易黑幕,在这次开发的同时,还顺利的推进了政策,算是一举三得。这次开发的案例,属于那种拿到社会上都能做典范的类型。作为东安村的书记李栋,自然也要记一大功。

  但就在这个时候,出事儿了。

  说到这里,李长贵脸色逐渐难看起来:“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但随着迁坟工作的进展,工程队逐渐进入了坟地的深处。这之后,逐渐有人说起晚上睡觉做噩梦,还有人说晚上看到不干净的东西。而真正开始出事,就在就在上周,也就是上前天。那天,工程队从坟地里挖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长贵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甚至于身体都微微发抖。

  我皱着眉头看着李长贵,有些不明白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被吓成这样子。坟地里挖出来的也就是尸体,最多不过是一些上了年代的干尸之类的。

  那种东西我不敢说常见,但也看的不少。在前山上乱葬岗可不止杀人坡一处,有时候山洪暴发,也会冲下来一些尸体,顺着小溪飘到我们附近的小河里。

  我都跟着去看了好多次,虽然有些尸体看上去挺吓人的,但也不至于让人事后回想都身体发抖。

  “挖出来了个什么,骨头架子?”我忍不住问道。

  “是一个黑匣子。”李长贵深吸了口气,“当时我们还在开玩笑,说会不会是挖到什么宝贝了……”

  张瞎子在旁,听到“黑匣子”三个字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动:“什么样的黑匣子?你们把那匣子打开了?”

  李长贵脸色有些难看,点了点头:“是一个一米见方的匣子,上面有一些花纹。我们当时觉得……”

  “是不是这样的花纹?”张瞎子打断了李长贵的话,用拐杖在地上画了几个图案出来。

  我低头看着,但也就觉得不过是有些特别而已,也没看出什么门道了。

  李长贵看了下,脸上立刻泛起惊异之色:“对,就跟这个差不多!张道长,您怎么知道?”

  张瞎子阴沉着脸,也没回答他:“你继续说。”

  李长贵脸色有些不自然,道:“我们当时觉得可能是什么古董之类的,还提议说让县里或者市里懂文物的来看看。但是,那黑匣子看起来样子太特别了,所以……”

  听了这话,我算是明白了。估计几个人有可能是好奇,有可能是见财起意,所以就私自打开了那匣子。

  记得以前看过一些报道,说一些农村修房子的时候挖到过很古老的棺材,当地农民也不懂,随意就把棺材盖子给撬了。就见里面竟然有千年不腐的干尸,但也就在这棺材盖子撬开没几分钟,那尸体就风化成了灰。

  我倒是不懂这方面的知识,也不知道国家是怎么规定的,但想来这种东西也不是谁说开就能开的。

  “好了,我知道了。”张瞎子摆了摆手,“那黑匣子你们放在什么地方?”

  “就在那个土坑里,看到里面的东西后,我们也都怕了,把那匣子放回去了就走了。没想到,就在当天晚上就出事了……”李长贵脸色苍白,看样子是被吓得不轻。

  张瞎子想了想,道:“当时有几个人在场?”

  李长贵脸颊微微抽动:“七个……”

  “带我过去。”张瞎子说了声。

  七个人在场,现在死了六个。虽然李长贵和张瞎子都没说,但我也隐隐猜到了,死的恐怕都是参与挖坟的人。从李长贵的话里能隐约判断,他也是那七个人之一。

  说来,那黑匣子里到底是什么?

  我扶着张瞎子跟着李长贵往前走,就见他脸色很阴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个李大哥,那黑匣子里到底是什么?”我好奇问道。

  李长贵转头看了看张瞎子,见他没有言语,这才把目光投向我身上。

  他脸色有些难看,半晌才道:“是一个小孩儿的尸体。”

  我愣了一下:“坟地里有尸体很正常吧?而且,你说那一米见方的黑匣子,不就跟个棺材差不多吗?”

  李长贵摇了摇头,脸色苍白,看样子回忆那时的情况对他而言都是极大的负担。

  “那不是一般的小孩儿尸体。”李长贵咽了口唾沫,“那小孩子穿着好像是清朝的衣服,而且……而且他的身体没有任何腐烂,看上去就跟睡着了一样……”

  李长贵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些沙哑。不知怎么的,虽然是大夏天,头顶上烈日高照,但我听着就觉得浑身冷飕飕的。

  “但让我们有些害怕的是,在他额头上贴着一张符。当时开了那个黑匣子,我们都被吓了一跳。但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李长贵的脸渐渐泛起了恐惧,“因为这小孩儿实在是太特别了,我难免多看了几眼。我清楚的记得,在刚开黑匣子的时候,他的双眼是闭着的……但是……但是我们正准备给重新盖上盖儿的时候,他的眼……他的眼一下子睁开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他看着我在笑……”

  我身子一哆嗦,背脊一阵发凉,好像从骨头里冒起了一股寒气。

  走了大概十来分钟,我就又见到了一家门口挂着白布,里面放着哀乐的农家。不过奇怪的是,这家并没有什么人来送葬,也没见门口有花圈之类的。

  我有些好奇,看着李长贵道:“这里也是?”

  李长贵点头道:“嗯。不过除了我们家,另外五家都把尸体停着,说要等个说法才出殡。”

  听他这么一说,我倒是忽然想到个事儿。

  “对了,这六个人是怎么死的?”我问道。

  李长贵一愣:“李书记没告诉你们?”

  张瞎子依然沉着脸不说话,我看他的神情就知道,那个李书记肯定是跟他说了的。只不过,这张瞎子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没告诉我罢了。

  李长贵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张瞎子,半晌才咽了口唾沫,脸色发青地道:“他们……把自己给吃了!”

  我呆了半天,脑子有些没反应过来:“怎么把自己给吃了?”

  李长贵的脸色很难看,道:“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的手上、脚上的肉全都没了,连肚子上都被抓破了。我们先还以为是被什么动物咬的,后来尸检的时候……在他们胃里发现了他们自己的肉……”

  我听着,就觉得胃里一阵翻腾,有种想吐的冲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