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旧情难忘的花七 下
风魂2017-03-03 20:493,153

  特意跑去两条街以外去吃小楼的家乡菜,庆祝她入住以及失业。

  吃完饭回来,已经九点。

  小楼先去洗澡,我习惯性地坐到电脑前面,开机,登入游戏。

  这时正是最热闹的时候,代表我的小人随着一道白光在屏幕上出现,下一秒便收到很多问好的消息。

  我照例用笑脸回应,坐在城门口跟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几句,就被个小MM央着陪她去打头饰。于是组了几个人,跑去那边的山洞,正死命砍狐狸的时候,收到易寒的信息。

  易寒也是我的同学,毕业之后进了家游戏公司做美工,LK是他真正参与制作的第一个游戏,刚开始内测的时候,就很兴奋的拖我们一干关系好的同学来玩。结果到现在只剩我跟他自己。

  这家伙看长相也还算是中上帅哥一名,偏偏在游戏里喜欢做人妖。从我认识他开始,凡有女性人物选择的游戏,我没看他用过一次男的。LK也不例外,他的角色是一火红长发相貌美艳身材火爆的刺客MM,学人家80后的文学青年起了个又诗意又浪漫的名字叫做“那瞬芳华”。

  “七七。”他在私聊里叫我。

  我正砍狐狸呢,顺手就敲了个“:)”过去。

  他那边半天没动静,我想大概也在打怪或者勾引人家纯情小DD没空手,也就没理他。过了一会,他又叫,“七七。”

  “什么事?”我问。

  “那个,我今天见着沈渡了。”

  十个字,两个标点。绿色的,从显示器屏幕最下方往上浮出来。

  像是法师的石化咒语。

  我僵在那里,那一刻连呼吸都停住了。

  一直到小楼一面擦着头发一面走过来说,“七七,我洗好了,你去洗吧。”我才回过神来,然后看到游戏里的人物已仆到在地上,周围几个人围着我不停的在打“大惊”、“汗”、“吐血”、“哭”之类的表情。聊天频道的对话不停的在向上翻。

  “不会吧?”

  “沈渡叫一只狐狸给咬死啦。”

  “GM,有BUG啊。”

  “沈大哥沈大哥你快醒醒啊,丢人丢到家啦。”

  “……”

  易寒发过来那一排字已不知被冲到哪里去了。

  于是我看着屏幕,重重叹了口气,随意打了几句话应付他们,按下重新开始,复活去了。

  小楼凑过来看了一眼,“是易寒他们做的那个游戏吧?你还在玩啊?”

  “嗯。”我应了声,起身去倒了杯水。回来的时候,看到小楼拿鼠标点着那个小人,看着他头上浮出来的名字,一脸不知该怎么形容的表情。

  “怎么啦?”我问,捧着杯子,在电脑面前坐下来。

  小楼斜睨着我,“七七你真变态。”

  我愣了一下,“吓?这结论怎么得出来的?”

  “既然那么痛痛快快的分手了,为什么玩个游戏还要叫他的名字?你分明心理扭曲,想要控制他,玩弄他,蹂躏他!”

  我笑,不承认不否认,“哟,看不出来嘛,小楼你居然会分析人的心理?”

  小楼很鄙视的看着我,“我估计你若是养条狗,一定也会叫它沈渡的。”

  “错。”我板起脸来,“我会叫它秦小楼。”

  “拿一百万姓名使用费来我就让你用。”小楼哼了一声,伸出手来。

  我打开她的手,“这是沈渡自己的号。”

  小楼怔住,看了我半响,末了像怕引起我什么不快的回忆一般,小心翼翼的轻轻问,“为什么用他的?”

  “我自己那个等级太低啊。这可是九十九级的圣骑士呢。练级多痛苦啊,有现成的用,何乐而不为?”

  小楼皱了眉,“就为这?”

  我一摊手,“就这。”

  她用鼻子哼了声,摆明了不信。过了一会又轻轻问,“他知道吗?”

  “沈渡?”我摇头,“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

  小楼眼珠子转了两转,突然伸手揽过我的肩,压低了声音,很有兴趣的样子,“你说他要是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

  我装模作样的想了几秒钟,“说不定也会一伸手,说账号使用费若干若干。”

  小楼又怔了一下,然后搡了我一把,翻了个白眼走开了。

  我笑了声,继续游戏。

  因为去倒水又和小楼闲扯,那小人已在传送点站了很久。因为刚刚死掉的关系,聊天频道有一小段空白。不知道易寒后来说了什么,他见着沈渡了?然后发生了什么事?他——现在好不好?

  这些问题像些小爪子,不停的在我心里挠。我正在犹豫要不要找易寒问时,之前组队的人问我还去不去打狐狸。一个个笑得很贼的样子。我想大概不用等到明天整个服务器的人就都会知道沈渡被狐狸咬死了这回事吧?

  于是我很郁闷的说不去了。

  那帮家伙居然说会多打些狐狸尾巴回来给我压惊,闹了一阵,便不说话了。

  我呆站在那里很久,终于决定要去找易寒,然后就发现一个新人站在我旁边,像是也站了很久的样子。

  “要帮忙吗?”我问。

  他过了一会才回话,“问我吗?”

  这个新人叫白晓迟。

  我打一个笑脸,“是啊,你好像在我旁边站了很久呢。有什么事要帮忙吗?只管说好了。”

  他也打一个笑脸,“站在你身边就是有事要你帮忙么?”

  我一时噎住。一般人来说,我开口问了,无外乎是要钱要装备要带着练级之类,还真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会反问回来的新人。

  于是我笑笑,“没有的话我先走了,再见。”

  “嗯,再见。”他说。

  于是我跑去找易寒,那家伙正和两个商人磨牙,看我到先飞了个吻,“亲爱的,你来得正好,来瞧瞧我刚看中的这把短剑。”

  我一大滴汗。“我不是来帮你付账的。”

  “有什么关系嘛。人家好喜欢那个啊,送人家做生日礼物嘛。”他撒娇,还死命放红心,抛媚眼。

  幸好这游戏除了表情丰富一点,也像别的游戏一样并不能有肢体动作,不然这家伙一定整个人贴上来。虽然在游戏里是身材爆好的漂亮MM,但毕竟是太熟的人了,看到那个名字眼前浮现的就是他易老兄的尊容。一想到他用那张脸跟我撒娇,就恶得几乎要连隔夜饭都吐出来。

  我一面打呕吐的表情,一面说,“你生日过去两个月了。”

  “那就当庆祝人家生日过去两个月好了。”

  我知道他不达到目的今晚是不会说别的事情的。一面打青筋的表情,一面去将他说的那把短剑买下来。其实他从内测玩到现在,根本不差这点钱,也没真的将这种程度的武器看在眼里,只是喜欢这样子跟我闹。自从知道是我在用沈渡的号之后,这家伙就每天以调戏“沈渡”为己任。看在老同学分上,而且我的账号又一直都是他在充值,我也就懒得跟他计较,结果弄得全服务器的人都觉得那瞬芳华和沈渡暧昧得要死。

  把短剑给他,他又飞了个吻,“呀,谢谢。来,香一个。人家最喜欢你了。”

  我翻了个白眼,将对话切到私聊,“死人妖,少恶心了。你说见到沈渡是怎么回事?”

  他静一会才答,“没什么,中午跟同事出去吃饭时碰上的。随便聊了几句。”

  “唔。”我打字的手指有点颤抖,写了句话,觉得不妥又删了,敲了几分钟才打出几个字,“他最近怎么样?”

  这次他倒是回得很快,“看起来还不错,留了胡子,看起来越发像个土匪了。”

  我不由得笑出声,开始想像沈渡留胡子的模样。那边易寒接着说,“他好像把工作辞了,和人合伙开了家什么店。给了张名片,叫我有空去玩。下次一起去吧?”

  “嗯。”我随口应着,心跳不由得就快了起来。

  “对了,”易寒打了个很不好意思的表情,“我一时说溜嘴,把你在用他的号的事情给抖出来了——”

  “吓?!”我一惊,几乎要跳起来。

  “七七你不要生气啊,我……那个……只是一时口快……”易寒那边好像有点急,我连忙说,“没事。他什么反应?”

  “也没说什么,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要我提醒你一下,说你身体一直不好,玩游戏别到太晚。天冷了,要小心别冻着。”

  我心口没由来的一热,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唇,鼻子便开始发酸。

  视线渐渐开始模糊,易寒后面还说了什么,我一个字都没看清楚,只觉得心底有某种莫明的情绪不停的向上涌,泛滥成灾。

  我想我没救了。

  我居然会坐在电脑前面,对着一个游戏里的小人,为着一句分手已经一年的前男友托人转告的话,泪流满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人靠近有人疏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人靠近有人疏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