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捉弄顾致凡
作者大熊2018-03-29 13:223,689

  阮修辰会提早回来,是我万万没想到的事,但令我更没想到的,是他一进屋所说的话。

  我的婚纱在他那里?他是在开玩笑,还是在帮我解围?

  屋子里的气氛瞬间就被凝结了,而顾致凡在意识到阮修辰进屋时,眼神里的那点凶戾,立马化成了一杆烟,散的是灰都不剩。

  他这个怂人,也就敢和我这样的包子争吵了,在比他强上百倍的人面前,他装的还真像个孙子。

  顾致凡松了手,诺诺的回了头,连忙点头道歉,“阮总,您回来了……对不起,我……”

  我真想看看,顾致凡他到底要怎么解释,一大早就跑来集团老总的办公室里把屋子搞得乌烟瘴气,他就是有一百个嘴,也说不清了。

  “阮总我……”

  眼前,阮修辰像是一尊雕,一动不动的的站在门口,大概是连夜赶飞机的缘故,他的脸色稍显疲惫,但不管怎么劳累,那张冷峻的面容也依然精致的毫无瑕疵,连带着身上的那股强大气场,压制了周遭的一切。

  阮修辰侧头,给了身后人一个眼色,

  何管家就站在门的后头,接到信号后,急忙绕进了屋,他看了看顾致凡,然后面容慈祥的走进了办公室里侧的衣帽间。

  何管家打开靠窗的一扇柜门,随后喊到:“顾先生,温小姐的婚纱在这里。”

  我和顾致凡纷纷回过头,令人惊诧的是,衣柜里,果真放着一套婚纱,不过婚纱是侧着悬挂的,没办法看清全貌。

  但全天下的婚纱都长得差不多,柜子里的这套婚纱用半透明的防尘袋覆盖着,根本认不出原来的模样,乍一看,和我的那套还真有点相似。

  而且,顾致凡挑婚纱的时候也没怎么太留意样式,只顾着计较那昂贵的十万块钱了!

  看到这一幕,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就连我,都看不出这婚纱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放在柜子里,也不过是白色的一大团。

  顾致凡目不转睛的盯着衣柜看,看他这架势,是有进屋查探的打算,我看他要较真,心里即刻慌忙了起来。

  可还没等我开口,阮修辰的身后,又走出了小鬼头阮北北的身影。

  阮北北手里抓着半个咬烂的火龙果,两只手被果肉和果汁染的红红的,脏兮兮的。

  他拿着果子直接走到了顾致凡的腿边,定脚往那一站,伸着小脏手就扯了扯他的裤子,“喂!你是谁啊!为什么和我家瑶瑶说话?”

  顾致凡猛的低下头,在看到自己的西服裤子被抓脏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阮北北咬了一口肉汁多多的火龙果,小嘴一抹擦,就在顾致凡的裤子上又蹭了一下,“你和我家瑶瑶说什么呢!你是谁啊!”

  顾致凡这下彻底尴尬了,婚纱的事先放着不说,眼下又多了一个不怕事大的小鬼头,况且这鬼头还是老板的儿子,他要是再继续呆在办公室里较真,那可真就是做好被炒鱿鱼的充分准备了!

  我提醒了他一句:“既然阮总已经回来了,你是不是就应该走了?婚纱是我借放在老板的衣帽间里的,因为有几处要拿去婚纱店补整,看都看了,能别闹了么?”

  顾致凡的神态像是吃了酸角那般,怎么看都不对劲,他侧着腿别开了阮北北的小手,然后点头哈腰的对着阮修辰说:“对不起阮总,今天在您的办公室里失礼了。”

  阮修辰面不改色,他漠然的看着顾致凡的脸,很长一段时间里,一句话都没说,他的眉头微蹙,眼神里闪过的光像是无数锋利的刀片,看过的地方,人烟消怠。

  顾致凡没看懂阮修辰眼神里的意思,这时,何管家从里侧走出,轻推着他的后脊小声道:“顾先生,快走吧,快走吧……”

  何管家的意思在说明,如果你再不走,阮修辰就真的要生气了。

  顾致凡咬着牙轻叹了一口气,他小幅度的侧过头,压低声音对我说:“中午你去我办公室找我!”

  说罢,他灰溜溜的向着门口走去,他从阮修辰身旁的空子往外钻,可这时,阮修辰突然伸了手,宽厚干净的手掌,一掌轻抵在了他的肩头。

  顾致凡吓得身子一抖,他也是万万没想到,阮修辰会玩这么一出。

  我看着眼前这不知所以然的一幕,违和感简直太强烈。

  阮修辰的身高大概在一米八五左右,而顾致凡,撑死了一米八,两人身高是有很大差距的,再加上阮修辰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那一瞬间,就好像终极大boss要对小卒兵发号施令一样。

  顾致凡低下头,弱弱的说:“阮总,您还有什么吩咐……”

  “这里,不是你能随便出进的地方。”

  延伸而出的下一句话阮修辰没说,而这干脆的命令一发号,顾致凡便没了声。

  屋内,阮北北不怕事大的跟着接了话:“再让我看见你,我就让超人消灭你!”

  我差点笑出声,你怎么不找孙悟空呢!

  终于,顾致凡还是颜面全失的走了。

  而办公室房门关合的一刻,整个大厅都沸腾了起来,即便是关着门,也能听到外面的窃窃私语。

  阮修辰毫不在乎的脱掉外套往屋里去,我就跟在他身后,一路捡他的西服、领带、领夹、钱包。

  就差脱裤子和衬衫了。

  阮北北跟在我身后,敞着两个小手臂就要求抱抱,“瑶瑶,我都想你了。”

  哎……小屁孩说话的时候呆着一股奶音,还真是让人欲罢不能,我看着他被火龙果染的通红的小手,回头对阮修辰说:“阮总,我带北北去洗个手……”

  他冷冷的应声,“嗯。”

  抱起阮北北,我出了办公室大门。

  此时的办公大厅一片哗然,不过在我开门的一刻,奇迹的一幕发生了,整个大厅瞬间被定格,好像是时空穿越按了暂停键一样。

  一丁点的声音都没有,吓的我连呼吸都不会了。

  哎,大哥大姐们,我刚刚在办公室里关着门都能听到你们热火朝天的讨论声,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把人当傻子吗?

  此时,阮北北环抱着我的脖颈,抖着肉乎乎的小腿说:“瑶瑶,我要上厕所。”

  我急忙大步往厕所跑,“嗯,再忍一下啊。”

  去了洗漱间,大厅里的议论声再一次哗然响起,也真是够讽刺了!

  我把阮北北抱到了女厕,打开隔间门把他放在了地上,拍拍脑袋瓜说:“自己上可以吧。”

  阮北北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肉呼呼的小手抓着房门,“瑶瑶你别看。”

  哈哈,小小年纪,还知道害羞呢!

  我守在单间门外,这时,洛雨熙凑趣的走进了洗漱间,很明显,她是故意冲着我来的。

  我懒得和她废话,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可她发贱的走到我面前,双手抱怀的说,“哟!我当是谁这么有影响力呢,刚来公司入职第一天,就闹出了这么大的事!在老板的办公室里搞事情,老板没炒你鱿鱼?”

  莫名其妙!我冲着她瞪了一眼,“你又没瞎,我现在好端端的站在这,你觉得我是被炒了,还是没被炒?”

  洛雨熙抽了抽嘴角,说:“哼,你可真够能耐的,把自己的婚纱放在老板的办公室里,你想做什么?和老板结婚啊?”她冷笑,“你那一套破婚纱才几个钱?老板的一个领结就几万好么,你好意思把自己那么便宜的东西放人家衣柜里?也真是够好笑的!”

  我死死的盯着她,“可不是么,修辰集团这么大个地方,看到你混在行政大厅里,我还真就有了一种一颗老鼠屎搅了一锅大米粥的恶心感!”

  她一步抵在我面前,“温芯瑶你什么意思!”

  我两手一摊,“你什么意思我就什么意思喽,难不成,还要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解释给你听?可惜了,我做语言培训都是要收费的,而且,像你这种年纪大领悟能力又低的学员,我基本不收,毕竟智商层次不在一个起跑线上!”

  她气急败坏的要和我顶嘴,而这时,阮北北从隔间走了出来,我转身抱起北北,直接把他放在了洗漱台上,抓着他的两个小手说:“北北蹲下来,我给你洗手。”

  北北特别听话,笑兮兮的就把手伸了出去,等我给他洗干净以后,我转身去拿纸巾,可还没回头,就听见洛雨熙啊的一声尖叫,“停!别甩了!”

  我回头,发现阮北北这个调皮鬼正冲着洛雨熙甩手呢,手上的那点水渍,全让他甩到洛雨熙的脸上了,我不禁在心底偷笑,阮北北,给你一百个赞!

  我一把抱起北北,教导说:“小鬼,这样是不礼貌的,以后不能这样了知道吗?快和阿姨道歉!”

  突然,阮北北一脸无奈,那严肃的小表情,跟他爸简直是一模一样,冷冷酷酷的,一点不把洛雨熙放在眼里。

  我晃了晃北北,“快点道歉。”

  阮北北哧了一声,“伯母对不起。”

  伯母……哈哈哈哈……

  再给你一百个赞。

  听到“伯母”这两个字,洛雨熙气的脸都绿了,她狠狠的瞪着我,“是不是你教孩子这么说的?”

  我没说话,阮北北冲着她吐了舌头,“略略略……你长得那么老,你就是伯母!”

  听到这,我心里已经狂笑了一万遍,我懒得和她废话,抱着阮北北就走,留着她自己在原地抓狂。

  不过出了洗漱间,我还是教育了阮北北,虽然我很讨厌洛雨熙,但对于孩子的教育,不能松怠。

  “北北,以后不能这么称呼别人了,知道吗?这样不礼貌!而且洗完手以后,不可以随便乱甩,特别是公共场合,知道吗?”

  阮北北一本正经的点头,然后两只小手环着我的脖颈,右手在后面抓着我的头发,小声说:“可是我得保护瑶瑶,不能看别人欺负你。”

  听到这,我心里一暖,甚至于……鼻头有些酸楚。

  不知怎的,我竟然想到了我那个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的孩子,我将阮北北抱紧,心里莫名的难受。

  以前怀孕的时候我还想过,如果生下的是个女儿,那我就做她最好的姐妹,如果生下的是个男孩,等他长大了,我们就做彼此的保护伞。

  北北啊,让阿姨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吧,就一分钟就好。

  一分钟就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