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我和谭霄羽的秘密
作者大熊2017-03-01 19:164,170

  去修辰集团报道的这天,我特意穿了一身正装。

  一进集团大楼,身边陆陆续续的走过了很多公司职员,每一个人的步伐都很匆忙,看上去好像是有什么急事。

  下了电梯,行政办公大厅里空无一人,刚刚还有很多职员在楼下呢,怎么这么一会儿就没人了?

  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上午九点整。

  我正打算去阮修辰的办公室报道,突然,走廊那头就出现一个人影。

  一身红色长裙,走路时婀娜多姿的,像是在走红毯一样。

  隔着老远的,我就嗅到了她身上的味道。

  洛雨熙,我这辈子碰见过的,最骚气熏天的女人!

  我定在原地,同她碰了面。

  她眼神轻蔑的冲我打了个手势,声音冷淡,“哼,竟然是你!跟我来吧,阮总提早就让我在这里等你了。”

  我在身后白了她一眼,恨不得把她的裙子撕成碎片。

  进了人力资源办公室,她直接在柜子里侧掏出了一把落了灰的钥匙,转身,摊手对我说:“简历拿来吧,好给你做职员登记。”

  我将简历放到她手中,问道:“阮修辰呢?”

  她白了我一眼,“阮总的名字也是你随便叫的?难不成老总开会也要向你汇报?”她拿着薄薄两页的简历,折叠着碰了碰我的肚子,“我说……你一个怀了孕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引起阮总注意的?现在竟然还混到了我们公司?你不会是和我们老板有一腿吧?”

  我看她不可一世的样子,冷笑:“你状态恢复的不错么,我还以为,刚从监狱里出来,怎么也得抑郁一段时间呢!”

  她的脸色当即晦暗,推着我就走出了办公室,“要你管!”

  我跟着她去了走廊最右边,和阮修辰的办公室完全是相反的两个方向,那里有一个杂货间,被用做了我的新办公室。

  门锁一开,屋子里迎面扑来一大片的灰尘,应该是很久没打扫过了,里面的空气有些发臭。

  闷闷的,带着一股地下仓库的味道。

  我彻底推开门,进屋打开了百叶窗帘。

  阳光一照射,屋子里才算是有了一点生机。

  我环顾着整个屋子,一张发旧的办公桌,一台还算崭新的笔记本电脑,一个花瓶,一台还未连线的打印机。

  以及……地上杂七杂八的垃圾和废弃文件夹。

  我心里有些小失落的,对着门口的洛雨熙问:“这就是阮修辰给我安排的办公室吗?”

  她突然讪笑,“老总给你安排办公室?你别自恋了好吗!阮总今天交代我等人的时候,压根就没说是你!更别提办公室了,人家就说有一个新入职的助理,让我看着接待一下!谁知道我就看见你了!”

  我忍着这口恶气,“那你有扫帚和拖布吗?我要打扫屋子!”

  洛雨熙毫不负责的耸耸肩,“没有。”

  我看着她那副孤傲到欠扁的模样,随即跟她过了一招,“好吧,那我也只能让我老公来帮我打扫办公室了。”我站到她面前,故意道:“请问我老公的办公室在几楼?能告诉我一下么?”

  洛雨熙一听我要去找顾致凡,立马警惕了起来,“小顾开会去了,这个时间肯定不在,你又不是缺胳膊少腿,自己收拾会累死吗?”她上下打量我一眼,“再说,他知道你今天来公司报道么?我看他好像并不知情吧!”

  我勾了勾嘴角,“他当然不知道,我今天来,就是要给他一个惊喜!这样,我们以后就能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了!省的我还怪想他的!”

  洛雨熙的表情明显开始不对劲,为了往死里气她,我故意提起了结婚的事。

  “对了,我前两天还去买婚纱了,我和我老公马上就要举办婚礼了,到时候你可千万记得过来捧场啊!我特别想让你们看看我的婚纱,真的是超级好看,我老公花了十多万给我买的呢!”

  洛雨熙眼神一闪,“你们婚纱都买完了?十多万?”

  我点点头,“是呢,致凡说了,这辈子就这么一次婚礼,他一定要让我成为世界上最美的新娘!”我掩嘴笑了笑,“我一开始还舍不得那十万块,但是他直接就把钱给付了,别提我有多感动了!”

  此时,洛雨熙已经气的不行,尽管她在极力掩饰,但还是被我察觉出了一二。

  还真当我是傻子,什么都看不出来?

  缓了一会儿,她皮笑肉不笑的祝福我,“那真是太好了……祝你们新婚幸福……”

  我挑了挑眼眉,故意道:“你不是致凡特别好的同事吗,到时候可一定要来捧场啊!”

  她抽搐着嘴角点了点头,连带刚刚的那点士气,全都没了。

  她转身就要走,“那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办公室了,你自己慢慢打扫屋子吧!”

  这时,门口的位置出现了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

  抬头一看,是阮修辰。

  他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很久了吗?不是去开会了么?

  洛雨熙吓了一跳,看见阮修辰的时候,恭恭敬敬的点头,声音温柔的像是个小绵羊,“阮总您开完会了!”

  阮修辰的视线在屋子里巡视了两圈,他一句话没说,脸色也没什么变化。

  不过就是因为他不说话,所以场面很是尴尬,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洛雨熙顿了顿,急忙解释,“阮总,您让我等的人我等到了,我刚刚看了一下公司闲置的办公室,也就这间可以用,而且和您也是同一个楼层。”

  我呸,旁边好几间都可以用!明明是你故意给我安排在角落里,还这么逼仄!

  阮修辰看了我一眼,继而又看了看屋子里的摆设。

  这时,他指了指桌面上的那台笔记本电脑,对着洛雨熙说:“把这个拿出去。”

  我一愣,他什么意思?办公室破就算了,现在连电脑也不给我用?他是故意的吗?还是想考验我?

  洛雨熙抬头,同样被眼下的状况搞蒙,不过紧接着,她偷偷的冲着我嘲笑,那意思好像在说,你和阮总的关系也不怎么样吗,连个电脑都不舍得给你用!

  我气的牙痒痒,阮修辰欺负我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让洛雨熙捡了笑话?

  什么事啊这是!

  我转身就把桌子上的笔记本抱到了洛雨熙的怀中,“赶紧拿走!”

  可这还不算完,接着,阮修辰又指了指柜子里的那些文件夹,“这些也拿走!还有她的办公椅。”

  什么?椅子都不给给我用?那你让我来你公司干嘛?

  我眼睛都气绿了,直勾勾的看着他,就想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洛雨熙搬的不亦乐乎,她把电脑和文件夹全都放在了椅子上,推着就往门口去,幸灾乐祸的说:“阮总,这些暂时先搬到仓库吗?”

  我白着眼,不知道他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突然,阮修辰应了声,“搬我办公室里。”

  我和洛雨熙都愣住了。

  “啊?”

  “啊?”

  我俩异口同声,都被阮修辰搞蒙了。

  阮修辰单手插兜,另一只手在门框的位置轻轻蹭了一下。

  手指肚的灰硬生生的滑了一层,他弹了弹手指,脸色严肃的低下头,质问洛雨熙,“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她要用单独的办公室了?”

  阮修辰的声音特别可怕,虽然和平常一样冷,但这一次,他那阴森森的眼神,着实给声音添加了恐怖色彩。

  洛雨熙的身子抖了一下,立马低头道歉,“对不起阮总,我不应该擅作主张!对不起阮总,对不起!”

  阮修辰直起身,绝情道:“出去。”

  洛雨熙灰头土脸的滚出了办公室。

  周遭一安静,我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也放松了下来。

  我靠在桌角,笑着说:“你刚刚是故意用那种态度和她说话么?你在帮我?”

  阮修辰恢复他那股冷冰冰的模样,转身道:“不走么?这屋子里可是有蟑螂的。”

  我一听,溜着小腿就蹿到了门口,“走!我们走!”

  从走廊这头走到阮修辰办公室的过程里,办公大厅里又重新坐满了人,他们纷纷朝我递来怪异目光。

  对我的出现,再一次感到质疑。

  我头都没抬,就是闷着头走。

  但经过另一侧的电梯时,不巧的,刚好碰见下电梯的顾致凡。

  他看我出现在这,立马按住了我的肩膀,质问道:“你怎么在这?”

  眼看着阮修辰就要走远,我推开他的手,边走边回头,“晚些解释。”

  进了阮修辰的办公室,他指了指办公桌的旁边,“以后你就坐那。”

  我一看,方方正正的办公桌,摆在他的桌子旁边,上面陈列了一排小盆栽,土里还插着不起眼的卡通小人……

  还真是够少女系的。

  他又指了指里侧的隔间,“午休的地方在里面。”

  我试探的走了过去,屏风之后,摆着两张沙发床,一张正经是用来休息的,另一张……嫩粉色的……

  办公室里放床……老板和秘书在同一屋……还搞公主系的风格,他真的是让我来上班工作的么?

  我咽了咽喉咙,两腿都打怵。

  阮修辰看出了我的不自在,两步走到屏风后头,脸上当即出现了三条黑线。

  他不太淡定的说:“何管家应该是准备错了,我给他……”

  我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没有午睡的习惯,中午我可以在办公桌里休息……没事的没事的……不用再准备了。”

  阮修辰没说什么,伸手递给我一把钥匙,“我的办公室,以后你来打理,你负责我所有的私人事务。”

  我点头,“好,没问题!不过……”我怯生生的抬头看了他一眼。

  “说。”

  我眯着笑眼,“我下午可以请假吗?有点急事。”

  他犹豫了两秒,脸色微差,“做什么?试婚纱?”

  我愣神,听他这样回答,估计刚刚应该是听到我和洛雨熙的谈话了。

  我连忙摆手,“不是的!我根本就没买婚纱!”

  他半信半疑,“晚上回大宅,陪阮北。”

  我身子顿时一软,“好,办完事我就回去。”

  上午收拾完办公室,我和阮修辰一起出了门,只不过刚走出办公大厅,身后就跑来了两个女职员,她们手里拿着企划案,不停的往阮修辰的身边凑。

  “阮总,这是下个季度的策划。”

  “阮总,改过的方案已经提交给合作方了,您……”

  阮修辰随意的指了指我,“给她。”而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消失在了电梯里。

  我凌乱的站在原地,而那两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女职员,不太相信的将文件递到了我面前。

  “心瑶姐……阮总说文件交给你……”

  心瑶姐?我看上去有那么老吗?

  我尴尬着笑了笑,“我明天再给阮总看行吗?他去开会了,我现在有事,要先走。”

  那个叫我心瑶姐的女人急忙点头哈腰,“您忙吧!我不急!”

  我硬着头皮转了身,可溜到电梯口时,顾致凡不知何时站到了我身后,他一把抓过我,眉头紧蹙,“你怎么来我公司了?刚刚是怎么回事?”

  我随意的勾着嘴角,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就是同事了,我亲爱的老公。”

  没等他反应,我退着一步进了电梯,挥手和他假笑道别,“我先走了,有公事。”

  顾致凡要说什么,但电梯门已经关合。

  出了集团大楼,谭霄羽的车停在了楼下。

  一上车,我问道:“我交代你的事,搞定了么?”

  她扬嘴一笑,“我什么时候掉过链子!走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