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鼻涕鬼阮北北
作者大熊2017-03-01 19:162,891

  病房门外的哭声越来越清晰,我侧着耳朵听,一下就听出了是阮北北的声音。

  北北怎么会来医院?

  我慌忙,下意识的就准备起身,可现实状况并不允许我这样做。

  我佝偻着身子,冲着谭霄羽摆手:“快!帮我开门!”

  谭霄羽不知道我此举何意,但看我焦急,急忙就走到了门边。

  结果门一开,阮北北的小小身影,刚好就出现在那。

  北北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伤心成这个样子。

  连话都说不明白了。

  眼前,小北北可能是哭糊涂了,他看见身边门开了,抹着眼泪就往里进,都不看看病床上的人到底是不是我。

  一旁的谭霄羽看的更是云里雾里,她指着地上的北北说:“谁家孩子?要债的啊,哭成这小可怜样!”

  我哭笑不得,这阮北北,鼻涕都要耷拉到鞋面了!

  这时,病房门口出现了一个小护士的身影,护士冲着谭霄羽喊:“该复查了!快来吧!”

  谭霄羽点点头,继而对我说:“你自己在这里呆一会儿,我去复查!”

  我摆着手,“快去吧!”

  谭霄羽一走,屋子里就剩我和阮北北。

  我看阮北北还在哭,趴着身子冲他说:“北北,你爸爸呢?”

  这时,阮北北终于看了我一眼,可奇怪的是,他即刻像受了惊吓那般的往后退,也不知道是我的长相太吓人,还是怎么了。

  我伸手就去勾他的小脑袋,“怎么了北北,看见阿姨不高兴啊?”

  突然,阮北北哭的更凶了,好像我欺负他了一样。

  我心急,想安慰这个小崽子,可现在又没办法下床。

  我无奈的看着他,结果,突然发现他竟然只穿了一只鞋,右脚光着,袜子都没了。

  他到底是走了多少路啊?

  我指了指他的小脚,“阮北北,你的鞋子呢?”

  他停止哭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丫,结果,继续一边哭一边回身,嘴里还不忘念叨着,“我的鞋子不见了,我的瑶瑶也不见了……啊……”

  眼看着,这小家伙就走出了病房。

  留着我在屋子里一片凌乱。

  阮北北疯了?

  我搞不懂眼下是怎么一回事,随手从床头柜上拿起了一面镜子,结果,差点失手把镜子飞出去!

  从前那个白白嫩嫩的温芯瑶哪去了?现在的我,完全就是个绿怪物!满脸的绿色药膏,像是中毒了一样!

  我猜,这绿药膏应该是镇静皮肤用的。

  难怪北北会不认我,要是换做我,早就和绿怪物大战三百回合了!

  我拿着纸巾就开始擦脸,突然,病房门口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以及阮北北经久不衰的哭声。

  感觉那脚步声错落有致,踢踏踢踏的,像是很多个男人一起在走路,气势汹汹。

  我往门口看了一眼,这时,黑压压的人群挡住了门口的光线。

  我愣了神,那里聚集了大概有四五个黑衣男人,每一个都格外的壮硕。

  我咽了咽口水,也不知这些人是什么来头。

  倏然,阮修辰穿过人群进了屋,他一手夹着阮北北,一手拎着北北丢掉的那只鞋。

  而后,门外的那几个黑衣粗汉直接带上了门,关的死死的。

  我看阮修辰来了,心急的打算起身,可是身体实在是太疼了,动到一半又躺了回去。

  阮修辰把阮北北放在了地上,径直走到我身边,在端详了我此时绿巨人的面孔之后,他问道:“出什么事了,怎么伤成这样?”

  我抿着嘴勉强笑了笑,“出了一点意外,没什么。”顿了,我问道:“阮总,你怎么来这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门外的那些黑衣人,“我……”

  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地上的阮北北就又哭了起来,他小手指着我,鼻涕泡都出来了。

  “你不是瑶瑶!你是妖怪!”

  我有理说不清,急忙用手里的纸巾将脸上的药膏擦干净。

  脸蛋上没了脏东西以后,阮北北终于不再哭了,他吸了吸鼻子,唰的一下就笑出了声,“瑶瑶……”

  我也是哭笑不得,“小笨蛋,门牙都没了,还笑呢。”

  他伸着小爪子就要牵我的手,我费劲力气的从床上坐起,好算是直起了身。

  阮修辰见我行动不便,从沙发上拿过靠垫,放在了我身后。

  只是垫子刚放好,他伸手就在我的后脖颈处轻抚了两下,我被他碰的生疼,那里是被烧伤的位置。

  “火是谁放的?”他突然道。

  我没想到他竟然会说起这件事情,甚至,知道我是因为火灾而进了医院。

  也是,他可是阮修辰啊,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我结结巴巴,并不想把自己家里的那点罗烂事告知与他。

  “一场意外而已,没什么的。”

  他的眼神有些发狠,虽然没再说话,但能看出神态里的气愤。

  我转头,拿着纸巾就去擦阮北北的鼻涕,“小家伙你是不是想我啦!瞧你笨的,鼻涕挂了一脸,鞋子还跑丢了。”

  阮北北红了红脸,然后冲着阮修辰说:“老阮,都怪你!你看你手下的那几个笨蛋,连个瑶瑶都找不着!要不是我聪明,你们今天也就别想看见瑶瑶了。”

  我透过玻璃门,瞧了瞧外面黑压压的身影,转头问阮修辰,“他们都是你的手下吗?来找我的?”

  他嘴角尴尬的向着一边勾了勾,换了话题,“什么时候出院?”

  没等我回答,忽然,病房门口再一次想起了顾致凡的声音,他不停的敲门,并对我说着各种我并不想听到的话。

  “芯瑶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你开门好吗?”

  “芯瑶,你开门吧……这件事是我做错了,是我没能把你从火堆里救出来,我知道你难过。可是,我也没想到我们的孩子会意外流产,你开门,让我来照顾你好吗?”

  “芯瑶……”

  那头,顾致凡的声音此起彼伏的流窜进我的耳中,它们就像是一把把剜刀,狠狠的割裂我的心。

  特别是在他提及孩子的一刻,我彻底忍受不住。

  我双手团握成拳,脑门的血管爆着青筋,我转头,朝着门口就要喊过去。

  可这时,阮修辰按住了我的肩膀。

  我回头,他正注视着我。

  他应该听明白了顾致凡说的那些话,也知道,我流了产。

  他拿起电话,按着一个号码就拨了过去。

  透过玻璃窗,我看到那头的一个保镖接了电话。

  阮修辰冷然的交代着,“太吵了,处理掉。”

  挂断电话,门那头即刻传来了一阵接着一阵的挣扎和嘶吼声。

  以至于后来,婆婆公公那些人也跟着出动,整个走廊,乱成了一团。

  我透过磨砂玻璃,隐隐约约的,看到顾致凡和婆婆那些人被一个接着一个的抬下了楼,抬出了医院。

  十分钟后,病房里彻底安静了,一点杂音都没有。

  我看了看阮修辰,问道:“你把他们……弄哪去了?”

  阮修辰毫不在乎,“只要不在我面前,哪都无所谓。”

  真爽!

  这时,阮北北也不知道是怎么扒拉的两条小腿,直接就爬上了我的床,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小腹,眯着小眼睛说:“瑶瑶为什么住院,是因为要生小宝宝了吗?”

  听到这,我心里一酸,虽然童言无忌,但我还是没办法释怀。

  阮修辰看出了我的难过,一把将阮北北抱下了地,催促他到一边玩。

  我缓了缓神,转头问阮修辰,“那个……你是特意来看我的吗?”

  阮修辰的脸色稍显尴尬,他没回答,清了清嗓子做着走神状。

  一旁,阮北北从茶几上拿起一颗苹果,拎着个水果刀就跑到了阮修辰的身边,“老阮,你给瑶瑶削苹果。”

  阮修辰拿着苹果就砸了一下阮北北的头,严肃道:“你指使谁呢!”

  阮北北白了个眼,“老阮,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单身了。”

  我目瞪口呆,哎呀这人小鬼大的,懂得还挺多的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