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婆婆闹事
作者大熊2019-04-03 16:002,964

  二楼的洗漱间被阮北北霸占,我换了一身睡衣,去了一楼。

  不巧阮修辰也在里面,我想着等他结束以后再进去,不过刚退一步,他就开了口,“进来吧。”

  洗漱间里有两个洗脸池,并排而列,眼前的洗脸镜装饰的很大方,简简单单的一层金色镀边,霸占了整整一面墙壁。

  他将未开封的漱口杯和嫩粉色牙刷放到我面前,淡淡的说:“你的。”

  有关于我的一切都是新的,看样子阮修辰真的有认真准备。

  包括早上我睡的那间客房,里面的被罩床单,都是新的,屋子里的格调很暖,甚至还特意配备了梳妆台。

  我伸手拿过漱口杯,不过低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脚上穿的这双棉拖鞋,上面绣了一个小小的字母“y”,瑶。

  我偷偷瞥了一眼阮修辰的拖鞋,上面有一个字母“c”,辰。

  看样子,他们家的鞋子也都是定做的。

  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有些紧张了,就好像真的要在这里过日了一样。

  我蓦然的去放水龙头里的水,不过准备洗漱的过程里,才想起自己的手臂上还有伤口,洗脸刷牙洗头发,都只能用一只手。

  所以整个洗漱的过程都很艰难,耗时也长。

  洗头发的时候,我用一只手揉搓着洗发液,等着洗发液被揉出沫沫以后,我的腰都站酸了。

  我闭着眼,伸手去摸水龙头,可这时,突然感觉有一只手在揉按我的脑袋,接着,暖暖的水流从头顶流了下来。

  我很清楚,帮我洗头的人,是阮修辰。

  他的力度很轻,水流也很暖,冲洗的每一个过程,都控制的很好。

  我本想说我自己来的,可话到嘴边,又没说出口。

  等着冲洗完毕,他递过来一条毛巾。

  此时的我已经脸红的不行,正想着一会儿要怎么和他道谢,可我刚把头发包起来,抬头的一刻,他就已经走出了洗漱间,连个说谢谢的机会都没给我。

  还真是做好事不留名……

  洗漱间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从吹头到化妆,一套动作,我用了整整四十分钟,结束以后,我走出大厅,结果,家里出了让我意想不到的事。

  醒酒的单泰铭穿着睡衣直接冲出了卧房,此时的阮修辰正在吃早餐,单泰铭也不知是发了哪门子的火,一把就将阮修辰面前的杯子和碟子给掀翻在地。

  纯白的牛奶浸染了深蓝色的毛毯。

  单泰铭的嘴里喘着粗气,指着阮修辰的后脊说到:“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的事?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和你早就在美国划清界限了,以后我的事,不需要你管!”

  饭桌上的阮修辰云淡风轻的合上了手里的杂志,起身,站到了单泰铭的面前,他的脸色始终如一,不暴躁不焦急。

  “如果你不想住在这,我可以为你安排另一套房子。”

  单泰铭随手就推倒了身边的青瓷花瓶,怒目而视:“别以为你施点小恩小惠就能抹掉以前的那些事,阮修辰我告诉你,只要我单泰铭活着一天,我就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话落,他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家门,阮修辰的面色这时才算是有了一点点的波动,他回身喊了何管家,吩咐他给单泰铭带上衣服和钱包。

  家里安静下来以后,我傻傻的站在大厅一侧,我不明白,阮修辰和单泰铭的关系明明就很好,为什么去了一趟国外回来以后,就变成了这样?

  我突然就想起了昨晚在酒吧的片段,断断续续的,我记得单泰铭哭了,而且哭的很伤心。这些事,会不会也有关系呢?

  二楼的楼梯上,阮北北光着脚丫赤身裸体的就冲了下来,小家伙身上的水还没擦干净,洗完澡以后,兴奋的不行。

  他跑到楼下,左顾右盼,“瑶瑶呢?”

  我怕他感冒,回身在洗漱间拿过一条浴巾,直接就把他包了起来,像个大粽子。

  阮北北可劲的在我脸上蹭,“瑶瑶我香吗?我香吗?”

  我点着头,被他蹭了一脸的水,“香!北北现在可是美男子了,瑶瑶好喜欢啊!”

  小家伙顺势用手抹了一下自己脑袋上打了结的头发,“那我以后天天洗澡。”

  我将阮北北放到了餐桌上,此时的阮修辰正在打扫地上的青瓷碎片,我急忙上前帮忙,他避开了我,“这里不需要你,你陪阮北吃饭。”

  “好……”

  直到早上出发上班之前,阮家的气氛都不太对,没人知道阮修辰和单泰铭到底闹了什么矛盾,我也不敢多嘴。

  起初我以为就是哥们吵吵架,但似乎没那么简单。

  上车以后,我的手机接二连三的闯进了谭霄羽的电话,她质问我现在在哪,为什么她早上一睁眼,竟然发现自己平平安安的躺在自家的床上?

  听到这,我差点笑崩,难不成她还要躺在别人的床上?

  依着她那意思,昨晚没艳遇个男人什么的,还真是可惜了。

  说到这里,我无意的抬了一下头,结果阮修辰正严厉的盯着我,就好像听到我电话里的内容一样,带着点醋意……

  我挂了电话,他就冷漠的开了口,“她是你什么朋友?”

  “闺蜜……最好的……”

  我真后悔说出“最好的”三个字,因为接下来的车程里,他再也没搭理过我。

  抵达公司后,我们三人一起下了车,阮北北今天学校放假,所以要跟着我鬼混一天。

  不过刚到公司楼下,我就接到了一个天大的惊喜。

  一个白底红色的大横幅,显眼的扯在了大门口,阻挡了所有员工的进出口。

  横幅上的字简直红的刺眼:温芯瑶跑破鞋,抢房子杀孩子,该遭天谴!

  看到这一幕,我直接就将阮北北抱在了怀里,让他的脸面向马路,不让他看见横幅上的字眼。

  我当然能猜到这是谁做的,但我奇怪的是,即便我那个极品婆婆想做这些事,她又是这么在一天的时间内,搞定横幅,甚至把活动举行的这么有艺术感。

  这主意,应该不是她一个人搞定的。

  这作风,倒是有点像洛雨熙。

  阮修辰看到这一幕以后,直接吩咐何管家去处理此事。

  可当何管家找来保安并准备撤掉横幅时,那个挨千刀的婆婆就出现了。

  婆婆手里端着一碗不知是什么的东西,站在横幅面前,就地而坐,然后,开始了嚎啕大哭。

  “我的孙子死的好惨啊!这个女人,为了嫁入豪门,不惜杀死我的孙儿,现在还要和我儿子离婚,抢走我儿子的房子!我这个命苦的老太婆可怎么办啊!我可怎么办啊!”

  说着,她就伸手指向了我:“就是这个女人!就是这个女人!她为了钱,杀死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现在还让我儿子净身出户,她不是人啊!她不是人啊!”

  婆婆的演出非常敬业,非常到位,看着她抽风的样子,我都快动容了。

  我转身将阮北北放到了阮修辰的怀中,交代说:“你带着北北离开吧,这里交给我处理就好了,不过……”我稍有哽咽,“那个女人说的都不是真的,你会相信我吧……”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话,但总觉得,就算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相信我,只要阮修辰信任我,也值得了。

  我叹了口气,坦然道:“帮我把北北的眼睛捂好。”

  他伸手就要拦我,可惜我已经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婆婆的面前。

  此时,婆婆的手里正端着一碗鲜红鲜红的狗血,看这架势,是准备往我身上泼的。

  眼看着她就要起身,我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冷冷笑道:“别啊,你的戏还没唱完呢,急着起什么身啊?”

  说着,我一把抢过她手里的那碗狗血,顺着她脑袋就倒了下去。

  眼看着那鲜红的狗血顺着她的脑门流到了眼睛流到了脖子里,我一把将手里的瓷碗摔碎,嘶吼道:“这一碗,是我代替这死去的小狗替你泼的。”我躬着身,压低声音发着狠,“你不是想和我斗吗?好,从今天开始,我温芯瑶,奉陪到底。”

  末了,婆婆的眼神有些发虚,她抹着自己脸上的狗血,挣扎着就开始在地上打滚,“你这个畜生!你现在竟然敢这么对我!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