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生日快乐
作者大熊2019-04-03 15:573,104

  一行人上了楼,大家的脚步都格外轻缓,生怕闹出一丁点的动静。

  谭霄羽拉着我的衣摆往后拽了拽,我回头,她往我手里塞了一把钥匙。

  我愣住,小声道:“这是什么?”

  谭霄羽挑了挑眉,邀着功说:“你以为姐姐我这两天踩点就是单纯的当狗仔啊?没两把刷子,那还能是谭霄羽吗?”

  可我仍旧不敢相信,人家家门的钥匙,怎么可能会落到她的手里。

  谭霄羽看出了我的质疑,索性说了实话。

  “行了,不和你扯了。洛雨熙这房子是租的,这钥匙,是我托人从房东那里弄来的,放心吧,没事。”

  我这才稍稍放了心,这个谭霄羽,做起事来可真是让人出乎意料。

  不过这样正好,有了钥匙,捉奸的效果会更好!

  我顺着人群蹿到了最前端,前头的两个男生拿着蛋糕,张罗着要插蜡烛。

  我冲着他俩摆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说:“别着急,一会儿进屋再点,听我的。”

  身后的同事都蓄势待发,而我打头站在防盗门门口,来回的做着深呼吸。

  谭霄羽性子急,朝着我的腰就拧了一下,“你丫的想什么呢!一会儿黄瓜菜都凉了!”

  我回了回神,可是心情不知怎的,竟然异样的沉重。

  临着开门的那一刻,我的心缓缓的向下坠,在那样一个逐渐窒息的过程里,我回忆起了从大学到现在,所有的美好与不美好的片段。

  我心里清楚的很,如果今天打开了这扇门,我和顾致凡,便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彼此记恨的仇人。。

  不论曾经发生过什么,许诺过什么,一起为之奋斗过什么,都将成为一缕青烟,消失殆尽。

  蓦然,我拿出手机,对着屏幕按下了一行字。

  “顾致凡,生日快乐。”

  这是我最后一次赠与他祝福,同样的,也是诀别。

  我们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心怀不轨也好,被现实打败也罢,最后的我们,还是成了互相伤害的敌人。

  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他带给我的这些痛楚,并且,我会带着这些疤痕,一刀一刀的还回去。

  即便我曾经真的不遗余力的爱过他。

  顾致凡,这是你逼我的,也是你欠我的。

  按下了发送键,我的眼泪“啪嗒”一声落在了手机屏幕上,那饱含了痛苦和仇恨的眼泪,让我同过去彻底告别。

  整理好情绪,我拿着钥匙轻轻开了门,门锁契合的一刻,顺着门缝,我嗅到了屋内淡淡的蜡烛香薰。

  缠绵而浪荡……

  慢慢推开房门,屋子里并没有开灯,但地板上却铺满了被点燃的香薰蜡烛,一盏接着一盏,在客厅里摆出了一个大大的心形。

  而心形的中央,放着很多玫瑰花瓣。

  也不知这是顾致凡给洛雨熙准备的,还是洛雨熙给顾致凡准备的。

  我尽力憋着不出声,轻手轻脚的走进屋。

  同事跟在我身后,保持和我一样的频率,一声不响。

  整个屋子如同世界末日那般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不过,当他们看到地上的蜡烛造型时,有些人就按耐不住了,其中一个女同事看出了事情的蹊跷,拉着我的衣摆小声质问:“这是怎么一回事?顾致凡你给准备的?”

  我摇摇头,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

  可实际上,我怎么会不清楚屋子里的状况?

  眼下,洛雨熙和顾致凡,正在卧室内尽情的的滚床单呢。

  人家奸夫淫妇的,浪漫玩够了之后,不就是滚床单的节奏么!

  正想着,突然,卧室的方向传出了一阵接着一阵的叫声。

  那声音如同断气了那般,说好听了是娇喘,说难听就像杀猪一样!

  这装的也太假了!

  顿时,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了。

  不过大家都不傻,凡是有耳朵的,都能听出来这声音是怎么一回事,再联想一下客厅里的烛光玫瑰,就算是傻子,也会产生逻辑思维了。

  我装着样子的呆站在原地,俨然化身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人,两眼无望的放着光,酝酿眼泪。

  这时,谭霄羽发挥出了她的重要作用,她举着手里的棒球棍,朝着里侧的卧房就冲了过去。

  一个飞脚加一记狠狠的棒打,卧室门直接被砸开。

  谭霄羽怒目圆睁的冲进了屋里,举着棒球棍骂道:“都别特么动!动一下就我直接把你们俩撕了!”

  这时,同事们接二连三的进了屋。

  他们目瞪口呆,他们诧异万分,他们端着意料之外的表情,看着眼前这狗血的一幕。

  我最后一个走进了屋,站到床边时,心里不禁哼笑出声。

  深蓝色的床面上,顾致凡和洛雨熙缠在一起,两人一丝不挂,彼此拥抱着,恐惧着。

  眼下的这一幕真的是尴尬极了,同事尴尬,当事人更尴尬。

  床上的顾致凡看到我们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他伸手就要去勾地板上的内衣。

  可谭霄羽早就料到他要这么做,一脚踩在了内衣上,拿出手机,就开始录像。

  “顾致凡我告诉你!你丫今天的出轨行为,老娘都一五一十的都帮你记录好!你这个垃圾,王八蛋!”

  话落,床上的顾致凡就开始抽风,他抓着被子不停的遮挡,然后将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

  “温芯瑶?这些人都是你带来的?你疯了吗你!你马上带着他们给我出去!马上!滚!”

  这一声令下,我的眼泪唰的就流了出来,我真是耗尽了我毕生的功力,蹲在床边就是一顿痛哭。

  “顾致凡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为什么要出轨,我们才刚刚领证,你为什么要和别的女人……为什么……”

  哭着哭着,我的气就喘不匀了。

  而此时,床上的洛雨熙尖着嗓音就冲我们大吼:“你们是怎么进来的,赶紧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面色狰狞的洛雨熙已经顾不上颜面,她两只手死死的抓着薄被,不停的往身上盖。

  这时,谭霄羽转身将手机放到了身后的一个男同事手中,交代说:“帮我录,就录这两个贱人就行!”

  接着,她起身冲到了床边,一把扯过洛雨熙手里的被子,猛的就将被子拖拽在地。

  顿时,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出现在我们所有人的视线里。

  顾致凡彻底疯了,他转身,一下就将洛雨熙抱在了身下,他天真的以为,这样就能不让她走光。

  可惜,谭霄羽从来不是吃素的,上前就开始扯洛雨熙的头发。

  顷刻,这三个人就厮打在了一起,我看火候差不多了,跟着就冲了上去,一边往死里掐洛雨熙,一边哭着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不过洛雨熙的力气是真大,她一只手推着谭霄羽,一只手去拽我的头发。

  我声嘶力竭的嘶吼,表现出一副被小三欺辱的模样。

  身后的同事彻底看不下去,一窝哄的上前帮忙。

  小三毕竟是小三,天生就是挨打的命!

  女同事举起手里的棒球棍,朝着顾致凡和洛雨熙的身子就打了过去;男同事更狠,表面上装出拉架的模样,可实际上,都在狠狠的打着两个贱人。

  顷刻,卧房里的气氛刺激到了极点,呼喊声、辱骂声、求救声。

  在一群人的围攻下,顾致凡和洛雨熙这两个赤身裸体的犯人,被打的是颜面无存。

  我从人群中抽身,趁着他们俩被教训的功夫,绕着床走到了另一边,弯身捡起了地上的衣服,顺着窗户就撇到了楼下。

  我又打开了衣柜,将里面所有能穿的,全部打包扔了出去。

  我让你们俩睡!还真是不知廉耻,女的怀孕了还能睡!也不怕把孩子睡没了!

  我重新拿起那十四寸的大蛋糕,拆了包装,直接走到了人群之外,冲着那些人大喊,“都让开!”

  碰巧这时,谭霄羽刚好控制住了洛雨熙,她一手压着洛雨熙的手臂,一手扯着她的头发;而顾致凡,活生生被两个男同事给扣在了床面上。

  我托着蛋糕,在眼前杀出一条血路的同时,朝着顾致凡和洛雨熙这两对贱人就把蛋糕扔了出去。

  蛋糕上的奶油是鲜红色的,红的跟狗血一样!

  我猜蛋糕店的老板娘也不会想到,这蛋糕不是用来吃的,而是用来砸人的。

  一秒的间隔,奶油蛋糕稳稳当当的扣在了顾致凡和洛雨熙的身上。

  眼看着那鲜红的奶油顺着他们的脸和身子向下滑落,我心里嘲笑着。

  顾致凡、洛雨熙,你们不是想算计我吗?那好,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算计过了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