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阮修辰
作者大熊2018-03-29 13:363,801

  将孩子递交给面前的这个人时,我第一次,看清了阮北北父亲的正脸。

  冷峻,幽暗,深不见底。

  他的目光深邃如琢,棱角突出的五官下,带着些许严肃与黑暗。

  一袭灰色风衣妥帖的衬着他的身形,转身离开时,步伐略沉却不失稳重。

  我的思绪持续混乱着,脑海里不停涌现着他刚刚眸色极深的模样,那决绝的不带半点谅解的幽沉视线,恨不得将我烧熔。

  那是一张如同雕刻的冰山脸,从外表,看不到一丁点的温暖。

  我惶恐不安,强迫自己迈着步子跟了上去,可大概是脚步跟不上脑子,刚走没多远,身后的洛雨熙就将我撞倒在地。

  她行色匆匆的往洗漱间的方向跑,回头辱骂道:“都怨你!扫把星!”

  她消失在走廊尽头,而我的身后,陆陆续续走出了很多员工,他们其中一个年纪稍小的女职员站到我旁边,好心将我扶起,劝说道:“刚刚的事情不怨你,我在第一排,我都看到了,是雨熙姐不小心弄洒的,你现在去和阮总说明白吧!要不然会被误会的。”

  我握着手肘被磕破的位置,不解的问了一句,“你们都认识那个阮总吗?阮北北的父亲?”

  女职员一下就笑出了声,“你说呢?他可是阮修辰啊!”

  阮修辰……阮修辰……我脑海里无数遍的回荡着这个名字。

  阮修辰!

  我的天,我现在所在的集团就叫做“修辰集团”啊!阮北北他爸,竟然是阮修辰!

  所以说,刚刚会议室里突然来了那么多人,只是因为我和阮北北走的近,所以大家都八卦的想来看看我是不是和阮修辰有一腿吗?

  我晕!我是猪吗?为什么现在才反应过来?

  我泄气的蹲在了地上,“完了,这下我死定了。”

  绝望的一刻,我的身边走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我抬头,顾致凡站在我面前。

  他伸手,质问道,“孩子是你弄伤的吗?”

  我避开他的手,即刻从地上爬起,“你觉得我会蠢到去弄伤一个孩子吗?”

  顾致凡没说话,眼神冷厉。

  旁边那个女职员怪异的看了我俩一眼,继而问:“你是……小顾的妻子吗?我之前在小顾的微信里看过你们俩的照片,对吧,你们是夫妻?”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我没说话,那个女职员就突然用特羡慕的目光看着我说:“天啊,原来你就是小顾的妻子啊!我们办公室之前还议论呢,说小顾这样的好男人真的是越来越难找了!一毕业就有好工作,而且自己全款买了房子车子,简直是太励志了!”

  什么玩意?他顾致凡全款买了房子和车子?在哪了?我怎么毛都没看见?

  我就看见他吃我的住我的,甚至还骗我的!

  真够恶心的,原来他在公司就是这么给自己树立威望的。

  王八蛋,凤凰男!

  我狠狠的撇了他一眼,顾致凡心虚了,一句话没说,抬起我的手腕就查看伤口的状况。

  我一把甩开他,大步流星的朝着洗漱间走去。

  洗漱间内,不知是谁拿来了治疗烫伤的药膏,阮修辰动作迅速的为北北涂药,模样专注而冷漠。

  我站在一旁,一句话也不敢说。

  坐在水池边的阮北北哭的不像样,身子一抽一抽的,当他看到我的一刻,还伸着小手臂让我抱他。

  我诺诺的站在角落里,什么忙都帮不上。

  突然,手里拎着医药箱的洛雨熙冲进了屋,她将药箱放到操作台上,一脸殷勤的对着阮修辰的背影说:“阮总,对不起,是我没看好孩子,如果我刚刚阻止了温小姐的莽撞行为,就不会有这种事的发生了,对不起!”

  洛雨熙默默的在身后鞠了一个九十度大躬,恨不得将头都磕进地砖里。

  我完全抓狂的看着她,问:“洛雨熙,你凭良心讲话好吗?到底是谁把北北弄成这样,你心里没数么?”

  洛雨熙哼笑了一声,把自己解脱的一干二净,“你一个外来讲课的三流培训教师,你以为我没看到你刚刚在走廊里体罚北北吗?北北就是被你这种人给威胁了,才会那么害怕!所以才会被你伤害!”

  “你胡说!我没有体罚北北!”

  “别狡辩了!刚刚是你把水杯打翻才导致北北受伤的,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就是故意的!”

  倏然,我怒火中烧,上前就要同她撕扯。

  我已经顾及不了什么形象了,这一刻,只想弄死这个该死的小三!

  可我忘了,阮修辰还在这里,任凭我们两个怎么闹,都不应该在老总的面前放肆。

  突然,阮修辰抱着北北回了身,他的目光如鹰隼般犀利,嗓音灼人:“温小姐,你能帮我把阮北送上车么?”

  阮北,原来阮北北的大名,就叫阮北。

  我神经混乱的点着头,“好,好……”

  接过北北,他一脸泪水的埋进了我的颈窝里,死死的环着我的脖子,似乎很没安全感。

  阮修辰走在前头,神色动作没一样不带着气场,似乎在那样一个人的身后行走,完全不用担心沿路有什么坎坷。

  洗漱间外,员工一窝蜂的聚集起来。

  那些人在看到我抱着北北时,你一言我一句的开始酸了起来。

  “天啊,那女的不是已经结婚了吗?听说她老公就是咱们单位的顾致凡,现在怎么又和老总勾搭上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听说也是个市侩女,谁有钱就跟谁走。不过可惜咱单位的小顾了,多本份多上进的一个人啊,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女人呢?”

  听着这些闲言碎语,我真是越来越佩服顾致凡经营个人形象的能力了。

  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了黑的,他才来修辰集团几天啊,就收获了这么多的女人缘,也真是够了。

  我继续往前走,结果身后又响起了洛雨熙的贱声:

  “可不是么,你说现在的女的是有多厉害啊,嫁豪门不成,就去舔豪门人家的孩子!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真不要脸!”

  我回头,瞪了她一眼,我随手就将北北吃剩的那个棒棒糖砸在了她的脑门上,你妹的,让你嘴贱,我早晚有一天把你的嘴给封上!

  身后的议论声越来越小,顾致凡的背影也越来越小,我不知道他看到这一幕会是什么想法,或许他也觉得我是为了阮修辰才对阮北北那么好的吧!

  这样也不错,让他误解我,然后和我离婚。

  出了集团大楼,我抱着北北进了一辆宾利,开车的人是何管家,我礼貌的打了招呼。

  何管家看见我的时候还挺惊讶,但看见我抱着阮北北时,又只是和蔼的笑了笑。

  “看来,温小姐是唯一一个能够接近少爷的人。”他说。

  我没太听懂,但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阮修辰一上车,副驾驶的位置就高出了一个头,他是真的很高,起码有一米八五以上。

  系好安全带,他冷冷道:“去医院。”

  车子行进的整个过程里我都保持缄默,目光偶尔瞥到阮修辰的后脑勺,又灰溜溜的收回了视线,总觉得他的后脑勺似乎长了眼,无时无刻都在监视并控制我。

  这个人的气场,严肃的让人觉得窘迫。

  怀里的北北最终在哭泣中入了眠,看他呼吸沉稳的样子,我给前座的阮修辰提了意见。

  “阮……阮总,北北睡着了,其实这种程度的烫伤不用去医院的,我就可以处理……”

  说完这话,我觉得我实在是多嘴了,因为阮修辰压根就没反应,好像耳聋一样,听不见我说话。

  我叹了口气,心想他是不是还觉得我是元凶。

  我心里犯浑,脑子一热,就开始解释:“阮总,其实北北受伤,真的不是我……”

  这时,前排的他发出了难得的声音:“我知道。”

  简单的三个字,完全囊括了我要说的一切,真是……省事了。

  可我知道他是应付我,就不自觉的小声嘀咕了起来,“你又没看到,你怎么能知道。”

  结果,开车的何管家突然笑出了声,他对着后视镜里的我说:“温小姐,阮总的办公室里都是有各个会议室的监控的,所以你们发生了什么,阮总都能看到。”

  “……”

  好吧,当我什么都没说。

  车子终究还是开去了医院,阮修辰可能是太过心疼他的儿子,连着看了好多个科室以后,才算放心的去开了药。

  而且开的药实在是贵的吓人。

  从医院出来时,北北因为抹过药膏,被烫的地方已经不疼了,他拉着我的手,说:“瑶瑶,我想喝你上次买给我的花生奶。”

  上次?快餐店里的那个?

  我想了想,要是让他爸爸知道我给他买了垃圾食品,非杀了我不可。

  灵机一动,我说:“下次我托人给你送好不好?我亲自给你做花生奶。”

  北北兴奋的点头,“一言为定!”

  “嗯,一言为定!”

  从医院门口分别,我将北北抱上了车。

  临着离开前,何管家又一次拿着信封走到了我跟前。

  又要给钱?

  果不其然,又想拿钱打发我。

  何管家将信封塞到我手中,语重心长,“温小姐,这是今天的辛苦费,也是阮总的心意。”

  我半推半就,终究还是没能拗过老何。

  接过信封后,何管家说:“那下周准备回阮家给少爷上课吧。”

  我一愣,有些不知所措。

  何管家说:“这是阮总的意思,也是少爷的想法。”

  我木讷的点点头,“知道了,何管家。”

  何管家一走,车子就发出嗡嗡的引擎声。

  我一掏手机,突然发现兜里还有一瓶绿药膏,那是我刚刚偷偷买的。

  我急忙冲到车边,敲着窗户。

  阮修辰这边的窗户开了,我稍有不自然,但还是壮着胆子将药膏放到了他手中。

  “如果北北觉得痒,就让北北的母亲给他抹这个,比那些几百几千的口服药好使。”接着,我又将刚刚收到的那个信封放到了他手中,“阮总,今天的事我也有责任,这钱我就不收了,等北北的三门语言有长进了,您再给也不迟。”

  我起身,对着他的侧脸笑了笑,“您慢走。”

  只是,在我说完话的这一刻,车子并没有开走,甚至于那个一直孤傲的不肯多说一句话的阮修辰,突然转头看向了我。

  这是我第一次和他对视,视线契合的一刻,感觉整个人都被他灼人的目光给吸走了。

  那双眼,那张脸,实在是让人过目不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